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密室之谋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30章 密室之谋

第130章 密室之谋 里面有声音传来:“家主,据属下两人的打探……”突然没有了声音,周宇微微一惊,立刻明白,隔音壁!他们所用了隔音壁! 在山庄之中会谈还需要用隔音壁?只能说明一点,三人要议的话题是绝对的机密!兴奋!没有人不喜欢听秘密的了,隔音壁用来防备别人听到谈话内容是一绝,别人就算强行突破,魔法主人也能及时了解,但周宇岂是一般人?手微微前伸,一丝风魔法元素极轻极轻地从窗口延伸而过,果然碰到了一层风之壁障,一碰到立刻减弱,慢慢融合,就象一棵青草从草丛中慢慢探头,过程可以缓慢,但起程却是不可阻拦,终于他的魔法元素与对方的风之壁完全融为一体,房间里面的声音尽收耳底。 “……所以,家主得提防。”毕竟漏了一部分。 群风说:“如果真的是周宇,提防又有何用?如果不是他,又何必提防?我倒认为这是大剑圣之间的一场争斗,须知剑神死后,剑术至尊的名号至今悬而未决,要说这几个老家伙不动心,打死我都不信!”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厉斯格和塔野故弄玄虚,但凡事还是小心为妙,毕竟岁暮方也死了,他与剑系毫无关联,不可能参与剑术至尊之争,魔神老人家传出话来,京城全面戒备,让家主也得多多提防!”这个老者分析问题井井有条,说得也是清清楚楚。 群风沉吟良久:“这也不排除是轻扬飞洛故弄玄虚,他与岁暮家一贯对立,而且听说几个月前,岁暮方的三儿子岁暮寒也死了,虽然死因不明,但与轻扬家族有直接关系,为此事,岁暮家还专程前往南方,两家闹得极不愉快,还是魔神老人家一句话传过去,才止息干戈,但两家的矛盾并不能就此平息,暗中生事也是有的……而且剑术至尊的称号未必不能触及魔法界,已经有魔法师参与其中。” 另一名老者惊叫:“有此等事?是何人?” 群风缓缓地说:“这就是最奇特之处,没有人知道这魔法师是何人所请,因为参与的魔法师全都是根本不在江湖中走动之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与哪一名大剑圣有交情。” 周宇也在思索,是啊,这幕后到底有什么文章?原来以为暗黑之灵和益与天都是烈英所请,但真的只有这一种可能吗?会不会是别人?如果是,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居心叵测,根本是抓住两人不和以及烈英对厉斯格的成见、制造事端让两人彻底决裂,甚至展开大决战,是谁呢?按道理上讲,最希望这两人两败俱伤的人应该是塔野,作为三名大剑圣的一名,如果另两名两败俱伤,他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但这是站在剑系这个角度来看,如果站在天下大局来看,剑系一脉损失惨重,最高兴的人应该是魔法界的人,而魔法师参与其中,或许恰恰是魔法界暗中参与的明证,自己原先的想法或许需要调整。 如果真的有人暗中操纵,自己一时出头或许恰恰是充当了对方的一枚棋子!帮助某个人顺利地清除了一个大剑圣! 他这一沉吟,心神一分,里面的话过耳就忘,也没听怎么明白,这时一回神,里面的话重新清楚:“当今天下之局,复杂已极,暗流涌动处,谁也不知风来自何处!”是群风的声音:“十月十日的魔法大会我预计也不会平静!” 老者接口:“家主预计会发生什么事?”声音中略有紧张,本来以他们的身份,是属于不需要紧张的群体,但现在情况不同,几个大剑圣、大魔导相继出事,他们比其他普通人更紧张,因为如果大厦将倾,最先落地应该是高层,摔得最重的也恰恰是登得最高的。 群风轻轻一笑:“女王亲自主持魔法大会,我预计有一个人会来……” 周宇一惊,魔法大会?女王亲自主持?有一个人会来?是谁?他心中有了答案,是她!莲花!她绝对会来。 果然,群风接下去吐出了四个字:“莲花公主!” 这四个字一出,两名老者都沉默,好久才说:“听说她已达到剑圣之境,但在魔法大会上能有用吗?