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自己制定夜的规则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04章 自己制定夜的规则

第104章 自己制定夜的规则 直入谷中,看着断为两截的花蛇,轻扬舞手指弹出,冰锥连发,将这条罪魁祸首的坏东西碎尸万断,转向左边,她带着几分怒火,周宇也懒得理她的发神经,看着她将一腔不知是怒火还是羞恼尽情发泄,再杀两条螭蛇,终于停手,因为她的目光被大树洞里的一样东西吸引,火红的叶子,青色的果子,果子呈圆形,和一颗魔狼晶大小差不多,这就是“绝情果”?周宇感慨,这东西一看也不是什么好鸟,长得就很叛逆,别的树是果实鲜艳,树干、树叶普通,但它恰恰相反,树叶鲜艳,而果子普通! 果子到手,轻扬舞一眼不看周宇,转身而出,周宇看着她的背影淡淡地说:“我建议你一出谷立刻吃下绝情果,然后赶快回家,准备你的嫁妆!” 轻扬舞依然没有回头:“我会的!……顺便告诉你一句话:从今以后,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周宇淡淡一笑:“用不着……因为我们本来就不相识!去吧,我想我们不应该再见面了,在你吃下绝情果之前!”吃下绝情果之后,他们可以见面,因为她不认识他! 背影消失在丛林之外,周宇呆呆地看着她消失的方向,这一场结识的闹剧真的如暴雨,来得急,去得也急,原本并不友好的两个人突然发生一场亲密至极的肉体游戏,转眼间一切又都消失,她吃下绝情果倒是洒脱,但自己能象她这么洒脱吗?只怕未必,摇摇头,周宇直入谷中,他感觉无奈和可惜,无奈是这个女人居然要吃这见鬼的绝情果,女人最可爱的地方就在于情,绝情了还是女人吗?但正所谓人各有志,她愿意修仙当尼姑,自己又何苦多事?又岂能勉强? 他感觉可惜的是,刚刚觉得她有点可爱了,转眼间又变成了一幅自己看不懂的类型,也绝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还有一点可笑之处,她绝情了,出去还嫁人,那个男人只怕是世上独一无二、大得无法再大的冤大头。 妻子对男人没有半点欲望,这个男人也叫守活寡!比较另类的守寡! 有了这一场插曲,周宇对丛林里面的魔兽明显失去了兴趣,里面也许有珍奇的异兽,也许有珠宝首饰,但这一切他都没什么兴趣,躺在草丛中,他仰面看着蓝天,今天是第二天,才午后时分,时间真他妈的过得慢,最少也得再过三天,他才能启程回到夕方城,见到他的两个宝贝,娅尼和娅丽才是真正的女人,他受不了不正常的女人! 太阳终于沉下山,草丛中有一条花东西慢慢游过来,是螭蛇,周宇手中的草棍在挑逗它:“你这坏东西,今天由你兄弟引发的恶作剧,虽然过程挺舒服,但结局不太妙!” 螭蛇听不懂他的话,但能看懂他的动作,突然窜出,一窜出就如同一支箭,直射他的左腿,周宇懒洋洋地一抬腿,螭蛇飞向半天空,周宇手指一指,一团气流卷起,这条蛇在空中盘旋飞舞,硬是落不了地,在他的风魔法下摆出许多造型,他心中的郁闷慢慢消失,玩到尽兴处,双手一合,这条蛇突然头尾相连,打了个结,落在草丛中动弹不得,好不滑稽,周宇哈哈大笑,身子一展,穿谷而出,直到海边。 一到海边他愣住了,海边坐着一个少女,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上平静无波,正坐在石头上静静地看着夕阳,轻扬舞,她还没走?难道这绝情果的功效非凡,她吃下去了,不但忘记了男女情,而且连回家的路都忘了。 周宇小心地走近:“姑娘,你是谁?”且看她忘没忘记自己是谁。 轻扬舞抬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落在他脸上,没有惊讶,没有任何表情。 坏了,她不但什么都忘了,人还变成了白痴!周宇抓抓头:“要我送你回家吗?” 没有回答! “看来我又是多管闲事了!好了,再见!”周宇转身,但刚刚走出三步,身后有声音传来,是那么的平和:“能陪我看看夕阳吗?” 周宇回头,眼有惊讶之色。 轻扬舞幽幽地说:“我没有吃绝情果!” “为什么?”周宇说:“你不想忘记这些吗?”说到这里,他的声音自然而然地温柔起来,或许还有一点点的激动。 轻扬舞轻轻地说:“要忘记这一切什么时候都行,或许是明天、或许是后天,为什么非得要是今天呢?” 原来只是暂时性地不愿意忘记,周宇平静地说:“随便什么时候都由你定,今天我们是否聊些别的?聊些陌生人之间应该聊的话题,因为我们本就不认识,明天以后更不会认识。” 轻扬舞轻轻摇头:“今天我想你陪陪我,正因为明天我们就不再认识,今夜,我……我想认识你!” 什么意思?她白天的愤怒与忧伤全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种复杂的意味,周宇心头一热:“今夜不管做什么,明天你都不会记得,是吗?” 轻扬舞轻轻点头:“是的,明天我什么都记不得,你想做……做什么呢?”她的声音居然有了一丝颤抖。 一个美女告诉你,今天这个夜晚不需要规则,不需要顾虑,因为第二天天亮之时,什么都会烟消云散,这等于是给你一个做梦的机会,这个梦中的一切都由你来决定,你会如何做这个梦?如何编织梦的精彩?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有选择的余地,周宇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走近她,俯身看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也在看着他,隔得好近,她的呼吸如兰,很平静,但也有一丝压抑的激动,周宇手伸出,抓住她的手,手没有收回,眼睛还看着他。 