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吃肉也可以比赛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43章 吃肉也可以比赛

第143章 吃肉也可以比赛 她对魔法的了解与对世事的了解完全是成反比,这就导致她对周宇只有好奇,而没有猜测,好奇之处就在于他的风魔法还超过了师傅!她不认为自己了不起,但她认为师傅了不起,这个人居然有一项超过了了不起的师傅,这就是她穷追不舍的原因! 空气中弥漫着肉香,看来已经完全烤熟,两人同时手一收,火魔法消失,天空也开始大亮,对视一眼,两人居然从心中同时升起一种感觉,这感觉或许与“既生瑜、何生亮”多少有些类似,当世之年轻人中,绝没有第三人能与他们比肩,功夫到了一定的程度会寂寞的,周宇是深切体会到了,现在居然冒出来一个天才美女,只可惜她是对头的人,否则,两人结伴同行,天下莫可抵挡,彼此间也有共同语言,不需要隐藏身手,也没有秘密,魔法还可以相互启发,同时进步,岂不妙哉? 魔鹿烤得香喷喷的,但周宇有疑问,一个深深的疑问,一次性将猎物全烤熟,这是雅娜起的头,她莫非真的打算一顿消灭之?这一头魔鹿真的有两百斤开外,一两百人搞一次大野炊也够了,她能吃得下? 扫扫她的身子,这小腹平平,腰儿细细,能吃得下一条大腿已经能让他感慨了,要是能吃下一整只魔鹿就只有用两个字高度概括:见鬼!自然界中能吃下超过自己原有体重两倍以上的生物估计是有,但他没有看见过,难道还应在这小姑娘身上不成?吃下两百斤是什么概念?就是她的体重立马会达到现代养尊处优的贵妇人的程度! 不,绝对又有诡计!或许就是魔法,考虑到她能随身携带小活鱼,周宇怀疑她身上也有无生戒系列,这个怀疑一起,周宇有了警觉,如果真的是,他毫无优势可言,因为他自恃大男人身份,不可能与她争先,但无生戒吞噬猎物的时间是不存在的,如果她占先,他就输定了,只是猎物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算是她吃下去了吗?这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周宇眼睛里闪着光,盯着雅娜:“有一个问题需要先提出来!” “你说!”雅娜眼睛里也闪光,是一种不可捉摸的光。 周宇指着两只香喷喷的赌具:“不知我们用什么东西来吃它,用袋子装行不行?” 雅娜笑了,终于笑了,这是她小可爱死后第一次大笑:“自然是用嘴角来吃……莫非你吃东西是用……别的什么东西?” 周宇笑了:“没有人有这么大的嘴巴,如果你一口就吃下去了,我肯定会怀疑你用了障眼法!只不知道如果用障眼法,是否也符合规则。” “障眼法?”雅娜睁大了眼睛:“你会吗?用出来瞧瞧!……你将这棵树变没了!”指着大树要看新鲜魔法。 “我不会,但我怀疑你会!”周宇认真地说:“如果用魔法让这猎物隐身,相信你能做到!” 雅娜摇头:“水隐之法自然是可以,但我相信不管如何隐身都逃脱不了你的眼睛,如果你看不出水隐之法,我们好象没必要比下去!” 周宇笑了:“好吧,我们就来一口口的吃,反正时间多的是,吃上一两个月也挺正常,这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我们就来过一段吃喝不愁的休闲日子如何?” 雅娜咯咯娇笑:“好,一口口地吃,没吃完就不准离开!”她倒要瞧瞧这个人如何在这里住上两个月,天天就为了对付这头大家伙,到后来肉都臭了,也不准丢,想到他可能的尴尬,小姑娘有一丝快感:小鱼妹妹,我帮你报仇呢! 手一划而过,地上的魔鹿肉分成整整齐齐的数十块,风刃!将风刃当作手中利刃来使用,这一样是一门神奇之术,但周宇毫不在意,也是手挥过,他面前的魔鹿也分成数十块,既然是分成了几十块,自然是一块块的吃,有这个保证,他不会输! “真香!”雅娜拿起一块肉,足有一两斤,提到鼻尖上闻了一下,张开小嘴,小小地咬了一小口,细嚼慢咽,吃相真斯文! 周宇自然不会象她这么斯文,一大口咬下去,吞入肚子中,饿了大半天了,这么香喷喷的肉吃下去,简直是享受,片刻间一大块肉吃下肚去,满足地叹气:“真是太好了,这样的比赛才有意思!” 他眼睛始终盯着她的手,她手中的肉还有一大半,虽然小嘴一直在动,但这嘴儿实在太小了,他看不出她在做什么,也看不出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她没有用魔法,而是真正地在填饱肚子,看她肚子的小巧可以判断,这块肉吃下去,她的肚子会有一个美丽的弧线,和怀孕两个月的孕妇有得一拼!