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怒闯魔法公会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16章 怒闯魔法公会

第116章 怒闯魔法公会 城西,一个高大、颇有几分古老与威严的建筑,两盏巨大的灯笼下,大木门上刻着一根魔杖,而星光之下,它的顶部一样有一根魔杖直指苍穹,这两根魔杖就代表着这座建筑物的性质:魔法公会! “他们就在里面!”小精灵重新回到周宇的肩头。 周宇侧身:“可以先委屈你一下吗?” 小精灵小脑袋轻轻一点,腰一紧,被周宇一把抓住,连翅膀带细腰同时抓住。 “怎么委屈呀?”小精灵不懂。 “你别开口就成!”周宇微微一笑:“我们走!” 居然大摇大摆地走向魔法公会的大门,素修紧跟其后。 进入大门,前面两根魔杖交叉:“什么人?”是两个年轻的魔法师。 周宇平静地说:“我给会长送来了他要的东西!”将小精灵举到眼前,这小姑娘眼泪汪汪的,可怜极了,周宇暗暗好笑:真会演戏!她的泪水还真的比较听话。 “进去吧!”两位魔法师根本不加细问,也许在他们眼中,还没有人敢对魔法公会不利。 这时还只是刚刚进入夜晚,魔法公会里面灯火通明,不时有魔法师从里面出来,在小精灵的指引下,两人在七弯八曲的走廊上直向里面而去,前面是一个大厅,又是两个魔法师站起来,目光落在周宇手上,其中一个说:“又弄到了一只?” 另一个补充:“这个小精灵倒挺漂亮!” 小精灵当然很漂亮,这时也很激动,拼命向周宇使眼色,小手还偷偷地指大厅里面的那个大门,周宇明白了,她的同胞正在这大厅里面。 魔法师手伸出:“老规矩,十枚金币!……交给我吧!” 周宇手伸出,是空着的左手!轻轻一挥而过,两名魔法师同时睁大眼睛,一线红丝从颈部慢慢扩大,咚咚两声,两颗脑袋在地板上滴溜溜转,突然无影无踪,地板上只有两小滩鲜血。 素修惊讶地看着他,杀这两个魔法师在她意料之中,但这两个魔法师突然消失却出乎她意料之外,这毁尸灭迹的本领也太神奇了些。 周宇微微一笑,手一伸,拉起她,两人身影一晃,无声无息地穿过前面的门,身子一侧,隐藏于黑暗之中。 好大的厅,厅里好热闹,分成两部分,进来的这一部分是一张大桌子,桌子边六七个魔法师正在喝酒,声音隔老远都能听见,酒香也隔老远都闻得到,好一派歌舞升平的大好气氛,但另一边却不一样,另一边是囚室,一个巨大得覆盖半个大厅的铁笼子中,是密密麻麻的精灵,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怕不有上千,个个是无奈外加愤怒,他们也有翅膀,但翅膀明显呈灰暗之色,上面有一层黑气缭绕。 铁笼子上方是一块铁板牢牢覆盖,铁板上面也是精灵,一样是密密麻麻,但这些精灵与下面的精灵完全是两个极端,他们脸上是平和,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彩色的翅膀鲜艳夺目,在铁板上方翩翩起舞,就象是一大群花丛间的蝴蝶,是这个大厅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这也许是森林精灵最真实的一面,但周宇却感觉极诡异,因为这群精灵没有理由如此平和,他们身上没有束缚,但他们下面却关押着上千个同胞,这些同胞的受难他们能看到,起码飞到铁笼边的精灵可以看到,但他们看到了和没看到一样,依旧平静地飞舞。 七八个魔法师喝酒的地方也有美丽的风景,也许是最美丽的一部分,三个女精灵飞舞在空中,她们居然是全裸的,但她们一样极平和,在空中飞舞,手中抱着一只和她们个头差不多大的酒壶,一看到哪只杯子空了,就飞过去倒酒。 