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心灵圣剑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17章 心灵圣剑

第117章 心灵圣剑 “爷爷!”小精灵直扑而过。 精灵王双手连摇:“莺语儿,我身上有污秽之物,你不能碰!” 小精灵急了:“那怎么办呀?” 素修安慰她:“没事,我去找点水,帮他们洗干净不就成了?” “不成的!”小精灵叫道:“他们身上的污秽用水洗不掉。” 周宇愣住,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暴露水魔法,但这污秽却是水洗不掉的,他一步而过:“怎么办?” 精灵王轻轻叹息:“只有光明魔法才能解除这邪恶魔法师的暗魔法!”目光落在铁板顶上,再转到桌边,脸上的悲戚在火把下是如此的浓重。 素修沉吟:“杨隐,我们要不要先将他们救出去,再想办法找光明魔法师?得赶快行动……这个公会与大魔导有联系,要是他们来了,我们就走不掉了。”本来她是轻松的,但得知这个魔法公会后面有一个家主是大魔导岁暮方,她就有些急。 周宇轻松地说:“光明魔法?……是这样吗?”突然手抬起,一道白光射出,射出时只是一缕,但就象手电筒的光芒在发散,笼子边的精灵全都笼罩在白光之中。 “光明魔法!”无数的声音同时响起,最大的要数素修,她个子大,嗓门也不小:“你怎么会光明魔法?” 精灵王全身一震,就象是干渴的大地遇到甘霖,脸上的皮肤在收缩,翅膀上的污秽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退却,很快,他的翅膀上干干净净,却是一对金黄色的翅膀,他脸上的皱纹也消失了,头发也从灰溜溜的变成了金黄色,与金冠简直融为一体。 他身后的上千名精灵也改变了颜色,鲜艳的翅膀露出来了,衣服也自然而然地变得干净整洁,突然一齐飞起,飞舞在大厅之中,小精灵莺语儿尖叫不断,叭地一声,在周宇脸上亲了一口,身子一侧,迎向她的族人,与她爷爷从空中旋转而落,还有两个男女精灵也携手而落,一齐落在周宇面前,同时躬身:“多谢恩人!” 小精灵没有鞠躬,反而飞起,在空中高兴地转圈子:“这是我爷爷、我父亲和母亲!” 周宇说:“不用谢了,我们和莺语儿是朋友!……这些人怎么办?”用手一指铁板上的精灵和桌边盘旋的三个精灵。 精灵王眼中有了愤怒:“他们中了魔法师的魔咒,失去了意识!” “这我知道!”周宇说:“怎么解?” 精灵王说:“用光明魔法可解,但……但必须是光明魔导才行!”光明一系由于缺乏攻击性,修习的人本就不多,魔法凋零,光明魔导从不与俗人为伍,光明神殿才是他们居住的地方,但光明神殿究竟在何方,没有人知道,在江湖中偶尔也有人修习光明魔法,但等级都不会高,他们能够得到解救虽然是值得庆幸的,但看着自己的族人子民成了这样一幅样子,精灵王眼眶里泪水满眶。 莺语儿停在周宇面前:“你再帮帮他们,好不好?” 周宇温和地说:“我试试看!但我也不知道魔法到没到魔导境界。”光明魔法在他的魔法组成中是比较弱势的一项,他体内的光明元素并不太多,他也无法知道自己的等级到底如何。 素修眼中早已异彩连连,凑过来:“你试试看!他们好可怜的!”特别是那三个女精灵,衣服脱得光光的,还在火把下飞舞,作为女子,她好同情…… 周宇手伸出,白光大作,一瞬间的时间,整个大厅全都在白光笼罩之中,光线虽然明亮,但一点都不刺眼,是一种柔和的明亮,小精灵双手合在胸前,小嘴儿轻轻地动,想必是在祈祷,她的模样好虔诚。 白光一起,铁板上面飞舞的精灵突然惊了,一齐上窜下飞,热闹非凡,他们好象想躲过这白光,但在白光笼罩之下又如何逃脱得了,终于纷纷而落,落在铁板之上,“叮当”三声,周宇侧目,桌边的三个女精也同时倒下,手中的酒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魔法继续在施行,铁板上精灵的蓝色头发无风自动,终于,一颗脑袋抬起,又是一颗,片刻之间,所有的精灵全都重新飞起,汇成一股彩色的洪流,直飞向精灵王,在空中一齐下拜:“陛下!” 精灵王眼泪终于流下,重新躬身:“多谢光明魔导!”