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对自己女人而言,身份不存在问题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05章 对自己女人而言,身份不存在问题

第105章 对自己女人而言,身份不存在问题 太阳升得老高,轻扬舞终于睁开了眼睛,悄悄地看了周宇一眼,他没有醒来,极轻极轻地将他的手挪到一边,轻扬舞钻出狼皮,溜向海边,周宇一只眼睛突然睁开了,笑嘻嘻地叫道:“要去洗澡吗?” 轻扬舞轻叫一声,赤裸的身子隐藏入水中,脸上已是红霞遍布,狠狠地瞪他一眼:“不准偷看!” 周宇的头不见了,缩进了狼皮,还挺听话的! 温柔的海水轻轻抚摸柔嫩的皮肤,大海中的暗流从两腿间穿过,轻柔得象他的抚摸,轻扬舞轻轻闭上眼睛,她觉得她变了,变得贪图肉体的享受,在此之前,她绝没想过自己也有男欢女爱的喜好,这种事情对于她而言本是肮脏的,但现在,她躺在男人怀中简直不愿意起来,他的手在身上滑过,她感受到的不是难堪,而是幸福与愉悦,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改变呢?是身体先接受男人,还是她失身后,心理上接受了男人? 突然,身边水流有波动,一个笑声传来:“我尊重你的指示,决不偷看!” 轻扬舞“啊”地一声,睁开眼睛,又羞又恼:“你怎么下来了?不……”原来在她说话的过程中,赤裸的身体在海水中被男人抱个正着,耳边有声音回答她:“我不偷看,要看就正大光明地看!” 娇柔的身子在男人怀中,他的怀抱比如丝般的海水更温柔,轻扬舞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顺从地偎在他的怀中,喃喃地说:“你运气真好,我羡慕你!” “为什么?”周宇不懂。 “你想啊,在海上遇到风浪,人不死已经是难得之极了,而你居然能在这个荒岛上抱着女人风流快活。” 周宇睁大眼睛:“为什么我觉得你的运气特别好呢?” “我?”轻扬舞没好气地叫道:“我运气差极了,好好地在岛上练功,又没惹着谁,却被一个流氓玷污了,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事,应该是赶快跳海的,你还说运气好?” “你简直不识货!”周宇连连摇头:“象我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也难找,女人跟我扯上关系,实在是……” 得意洋洋的话被毫不留情地打断:“你一向都喜欢这样自我陶醉的吗?” “是的,算得上老毛病!”周宇笑嘻嘻地说:“只不过将女人香喷喷的肉体抱在怀中时,这种感觉分外强烈!” 轻扬舞突然溜了,从他怀里象蛇一般滑开,一滑开就到了几丈外,手一扬,一条水柱从天而降,准确地落在周宇头顶,她咯咯的笑声传来:“让你清醒清醒!” 周宇手一扬,也是一条水柱飞过,轻扬舞的笑声立刻中断,有叫声:“好啊,我们来比比!”又是一捧水泼过来,周宇当然不甘示弱,于是,海面上欢声笑语中全是水花,白花花的水将两人的头发全弄湿,没有用魔法,只是单纯的打水仗,两个水系魔法高手居然以这种方式来比试,实在是开天下魔法比试的先河,这别开生面的比试却让轻扬舞兴致大起,玩得不亦乐乎,至于水面偶然露出一点点乳尖什么的,一概不在话下,反正这周围也没有别人,而自己的身子早就是他的了,在他面前没什么。 玩得兴起,轻扬舞手一旋,魔法用上了,四面的水一卷,将周宇围在中间,但这水龙卷没有丝毫的威力,唯一的目的就是将海水卷起来,淋湿他的头发,海面上人不见了,轻扬舞大叫:“出来!” 有人出来了,一出来就在她身边,一拉之下,她的声音吞下肚中,整个人沉入大海,男人手一合,在海底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轻扬舞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宛转相就,也不知过了多久,两条人影悠悠地浮起,慢慢露出水面,轻扬舞趴在他身上,就这样静静地漂在海面,周围好安静。 好久,轻扬舞缓缓抬头:“我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 周宇笑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象今天这么美!”今天她真的美丽极了,就象一朵鲜花在海水中静静开放。 在他心目中,自己真的美丽吗?一句话,轻扬舞脸上浮现了红霞,轻轻地说:“你会忘记我吗?”这句话根本就是冲口而出,想都没想。 周宇苦笑:“你过几天就会忘了我,我记得你有用吗?” 轻扬舞眼睛里闪着光芒:“如果我……我没有忘记你呢?” 