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平静的生活方式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46章 平静的生活方式

第146章 平静的生活方式 最后一件衣服洗完,周宇站起:“要我送你回家吗?”前面的那个破茅屋离这河边大约三十米远,她眼睛不方便,这几十米的距离或许一样是一个考验,这当然只是他的想法。 姑娘略微犹豫了一下才说:“谢谢你……到家里坐坐吧。” 姑娘在前,周宇提着木桶在后,两人缓缓而行,姑娘脸上神色平静,但心跳加剧,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十多年来,还从来没有过样的感觉,好激动,好奇妙,好想他跟着来,但他真的来了,她心中又有一点点害怕,在山谷中,很少有串门的人,大家没事的时候都只在自己熟悉的圈子中走动,他们眼睛不方便,熟悉的圈子也就房屋周围几百丈而已,山谷很大,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说法,没有人能亲眼见,山谷中有一千三百多户,也是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才统计完成的,没有人知道所有住户的准确情况,在这闭塞的山谷之中,他们的眼睛有了问题,就导致了更严重的闭塞,哪怕在他们的族人之中,他们一样都是孤独的。 这样的生活姑娘过了十七年,她以为自己也要象山谷中的其他姐妹一样,到了十八岁,由父亲引一个男人过来,再让男人拉着自己的手到另一个地方,在一两年的时间内熟悉新家的地形,也在一两年的时间内生下儿女,从此在那个小圈子中过一辈子,但现在不一样了,她身边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他能告诉她山谷有多大、山谷有多美,也告诉她山谷里她闻了十七个季节的花儿是红的还是黄的,还告诉她:她很漂亮! 五颜六色的花朵是什么样的?姑娘不能想象,因为她头脑中还根本没有颜色的概念,但美丽这个词她充满向往,在她的字典中,只要有光线就是美丽的,只要眼前再也不是一片混沌的黑暗就是美丽的,美丽在她身边呆了十七年,但她一无所知;山谷是她的家乡,但她家乡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未知的,她想知道这些未知,她想身边的这个男人告诉她许多她想知道的事…… 有了希望的黑暗也就有了彩虹、平静的心中投入了一颗石子就不会再平静,姑娘突然摔倒了,本来以她对这条路的熟悉,不管怎么走都不会摔跤,但现在不同,现在她分心了,而且还非常沉迷地分心,一个分心的瞎子走路绝对不会安全,她也不例外! 她正在走的是一条石板路,人一摔倒就摔向左边的斜坡,一声惊叫还来不及发出,右手一紧,一只火热的大手拉住了她,耳边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小心点!” 姑娘轻轻啊了一声,脸红了,这双手是何等的温暖,她的手刚刚在溪水中洗得干净无比,也正是最敏感的时候,周宇在她脸红的一瞬间好象微微发呆,竟然忘记松开她的手臂。 姑娘轻轻挣扎,挣扎得很无力,周宇终于松开,在姑娘收敛心神迈步而出的时候,周宇轻声说:“需要我拉着你吗?” 她眼睛不方便,刚才就差点摔跤了,拉着她是为了保证她不再摔跤,这是周宇的想法,但这想法就没有别的意思吗?如果不是这个姑娘脸红红美丽得象雨后的山茶花、如果她的手不是柔软得象是春天里的柳絮,他会有这种说法吗?一头大象摔倒他都能及时扶住,何况是一个姑娘的慢慢倒下? 姑娘脸更红,头也低下了,没有回答,没有回答自然是默许,一只手轻轻拉住刚才那只挣脱的手,这只手依然轻轻挣扎:“不,我能行的。” 周宇轻轻一带,姑娘的挣扎停止了,顺从地跟着他而行,走出几步,姑娘突然说:“你……你多大了?”听声音他还很年轻,但她毕竟看不见。 “为什么问这个?”周宇无声地笑了,她难道怕被一个老头拉手? “随便问问……你要不愿意说……就算了。”姑娘不安地说。 “我二十岁了!”周宇轻松地说:“你呢?” 姑娘暗暗松了口气:“我……十七!” 十七岁,与他猜测的基本相同! 报过年龄,两人好象都有了一丝尴尬,也没有了话,但手没有松开,依然并肩而行,拉着一个美女走路是周宇所喜欢的,手中的木桶仿佛也在跳舞,姑娘头半低,脸上的嫣红从侧面都能看出来,周宇不知道她的心跳得有多快,也不知道她是何等的心慌意乱,二十岁的年轻男人!