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血战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32章 血战

第132章 血战 大魔导与正常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他的魔法已达随心所欲之境,不但具有攻击之能,更兼护身之妙,如果是平地,群风根本不会将这只到达剑圣级别的剑芒放在眼中,他不需要刻意地去避开,只需要他的风盾就足够护身,但眼前有些不同,他是在空中,飞翔术占据了他大部分魔法力,护身术已不足以护住自身。 虽然极度意外,但群风心念一动,早已准备的风魔法转向,由飞翔术转为护身术,长长的剑芒穿破浓雾,在他身前一丈外消散,空中两条人影同时翻滚而落。 素修滞空时间极短,也就短短一瞬间,不管能否成功刺杀敌人,她都只有一次攻击机会,这一剑攻击她可以说是失败,但也可以说是成功,因为群风为了防护她这一剑,飞翔术不得已撤了,和她同时落下,五丈高的高空,两条人影翻滚,素修在空中出剑,片刻的时间,剑芒乱绕,已刺了七八剑,但这七八剑与开始时一模一样,在群风身体周围一丈外消失无形。 群风一时之间好象处于劣势,但两人心中全都明白如镜,他处于极大的优势之中,素修一轮攻击不成功,剩下的必然是失败一条路,群风随时可以发出风刃(眼前没有发出只因为一点,他的身子在空中翻滚,连平衡都控制不了,自然瞄准不了目标),他的攻击对素修绝对有效,但素修对他的攻击显然没有半分效果,一旦他落地,以风盾护身、用风刃攻击,素修只能是他的猎物。 唰唰两声,两条人影几乎同时落地,落地之时分开三丈有余,素修身法轻盈,落地极稳,群风在落地最后一刻,略略将风魔法加了一点在自己身上,同样是轻如落叶,大魔法的魔法转换自然而然。 一落地,群风手抬起:“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刺杀本人?”这空中交手虽然只有一瞬间,但他心思机敏之极,已经猜出今天的事情绝不寻常,此女已达剑圣之境是一奇,她的魔法奇特(巫术)是另一奇,这个男人进入府中真实用意就是引他出来,这个结论他绝不怀疑,有了这两个奇特之处外加一个结论,再结合当前复杂到了极点的时局,他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这中间有一个可怕的预谋。 敌人来意已明----杀他;但敌人的来历他却不明,没弄清楚他们的来历,他会非常不安,哪怕将他们格杀当场,他一样不安,开始时的满腔怒火在此时居然消退得干干净净,九夫人失节之事虽然可恨,但相比较自己性命而言又是小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也在飞速运转。 素修深深吸气,体内能量贯通,剑指群风,声音冰冷:“群风,你还记得拉尔斯吗?” 拉尔斯?群风想到了一个名字,一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名字,如果说群风这个名字代表着威风与实力的话,这个名字代表的就是神秘与神奇!实力堪比魔导的巫师!大脑一转间立刻雪亮:“你是拉尔斯的后人?”开始时她使用的雾魔法也有了一个印证。 素修冷冷地说:“正是,我父母全都死在你手中,你就没想过他们的女儿会来复仇?” 群风哈哈大笑,突然笑容一收:“原来还有一个漏网之鱼,你想报仇很正常,但遗憾的是你……今天却要死在我的手中。” 最后一字出口,他身躯突然挺直,顿时气势无边,虽然只是一个平凡的老头模样,但此刻他就象与这片天空完全融为一体,丛林的风变了,变得诡异莫测,似有似无,似急似缓,仿佛是他手中流动的沙子,在不断地改变形状。 周宇暗暗点头,好一个大魔导,果然非同凡响,他能看出这个老头的不寻常之处,也能看出另一件事情,就是:凭素修眼前的实力,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素修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她也变了,仿佛变成了山石,纹丝不动,如果说老头身边的风是不断流动的水,她就是水中的礁石,报仇的机会到了,但这最后的关头却是一个艰难的考验,敌人实力太强大,如果不能胜,一切的图谋将都是水中月、镜中花,片刻之间,她手心汗水湿透了剑柄,她眼中只有对方那一条影子,心中一切杂念在快速消逝,根本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帮手,也许她潜意识里就没打算让他帮自己复仇,为父母报仇是她必须亲手去做的。 群风的声音随风而来:“你们两人一起来的,我不会立刻让你死,应该是先奸后杀!”这本不是一个老头应该说的话,但此时他想说,不但说,还真的打算这么做。这个男人玷污了自己的九夫人,这个女人不管是他的什么人都得付出代价。 周宇原本平静的脸突然变了,变得阴沉,脚步微微一错,群风突然觉得一条人影突破自己的风盾防护,大惊之下护身魔法突变,原来只是象一层流水护住全身,但片刻之间,这层流水变成了绕身子盘旋的无数刀片,任何人只要接近他身子一丈之内,立刻就会被搅成碎肉。 没有人过来,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群风呆了,他的嘴巴猛地一麻,被人狠狠抽了一记耳光,耳边有一丝流水般的声音:“群风,这一巴掌是让你清醒清醒,我要杀你实在是举手之劳!” 