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笛语奇功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28章 笛语奇功

第128章 笛语奇功 笛声一起,鸟语空山,两女的掌声同时停了,她们惊呆了,这笛子是如此美丽,但乐曲比笛子更美,这个世界上的人没多少人有闲心吹笛取乐,她们也绝非音乐爱好者,也听不出乐曲好在哪里,只知道听着悦耳,但就在乐曲一起之际,草丛中突然热闹起来,几只飞虫扇动着五彩的翅膀飞出来,跟在他们马背后,又有几只鸟儿从丛林中飞出来,在他们头顶盘旋,突然,天空一暗,几只巨大的飞鸟从天际而来,是魔鹰,这种鹰一般情况下不会现形,现形之时就是它们猎食之时,一般人碰到了它们只能是它们的粮食,但现在它们没有半点威势,就象是驯养了的家禽,宽大的翅膀纹丝不动,在空中一路跟随,是如此的幽雅,是如此的淡泊。 素修坐在马背上,任由马儿慢慢走,马儿好象也沉迷在乐曲之中,走得特别慢,也走得没什么方向感,莺语儿好象飞累了,不知何时落在周宇的肩头,大眼睛好奇地盯着玉龙笛,简直想钻进笛子里面去。 周宇在吹笛,但奇怪的是,唯有他是真正清醒的,两女的异常他看到了,不以为意,但鸟儿的异常却引发了他强烈的兴趣,乐曲一转,盘旋而上,空中的飞鸟、飞虫居然也在盘旋而起,最弱小的飞虫与它们平时根本不敢照面的魔鹰混为一团,同时在空中尽情跳舞,也与它们平日的天敌----那些草原小鸟儿一起跳舞,乐曲再转,低沉而又富有韵律,空中的飞鸟突然排列成一个整齐的方阵,这个方阵随着笛声的高低起伏而不停地改变形态,每一只鸟儿、每一只小虫子都充当这个方阵的一员,听从他的号令,就象是大将军指挥下的训练有素的士兵! 折腾了半个时辰,周宇的笛声突然拔高,象一支利箭直射天际,天空的鸟群哧地一声,也一齐飞向东南方,也象一只利箭,最前面的是数十只魔鹰,最后面的可怜的小飞虫,虽然很难飞快,但它们一样保持着队列的整齐。 笛声在最高处戛然而止,天地一片清明,周宇玉笛在手,若有所思,嘴角还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声音武器!这就是他的新技能,虽然技能已经足够,但每开发一样新的本事,他一样会有欣喜,功夫带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但惊喜依然时时都在。 掌声起,莺语儿大叫:“真好听!”精灵族的人崇尚自然,鸟儿随着乐曲飞的情况见得多了,习以为常,根本没注意到乐曲中的玄机,只觉得听起来舒服。 素修则是兴奋得脸有红光:“杨隐,你可以号令鸟群,连魔鹰都听从你的号令,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一样,对乐曲是一知半解,远远谈不上有研究,着眼处是乐曲产生的威力,这一曲吹出之后,草丛中飞鸟听令,这还没什么,连魔鹰都听令,这就有些让人激动了。 周宇微笑:“乐曲我还不太熟悉,看来还得多练练。” 不太熟悉就能号令魔鹰,要是熟悉了岂不是连人都能号令?不出手就能制服强敌,这可能吗?素修满脸通红中,暗暗称奇。 无意中开发了一门新技能,周宇兴致勃勃,两女算是有福了,耳福!春江花月夜,她们全都沉迷其中,素修心中隐隐有一丝淡淡的忧郁,因为她想到了她逝去的父母,这略带忧伤的旋律将她引入了遥远的回忆;十面埋伏,她心中淡淡的忧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豪情满怀,这次京城之行,她会有仇人的头来拜祭父母,十多年的梦想马上就能实现;不知名的乐曲,或许只是周宇的心语,她和莺语儿全变了,她在看着他,好象听他在毛皮中拥着她说着熟悉的情话,莺语儿也在看着他,脸上失去了平日的天真,仿佛也有了她从来没有过的痴迷,坐在他的肩头,手儿还握住他的耳朵,神态好可笑,但没有人笑,素修仿佛根本没有看见。 两女沉迷之际,周宇心思也飞得很远,草丛中伏地的魔兽他没注意,刚刚钻出草丛准备进攻他们的蛇类身子也软了,他不在乎,能量不知不觉中贯注笛身,玉龙笛发出了幽幽的白光,这白光亮而不刺眼,也不扩散,就围绕在笛子周围,就象一条潜伏的龙,这条龙好象潜伏了很久,现在突然有了生命,在笛子的几个眼中不断地往来穿梭,当然,这一切周宇并不知道。 两女知道倒是知道,但全都视而不见。 这趟行程算不得特别香艳,但也是离奇的,本来一男一女奔波千里,任何其他的东西都应该是多余了,但现在不一样,乐曲是他们行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第一天下来,周宇学到了许多东西,他的能量在音乐中可以随意控制,运转自如,控制飞鸟他可以用两种技能,一是空山鸟语,让鸟聚集,从而命令它们执行一些简单的动作,初步掌握了攻击性;其二,他可以用百鸟最巢,驱散鸟群,这个用途只是解围专用,当时在魔兽森林用过一回,算不得特别高的技能,他的十面埋伏主要是震慑,不管是魔兽还是飞鸟,全都在此范围之内,至于春江花月夜,眼前除了让女人痴迷之外,暂时看不出其他用途。 音乐不是魔法,但胜似魔法,他要开发的东西还有很多,前人的乐曲并不完善,不过,既然踏入了这扇大门,里面全新的世界迟早会向他展露笑容。 在没有音乐的时间里,马儿跑得很快,莺语儿也很活泼,三人一路同行,四天时间就穿越了大草原,前面是茫茫群山,一条狭窄的山谷是进入京城的必经之路,过了这座山谷,前面也就是京城的范围,笛子收起来了,素修开始有了一定程度的紧张:“我们怎么向群风挑战?” 