参加大会的剑圣、魔导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而且还有大剑圣、大魔导。” 群风淡淡地说:“或许真的无用,但这却是她唯一的机会,因为离开王宫才是刺杀女王的良机,那天参与盛会的人多,但正因为人多,才无法精确地判断每个人的身份,莲花公主非比寻常之人,她的剑术只是一个方面,隐忍的能力和隐藏的能力一样出众,剑术大进之后一直隐匿不出,必有动机,最大的动机或许就是消除女王的顾虑,在合适的时机才一举爆发,以竞全功!” 周宇得承认这个老头非比一般,他分析得极有道理,他不知道魔法大会,更不知道魔法大会由女王亲自主持,如果知道,他第一时间就能想到莲花会来,因为莲花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自己一死,她就丧失了正面挑战魔神和女王的资格,要想报杀母夺位大仇,她只有一次机会,而且这机会拖得再久对她都没有好处,魔法大会高手云集,但的确是难得的刺杀机会,人多力量固然大,人多也有人多的劣势,就是人一多,隐藏就会容易,最好的隐身靠什么?靠山林、草木隐身是小隐,以人来隐身才是王道! “家主,要不要提醒女王陛下留意?”一个老者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一提出,周宇就起了杀心,这三人一个都不能留下,否则,莲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为人所乘,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但这个想法很快落空。 群风说:“我已经提醒女王了。” 很好,你这个多嘴的长舌妇可以去死了!周宇想得多少有些报复的意思,十月十日?还有四个月时间,时间充足极了,他还有的是事做,不过眼前还是先办一办正事,这正事到底有多正呢?只有他知道! 身影一闪而没,没入夜色之中,屋内的人死不死没关系,反正其中有一人是非死不可! 宽大的庭院中布局合理,几长排的房子中想必多是女眷,其中有没有几个年轻漂亮的绝色佳丽他不知道,但可以预测少不了几个的,眼前没时间去拜访,他需要拜访的是位于最边上的那间房屋的主人,九夫人!可怜的九夫人,可能是被争风吃醋的其他八夫人排挤,住的房子是最靠边的。 周宇的身影突然在黑暗中出现,出现在门边,里面有灯,一个绝色佳人坐在灯下,眉目如画,她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正看着外面的黑暗处,没有星光,也没有人出现,但突然灯光熄灭了,房门也关上。 房间一黑的瞬间,绝色美女叫了一声:“大人,你来了吗?”这样的情况她不是第一次面对,风系大魔导出入如鬼,作为他的第九夫人,她有了足够的免疫力。 “嗯!”与群风的声音有八成想象就够了,鼻孔发音不需要太精确。 女人放心:“大人要先喝点酒吗?我来把灯火点上!” “睡!”也只有一个字。 女人听话,上床,衣服在慢慢脱,周宇在黑暗中眼睛直了,好货色,胸脯是如此丰满,腰肢偏偏是如此细,神态好动人,就算是一个老头也能被她撩发情欲,何况是一个对女色从来都缺少免疫力的年轻人?他的计划早就再次改变,引群风出城的办法除了将她的女人带走之外,还有一种:将他的女人睡了,并让他捉奸在床,如果这个老家伙不想杀他,他服了这个老头的修养! 这种办法比起前一种办法而言,好处最少有两个,第一是更合逻辑,如果仅仅是带走,这个精明的老头或许第一时间浮现心头的是“为什么”和“有什么企图?”,但捉奸就不一样了,只能让他大脑充血,就算奸夫是他根本惹不起的人,只怕他大脑充血之下也会追赶十里八里的;第二个好处自然是周宇自己喜欢这样,带走有什么意思?当着素修的面又不能这个那个! 九夫人仰面躺下,平静无波,她知道这个老家伙的本事,对美色无非就是喜欢而已,远远谈不上精通,弄得她不上不下的也不是第一回了,尽管作为一个老家伙而言,这也算是不错的,但老头终究是老头,自己成为他的夫人,可真够背的,只比他其他几位夫人幸运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