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瞎子部落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45章 瞎子部落

第145章 瞎子部落 居然能碰到传说中的障眼法!周宇兴奋而又激动,这后面有什么?是什么人在设置这种障眼法?什么人有这份能耐?莫非是真正的仙家?这后面莫非是仙家重地,有着无穷的奥妙?周宇缓缓飞起,极慢地飞向右边,行动如此谨慎是因为他自己都无法设置障眼法,如果真的是仙家所设,他在人家眼中或许根本不值一提。 慢慢靠近,他有了一种感觉:空气中有异样,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出来,这不是仙家妙术,是不是魔法?是魔法就够不上他紧张,但也让他惊讶,魔法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练到神奇处与仙术也大同小异? 手缓缓伸出,前面的虚空之中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好象摸到了什么,又好象什么都没有摸到,这层虚空壁并非仙家之术,不具备阻挡之功,周宇身子一掠而过,感觉象是穿过了某个东西,眼前一亮,出现了一幅神奇的景致,一座山谷!这山谷极幽深,一眼望不到边,而且极美丽,东边山上居然全都是火红色的花朵,象是桃花遍地,一条小河从山谷中流出,里面有轻烟飘起。 有一个词怎么说来着?世外桃源!真正的世外桃源! 他目光射向右边,右边是一大块纯白的石壁,左边则是一块黑色的石壁,白的白如玉,黑的黑如墨,而他刚刚出来的地方却又在肉眼下成了石壁,普通的石壁,天眼一开,这普通的石壁变了,下半截、确切地说应该是十丈以下的部位是真实的石壁,但上面半截却是虚空,这半截虚空之外正是刚才他来的那面湖,碧绿的湖水还清晰在目。 天然的障眼法!这恐怕并不是由人来设置,没有人能制造如此如此庞大的工程,空气的波动来自两块巨大的石壁,这石壁是大自然造就的,是一个天然的大磁场! 想通了这个关键的环节,周宇心中的惊惧一扫而空,大步而入,他或许是这片山谷唯一一名进入者,有一种进入异界的感觉! 顺着小溪而上,周宇仿佛走入了江南古镇的某个小村庄,遗憾的是这里绝不会有小桥流水人家的动人情景,只有粉红色的花朵在溪水中尽情地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永远不知道疲倦地流…… 走出十里外,突然,周宇站住了,眼睛睁得好大,小桥流水人家!他刚刚才念到这句诗的,但现在,这幅奇景真的出现了,前面薄雾之中,居然真的有一栋草屋,草屋前面居然真的有一条河,河中没有桥,但几块长石条横在河中,一样是桥! 桥边有清脆的声音传来,歌声!女声独唱!也许是刚刚才开始唱,声音开始很小,但很快就大了起来,唱的歌偶尔有几个字能懂,但连在一起他却一点都不懂,只不过,音调的宛转悠扬却让人一听之下就如清风满怀,将心中的烦恼全部抛开,他心中没有什么烦恼,歌声带给他的更多的是欣赏,与欣赏这满山的红花绿树没有什么区别。 如此青山绿水,如此鸟语花香,这里不是天堂、胜似天堂!以歌声迎接宾客,莫非是天堂的天使?周宇无声无息地靠近,前面一幅动人的景致比周围的自然景物更动人,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在河边洗衣服,清亮的河水中,她一双手莹白如玉,粗布衣服下,她的身子曼妙无双,由于是低头干活,头发披下,遮盖住了她的容颜,但她胸前的雪白一片却落入了他的视线,两只小兔子在欢快地跳跃,仿佛在跳出来在溪水中洗个澡,他的角度实在是太好了。 这个女子不象天使,倒象是一个普通的村姑,她洗衣服的动作没有任何离奇之处,与那个世界的人都一样,这衣服布料明显不柔和,她洗得挺费力,也看不出她有什么魔法和功夫,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 旁边的石头上放着一块青色的东西,滑溜溜的,姑娘拿起这东西在衣服上擦,然后再洗,衣服洗出来的水中就多了一些漂亮的小泡泡,这是一种新奇的肥皂,绝对纯天然,这也是一种普通的洗衣方式,她唱歌唱了好久了,轻轻咳嗽一声,停下,一切都表明,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绝不是天使,这里也绝不是仙界,而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山谷外面有大自然的魔法,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面,能看到的只有高耸入云的崖壁,普通人靠近也只能接触到十丈以下,而十丈以下没有任何异样,完全真实,他们没有天眼,也不可能知道上方的情况,而普通人没事谁爬那么高的崖壁,他们也根本爬不上去。 