有了这个年龄标准,她与他的拉手就真的变了性质,除了他之外,没有第二人可以看到如此暧昧和亲热的拉手,理论上来说,她用不着心慌,但她还是慌张!脚下的路变得象是棉花,她的脚步也象是跳舞,不过舞步好零乱,不知何时,她鼻尖上也冒出了点点细细的汗珠。 姑娘停下了脚步,轻轻挣扎:“你放手,我们到了!”声音好轻,微微颤抖。 手松开,周宇微笑着说:“要我帮你将衣服晾起来吗?”这是一间破旧的茅屋,茅屋前两棵树中间有一根长竹竿,正是晾衣服的地方。 “不用!”姑娘说:“我自己可以的!” 木桶放在地上,姑娘熟练地晾衣服,轻盈而又灵活,单从她晾衣服的动作来看,绝对不象是一个盲人,周宇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随着她的弯腰和起身,身上白嫩如玉的肌肤隐隐显露,粗布衣服与娇嫩的皮肤相映衬,她是如此美丽动人,和这山谷一样,美得幽静而秀雅,但这样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竟然是午夜的兰花,没有人能看到她的美丽,自己无意中到了她的面前,会给她带来什么? 耳边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你……你还在吗?” 周宇低头,那个姑娘已经做完了她要做的事,扶着木边的木柱四望。 “我在!” 姑娘眼睛里居然有了喜悦:“进屋来坐坐,我给你烧水。” 这屋真小,但摆设极整齐,木桌、木凳都靠近四边,中间是宽阔的空间,小屋能宽阔吗?可以!只要家里的东西够少就行,周宇目光落在左边的一个门帘上,这门帘非常别致,是用一种白色的植物编成的,随风轻轻飘荡,显得极为柔软,这不奇怪,山谷中的人也可以心灵手巧,但奇怪的是这种编织工艺,上面居然还有一朵鲜花,没有颜色,只是图案,这图案就是一朵花,栩栩如生! 周宇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左边这屋子应该是你的房间。” 蹲在炉子边烧火的姑娘抬头:“为什么这么肯定?” 周宇笑了:“这门帘真漂亮,是你做的吗?” 姑娘轻轻点头,脸上有淡淡的红晕。 “可以进去看看吗?”一个瞎子是不需要图案的,但她偏偏编织了一幅图案,或许只因为一点:她心中有对美丽的追求!不管看不看得见,也不管是否是幼稚的,但她一样有!真想看看她还有哪些别的东西,一个看不到美丽的人对美丽有些什么领悟?这或许是周宇真正想看的。 姑娘的脸完全红了:“进去……进去做什么?” 周宇看着她红透的脸,有了尴尬,他好象忘记了一点,男女有别,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男人一进女孩子的家就急匆匆地要进她的房间,这好象有些不太对头,咳嗽!咳嗽后转移话题:“你家里没别的人吗?” 姑娘轻轻地说:“父母亲还有哥哥,他们都下地干活去了,我等会儿给他们送饭。” 好平静的生活方式,主劳力下地干活,女儿在家做饭,他们生活方式和普通庄户人家也没什么区别,类似于中国封建社会。 茅屋中炊烟飘起,香味慢慢以茅屋为中心飘散,姑娘好象生怕他坐不住,不停地跟他说这里的一些事,她叫弥朵儿,在她的话中,周宇知道她们这里的人生活方式全都一样,典型的自给自足,茅屋是自己做的,地是自己开的,种一种叫“栎”的植物,这东西就是她们的主食,菜是自己种的…… 这些是她说的,但周宇也知道了许多,她们食物中没有肉类,因为他们眼睛看不见,是不可能捕捉到动物的,是真正的素食者,这里也没有魔兽,当然也没有魔法师和剑师,与外面的世界虽然一墙之隔,但明显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真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周宇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里与他原来那个世界极为相似,哪天在那边厌倦了,带着一大堆老婆到这里来,岂不是真正的隐居?而且还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这个“家”自然是他生活了二十年的“老家”!

上一篇   第145章 瞎子部落

下一篇   第147章 生命之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