如果是在森林精灵的部落有这样的待遇,周宇会拍手叫好,因为这创意实在是太妙了,具有部落风味,又极有原始风情,有这三个赤裸的绝妙小酒使,只怕不会喝酒的人也想喝几杯,而且不用吃菜就能喝下去! 但现在他一样感觉诡异,手中的小精灵低声说:“她们都被魔法夺去了意识!”她声音中满是恨意,看到自己的姐妹如此境遇,任何人都会愤怒。 周宇其实早已想到,那些铁板上翩翩起舞的精灵和这三个赤裸女精灵全都是失去自己意识之人,她们只能按主人的意愿去做事,哪怕是脱光衣服跳舞,对她们而言就是职责,这就是仆人?最好的仆人? 有一位魔法师喝干了杯中酒,一个精灵飞过来,这个魔法师手伸出,准确地按在这个精灵的胸部,精灵好象根本没感觉,继续倒酒,这个魔法师应该是喝多了,双手一伸,女精灵落入他的掌中,他哈哈大笑:“不准动!”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而女精灵真的不动,仰面躺在桌上。 他居然想在桌子上发泄兽欲!周宇大怒,手刚刚抬起,突然停下,因为外面有了说话的声音。 桌边也有人拦住这个年轻魔法师:“格尔斯,你想弄死她?”精灵与人类长得虽然差不多,除了一对翅膀外,其余的构造完全相同,但她实在是太小了,这样的体型绝对不适合与人类交合。 格尔斯乘着酒兴,手从怀里一掏,朝桌上一放:“这是十个金币,弄死了有什么?” 其他人不再说话,在他们看来,有这十个金币,这精灵是死是活与他们何干?格尔斯大笑声中,慢慢解开腰带,突然,他的笑声凝结,目光落在门口:“吉特……大魔师,你来了!”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老者和一个中年人,老者面容阴狠:“外面的人哪里去了?” 格尔斯站起:“他们刚才还在外面……” 老者吉特目光扫过,对桌上的女精根本视而不见,转向那只大铁笼,突然阴森森一笑:“精灵王,过了今晚,你就不是精灵王了,没有什么话说吗?” 精灵王?周宇目光闪动,大铁笼子里人影也在闪动,数百名精灵分向两边,正中间出现了一个头戴金冠的老者,虽然只有一尺五寸左右,但在笼子中依然有一股威严的气度,当然也有无穷无尽的愤怒:“你这个邪恶的魔鬼!毁了精灵一族对你有什么好处?” 正是这个魔法师用邪恶的魔法将所有精灵的翅膀污染,从而将他的部落一网打尽,精灵王对他的恨自然是比天高、比海深,但他无计可施。 吉特哈哈大笑:“好处自然是有的,但用不着向你说……”转向中年人:“如果让这个老家伙也做成一名听话的仆人,只怕也比较独特!” 中年人笑道:“精灵王为仆,自然是独特,只怕家主也是喜欢的。” 吉特手缓缓伸出:“好,明天你就将他送给家主!” 突然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你们的家主是谁?” 这声音一出,所有人一齐转身,面向黑暗之中,脸上都有惊讶之色。 吉特沉声喝道:“什么人?” 两个人缓缓地从黑暗中而出,前面一个年轻人,后面一个美女,年轻人肩头还坐着一个小精灵,小精灵满脸通红,愤怒而且激动。 年轻人好象走得很慢,但三步跨出,居然越过十丈的空间,站在吉特面前:“是我!” 精灵王脸有异色:“莺语儿,是你!” 肩头的小精灵激动地大叫:“爷爷,是我!我们来救你们!” 铁笼中所有的精灵同时目光齐聚,个个又惊又喜。 突然大笑声震动大厅,是吉特!他笑声一收:“你想救他们?” “不!”周宇一个字出口,众人都愣住,但他有补充:“不是想,是要救他们!” 