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清江琴流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35章 清江琴流

第135章 清江琴流 河水缓缓流过,身边寂静无人,周宇仰面躺在碧绿的草丛里,草丛极柔软,也极短,偶尔有几点鲜花露出草丛,在微风中或点头或摇头,在大自然中彰显它们的自由。 周宇心中淡淡的忧郁也在轻风中象河水的涟漪消于无形,手一伸,伴着一声大叫,一个美丽的小精灵站在草地上,大大的眼睛瞪着他训斥:“我说过了,弄进弄出的先说一声,你想吓死我呀?” 服了她了,每次进出都有一声大叫,遭遇突然情况之时,她有一样本能的反应比周宇的身体反应还快----总忘不了尖叫一声。 周宇苦笑摇头:“真是好心没好报,我看这里的景色这么美,让你来看看风景的,你还不满意,算了,还是让你进去算了。” 莺语儿大叫:“不,等等!”大眼睛四处打量:“好美……我要看风景!”突然惊讶地说:“素修姐姐呢?”这里面临大河,背后无遮无掩,全是低矮的草丛,看不到素修,看不到素修就意味着一点:素修不在他身边。 周宇微笑:“她有事回去了,怎么?和她斗嘴还有瘾了?” “不是!”摇头否认:“素修姐姐笨笨的,和她斗嘴是……是欺负她!……啊,那边花儿好美!”呼地一声飞走了,就象一道美丽的彩霞,去追看花儿去了。 真是一只美丽的大蝴蝶,对花儿有独特的爱好! 不知为何,这只美丽的大蝴蝶一出现,周宇觉得不孤单了,斜靠在草丛中,一棵小野花顽皮地擦过他的颈,在他面前露出笑脸,清幽的香气吸入肺腑之中,整个春天就进入了体内。 几丈外,莺语儿在大惊小怪:“好大的花儿!啊!怎么这么大?”周宇悄悄抬头,她根本没看他,看的是地上一朵“好大”的花,这花儿足有拳头那么大,算得上好大吗? 周宇笑了:“与你的身材比较起来,好大的东西估计真不少!”这小精灵还有一个习惯,习惯惊讶地称呼别的东西大! 小精灵在瞪他:“这花儿比那里的花儿还大,不算大呀?……嗯,不知道好不好吃!”小手伸向花朵,采花的!别的人采花是欣赏,她是采来吃。 小吃了一口,小脸皱起来了:“好苦!”呼地一声飞向河边,漱口、洗手忙得不亦乐乎,水花四溅处,莺语儿叫道:“好清凉的水,我要洗澡!” 周宇微微一愣,连连点头:“好主意!” 莺语儿好象根本不知道他转的是什么念头,也点头:“我这就洗,你不洗吗?” 周宇睁大眼睛:“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洗?”有这么直接的邀请吗?美女邀请男人一起洗澡? “不管你了!”声音传入,河上空彩霞掠过,哧地一声,莺语儿不见了,连人带翅膀、带衣服全都不见了,服了,美女洗澡原来是这种洗法,衣服不脱,头不露,就这样钻进河水中。 分明是不给某些人方便嘛!周宇大大的不喜欢,你有别样洗澡法,我就没有另类偷窥方式?天眼一开,清亮的河水顿时成了透明的玻璃,他看到了莺语儿,正在水底追一条鱼儿玩呢,衣服依然顽固地穿在身上,哪里是洗澡,根本是潜水玩,她水性真不错,不但速度快,而且姿势美妙,翅膀的另一种功能也展现出来了,就象是金鱼的鳍,或者她就是一条大大的美丽金鱼! 水底好热闹,遗憾的是在河水中,否则她肯定会尖叫,因为她终于抓住了一条小鱼,手一扬,小鱼儿从水底穿起,飞起一丈多高,落入河中没命地奔逃,又一次被早已等待着的一只小魔爪抓住,又一次飞得老高…… 美丽的河面上出现了另一幅美景,有一条小鱼不停地飞跃水面,是小精灵的游戏!周宇脸上有了笑容,他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小时候他也总喜欢到河边玩,也曾看到小鱼儿跃出水面,那水下面是否也有一只美丽的小精灵?在玩着人类所不明白的游戏? 草丛在风中轻轻摇曳,草丛里面是否也有一只只他没有看到的小精灵?天空浮云乱卷,云层里是否也有小精灵?这一片天空里真的没有第三双眼睛?不,每一寸土地、每一寸空气中都有生命存在,它们或许是他天眼都无法看到的,但它们都在演绎着属于自己的精彩! 