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玉笛暗飞声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7章 玉笛暗飞声

满世界都是魔法元素,但魔法元素如何进入体内依然大有学问,周宇继续在冥想,眼睛睁得大大地冥想,看着火苗处,这里的红色火元素最多,也不知这东西是燃烧生成的,还是这小东西喜欢火,跑来凑热闹,手缓缓伸出,灼热的感觉传来,周宇目光落在手上,有无数的红色小光点在手臂上弥漫,如何将这些东西吸入体内为他所用? 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他的能量可以隔空打击,能量既然能够打入十丈的空间,能不能将十丈空间的这些魔法元素吸入体内?理论上可行,但实际操作起来当然有难度!自己的功夫有哪些?护身术、天剑、九转神功!对了,九转神功!周宇心中一动,能量顺行可以将他的能量打出去,逆行却又如何?能否产生吸力?意念定于眉心,缓缓压制,身上的能量仿佛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速度慢慢减慢,终于完全静止,这一静止,仿佛整个天地也完全静止,周宇和轻扬舞全都闭上了眼睛,也根本不知道这一刻有一种奇怪的形象发生,风儿消失了,地上的叶子飘在半空突然停止,静静地悬浮在半空,火苗也停止了吞吐,绝对的静止! 这奇怪的现象只维持十几秒钟,全身的能量又开始转动,是逆转,这一转,顿时这一块天地又有了变化,树叶飘向周宇,火苗也飘向他,他手臂上的红色光点突然消失,融入他的体内,周宇睁开眼睛,左手指向天空,他亲眼看见,红色、黄色、黑色、蓝色的光点汇聚成一条彩色的河流从天空流向他的全身,一种奇怪的感觉传来,又冷又热、又麻又痒,一进入体内,立刻与他原有的能量会合,欢快地流向全身,顿时精神百倍,瞬间,这一片天空恢复了原样,几十丈范围内再也没有了魔法元素的小光点,一切都变回到了从前,周宇欣喜地发现,自己体内有了变化,他的能量有了一层透明的五彩边,充满生机和活力。 这真是太奇怪了,自己这是在修习魔法吗?是的,体内有了魔法元素,但好象又不是,这些魔法元素还不仅仅是魔法元素,还是他能量的一个组成部分,有了这些,他感觉功力大有长进!这是怎么回事?天地间的魔法元素何其多,只要自己云游天下,能力就能时时长进,要不了太久,或许就能突破现有的功力瓶颈,而进入下一个层次,修仙向来是极难的,一个层次与下一个层次之间的突破往往意味着几百年的苦修,还得有无数的机缘与考验,自己能进入仙修之境已是师傅帮大忙,现在凭自己的一时头脑发热也能更进一层吗? 他并不知道这偶然的头脑发热对他实在是至关重要。 那个世界生态环境恶化,天地之间充斥着一种混浊之气,而缺乏最纯净的天地元气,多年来,尽管他聪明绝顶,将师傅的本事尽数学会,但已有多年来未能寸进,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天庐山仅有的一点天地元气已被他和师傅吸收,再也没有了能量来源。如果将能量比作是金钱的话,体内的能量就是他仅有的钱财,用一分少一分。 但现在,他找到了“敛财”的方式,天地间的魔法元素全都是他的“财富”,他找到了方法将这些财富转化成自己的“财富”,他的“财宝”就能越来越多!而且他还不知道一点,魔法元素只是这个世界的人对天地间土、火、水、风、光明与黑暗这六大要素的统称,其实构成世界的六大元素也正是这六样!这六样不是魔法元素这个神秘的称呼所能包容的,它真正的含义就是天地元气,是天地之本!是构成世界的支柱! 