群风身份地位不凡,既是大陆仅有的三大魔导之一,又是国王近臣,算得上江湖中有头有脸、在朝中也鼎鼎有名的人物,一般人的挑战他显然不会接,而且他也不大可能象其他人一样抛头露面,如何接近他都是一个难题,直接上门去挑战,难度自然极大。 周宇沉吟:“或许我们可以逼他出门!”最大的难题似乎不是杀群风,而是要让群风死在素修手中,因为这就是报仇的规则!如果让他连为什么死都不知道就死,报仇就毫无意义可言。 要杀群风容易至极,自己深夜进府,在床上、在庭院里要怎么杀就怎么杀,谁也防不了,但要让他死在素修手中,而且是正面交手,难度就大了。 逼他出门?素修为难地说:“怎么逼呀?” “你别管太多!”周宇微笑着说:“引他出来这件事情交给我,你就在城外等候。” 素修轻轻一笑:“我听你的,但你也要听我一回!” “你说!” 素修认真地说:“我知道你有办法让他出城,但你得答应我,千万别冒险,京城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是真正的藏龙卧虎,魔神虽然很少在京城出现,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否躲在京城的某一个角落。” 魔神?周宇眼望蓝天,心里喃喃地说:“魔神!迟早有一天我会与你正面相对,我不急,你急吗?” 城北阿尔约瑟山,浓雾深锁,一个老者站在山洞外,手轻轻拂过,外面的浓雾就象一层幕布被拉开,下面是京城,也有宽阔的塞斯河,河水是平静的,京城也是平静的,老者脸上也波澜不惊,从这里朝下面看,是他的一大嗜好,因为这样看下去,他有一种俯瞰天下苍生的感觉,就象是神! 或许不是象,而是就是神!魔神! 浓雾中有一人象是大鸟一般飞来,飘飘荡荡中落下,一落下身子自然矮了下去:“师尊!” 魔神淡淡地说:“情况如何?” “暮月城岁暮家族算是完了!”飞来的老者说:“徒儿真的无法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继大剑圣烈英死后,大魔导又满门出事,谁能做到这些?”这世界的两大巨头相继死去,而且基本上满门尽灭,真的要变天了吗? 魔神看着山下,悠然道:“你难道真的忘了一个人?” “周宇?”老者说:“师尊的意思是这个人真的没有死?” 魔神说:“能够逼得剑神自爆的人,无论他制造怎样的奇迹我都不会感觉惊奇!” “如果真的是他!”老者缓缓地说:“要做到这些的确是易如反掌,他下一步会……会对付谁?” “或许是群风,或许是塔野!”魔神说:“他的意图很明显,乃是在与我拉开战幕,先将他们几个大剑圣、大魔导各个击破。” “与师尊作对?他简直是在找死!” 魔神淡淡一笑:“未必!他能击败剑神,就拥有了挑战我的资格,我也在等待着他!……普天之下,也只有他值得我出手!”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里精光闪闪,显出了几分兴奋,功力到了他这种程度,对手是难求的,比朋友更难求! 老者陪笑道:“无论他多么厉害,都不会是师尊的对手,但弟子担心的是,这个人会先将剩下的几名大剑圣、大魔导全部杀害。” 魔神缓缓地说:“所以,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监视京城,稍有异动立刻来报。” “是!”老者躬身一礼,身子飘起,直飘向云雾深处,魔神手轻轻拂过,漫天的浓雾重新合上,整座山重新隐入浓雾中,山风乱卷处,洞口已没有人。 周宇和素修并骑而来,莺语儿又一次进入了无生戒,带着森林精灵自然比较碍眼,暮月城的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京城想必有所耳闻,带着她公然露面就如同随身携带了一幅金字招牌。 前面就是京城,灰白色的城墙,宽大的城门,周宇侧目而视,微笑着说:“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要我先陪你逛逛街吗?顺便买几件漂亮衣服!” 素修紧张的面孔有所松弛,深吸一口气说:“好,我还从来没有逛过街,在你帮莺语儿买衣服的时候,我可以帮你还价。” 周宇笑了,他要的就是她能放松下来,只要放松下来,他们就能顺利地融入京城人群中,就象一滴水融入大海之中!没有人知道这一滴水什么时候泛起浪花。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适合逛街,起码素修就不适合,也许女人的天性还在,但想到即将到来的决战,她明显缺乏心情,但她也是一个温柔而敏感的女孩,情人喜欢看她笑,她就笑给他看,情人喜欢她放松,她就基本上挂在他的肩膀上,全然不理会路人异样的目光,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他才是唯一应该关注的人。 真的买了衣服,素修的衣服、莺语儿的衣服全都买了,素修的衣服当然是由她收起来,莺语儿的衣服比较离奇了,朝无生戒中一丢,衣服从空中飘飘而下时,莺语儿正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看小雪在玩浪里白条。 一看空中突然飘下彩色的云霞,小姑娘眼睛得好大,飞身而起,围着这一大堆衣服上下翻飞,终于大叫,在大叫声中接过衣服,躲在礁石后面,还探头探脑地四下打量,四下无人,早已穿厌了的破衣服快速解开,一只小手将衣服丢上礁石,在后面放心地试衣!

上一篇   第127章 丛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