第100章 复杂的心事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00章 复杂的心事

第100章 复杂的心事 这个人是周宇吗?不是,她看到周宇时也能想到那个人,那个人是她三年前游历天下之时遇到的,也是一个魔法师,当时功力之深不在她之下,两人因为彼此不服而比试过一场,基本上平分秋色,最终的结局很意外,她们结伴同行,同行几个月,他对她产生了好感,但她却无动于衷,为了讨她欢心,这个人去了大海上的一座神秘岛屿,去为她取一样宝物,这本是赢得美女芳心的最有效办法,但他却做错了,因为那个地方是不适合任何人前往的,一般人绝对是有去无回,但他回来了,只不过回来时是一具尸体漂回来,在海滩上仰躺着,脸上还有一枚刚刚飘落的黄叶! 看着他的面孔,看着这枚黄叶,轻扬舞终于落泪了,她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因为爱!这个人爱上了她,但这爱却夺走了他的性命,这爱是如此沉重,沉重得三年来她都生活在压抑之中,象她这个年纪的女子早就应该出嫁了,但她没有,因为她害怕!也因为她有愧疚,一个永远无法驱散的阴影横在她的心头。 那个人很年轻,也很英俊,看背影真的和周宇很象,这个刚刚出现的年轻人背影也与他很象! 那个人陪伴她几个月,她把他当朋友,当作一个身手相当、意气相投的朋友,很难产生一种叫“爱”的感觉,但那个与他长得象的年轻人周宇出现在她面前,只吹了一曲,陪她聊了几句,却让她产生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这感觉是那么陌生、是那么离奇,也是那么让她恐惧……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为什么会出现,但她恐惧,那个人为她而死,她又怎么能对某个陌生的男人动心?鬼使神差之下,原本悄悄消逝的初衷:“夺取狼王晶”又重新出现,狼王晶这一幕刚刚出现,她与他某种微妙的感觉就被利益关系所替代,她感觉很轻松,但后来她却很后悔,特别是看到他与莲花在树林中的一幕后,这种后悔悄悄带上了一丝酸涩,得知他死了后,轻扬舞关在房间里一天都没有出门,她在一遍遍地问自己:与自己有关系的人都该死吗?自己所关注的男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吗? 走出房门后,她带着三分悲壮来到父亲的面前,告诉他她可以出嫁了,嫁给那个一直都在追求她的大剑师,剑圣约生蓝的儿子托雷斯!三天前,她来到这座小岛就是最好一次训练,也在这蓝天白云之间最后理顺一下自己的思绪,告别自己的女儿生涯,从此步入为人妇的行列。 蓝天白云抹平了她心中的复杂情感,过度的魔法施展让她头脑暂时一片空白,但就在她以为可以回家、平静地面对后半生的时候,这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他这出现就象一颗小石子投入心田,她的心中再次泛起涟漪。 周宇自然不会知道这个静静看天的女孩心中转着连她自己都晕头转向的念头,轻轻咳嗽:“你来多久了?” “三天!” “这座岛上冷冷清清,你不寂寞吗?” 寂寞?何止是在岛上?在哪里她都寂寞!轻扬舞侧目而视,他脸上没有不怀好意的意思,看来不是乘虚而入的前奏,她淡淡地说:“你呢?” 周宇笑了:“我这人最受不了寂寞,所以才来找你聊聊天,解解闷!” 轻扬舞摇头:“聊天就能解闷吗?有些时候是越聊越闷!” 周宇愣住:“看来你是不太欢迎我!” “岂敢!”轻扬舞平静地说:“这岛也不是我家的,谈不上欢迎不欢迎!” 无语!沉闷! “你不回去吗?”周宇看着天色,再次找到了话题。 轻扬舞斜他一眼:“你很关心?” “也不是!”周宇微笑着说:“只是多一个人面对这美丽的夕阳,我感觉更舒服一些。”夕阳真的很美丽,大海的喧嚣随着太阳沉入大海深处,变得异常宁静,海面上飞驰的海鸟也在归巢,忙碌着带着一种天然的从容。 轻扬舞突然轻轻一笑:“看来……看来……你真的是有点寂寞!”拼命找话说,生怕她回去,这一切都是寂寞的象征。 “难得!”周宇苦笑:“你居然看出了这一点!”