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碧波赌约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41章 碧波赌约

第141章 碧波赌约 女王愣住:“她到达剑圣境界,这一点我已经知道,莫非另有……变故?” 约瑟夫缓缓地说:“她杀剑圣路之无时尚未到达剑神谷,也没有取得益气果。” 女王说:“你肯定她手中有益气果?” “肯定!”约瑟夫点头:“剑神谷中的确有益气果,树枝尚存,果实不见,虽然她此后不再出手,但陛下得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将她看作是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大剑圣!” 女王脸色变了,妹妹成为剑圣就够她惊讶的了,但她并不太在乎,只要她不直接到达自己面前,还是伤不了自己的,但大剑圣就不同了,整个大陆能达此境界之人屈指可数,总不能让这些大宗师都来帮她看守后院,一旦她混入王宫,自己就危险至极,白天无所谓,有两大高手防卫,但晚上…… 约瑟夫看出了她的脸色:“莲花公主虽然功力大进,但王宫之中也由不得她胡作非为,莲花公主不足为患!……而那个人……那个人不会对陛下不利,陛下可以放心!” 女王脸色慢慢平和:“好极了!撑过这一段时间,相信就会一切尽去。”如果想要她的命,今晚她就死定了,今晚没有杀她,自然没有理由过几天再来杀,他无非就是来炫耀一番,且由他去! 约瑟夫嘴角露出微笑:“魔法大会陛下想必已有安排!” 女王眼睛里闪着精光,淡淡的语调传来:“当然,我就等着她出现!” 淡淡的星光下,周宇飞得很慢,因为他在经历平生第一次被追,被一个女子追,一个男人被女子追实在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周宇也很兴奋,兴奋不关风花雪月,而是在于女子的魔法,她就算不追他,他也会追她,但既然她选择追,他自然就会半推半就,在前面慢慢飞,与女子的速度基本一致,间隔一百米。 两人的速度都很“慢”,仅仅和一只鸟儿差不多,周宇轻松得象临睡前喝茶,但女子却呼呼气喘,如同是运动后喝酒,她觉得自己的魔法已经运行到了极致,依然不能与前面的男人拉近距离,转眼间已经是五十余里,丛林变成了草地,草地也变成了河流,前面是一面碧波荡漾的湖,翠水湖,这已是京城与北边的分界线了。 周宇突然身子一停,稳稳地停在空中:“敢问雅娜姑娘,为何如此急追,莫非是看上我了?” 姑娘哧地一声掠过,也在空中稳稳停下:“你是谁?”她脸上有红色,不知是羞涩还是累的,但她的语气很平静。 周宇笑了:“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好啊!”姑娘说话的速度好快:“我告诉你了,你也告诉我,是吗?” 看来这姑娘比较单纯,好糊弄嘛,点头:“我保证!”随便告诉她一个名字就成,你当是相亲么?其实他相亲时也用假名字,眼前可以忽略。 姑娘说:“我叫雅娜,该你了!” 周宇愣住:“我都叫你雅娜了,还用得着你说吗?我问的是你是哪家的姑娘,你师傅是谁!”这才是他关心的话题,会两系魔法,而且每样都练到这种程度,她的师傅莫非就是……那个人?他心目中的那个人自然也只有一个人。 “这是另一个问题!”雅娜说:“先说你的名字再说其他的。” 周宇久久地盯着她,看不出她是单纯还是精明,习惯性地一笑,周宇说:“好吧,我的名字比较怪,叫子虚!” “子虚?嗯,好听!”雅娜说:“那你为什么要进入王宫,还抱着女王呢?” “这也是第二个问题,既然你如此有兴趣,我不妨给你说句实话,你千万别告诉女王!”说得真郑重。 雅娜兴奋:“好,我不说!” 周宇轻轻叹息:“其实女王是我的女人,早在做公主之时,她就给我生了一个儿子,但她为了当女王,居然连儿子都不要,儿子想妈妈了,就让我来接他妈妈回去看看,可她居然不去,你看,这个女人心肠是不是太毒了?”要想让一个秘密传扬天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秘密打上绝密的标志再告诉某一个闲不住的女人,这样,要不了多久,这个秘密就会成为天下公开的秘密,且看这个秘密传扬天下之时,女王的脸朝哪放!而且她还没办法辟谣。 雅娜怔住了:“真的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 周宇一本正经地说:“你没看到她躺在我怀里一动都不动吗?她心中还是喜欢我的,只是舍不得这女王之位。” “不对!”雅娜叫道:“她是被你强……强抱的!