周宇笑道:“还是忘了好,要是害你做不成新娘,你岂不是要怪我一辈子?” 轻扬舞大叫:“你混蛋!……放开我!”挣脱他的怀抱,一翻身就上了岸,美妙的身影在夕阳下一闪,就钻入了丛林,等她出来时,衣服已经穿好,周宇的衣服一样已经穿好。 轻扬舞站在礁石上,手中是一颗青色的果子,正是绝情果,她根本不看他,平静地说:“既然你要我忘记你,我就吃了它!” 周宇不出声,心中暗暗好笑,她绝对不会吃的,这一点他敢肯定。 轻扬舞举起绝情果,皱着眉头:“这果子不知道苦不苦。” “应该不会苦!”周宇说:“因为有话说得好:多情总比无情苦,绝情的东西怎么会苦?” “说得有道理!”轻扬舞表示赞成:“我吃了它……顺便说一句,等会儿你不用和我打招呼了!”突然,青光微微一闪,手中的小东西掉下去了,轻扬舞大叫:“糟了,绝情果掉海里去了……你快帮我捞起来!” 周宇慢慢走近礁石,皱起眉头:“这恐怕就难了,这么小的果子一掉进海中,立刻就被海浪卷走,谁也捞不着!” 轻扬舞好急:“那怎么办?” 周宇笑道:“绝情果是好东西,但也许好东西都得有缘才能用,得之不喜,失之不忧,你又何必着急?” 轻扬舞眼珠子一转:“我觉得你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哎,真可惜,这果子看来与我没有缘分了。” 周宇温柔地说:“宝物失去了,你心里肯定不好受,我陪你在礁石上看看夕阳,好吗?” 轻扬舞委委屈屈地坐在礁石上,更“委屈”地被他抱在怀中“安慰”,太阳慢慢沉入大海,轻扬舞眼睛里光芒闪烁,悄悄地说:“反正一时也找不到绝情果了,能告诉我那个欺负我的混蛋叫什么名字吗?” 周宇亲亲她的唇:“我不知道欺负你的混蛋是谁,只知道疼你的男人……叫杨隐!” 轻扬舞闪烁的眼睛闭上,嘴角露出一丝调皮的微笑,她知道了他的名字,这个名字真好记,岂不是存心不让她忘了他? 太阳慢慢沉入海中,礁石上偎依在一起的两条人影也慢慢隐入夜色之中,这海边是如此的宁静,也是如此的醉人,人已醉、风也已醉,连海浪好象也已醉,在暮色中完全失去了方向,只是在轻轻荡漾,就象两人跳动的一颗心。 “今天你没有练功!”周宇轻轻地说。 “嗯!”轻扬舞在他怀里扭了扭:“都怪你!” “你真的对实力提升这么有兴趣?”周宇的眼睛在暮色中微微闪光。 “以前爷爷总夸我呢!”轻扬舞说:“他要知道我……我这样,肯定会打死我!”她是魔法天才,但这天才应该是“明师加勤奋”,和他在一起时,她绝对不勤奋,一整天除了打水仗外就是躺在他怀里睡觉。想起来都让她脸红,一脸红立刻起身:“我练一会魔法,你别打扰我!” 周宇点头:“我去准备晚餐,你慢慢练。” 下了礁石,礁石上的女孩闭目冥想,良久眼睛睁开,掠过沙滩那边的周宇,微微一笑,手伸向大海中,海面上一条水柱冲天而起,化作一条水龙在空中盘旋,她全神贯注地操纵着空中的水龙,丝毫没有注意到海面上起了变化。 平静的海面上不知何时有了一个大大的漩涡,也在旋转,周宇在沙滩上专心烤肉,当然更不会知道,就算感觉到海面上有动静,他也只会当作是她的魔法,而不会怀疑有其他。 突然,一排巨浪冲天而起,周宇猛一抬头,刚好能听到轻扬舞的一声惊叫,有这一声音惊叫,就足以让他意识到危险,身影一闪间突然穿过巨浪,唰地一声出现在礁石上,轻扬舞正双手急举,一团冰雾自下而上迎向天空,天空中是一条巨大的黑影,长蛇,足有水桶般大的腰身卷曲,一张巨口张得老大,凭空直取轻扬舞,而他们身边也很奇怪,前面有浪,后面居然也有浪,而且这巨浪还是旋转的,他们刚好是在两排巨浪的正中间。 冰雾发得很及时,但这冰雾只是一小团,相比较巨蛇如此巨大的身躯而言,她的冰雾魔法起不到任何作用,果然,巨蛇一颗大脑袋丝毫不停地压下,刚刚形成的冰块纷纷破碎,落向两人头顶,轻扬舞脸色已变:“你快走!”呼叫声中,又是一大团冰雾反罩,魔法发出之时,她左手抓住周宇的手臂,身子后冲,明显是要退出包围圈,但她这一拉没有拉动,周宇站立如山,突然右手一抬,凭空划了个圈子,周围旋转的水流突然加急,还不光是水流在旋转,头顶的这条蛇也在旋转,越旋越急,突然呼地一声水声大作,一条长长的黑影从头顶飞起,周围的水流瞬间无影无踪,星光下周宇低头而视:“没事吧?” 轻扬舞没有看他,她看的是沙滩上落下了巨大海魔蛇,这条蛇真是奇怪极了,身子扭得象是一条被使劲拧干的长被单,从尾巴到头部不知旋转了多少道,海魔蛇重重地落在沙滩上不动,分明是绞死了! 他只抬手这么一旋转,就能将海中的巨无霸绞死,这怎么可能?就连爷爷对付这成年海魔蛇时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也不能象他这么轻描淡写地一招制服!他是什么人?用的是什么魔法?水龙卷出手时是这种特征,但水龙卷绝对对付不了水系魔兽----海魔蛇,除非爷爷亲至,他的水龙卷可以将海魔蛇的身子扭曲,但要扭死也绝不可能! 