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迷离之梦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23章 迷离之梦

第123章 迷离之梦 打量着眼前的猎物,那雅的眼神在某种程度上和猫儿比较类似,遗憾的是她这一双小爪下的大老鼠好象比较迟钝,好象根本没感觉出来大祸临头,反而有一种戏谑的目光反盯着她,这是什么目光,好象是穿透她的衣服,射入她的内心探究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那雅决定给他施加一点压力:“我要杀你了,在这里,四顾无人,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你知道吗?” “四顾无人?”周宇四处看,点头:“是的,起码几里路内没有人,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发现!” 那雅冷笑:“你想先烤焦哪一面?或者是从头发开始!”盯着他的头发,这黑色的头发颇有几分光泽,极浓密,烧起来肯定会比较爽…… 一点火苗在那雅手心燃烧,她中指微微上翘,姿势美妙无双,周宇看着这点火苗,也掠过她带着残酷笑意的脸,喃喃地说:“现在天还没黑,不需要点灯的!” 那雅手一指,一条长长的火苗窜到周宇面前,直奔向他的头发,显然是要先从头发开始,周宇手举起,但这火苗突然转弯,形成一道火圈,虽然光线微弱,但这薄薄的一层火一样足以将人杀死,那雅大笑:“我将你烤得半生不熟的,这样的尸体魔兽最爱吃了!” 好歹毒的姑娘!周宇心中好象拿定了一个主意,突然轻松一笑,张口一吹,周围的火苗突然无影无踪。 那雅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奇事!她的火魔法居然被他吹熄了,就象吹灯一样地吹熄!再来,一点火苗重新燃起,迅速地扩大,这次她好象改变主意了,先将这个男人烤熟再说。 但对面的男人笑了:“我说了的,天还没黑,点什么火把?”卟地一口气吹过来,劲风扑面,那雅指尖的火苗毫不留情地熄灭,男人的脸突然在三丈外消失,下一刻在她面前浮现,这三丈的距离仿佛没有距离,他笑得真开心,也笑得极不怀好意。 那雅大惊,退后三步,男人没有跟上来,依然在原地看着她,那雅凝神默默念诵咒语,指尖刚刚一热,火苗立刻就消失,对面的男人关心地问:“魔法突然不灵了吗?” 那雅呆了,她有了一种强烈的恐惧,这个男人身上一定有专克火魔法的宝贝,魔法师魔法不灵,下场可就堪忧了,男人的一句话加深了她的恐惧:“你可能是累了,躺下休息一会儿吧!” 温柔的声音一响起,那雅突然倒下去,倒在草丛中,她只觉得双手双脚同时有一条绳子拉住,将她拉向草丛,仰面朝天倒下,惊叫声脱口而出:“啊……你做了什么?” 周宇无辜地摊开双手:“没有啊,我见你累了,劝你躺一会,你还真听话!……为什么不动?肯定是累坏了,要不要我帮你按按,松筋活血?” 那雅脸色惨白,失声而呼:“不要!不!”她全身果然动不了,手脚全都不能动,呈“大”字形仰面朝天,而这个男人正一步步走来,脸上的笑容好淫荡,她宁愿自己猜错了,但男人接下来的行动证明她没有错。 周宇在她身边舒舒服服地坐下,同情地看着她:“可怜的小姑娘,累成这样,我来帮帮你!” 手慢慢落下,落在她的颈部,那雅大叫:“滚开……别碰我!”声音好大,但这么大的声音传出,周宇好象根本没听见,脸上的笑容不减:“你也说了的,在这里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来,我想你是对的!” 那雅继续大叫:“塔尔……哥哥……” “好象没有人听见!”周宇竖起耳朵在听,平静地分析:“一定听不见,因为我忘了告诉你,这周围有一层隔音墙,三丈外都没有人能听见!” 隔音墙,他是魔法师?那雅呆了,男人的手准确地落在她柔嫩的颈部,轻轻一抚摸,那雅浑身一颤:“你……你想做什么?” “你这么聪明,一定猜得到,你慢慢猜!”周宇细细的抚摸,并不急。 那雅拼命摇头:“不!”她当然猜得到,但她不敢猜! “猜不到?”周宇皱眉:“看来需要给你一个提示!”手轻轻掠过,那雅只觉得前胸一凉,大惊之下,低头一看,不禁又急又羞,她的乳房整个暴露在空气中,男人手一动,将这两只刚刚露出的小兔子抓住,那雅呆了,好象完全失去了知觉。 她的手脚完全不能动,但感觉却清晰得出奇,这个男人在摸她的宝贝,翻来覆去地摸,不知何时,她眼睛里满是泪水,她错了,她轻视了他,以为他什么都不会,绝没想到他是一个风系魔法高手,因为他的风之索,能让她手脚全都不能动的无形之绳索只能是风之索,能用风之索的魔法师最少也是大魔法师!一个二级魔法师遇到大魔法师,而且是一个淫贼,她的结局已经注定! 