群风大惊,对面素修的身后突然浮现出一条人影,正是那个年轻,但刚刚浮现,突然消失,出现在右边,跟着眼前一花,这条人影动了一下,素修身后居然同时出现了四条人影,全都是这个年轻人,这不是分身术,而是他凭借快速无比的身法在一瞬间同时让身影滞留,天啊,天下居然有如此快速的身法!连剑神都不可能办到! 这一番出手全都在素修的身后,她根本一无所觉,但她感觉机会来了,因为群风的气势变了,开始时就象是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但现在这种融合已经出现了裂缝,他的身影还是笔直、他的衣服似动似静,变幻莫测,但他的眼睛里出现了恐惧! 有了恐惧,他就失去了对周围环境的微妙掌控!这就是最好的进攻机会! 素修动了,一动身影不见,还有两丈远,她手中的剑尖一点寒芒突然一闪,在一闪的瞬间,她的身影趋近一丈,一闪一卷之际,群风整个人全都在她剑芒之中。 她的突然进攻时机把握得相当好,但也将群风的恐惧暂时逼退,他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一遇敌袭反应自然而然,手猛地一挥,眼前的风宛若实质,风吹过,素修的长剑和剑芒象是狂风中的萤火虫,飘忽不定,狂风中突然有强烈的危机感传来。 素修身子猛地一扭,哧地一声射向左边,一只巨大得令人心惊的风刃从狂风中射出,射向刚才站在素修身后的周宇,周宇身子好象微微晃动了一下,又好象根本没动,巨大的风刃卷过,他身后的一棵大树拦腰斩断,但他稳稳地站在当地,连眼皮都没抬,单纯而平静地看戏,仿佛眼前的事与他毫不相干,两人可以当他不存在,卷到身前的风刃和剑芒也可以当他不存在! 群风强行压住内心的惊讶和恐惧,转向他的对手,那个姑娘!但刚刚转向,素修不见了,四面全是浓雾,而且浓雾好象与刚才不一样,里面还夹杂着狂风,不是他所熟悉的风魔法,而是大自然的狂风,狂风乱卷处,浓雾弥漫,眼前一时什么都看不见。 虽然看不见,但群风却有了警觉,身上长袍下摆突然飞起,这一飞起,浓雾中心也起了狂风,从中心向四周发散,方圆三丈之内浓雾踪影全无,左肋一寒,一缕剑芒突然射出,群风风魔法一收,将剑芒消散,但在他风魔法收缩的同时,浓雾又将他裹在其中,群风一声大喝,双手齐出,四面八方同时射出巨大的风刃,风刃卷过浓雾,将浓雾切成上下两层,无声无息,没有敌人受伤的信号!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也进入了相持阶段。 群风论实力占优,但他要想取胜也绝不容易,对方的巫术本就神妙莫测,与剑圣等级的剑术融合更是奇上加奇,浓雾中他的视线受阻,虽然随时可以驱散浓雾,但这些浓雾一驱散立刻又聚拢,而且时时有让人分不清方向的剑芒射出,这剑芒是如此细小,又是如此的变幻莫测,他用护身术对抗剑芒,对方的雾魔法又会乘虚而入。 想用风刃将对方一举击杀,总是分不清对方身在何方,想加大魔法力将所有的雾全部驱散,但他又得留下一大半的魔力来防备对方的攻击,这种感觉他一辈子都没有过,明明对方的魔法和剑芒都低他一等,但两者一配合就威力无穷,让他的每次魔法施展都不能尽力,也不敢尽力。 而且他还有最大的隐忧,那个年轻人在旁边虎视眈眈,虽然没有出手(一巴掌只不过将他的牙齿打落一颗而已,算不得受伤),但无疑让他戴上了一个厚实的桎梏,他除了防备这个丫头之外,还得防备他,这也是他不敢尽情展开攻击的最关键因素之一。 当然这也是周宇的初衷,这个老头实力非素修所及,他就来打消他的信心,让他产生恐惧感,恐惧感一生,他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实力一降,素修就能进入持久战,时间越久,对她的好处就越多,象这样层次的对手是真正的可遇而不可求,她终生或许也只有这一次机会,只要她能与这老头拼个一百招,天下间就很少有她不能去的地方,对她的将来大有好处! 素修仗着身法快人一筹,已惊险万状地躲过了对方好几次攻击,但她的信心在慢慢回升,打法也越来越灵活,她的剑术本就没有系统化,甚至连师傅都没有,随心所欲之处,天下所有剑师均望尘莫及。 在持久地进攻与相持中,这没有系统的剑术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系统,与雾魔法的配合也开始得心应手,而且她还尝试着将对雾的控制和对风的控制相结合,让自己的雾变得更加变幻莫测,挡住敌手的视线的同时也隐藏自己的身形,两者都对战斗有利。 虽然场中一片浓雾中夹杂着狂风,还夹杂着落叶和小草、尘土之类,但周宇的天眼依然看得清清楚楚,足以让他能随时接住群风的致命风刃而挽救素修的性命,整个战局在他掌控之中,他也根本不担心,静静地看着两人的拼杀,也感受着素修快速的进步,这种进步是战斗方式的进步,是他不能教给她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教会她,唯有生死关头的拼杀才是最有效的方式! 突然,远处的天空两只大鸟……不,是两个黑衣魔法师飞来,远在十丈外停在空中,两人齐声大叫:“家主!” 看来是群风的帮手到了!这两人能够停留在空中,显然也是魔导师,他们眼睛里满是惊讶,场面乱成一团,他们根本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可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一点:这里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居然有人能与家主拼个旗鼓相当!

下一篇   第133章 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