我看出来了,你骗我!” 原来也不太好骗!周宇摇头:“男女间的事情你一个小丫头是不明白的,不说了,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吧!” 雅娜不同意:“不行,我先提出的问题,你回答半截……真的有儿子吗?” 点头加叹息! “儿子可爱吗?”雅娜好象又成了单纯的小姑娘。 点头加微笑! “他在哪里?”一个子虚乌有的儿子居然勾起了她强烈的兴趣,出乎周宇意料之外。 咳嗽:“在家里!” 雅娜深表同情:“一个小家伙一个人在家里,她真的应该回去看一看,好狠心!……你家在哪?” 有这样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吗?周宇不耐烦了:“很远!” “带我去看看好吗?”雅娜充满爱心地说:“我最喜欢小家伙了。” 周宇啼笑皆非:“这么喜欢,你干嘛不自己生一个?” “自己生?”雅娜满脸迷茫:“怎么生啊?” 周宇心动了,又遇到了一个不懂“生息”的小姑娘,或许可以教教她,满脸地温柔:“我可以教你,来,我们下地去,保证你一学就会。” 下地,落在湖边,雅娜突然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周宇也笑了:“什么事这么好笑?” 雅娜笑道:“我总想看看最喜欢骗人的人是谁,今天算是看到了。”手指他的鼻尖:“你,你是一个大骗子,而且还真的是一个无耻到了极点的臭男人!” 周宇大笑:“遇到一个装清纯的小姑娘,我或许就是一个无耻之徒!” 雅娜脸上又有迷茫:“我装清纯吗……什么叫清纯?” 又来了!周宇微微摇头:“不提了,我们好象什么都不用多说,反正说来说去全是假话!有理由相信,你的回答也会是假话,所以我也懒得问了。”他头脑中掠过两幅面孔,那才是真正的清纯,不管别的事情如何,起码在男女问题上,她们是真正的白纸。 雅娜好委屈:“你的名字是假,与女王的关系……估计也真不了,但我说的可是真的,起码名字是真的!” 周宇没好气地说:“名字真不真没关系,反正也不是你说的!”是女王叫她的,自然不会假,但与她真的没关系。 雅娜目光乱转,突然说:“哎,虚假先生,打个赌怎么样?” 赌?周宇惊讶地说:“你确定这赌注可以兑现吗?”两人自始至终全都是空对空,打赌得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他们中间好象缺少这个前提。 “可以!”雅娜回答好严肃:“我们比一比魔法,比三场,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我师傅是谁,如果你输了,你就告诉我你真名叫什么,家住哪里!” 比魔法?周宇有兴趣,他绝不相信她的话,但比魔法却可以探明她的身份,比她的话可靠得多,好主意!周宇点头:“我答应了!” 雅娜举起手:“苍天作证,如果我们谁输了不说实话,以后自己的亲人一个个全死光!” 周宇愣住,在此重誓之下,他们还能说假话吗?尽管自己根本不相信什么誓言,但誓言有时也是一种诅咒,他可不愿意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接受这恶毒的诅咒,那个世界的亲人他不知道有谁,但这个世界上他会有亲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在这乱世之中,生与死实在只有一线之隔,一个恶毒的诅咒就是一个无形的桎梏,这个姑娘为什么如此在意自己的身份? “你怕输?”雅娜目光紧盯着他。 周宇缓缓地说:“你得先说说怎么赌!”如果这个看似单纯,实际上花样百出的小姑娘专门和他比一些不入流的法门,他岂不是得老老实实地将一切都告诉她? “果然是怕输!”小小地再激一次,雅娜说:“好,我不妨先告诉你,比三场,谁赢得多谁就胜!第一场,我们谁先到对岸谁就赢;第二场,比吃东西,在最短的时间内吃下一头魔鹿谁就胜,第三场,比潜水,谁能最先从湖里捉一条鱼谁就赢!” 周宇手伸出:“赌了!”这三条一出,他肚子里笑开了花,与他比这三样,岂不是自己找不自在?速度?刚才他简直想睡觉,将速度放慢好几倍她都气喘如牛,速度一加,对面不到十里的距离片刻就到,或许来得及在对面抽上一枝烟等一等她;至于吃东西,一个大男人还吃不过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只是这场比赛比较古怪而已;潜水?她是不知道自己水系至尊的名头,跟水系至尊比潜水捉鱼?她是存心想输!

下一篇   第142章 湖中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