来这个世界他有时候的确是寂寞的,尽管有着一身高绝的功力,可以笑傲天下,也有几个红颜知己,但他依然有寂寞,因为他有秘密,这些秘密不能与别人公开就能形成一个圈子,将别人全挡在圈子之外,圈子中心的人自然是寂寞的。 轻扬舞盯着他,他也是寂寞的人吗?他又为什么而寂寞呢?黄昏下光线柔和,满目美丽的暮色,是最能引发人内心深处感觉的时候,这也是恋人为什么喜欢在黄昏下携手漫步的原因,寂寞之人应该聊聊吗?或许可以! 轻扬舞双手抱膝:“那么,我就陪你聊聊,想聊什么?” 周宇笑了:“聊天需要指定目标吗?其实在这美丽的夕阳下,什么都不用聊,静静地看看风景就是最好的聊天方式!”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轻扬舞看着海面上的半截太阳说:“这夕阳的确是美丽,可惜马上就是黑夜了!”漫漫长夜是她最寂寞的时候,想到即将到来的漫漫长夜,这美丽的夕阳也失去了应有的美丽。 周宇愣住,这姑娘如果生在那个世界,或许能呤出那句千古名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有感慨而且充满忧伤的姑娘还真是少见!他平静地说:“是的,夕阳是黑夜的前奏,而黑夜又是黎明的前奏,想到黑夜,夕阳会丧失美丽,但想到黎明,黑夜也不会难耐,何必要想得太多,珍惜眼前的美丽不好吗?” 轻扬舞心中微微一动,这是安慰她的吗?他看出了什么? 周宇仿佛读懂了她的怀疑,微微一笑:“我看出你心中不高兴,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能告诉他吗?这可是她的心事,连父亲哥哥都没办法了解的心事,或许只是一个少女莫名的多愁善感。 周宇说:“算了,你我本不熟悉,还是不用多说了。” 轻扬舞点头:“说别的吧……你今晚不回山那边去吗?” 周宇笑道:“借用你的一句话,山那边又不是我的家,为什么要回去?” 轻扬舞在暮色中轻轻笑了:“相逢不如偶遇,弄点鱼来吃吧!……你来还是我来?” 周宇看着她突然绽放的笑脸,好象略微有些失态,连忙回答:“打猎的事情本来应该是男人做,但考虑到你的魔法肯定比我行,还是你来!” 轻扬舞不答应:“既然是共同的晚餐,还是应该共同出手!” 看来是在考验他的魔法了,周宇点头:“有道理!开始吧!” 轻扬舞口中念念有词,手伸出,海面上一条水龙突然冲出水面,蓝色的海水中有两条大鱼,周宇手一招,两条鱼就象是被一双无形之手拉住,无声无息地来到他的面前,周宇手一伸,两条鱼在他手中挣扎。 轻扬舞睁大了眼睛:“水之柔!……你也是大魔法师!”水之柔并不是大魔法师才能用,但能隔几丈远将这两条鱼拉到面前,偏偏做得如此轻描淡写,他的境界必在大魔法以上,但整个大陆从来没有这么年轻的水系魔导,他自然只能是大魔法师……周宇自然不在其中,因为他根本不是人,是神是鬼都不可能是人! “是!”周宇老老实实地承认:“你的水龙术也的确精妙绝伦,轻扬家族名不虚传!”后面一句话是实话,他与轻扬飞洛交过手,他的水魔法让他感觉奇妙,虽然威力未必在大剑圣的剑芒之上,但他更喜欢这种魔法交手的方式,没有霸气,没有血腥,只有对魔法与自然的领悟,输赢都是奇妙的。 火生起,在沙滩边,周宇在细心地烤着鱼,香气飘出老远,但他依然在烤,烤了这面烤那面,细致而又认真。 轻扬舞的脸在火光中闪现,眼睛里带着一幅探究的表情,这个男人真的与众不同,简直和那个周宇一样,他说的话富有道理,人也风趣幽默,做起事来认真而细致,他没有一句话是刻意讨她欢心的,但每句话却都让她觉得不讨厌! 周宇抬头,手中的鱼递过来:“尝尝!”声音极温和。 轻扬舞心里猛地一震,在几个月前,也是这样的夜晚,也是这样的丛林,周宇也是给她烤了肉,将肉递给她的时候也是这样温和地说话,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也”?接过,鱼“也”是那么香甜! 缓缓吃着鱼,她心乱如麻,突然抬头:“你会吹笛吗?”

上一篇   第99章 轻舞水龙扬

下一篇   第101章 神秘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