被遗忘的角落终于迎来了第一位来客,周宇颇有几分兴奋,轻轻咳嗽一声,他在等待那个姑娘抬头,有理由相信,她会很热情地欢迎他。 姑娘的确抬头了,面孔转向他,娇声叫道:“谁在那里?” 语言与外面的世界没有任何差别,她的神态也自然,看不出有什么激动的表情。 周宇应该可以肯定一点,这山谷中并不止有她一人或者她一家人,因为她看到自己这么一个陌生人站在面前,脸上没有半点惊奇之色,他微微一笑:“是我!” 姑娘头低了下去,继续洗衣服,不再理他,周宇微微发愣,他这么动人的表情一摆,女子一般会有比较特殊的反应,但她却没有,看他仿佛看着一棵树桩。 再咳嗽:“你刚才唱的歌儿真好听!” 姑娘轻轻一笑:“胡乱唱的,倒叫你笑话了。”左手按在衣服上,右手伸向旁边的青色肥皂,可能是与他说话分了心,轻轻一碰,肥皂滑进了水中,悠悠下滑,停在她正在洗的衣服下方,姑娘轻轻哦了一声,手探入水中,摸了好久,手提起,清亮的溪水从指尖滴落,居然是空手而回,周宇愣住了:“姑娘,你要找的东西在你衣服下面一点点。” 姑娘霍然抬头,脸上居然有惊讶:“你知道我丢了……什么?” 这也用得着惊讶?周宇笑了:“你不就是想找那青色的小东西吗?这东西洗衣服真的干净吗?” “青色的小东西?”姑娘更是惊讶,简直是震惊:“你……你说什么?” “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姑娘如果也不知道,就是奇闻了!” 姑娘脸色稍和:“你说……青色,什么叫青色?” 周宇脸上的笑容僵住,露馅了,原来她们这里对颜色的称呼有别,青色或许是某种禁忌的颜色,她才如此震惊。 姑娘下一句话更让他震惊:“你能分清颜色?” “当然,我还不是瞎子!”周宇有一句话没有说,避免刺激她,这句话就是:我还不是色盲!从她表情中可以看出,这里的人估计个个都是色盲,或者根本没有颜色这个概念。 姑娘手一松,一件衣服顺水漂走,她好象呆了,根本不知道去捞起来,幸好有周宇在,一弯腰,将湿淋淋的衣服从溪水中捞起,递到她面前:“给你!” 姑娘微微一惊,伸手,但她没有接衣服,而是直接将手伸向他的脸,奇怪,太奇怪了,她用这种方式表示感谢吗?摸摸他的脸? 入乡随俗,爱摸就摸吧!周宇也不管她,任由这只小手摸向他的脸,摸着了,但一摸上,姑娘就象触电一般快速缩回手,脸上嫣红一片:“对不起!……”手摸索而下,接过衣服,低头不语。 周宇眼睛睁得老大,这动作他很熟悉,就是瞎子才有的动作,她是一个瞎子!这只是猜测,因为她的眼睛很大,也很美丽,虽然没什么神采,但绝对不象是瞎子的眼睛,不过,肥皂明明就在脚边,她需要反复摸索,最终空手而回,衣服明明就在她眼前,她偏偏手伸出时,摸向他的脸,这一切都表明,她是一个瞎子! 周宇尽量用最温柔的口气说:“你……你看不见吗?” 姑娘深深吸气:“你不是这边的人,你是谁?”反问的。 “你如何知道?” 姑娘说:“山谷之中一千三百余户,没有人能看得见!……但你说你能看见,如果你没有说谎的话,就证明你不是山谷中人!” 周宇大惊:“为什么?为什么会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一千三百余户全是瞎子,这怎么可能?全天下的瞎子聚会吗?就算是全天下的瞎子都聚集,也不可能没有一个例外,起码他们的后代会有人能看得见。 姑娘摇头:“我们的族人一向都这样,两百年来都这样,听说很久以前,我们的祖先也是能看到的,但后来就看不见了。” 两百年了!好一个历史悠久的黑暗民族!是老天爷的处罚吗?这处罚的周期也太长了一点。周宇心中暗暗叹息,数千人没一个人能看见,这样的民族还是人吗?简直就是地鼠,比地鼠还悲惨!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对吗?”周宇小心地问。 “是上天的惩罚!”姑娘说:“能告诉我……对面的山上花儿是什么颜色吗?” 曾经有一名乞丐用这样一句话打动了无数人,从而一夜之间赚够了过年的钱,这话是这样说的:“春天来了,花儿开了,可惜我什么都看不见。”充满希望的心灵呼唤,充满遗憾的结局,产生的强烈反差让街头众人纷纷掏出腰包,现在,姑娘的一句话也让周宇震撼,花儿开了,这些花儿陪伴她十几年,但她却要问旁边的人:这花儿是什么颜色?这话也只有问他,因为她的族人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周宇温柔地说:“有红色的、有黄色的、也有紫色的,你能想象的颜色都有,但红色的最多。” 姑娘脸上一片痴迷:“好看吗?” “漂亮极了!”