至于地上的肉,最理想的办法是找个地方冷冻起来,每天拿一块出来在微波炉里烤一烤…… 她没有用魔法倒让周宇产生了疑虑,她的用意有变,莫非是一着釜底抽薪的妙计?用这条计策将他留下来,魔神可以在别的地方大肆行动,用这无形的绳索将他锁在湖边?不,这还是不太可能!魔神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他没有理由害怕自己,或许是另一个计策,自己今天的行动比较突然,魔神不可能预先得知,这个小丫头留不住自己,就用这个办法将自己留下,再让她师傅赶过来! 极有可能!但她师傅又是怎么知道她和他目前所在的位置?用手机发了一个短信?或许是另一个自己不知道的通讯方式,做到这一点比较容易,刚才丛林里逃跑的那条蛇也许就是她的信使!自己要如何?需要逃跑吗? 不!临阵脱逃绝不是他的风格,豪气反而大增,来吧,来吧!与小丫头一番比赛不太过瘾,还是来一场震惊天下的大决战痛快,虽然他们有两个人,但自己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就算万一不敌,以他的飞行技巧,也是一个自保有余之局,怕他何来?想到这里,他看着小姑娘的眼睛里多了一点玩味。 突然他愣住了,刚才一番思索之余,小姑娘手中的肉不见了,她又拿着一块肉,或许是第三块,低头,地上的魔鹿居然去掉了一半,这一刻,周宇有一个直接的想法,魔法!她用了魔法,开始时的一番斯文做作明显是麻痹他的,在他一走神之际,立刻就开始了魔法运用! 好在还有一半,他还没有输,且看清楚她是如何用魔法的,只要她一用魔法,他也可以立刻将猎物收入无生戒,进度这时候根本不说明问题。 好象还在思索,周宇目光甚至抬起,看着天边,但眼角的余光却关注着对面的小嘴和她的纤纤玉手,全身的感觉器官开动,感觉空气中的魔法波动,没有魔法波动,对面的小嘴也只是在吃肉,比开始时还斯文得多,开始是咬一小口,慢慢吃,现在好象是抱着魔鹿肉亲嘴儿,顺便舔一舔,小嘴儿倒是鲜亮无比,但与吃肉关系不大,不过,有异常,虽然根本看不出她吃下去多少,但她手中的一块肉还是在缩小,怎么回事?问题在她的小手上,她的手本来是白玉一般,但现在又变成了雾中之花,一层极淡的雾气在手掌上缭绕,在这雾气之下,手中的肉就象是热锅中的雪块,悄悄融化,暗魔法!消融! 这雾气在清晨的丛林中是那么淡,淡得与周围的雾气融为一体,而且她吃东西和一个大家闺秀也没什么区别,不轻易暴露自己的嘴,左手拿肉,右手还非常自然地掩护,如果不是周宇对她的手产生了怀疑,还真的看不出来她在用魔法。 很好!暗魔法不但可以毁尸灭迹,杀人于无形,而且可以用来赌博,大开眼界啊!周宇笑了,你有暗魔法消融,自然不用将肉吞进肚子中,别说这么多的肉,还多几倍都轻松解决,他就没办法了吗?他也有暗魔法,暗得不能再暗!而且层次更高一筹,她的肉是直接消融,属于“可耻的浪费”,而自己的猎物却是储存,先放起来,以后慢慢吃,眼前可以过关,将来还能派上用场,既然她先用魔法了,就没必要和肚子过不去了。 周宇手中也有肉,好大一块,他倒是不占便宜,实实在在地咬了一大口,在咀嚼的过程中,手中的肉突然消失了一小半,雅娜眼睁睁地看着,根本看不出他除了吃肉之外的小动作,他的手也很自然,片刻时间,一大块肉消灭,周宇拿起了第三块肉,雅娜眼睛已经圆了,第三块肉消失,雅娜终于大叫:“不对!” 周宇擦擦嘴巴:“有什么不对?吃多了不舒服吗?” 雅娜瞪着他:“你没有理由吃得这么快!也没有理由吃这么多!”三块肉下去,最少也有二十斤。 周宇笑了:“我可不是小姑娘,吃相这么斯文,……至于吃得多,我更没有理由比你少!你都吃下去几十斤了,我不吃几十斤岂非说不过去?” “你……你耍赖!”雅娜叫道。 “耍赖不是女孩子的专利吗?我怎么可能会?”周宇无辜地说:“我倒应该提醒你,一个小姑娘如果真的吃得下这么多,小心嫁不出去,没有人能养活你!” 雅娜呼呼喘气:“这好象不是我们讨论的话题!” “是的!”周宇点头:“我们的任务是尽快将这些肉消灭!”瞄一眼她的肚子,连声感慨:“这些肉真是太冤枉了,这么多下去,你肚子居然不大……”他的目光比较放肆,雅娜转动身子,给他半个侧影,但清晨的阳光下,她这种做法好象是专门给他展示另一样东西:她的曲线!