她虽然没有回答,但周宇当然看出她没事,微微一笑:“这是什么怪蛇?”象这么长、这么大的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海魔蛇!”轻扬舞恢复了神智:“他的魔晶可是上等的水系魔晶,你取出来!” 周宇兴奋:“好!这条长家伙敢吓你,我将魔晶取出来送给你!”转身而去,根本没注意到轻扬舞的神态,她激动!激动得眼睛都放光。 走到沙滩上,周宇手伸出,指尖突然伸出一把冰刀,冰刀划过,还挺吃力,皮够硬的!周宇魔法陡然一加,哧地一声,划开海魔蛇的脑袋,冰刀尖轻轻一挑,一颗淡蓝色的珠子飞起,周宇随手接过,回头,轻扬舞脚尖点在海魔蛇长长的身上,紧盯着他的眼睛,好象是呆了。 淡蓝色的魔晶在星光下闪着微光,周宇在微笑:“给你压压惊!” 轻扬舞眼睛里好复杂,轻轻摇头:“你想得很周到,可惜一颗魔晶还没办法为我压惊!”她的意思或许是:你的魔法带给了更大的惊讶。 周宇凑近,抱住她,吻在她的唇上,笑嘻嘻地说:“魔晶如果不能压惊,我只有用这个办法为你压惊!” 轻扬舞眼睛微微闭起,深深的吻后,她睁开眼睛,似笑非笑:“杨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这个问题很奇怪!周宇愣住! 轻扬舞幽幽地说:“你说,在这岛上,我们算什么关系?” 周宇轻轻抚摸她的肩头,柔声说:“在这岛上,你是我的女人!……不管以前你是谁,也不管你以后会是谁,但在这里,你就是我的女人。” 轻扬舞美丽的大眼睛盯着他,目光中满含柔情,轻轻地说:“既然是这样,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周宇在微微犹豫,她在怀疑他,在危险来临之时,他不假思索就出手了,出手之时虽然用的是水魔法,但明显是功力高深的魔法,她是凭这一点怀疑自己吗? 轻扬舞幽幽地说:“如果你不想告诉我,我也无法强求,但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对吗?” 周宇深深吸了口气:“是的,我不想骗你!” 轻扬舞嘴角露出微笑:“我要是猜中了,你也不会否认,对吗?” 周宇笑了:“是的!” “那么!”轻扬舞盯着他的眼睛:“我可以称呼你……周宇吗?” 周宇久久地看着她的眼睛,她也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良久,周宇叹息:“你为什么如此肯定?” 轻扬舞说:“能用水魔法将成年海魔蛇全身骨头全部绞碎,我爷爷都做不到,天下间只有两个人能做到!你当然不是魔神!” 周宇苦笑:“我还没有那么老!” 轻扬舞轻轻一笑:“海魔蛇皮极特别,水魔法形成的冰刀根本不可能割开它的皮肤,取出魔晶,我让你取出魔晶,本就在等你找我借刀,但你好象忘记了。” 周宇抓头:“我好象被你算计了!” 轻扬舞说:“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的眼睛我很熟悉。” 周宇无言,自己的身份终究还是暴露了,但他好象根本不在意,如果她是以前的轻扬舞,自己或许有所考虑,但她现在是他的女人。 轻扬舞说:“你隐藏身份,自然有你的道理,现在我揭开了你的秘密,你应该怎么做呢?或许你可以考虑杀了我!” 周宇手落在她的颈部,收拢,是要捏死她吗?不,是捧起她的脸:“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堵住你的嘴!” 吻住她的唇,这是一个好办法,有效极了,轻扬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好半天才挣脱,在他胸前擂了一拳,娇声说:“我知道了,你是想憋死我!” 喘息未定,轻扬舞有了新的话题:“我觉得原来那幅面孔比你现在好看!” 话音刚落,周宇的脸在星光下改变,好象水在流动,水流尽,周宇的面孔清晰呈现,脸上的笑容始终在,声音也改变,变得清朗而富有磁性:“现在我可是对你够坦诚了,有什么别的要求吗?一并说了吧!” 轻扬舞看着这幅帅气的面孔,痴痴地说:“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忘了以前我们之间不愉快的事情,好吗?”她与他之间是有隔阂的,最大的隔阂就是她曾想抢夺他的宝物。 周宇笑了:“在我看来,我们之间只有快乐销魂的事情,别的都不存在!” 轻扬舞脸上泛起淡红,偎入他的怀中,漫天的星光也变得如此的温柔,海风轻轻吹动她的长发,也抹平了她的心跳,剩下的只有温馨与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