他居然达到了魔导境界,精灵王的惊讶虽然无穷,但快慰更多。 小精灵飞快地飞过,也许泪水蒙住了眼睛,辨别不清方向,一头撞进周宇的前胸,周宇一把接住,与素修对视一眼,笑意弥漫在他的眼角。 “啊!”三声惊叫同时传来,所有人回头,桌上窜起三条美妙的小倩影,一头钻入黑暗中。 周宇笑了:“她们也清醒了!”知道害羞了,自然是一切正常! 好半天,三只美丽的大蝴蝶飞出来,身上穿的居然是另类的衣服,好象是桌布临时裁剪的。曼妙无双地一转一折,落在精灵的最后方,周宇锐利的目光从人群中找到了她们,她们满脸通红,用一双漂亮的眼睛悄悄地看他。 各位失去神智的精灵在身边同胞的解答下,很快明白了一切,他们能够从亡族的命运中解脱出来,全靠这位神奇无比的魔法师,他是莺语儿的朋友,也是所有精灵的朋友! 素修眼角也有泪光,她也在为这群奇特的生灵而庆幸,尽管她与他们不是同一个种族,但她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一刻,她与他们是一样的,都是感激,感激这个神奇的男人为他们所做的一切。 这个男人真是太神了,身手不说了,居然还是一个光明魔导,在外面行走的光明魔导本来一个都没有,但他是!他究竟是什么人?还会些什么神奇的本事?她不知道,但她知道,这个男人一身都是谜!而且她也骄傲,这是她的情人!他疼她、爱她,还亲过她、摸过她呢! 她脸红了!但很快,她恢复了几分清醒:“杨隐,该走了!”现在一切都圆满解决,是到走的时候了。 周宇点头:“走!” 小精灵从他怀里钻出来,脸也红红的,不再靠近他,而是飞到了她爷爷身边,与她母亲抱在一起。 周宇在前,素修在他身边,身后是一股彩色的洪流,虽然是在黑暗之中,但莹光点点,从大厅而出,外面没有人,刚刚走到走廊,前面突然有人叫道:“什么人?站住!” 几大团烈火直射而至,打击面之大,覆盖整个走廊,包括周宇,当然更包括上空的彩色洪流,火魔法!在火魔法之下,周宇看得很清楚,院子中全都是魔法师,最少也有几十个,一个老头双手举起,巨大的火球一个接一个直射而来,几乎连成了一条火球线。 周宇手猛地一抬,大风起,风一卷,已到面前的火球突然卷回,射回的速度比来时更快几倍,前面的魔法师大惊之下一齐出手,顿时,空中火球飞舞,好看已极。 院子中有歌声响起,优雅而又悦耳,象小鸟低鸣,又象海浪轻涌,歌声来自耳边,周宇手上风魔法一加,满天的火球尽数而回,回头,身后的天空变了,是真正的五彩之色,就象水晶石中多了束束的灯光,莺语儿翅膀上星光点点,她的小嘴儿一开一合,在唱歌,不光是她,所有的精灵都在一齐凑响森林魔法之歌。 素修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袖子,周宇低头一看,她的眼皮在打架,身子也在发软,厉害!精灵的魔法居然连她都受不了,对面的魔法师自然也受不了,一个接一个倒下,只剩下那个老头在苦苦支撑,但手中的火球已经不连贯,他虽然功力高人一等,但面对数千名精灵同时施展的魔法,他也支撑不住。 周宇笑了:“停下吧!” 一声洪亮的歌声响过,精灵之歌告一段落,周宇微笑:“你们的魔法很奇妙,但想必他们不会心服!” 歌声一停,对面老头精神大振,一声暴喝,所有魔法师好象从梦中醒来,一醒来就继续出手,天空再次发亮,周宇一声长笑:“既然你们如此喜欢火魔法,就葬身火海吧!”手一挥,一股青色的火焰从掌心而出,哧地一声窜入对面人群之中,这火苗与对方的火魔法完全不同,威势并不很足,但火苗一出,对方火球全部倒卷而回,熄灭,只剩下青色的火焰一扫而过,也熄灭,地上多了几十堆灰烬,连对面的墙壁都烧穿了一个大洞,露出外面星光灿烂的夜空。 所有的精灵全都被他这毁天灭地的一击所震惊,素修脸上激动莫名,她从来没有想到火魔法会是这样的,看不到耀眼的光球,只有青色的一片幕布,但这幕布一过,什么东西都化为灰烬,这是火魔法的最高境界吗? 或许是!这也是周宇从来没有用过的境界,杀这群魔法师不需要这么厉害的魔法,但他这是向大魔导岁暮方留言!某某人到此一游! 他不担心别人能从这离奇的火魔法上看出他的手法,因为周宇这个名字是与水魔法挂钩的,绝不会有人想到他会火魔法。 