河水中有轻响传来,周宇没有抬头,莺语儿小脑袋露出水面,他也没看,小脑袋转向他,他的眼睛闭上了,好象睡着。 莺语儿飞出水面,一飞到水面,翅膀上的水珠和衣服上的水珠全都没有了,这套衣服是周宇和素修帮她选择的,素雅而又飘逸,极适合空中飞行,但也只是普通材料,这普通材料穿在她身上却是如此瓣不普通,一出水就干,这是不是精灵一族另一项技能? 周宇仰面而卧,鼻子中有清幽的香气,突然嘴角微微一痒,是莺语儿的两根手指,小家伙做什么?周宇缓缓睁开眼睛,莺语儿咯咯娇笑:“闭上眼睛,给你好东西!” 她的面孔离得好近,精致的脸上是真正的眉目如画,刚刚洗过澡,身上全干了,但脸上分明还留下了几滴水珠,什么意思?有意勾引人怎么着?她还知道“春潮带雨”的说法不成? 周宇喉结轻轻动了动,抑制自己的一些不良想法:“什么?”莫非是要在他闭上眼睛时给他一个亲吻?如果她是他的情人,这个想法百分百有道理,但这个小精灵可能吗? “你闭上眼睛再说!”小精灵眼珠子滴溜溜转,顽皮非常。 周宇眼睛闭上了,嘴唇上真的压了一样柔软的东西,还将他的唇分开,天啊,她想学她的素修姐姐吗? 嘴里有什么东西进入,香香的,轻软,是她的舌头吗?不,舌头不会融化,但这东西会,一入口就化,化作一股清香流入腹中。 周宇猛地睁开眼睛,莺语儿手中正拿着几枚花瓣,还在朝他嘴里塞! 生息之花!周宇叫道:“是花?” 莺语儿娇笑:“是啊!好吃吧?” 周宇又好气又好笑,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也被她骗着吃了几枚花瓣,真是一个顽皮的小家伙! 莺语儿得意地说:“素修姐姐也是这样,开始说什么都不吃,喂她吃了一片之后,她吃得比我还多!……哎,你还想吃吗?” 周宇啼笑皆非,还别说,这花儿怎么也看不出来,居然这么香,入口就化,但再香他也不想吃,摇头:“你想培养我和你一样的爱好,只怕要失败了!不吃!” 莺语儿两根手指夹着花瓣,凑近他的嘴边:“再吃一片,好不好?” “不!” “就一片,啊?”真象一个细心的小保姆在照顾一个比她还小的孩子。 周宇笑了:“为什么非得要我吃?”盯着莺语儿突然笑了:“只怕是零食不够吃了,想我为你摘些出来,是不是?” 莺语儿好尴尬:“刚才……刚才在河里,身上的花儿给……给鱼儿偷吃了好多……坏鱼儿……”她当然是想将这个人的食欲也撩起来,好让她有吃不完的零食。 猜中了! 周宇哈哈大笑:“送你进去算了,吃饱了长得快!”莺语儿不见了,这次算是和她打过招呼,但她一样习惯性地一声大叫,落入无生戒中,直奔向花丛,花丛里一条小龙钻出来,雪白的身子上星星点点全是花朵。 莺语儿毕竟不是自己的伙伴,素修,这个小丫头在身边的时候不觉得,她这一离开自己还真的有点寂寞了,是不是应该找一个伙伴陪着?自己生来好象就得与女人在一起,一进入这个世界就陪上了轻扬舞,再后来陪着妮丝儿、莲花、再后来呢?就香艳了,娅尼和娅丽,直到素修,这么多的女孩去找谁来陪着自己? 突然,河流的上游有叮咚的声音响起,声音清幽处,如泉水滴落玉盘,伴着寂静的流水一直传到他的耳边,是琴声!独特的琴声! 周宇目光一凝,夕阳西下处,河面一道长长的金黄灿烂地流动,金黄的夕阳下,一条小船顺流而下,船头有两个女子,一个站着,另一个坐着,膝上是一把古老的琴,叮咚的琴声正是从这架琴中传来,也从这名轻纱蒙面的女子手指下传来。 轻风起处,两名女子衣袂飘飞,仿佛就是刚刚从云端中飘然而下的仙子,一缕顽皮的风儿从山谷打着旋飞下,弹琴女子脸上的轻纱飘起,这一飘起,周宇心猛地一跳,是她!虽然隔得很远,但他的目光何等敏锐?虽然这脸上大半罩着轻纱,但在轻纱微卷之际,他的天眼已开,轻纱在天眼之下如同透明! 漂亮而又高贵的脸、眼睛里的忧郁、精致的轮廓,这一切全都和她一模一样,真的是她!她为什么有忧郁?是想他了吗?她为什么会选择在夕阳下弹琴?是怀念他的笛声吗?她为什么要顺流而下?是在追忆似水年华吗? 一定是!她在想着他,一如他对她的牵挂!

下一篇   第136章 唐突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