周宇缓缓地张开双臂,轻扬舞依然是看着他,没有后退,手一合,怀中有一个女孩,眼睛悄悄闭起,还好,总算有一次反应是对的! 亲吻,很好,反应也很正常,身子有熟悉的颤抖,手伸进衣服里面,反应也很对路,狼王皮铺在沙滩上,两条人影滚入狼王皮,赤裸裸的,进入,一片滑腻,轻扬舞身子有了反应,但眼睛没有睁开,也没有说话,周宇忍不住了:“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她明明告诉他,从今以后,她不认识他,但现在她什么都任他摆布。 轻扬舞脸上有红晕满布,轻轻地说:“我的身子失去了,但我连什么滋味都没感觉到,你说,一个女人有权力知道这个吗?” 周宇温柔地抚摸她:“今天我会告诉你,这是什么滋味!” 她是只为体会做而等待的,这做就有了一种神圣的意义,让她知道做的滋味,让她有一个失身最基本的代价,这做很神圣、很严肃!她对做寄予了厚望,当然不能让她失望,周宇得打起全部的精神,虽然他的技巧也算不得十分高明,但幸好她也不需要太高的技巧,只小试牛刀,她就觉得超出了自己的预期目标。 轻扬舞身体已经迷失在他的温柔下,她的一颗心已迷失在大海边,做的滋味远比预期的更好,而且越来越好,她是幸运的,已经不是处子了,但她的感觉却是处子的感觉,身上没有疼痛,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愉悦,愉悦在敏感部位悄悄汇聚,又伴着他的手指、他的摩擦而传遍全身…… 不知何时,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赤裸的身子偎进男人怀中,她的手不知何时也勾住了周宇的颈。 清晨,海上的红日穿破迷雾的薄雾,轻扬舞脸上一片嫣红,点点的朝霞透过毛皮,她身上同样是一片嫣红,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美丽的眼睛悄悄睁开,刚好接触到周宇若有所思的眼睛。 “天亮了吗?”本来她只需要将头抬起,就能看到外面的天空,但她偏偏不抬头。 “是的!”周宇轻轻地说:“你要吃绝情果了吗?” 沉默,沉默了好久,轻扬舞轻声说:“我不想吃了!”昨夜的温情将她心底隐藏的一样东西唤醒,她的心思已经完全改变。 周宇微微一笑:“为什么?” “我不知道!”轻扬舞头埋入他的胸前,幽幽的声音传来:“我真的不知道!” “我有一个主意!”周宇轻轻抚摸她的秀发:“在岛上,你就别吃了,真的想忘记这一切,回去之后再忘记,怎么样?” 轻扬舞抬头,眼睛透过长发,闪着微光:“剩下的时间,我们还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吗?” 周宇点头:“只要你愿意。” 轻扬舞脸上泛起红霞:“那么,你现在想……想做什么呢?” 昨夜制定了梦的规则,现在这个规则的时间限制改变了,可以延长,至于延长到什么时候,没有人提起,也无需提起,周宇捧起她的脸:“或许我可以亲亲你!” 轻扬舞眼睛闭上,轻柔的嘴唇落在她的唇上,柔软而又温暖,良久,她轻轻挣脱:“现在你还……想做什么呢?” 周宇头俯下去,含住某个柔软的小东西,轻扬舞娇呤一声,温柔地挣脱:“不,别这样!”这样的刺激下,她很快就会兴奋起来,一兴奋起来就会再次做,但现在她不想做。 规则还是有限制的,娇柔的身躯偎入怀中,耳边有她的轻轻喘息:“抱抱我,好吗?” 轻轻抱住,手在她后背轻轻滑过,轻扬舞身子越来越放松,一颗心也在宁静中带着三分激情,很舒服的感觉,她一生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赤裸着身子躺在男人怀抱中,任由男人的大手在后背爱抚。 一男一女到了这种程度,应该就是夫妻了吧?可他们两人很奇怪,都在刻意回避着一个字眼:“爱”!轻扬舞没有说这一个字,周宇同样也没有,只是很自然地拥抱,很自然地在做之后抱在一起爱抚,轻扬舞在心中安慰自己:我不是淫荡的女人,只是身子已经给他了,做一回和做几回没有区别,而且我们马上就会分开,将来会忘记这一切的,在岛上不管发生多少事情,最后都会忘记的。 周宇心中想的很简单,这个姑娘在某个程度上与女精族差不多,女精族是不懂男女情,而她则是明明懂得,但她在刻意回避,明明愿意偎在他怀中,愿意与他做,但她拒绝承认这是好感,他甚至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对他有好感。 任务已经完成,但归期还有三天,从空中飞身而起,他到达夕方城只需要一个时辰足够,剩下的时间他绝不会反对和一个美女在一起,特别是这个美女提醒他:可以做任何事情!本来这个时间他可以顺便考察一下他的另一个目标:南方水系大魔导轻扬飞洛,但他现在改变了主意,轻扬飞洛他会过一次,那次时间虽然不长,但轻扬飞洛给他留下了一个比较别致的印象,魔法神奇尚在其次,他的风度让周宇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也许是修习水魔法的原因,他整个人就象是一湖春水,虽然古老,但骨子里透出年轻,虽然湖岸留下了岁月的沧桑,但湖水却弥漫着春意。 这样的人,周宇不愿意与他为敌,而更愿意与他坐在湖岸边聊聊,这个姑娘是轻扬家族的人,她的性格也如水一般变幻莫测,她是继承了爷爷的性格还是继承了水的属性?周宇不懂,但他知道,在未来的几天时间内,将会是很有趣的,绝不会枯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