外面星光灿烂,周宇站在城外草丛中,身边环绕的全都是精灵。 “你们该走了!”周宇微笑着看着精灵王。 精灵王金色的翅膀在星光下熠熠生辉,眼睛也熠熠生辉:“恩人如此大恩,更兼魔法高妙绝伦,精灵族实在无以为报,就送这位姑娘一样薄礼吧!”恩人本领太强,他们的确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回报他,但他知道这位姑娘是恩人的妻子(莺语儿偷偷告诉他的),可以接受他们的礼物。 素修脸色微红:“送我?……为什么?” 莺语儿飞过来,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素修脸色大红,低头不语。 周宇笑了:“那就谢谢陛下了。” 精灵王突然飞起,他身边的所有精灵同时飞起,在空中盘旋往复,一层薄雾慢慢浮现,开始是宽大的幕布,慢慢压缩,越来越亮,居然成了一把三尺多长的长剑,长剑上发出两道光芒,一道射向周宇,一道射向素修,周宇手一伸,光芒射在他手指尖,是一种好奇特的感觉,没有任何杀伤力,反而有一股温馨之意,一接触到他的手指,他的心突然猛跳了一下。 射向素修的那束光居然直接融入了她的眉心,素修睁大眼睛,茫然不知所措,精灵王飞在空中,双手托起那把剑递给素修:“姑娘,这是精灵族的圣剑,非金非木,锋利非常,请姑娘接受!” 素修惊喜交集:“多谢陛下!”双手接过,她早知道精灵族擅长做剑,他们的剑不是寻常之剑,而是心灵之剑,铸造的过程也是非同一般,不是用铁,而是用他们的血!而用精灵王的血为引做成的剑就是精灵族中至高无上的宝剑:圣剑!圣剑绝不轻制,除非到了族中生死存亡的关头。精灵王自愿为她做剑,报恩之心可以说是赤诚无比。 周宇看得眉飞色舞,这个种族真是一个神奇的种族,能用歌声制敌,还能凭空做出一把剑来,忍不住伸手接过,好轻,简直轻若无物,但锋利无比,而且造型也极秀气,瘦长,剑柄上古雅别致,轻轻一弹,如清风过耳、泉水叮咚,又似鸟叫虫鸣,周宇大笑:“好!真是好剑!素修,我早就想帮你弄一把好剑了,陛下倒先给你了,多谢陛下!” 素修诚挚地道谢:“陛下牺牲自身精血,为小女子做剑,这份赤诚之情,实在是天高地厚!” 周宇愣住:“牺牲自身精血?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精灵王的脸,他额头有汗水涔涔,他身后的精灵也全都有一种精疲力竭之态。 精灵王笑道:“恩人之恩情才是天高地厚,这一点精血不算什么!……恩人一身魔法神妙难测,游历天下,自保有余,但这乱世之中,姑娘未必能时时在恩人身边,这剑与恩人血脉相通,姑娘如果遇到生命之危,此剑会自动向恩人示警。” 还有这种奇妙之功?周宇大喜:“好神奇的剑!太好了,素修,你收好。” 素修脸泛红霞,心中兴奋无限,这真是一把神奇之剑,不但能杀敌,还将她和他永远都连在一起,真的是心之剑! 精灵王飞起,满天的精灵都在翩翩起舞,星光下汇成一道彩虹,空中有声音传来:“恩人如果有空,不妨来森林玩玩!” 周宇和素修轻轻挥手,与他们告别,他的目光在到处搜索,没看到那个小精灵莺语儿,这些精灵全都是那么小,又太多,实在不知道她躲在哪个角落。 彩虹流向东方,慢慢消失在夜空之中,素修眼睛里闪闪发光,偎入男人怀抱:“杨隐,我觉得这道彩虹比白天看到的还美,你觉得呢?” 周宇说:“是的,这彩虹是生命的彩虹,比自然之虹还要美丽得多!” 素修悄悄抽出剑,举起:“这是精灵族送给我们两个人的,也是对我们的祝福,你喜欢吗?” “喜欢!”周宇说:“有了它,不管你以后在什么地方,我都能随时找到你!” “我已经在你怀里了!”素修无限娇羞地说:“你为什么不……亲我呢?” 头低下,四片嘴唇在合拢,周宇的手还悄悄插入了她的衣襟,素修身子一缩,更紧地偎入,突然,周宇抬头,打量四周。 素修眼睛悄悄睁开:“怎么了?”亲吻的时候还不专心? 周宇笑了:“我觉得有一个小朋友在等着看戏!”转向左边的草丛:“你说是吗?莺语儿!” 草丛中有咯咯的娇笑,一个小精灵飞起:“我看到了,素修姐姐,他……他的手好坏!”脸红红的小精灵,不是莺语儿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