空气中风声大作,七八个魔法师同时出现在吉特身后,虽然是同时跑过来,风声劲急,但脚步声却细不可闻。 吉特双手一举,一股黑雾从掌心而出,黑雾未到,腥臭之气弥漫整个大厅,笼子中有大叫:“小心,是丧尸魔法!”正是精灵王的叫声。 周宇右手虚空一划,划了一个圆圈,卷起的黑雾突然之间就象遇到一个圆形的屏障,再也无法前进一步,这还不要紧,这黑雾与屏障一接触,立刻象受惊的野马群,闪电般地回头,将九名魔法师一齐包在其中! 吉特一惊非同小可,右手一动,一只黑木瓶出现在手中,左手乱指,弥漫的黑雾哧地一声,吸入木瓶之中,虽然只一瞬间的包围,但他身后的七名魔法师个个脸上发黑,摇摇欲坠。他身边的中年人倒是没什么异状,只是脸色发白而已,惊叫声出自他口:“风魔法,你是什么人?”风魔法不稀奇,但能将大魔法师的魔法逼回就匪夷所思了,至少也得是魔导,如此年轻的魔导,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 周宇根本不回答,突然身子一趋,陡然出现在吉特面前,吉特眼前一花,手中的木瓶易手,大惊之下后退三步,更惊,他前面的八名魔法师帮手突然同时倒下。 “这……这……”还没等到他说第三个字,突然咽喉一紧,明明在一丈开外的年轻人突然就站在他面前,扼住了他的咽喉,冰冷的声音传来:“就是你用邪恶魔法将森林精灵捉来的?” “是的!……就是他!”肩头的小精灵大叫:“杀了他!” 吉特脸色乌青,双手拼命去抓住对方的手,但刚刚一碰到立刻弹回,他的魔法完全用不上,力气也在迅速消逝,头脑中好一阵迷糊,这是魔法吗?哪有这种抓人脖子的魔法? 周宇冷冷地说:“你的家主是谁?” 吉特就象漫天黑暗中找到了一丝亮光,咽喉也松了许多,一口气吸入,连连咳嗽:“是……岁暮……大魔导,你……不能杀我!” 火系大魔导岁暮方?素修已变了颜色:“杨隐……”她或许是想劝他住手,或许是劝他早点杀了这个人,完成任务逃跑,但她的意思注定无法表达清楚,因为周宇打断了她的话,盯着吉特笑了:“岁暮方?很好,你可以去死了!”手微微用力,但突然停下。 这一停下,吉特心中本已破灭的希望又重新升起,看来他还是有顾虑的,耳边传来周宇的声音:“你喜欢邪恶的魔法,死也得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死法!”突然手一抬,捏住吉特的下巴,吉特嘴巴大张,大叫:“你……你想……咕噜……咕噜……”是什么声音?喝水的声音!吉特只觉得一股腥臭到了极点的水流从嘴巴流入,脸色早已如死灰,他知道这是他辛辛苦苦从丧尸脑浆中提取的尸水,用在魔法之上是极厉害、极阴狠的魔法,但自己喝下去,死也注定会很难看! 片刻时间,吉特脸上一片乌黑,乌黑一转而红,红色破皮,流出脓水,素修惊呼一声,转身不敢看,周宇手一挥,一大团烈火射出,大厅中火光大盛,片刻时间,地上的尸体、他无生戒中搬出来的两具尸体全都化为灰烬。 大火之中,笼子中的精灵个个睁大眼睛,眼睛里满是振奋,笼子上面飞舞的精灵被火光所惊动,缩在一角,只有桌子边的三个女精灵丝毫不为所动,其中一个甚至还抱着酒壶在倒酒,倒得好认真、好小心…… 小精灵一声欢呼,离开周宇的肩头,直飞向铁笼子,素修也不要人叫,跟着跑过去,长剑一起,唰地一声直劈而下,一把大铁锁劈落,小精灵拉着铁门,拼命朝后拉,但她力量实在太小,素修出手帮忙,呼地一声,铁门拉开,精灵王站在铁笼边。

下一篇   第117章 心灵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