周宇微笑着说:“这座山谷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山谷,花儿漂亮无比,花丛间还有蝴蝶、小鸟儿在跳舞,真是太漂亮了。” 姑娘脸上有了痴迷:“你说得真好,就象唱歌一样!” 周宇深深叹息,当然这叹息声只能留在心中,手伸出,帮她拾起掉在水中的青色肥皂,放在她的手心:“这是你要找的东西。” 姑娘接过,脸上有激动的神采,他真的能看见,否则他绝对找不到她掉的东西,这东西太小了,掉下去时无声无息,眼睛原来可以如此奇妙,开启一扇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门。 肥皂握在手中,姑娘好象忘记了应该去洗衣服,周宇轻声说:“需要我帮你吗?” 洗衣服他并不陌生,在那个世界,他师傅的衣服都是他洗,甚至包括他的内裤!有金刚护身术在,他和师傅的衣服都不脏,但也是一个习惯,换衣服的习惯!进入这个世界以后,这个习惯好象忘记了,他的衣服还真的一直没有洗过。现在,他有一个欲望,帮助这个可怜的姑娘洗一回衣服。 姑娘应该拒绝的,但她居然没有拒绝:“我真想看看能看得见的人是怎么洗衣服的。” 这也许就是她的目的,周宇真的在洗衣服,他洗衣服也用的是普通人的手法,没有用魔法,洗得很慢,也很认真,洗的时候,姑娘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他,脸微微侧着,好象在倾听洗衣服的美妙声音。 她倾听的动作真是太美了,宁静而又安详,带着一丝痴迷,太阳光从天边洒落,她脸上的汗毛都清晰可见,极柔和的光泽泛起,肉色嫣红,是健康的颜色,她除了看不见外,绝对是一名绝色佳人。 但有了这个缺憾,她就是一个最可悲的姑娘,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从她的一句话中周宇就看出她的爱美之心,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花儿的颜色,问的第二个问题是“漂亮吗?”有一份美丽的追求,但偏偏缺少一双欣赏的眼睛,老天爷何其残忍? 这份残忍延续了两百年,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但周宇觉得自己应该为她做一件事,就是帮她洗一回衣服,这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但小事折射出他的心境。 姑娘脸上的柔和也带着三分温存,她从来没有见过能看见的人,现在她知道这个人正在她身边,她从来没有见过花儿的颜色,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黑暗,但现在她知道,她所处的世界是一个美丽的世界,花儿五颜六色,漂亮极了,从来没有陌生人来帮她洗衣服,但现在这个男人正在这么做,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拒绝他,是因为她真的想看这个能看见的人是如何洗衣服的吗?不,她看不见,不管他洗衣服是如何一种洗法,她都不会知道,她不愿意拒绝他的一番好意,而且,她也想和他多在一起坐坐,她还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他。 “你从哪里来的?”这也许是正式询问的开始。 周宇说:“偶尔进入!” 姑娘说:“能跟我说说……你们看到的东西吗?” 周宇笑了:“当然,我眼前有一个巨大的山谷,两边全是花朵,将整座山谷都映得一片嫣红,一条溪水流过,溪水中也有粉红的花朵……”手一伸,一根花枝削断,飘向他的手心,他手一抬,花枝送到姑娘手中:“来,就是这花。” 姑娘激动地接过,深深闻了一口:“真香!……还有呢?” “还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坐在石头上就象是一个仙女!”周宇声音很愉快。 “一个美丽的姑娘?”姑娘惊讶地说:“在哪?”她没有听到有姐妹的声音,莫非有人偷偷听她与他的对话? 周宇笑了:“这个姑娘手持一枝鲜花,真是美丽极了。” 姑娘脸腾地红了:“你说的是……是……” “自然是你!”周宇轻声说:“老天爷虽然混帐,剥夺了你们看世界的眼睛,但给了你们最美丽的安身之处,也给了你最漂亮的容颜,凡事有得必有失,也就不要再在意了。” 姑娘痴了,这样轻柔的语气,这样温和的神情,说的每一句话都让她心尖轻轻颤抖,她美丽吗?这美丽重要吗?在一片黑暗之中,美丽有谁能看到?山谷之中的民族没有人提美丽两个字眼,因为这一切都与他们没有关系。但现在他说了,她的黑暗世界中,这句话仿佛是一道彩虹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