男人手轻轻掠过,那雅下身的衣服瞬间解开,周宇喜笑颜开:“好身材,没想到如此狠毒的小姑娘会有这么迷人的身材!” 那雅危机来临,身子拼命扭动,但落在周宇眼中自然是另一番动人景致,俯身而上,那雅大叫:“别,别做!……” 周宇笑了:“你可以要求我……轻点!” 那雅啊地一声大叫,眼睛睁得老大,两颗泪水慢慢滑落。他做了,已经做了,对一个打算将他烤得半生不熟喂魔兽的狠毒女子,周宇本不会有怜香惜玉之心,但在她的痛苦中他放弃了狂暴的打算,轻点! 好温柔的“轻点”,那雅紧咬双唇,没有了半点声息,任由他在自己处子地上耕耘,嘴唇咬累了,终于慢慢分开,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丝奇怪的感觉悄悄吞噬了痛楚,就象一杯烈酒流遍全身,她的神智慢慢迷糊…… 好久好久,也不知经过了多久,那雅慢慢睁开沉重的眼睛,满天星光灿烂,身边没有人,草原上冷风吹过,她好象有了意识,唰地一声坐起,身上一摸,衣服都还在,还好,昨天那离奇的事情只是一场梦而已,但不对,哪有这么荒唐的梦?下身!她脸色惨白地摸向下身,不疼!没有失身吗?但撕裂的感觉好象还在心头久久回味,那后来出现的销魂滋味更是在心头缠绵,为什么不疼了? 只能是一个梦!那雅脸色慢慢恢复,又慢慢变得一片嫣红,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离奇的梦,起身,好一番头重脚轻,回头,草丛里压成了一个人形,突然,她目光落在草丛里,脸色重新慢慢变白,这嫩草丛中是一片嫣红,在星光下看得明明白白,是血迹!颤抖着解开自己的长裤,那雅呆住了,大腿上血迹斑斑,她没有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失去处子之身了,那个男人奸污了她。 “你……你给我出来!”那雅大叫。 草原上没有动静,一点火苗窜出,直射向刚才她睡觉的地方,蓬地一声,大火起,这次火魔法使用非常顺利,那雅余怒不熄,火魔法纷纷从指尖而出,射向四面八方,方圆十丈方圆全成一片火海,火海中那雅在大叫:“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出来!” 终于一屁股坐下,久久不动。 火圈外面有一声长长的马嘶,那雅抬头,刚好碰到一双眼睛,也有声音传来:“小姐,我找了一天了,你怎么在这里?”正是塔尔,他脸上有憔悴之色。 那雅长出了一口气:“是你!……你看到一个人了吗?” 塔尔笑了:“我今天可看到了太多的人,小姐,走吧,再迟家主恐怕就急了!” 那雅脸上又红又白,慢慢起身,接过塔尔递过来的马缰,翻身上马,目光四处打量,依然没有人,终于两腿一夹,打马飞驰而去,这个人的事情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她不说,没有人知道这一场荒唐而香艳的闹剧。 但这真的是闹剧吗?那雅在夜色中心神不属,处子之身就这样丢掉了,丢得简直莫名其妙,这个淫贼,她饶不了他,再见面,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根本不给他施展魔法的机会! 两匹马消失在夜色之中,草原上残留的火苗突然同时熄灭,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草地上站着一个男人,他一脸的轻松,将这个女人睡了,他没有半点后悔的感觉,象这样的女人,唯一的价值也许就是陪他乐一乐,素修这几天天天和他亲热,偏偏不能动真的,他早就忍不住了,那雅来得倒是恰到好处!纯粹是解围而来嘛。 他在外面风流快活,无生戒里面的人不会有感觉吧?心神沉入无生戒,好一幅动人的景致,沙滩上两个女子偎在一起睡觉,脚尖还隐约能碰到浪花,那条小龙守在她们身边,大有一幅有色狼来犯,立刻出击的架势,这小东西现在算是看清了,与它父母大有不同,身材相貌都有区别,它身材修长,脑袋相对要大得多,与身材比例恰当,头顶,头顶上的两个小红点鼓起来了一点,就好象是小绵羊的两只小角。 角?周宇猛地一惊,龙角!神话传说中龙是有角的,但这个世界上他见过三头龙,全都没有角,这个小家伙怎么会有角?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 心念一动,小龙从无生戒中消失,突然出现在草丛中,面前站着一个男人,小龙圆溜的大眼睛久久地盯着他,突然跑过来,大脑袋在周宇脚前亲昵地摩擦,它在无生戒中出生,无生戒与周宇之间有一种类似血肉的联系,在它小小的心灵中,这个人就是它的父亲!

下一篇   第124章 火系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