周宇没想那么多,他在想如何试验自己的魔法,试验方式很简单,中指一指,一道风飞出,好象错了,这只是天剑的再次转变,射出去的只是能量…… 将自己原有的能量收回,将能量中的各种不同颜色的魔法元素分开,只用“风”来试试,指风出,风刃!呼地一声,大风起,前面一棵树树皮都掉了,周宇目瞪口呆,有这么夸张吗?压缩!再指出,他清楚地看到一个小小的风刃闪电般地射出,对面树干“哧”地一声穿了一个透明的小孔!成功!中指不动,一点小小的压缩火焰在指尖形成,他眼睛看的是轻扬舞,这一切都是背着她的,指出,一个光点飞出,好小的火球术!但这小小的火球却带有神奇的穿透力,而且速度依然如闪电,哧地一声,眼前一亮,对面大树穿孔,突然燃烧起来,周宇微微一惊,中指再指,一团白茫茫的水雾飞出,刚刚亮起的大树瞬间熄灭,这一亮一灭虽然只在一瞬间,但轻扬舞依然惊醒,眼睛睁开,目光中有微微的惊慌:“什么声音?是不是敌人来了?” 周宇摇头:“睡吧,没有敌人!” 轻扬舞脸有狐疑:“我感觉刚才火光大盛,难道敌人的高手到了?”敌人是火魔法的高手,她对火有些过敏。 周宇微笑:“我刚刚加了点柴火!不用紧张!” 轻扬舞看着火堆上新加的几根木柴,尴尬地一笑:“看来我的胆子还没你大!……已经睡得差不多了,不睡了,我们说说话!”她自然不会想到身后这个魔法白痴居然已经成了一个超一流的魔法高手,而且是全才,弹指生火,再弹指生水,自己的火自己灭,别说她根本没看见,就算看到也只能认为是自己眼睛花了。 魔法对于她而言是神圣的,魔法元素对于她而言也是神圣的,就象是巫婆求神,虽然在世人眼中,她是“神”的化身、是神的代言人,但她们自己知道,这些神是她们应该尊敬的,神只有心情好才会给她们魔力,这些魔法元素也一样,轻扬舞从来都是尊敬水元素的,请求水元素帮她完成自己的心愿,从来没有想过命令这些元素,如果她知道身后这个魔法白痴将这些神奇的元素“抓”进自己体内,命令它们执行自己的指令,她一定会吃惊得张大嘴巴。 周宇微笑:“好啊,漫漫长夜,怪难熬的,说说话吧!”他刚得了一门神奇的功夫,而且知道这门功夫无止境,心中的畅快难言,也一样睡不着,何况进入仙修之后,他的睡眠早已是一种习惯,根本可有可无。 “呤游诗人也没什么别的好讲,就讲讲你的经历吧!”轻扬舞眼睛在火光下闪着动人的光,对于呤游诗人,她一向没有什么好印象,虽然是一个大男人,但他们一无武力、二无魔法,只是单纯的流浪,是典型的流浪汉,但今天她想听听故事,或许这种气氛本就适合听故事。 周宇淡淡一笑:“我的经历你不会有兴趣,不如我吹一曲吧!” “吹一曲?”轻扬舞轻呼:“你会吹什么?” 周宇手一动,从衣服里抽出一支玉笛:“或许不是吹牛,而是吹笛!” 轻扬舞眼睛里发光,他身上明明什么都藏不住,偏偏抽出了一支长长的笛子,这说明什么? 周宇根本没想过这些,笛子一横,凑到嘴边,春江花月夜!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支曲子,本来是琵琶曲,但用笛子吹来也一样婉转悠扬。 寂静的森林中,一堆大火旁,两个静坐的男女好象瞬间被带入一个凄迷的夜晚,在寂静的水面,有一艘游船,月光如水,船头站着一个人,他在想什么?思索人生的哲理?想念远方的佳人?清越而悠扬的笛声中突然暗藏幽怨,是离人的哭泣还是命运的不甘?是流水的无奈还是船儿的轻呤? 轻扬舞脸上不知何时有两滴晶莹的泪珠,她的心悄悄回到了几年前…… 笛声缓缓止歇,余音在树林颤抖,轻扬舞猛地抬头,呆呆地看着他,这一刻,她觉得她和他离得那么近,近得能够了解彼此的心意。

上一篇   第6章 开天眼

下一篇   第8章 贪欲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