这曲线真美妙,高耸的乳房带着清晨的霞光,美妙的乳尖微微上翘…… 雅娜本就不满,在他放肆的目光下更是微怒:“你用了魔法!” 这是她的结论!她当然是百分百相信这个结论,但她并不知道这个结论是错的! 周宇摇头:“谁用魔法谁是小狗!”小小地骂她一句。 雅娜更不满意:“你才是!……用了魔法还不承认,没见过这种臭男人!” 周宇点头:“我怀疑你根本就没见过真正的男人!” 好了,赌博变成了斗嘴,与一个小姑娘比试,斗嘴周宇一样不落下风! 雅娜大叫:“好,既然用魔法,大家都用!开始!”手一挥,一大团雾气扑出,落在面前还有一半的肉上,片刻的时间,这些肉就如烈日下的残霜,快速消融,但周宇手都没有动,他面前的肉无影无踪,他在微笑:“用魔法吗?你还是输了!” 雅娜手一指,魔法收回,地上还剩下一张皮,微微卷曲,她的眼神里充满震惊:“你的魔法是谁教的?”她自己的暗魔法已达到魔导师境界,而对方不动声色之间就消融了一整只魔鹿,功力明显远在她之上,简直比师傅还要厉害,这暗魔法与别的魔法不同,别的魔法世上都有流传,但暗魔法世上流传极少,学的人也极少,从来没有出现过大魔导境界之人,这一点她倒是知道,而眼前之人明显已达到这个境界。 周宇也懒得去辨别:“这也不是我们讨论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三场下来,我赢了两场,按规则你输了!” 雅娜咬着嘴唇:“你耍赖!” 周宇摇头:“算了,我也懒得计较,你不认输就不认输,走了,不陪你!”反正赌注他已经有底了,没必要听她说一遍,有时,不暴露目标还更好! 雅娜瞪他一眼:“输就输!……我认输!一个大男人,这么小心眼,真……真没劲!” 周宇微笑:“一个大男人要是输给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才叫没劲!” 雅娜说:“我告诉你我师傅是谁!……他是一个老头,快八十岁了,真够老的,我都不知道我到了八十岁后,是不是和他一样。” 闭嘴了!周宇吃惊地看着她:“完了?” “没完!”雅娜继续说:“他脸上有皱纹,还有胡须,哎……你怎么没有胡须,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周宇苦笑:“提醒你一句,到了八十岁如果脸上没有皱纹,估计他不是神就是鬼!另外,对于你的疑问,我倒可以建议你试试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生息谷中的试验方法还是比较有趣的,他时刻都在提醒她。 雅娜对这个问题也只是随口一问,或者是顺便损一损他,略过不提,用一句话结束:“回答完了,回家!”起身,准备上路。 周宇叫道:“你好象忘记了一点!” 雅娜回头,不懂:“什么呀?” “你师傅叫什么?”周宇盯着她的眼睛:“如果你不说,誓言可是会应验的!” 雅娜摇头:“哦……他叫‘师傅’!你是问他的姓名吗?” 总算明白了,周宇点头:“真名实姓!” 雅娜说:“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所以,这并不违约,走了!”飞身而起,身影飘飘处,转眼间已在三丈开外。 周宇无言,她居然不知道,这或许是真的不知道,从来没有人知道魔神的真名实姓,他好象根本就是一个无名无姓之人,就叫“魔神!” 空中有声音传来:“哎,我走之后,你可以将你藏起来的肉拿出来晒干,要是臭了,你可就是真正的臭男人了!”她好象想到了这根本不是暗魔法,而是一种闻所未闻的障眼法!他开始的话还是提醒她了。 周宇点头:“谢谢你的提醒,你也应该找个好地方将你的宠物小鱼埋起来,要是这小东西臭了,你也成臭女人了!” 呼地一声,空中人影一落,雅娜怒目圆睁:“你有意的!” 周宇哈哈大笑,身影一闪,无影无踪,任是雅娜眼光何等敏锐,一样看不到他去了何方,雅娜久久搜索,心中的愤怒慢慢平息,居然真的挖了个小坑,将怀中的小鱼放进坑中,埋好,插上一枝小树枝,手一挥,蓝色的光幕钻入地底,这小树枝开始生根发芽,她叫道:“你听着,我会为它报仇的,哪天将你和它埋在一块……” 叫声消融于湖面,没有回音,这个神奇的男人已经不见了。雅娜再次飞起,直投向南方,这去的方向正是京城。 她的人影完全消失,湖边突然浮现一条人影,正是周宇,他出神地看着湖面,若有所思。

上一篇   第142章 湖中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