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乐曲的玄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0章 乐曲的玄机

六人围坐火堆旁,魔獠肉香味正到浓时,一个声音传来:“好香!” 众人一惊回头,树林边站着一个青衣年轻人,没有武器,只有笑容,平静的笑容。 六人一齐站直,警惕的目光注视着周宇,团长盯着他的眼睛:“你是谁?” 这双眼睛里只有平静,周宇回答:“呤游诗人!”他觉得这个职业还是挺不错的,起码多少带有一点恬静的诗意。 “呤游诗人?”众人都放松了许多,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还有没有威胁性的职业的话,呤游诗人无疑是其中之一,但放松归放松,怀疑还是有的,团长看着他:“你到魔兽森林做什么?”如果说还有呤游诗人不适宜的地方,魔兽森林无疑也是其中之一! 周宇微笑:“我迷路了,而且几天没吃没喝,各位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倒希望坐在火堆旁一边吃肉一边聊。” “请!”团长眼睛里有笑容,这个人倒是一点都没有戒心,和陌生人在一起,开口就要吃的。 周宇舒舒服服地坐下,接过妮丝儿递过来的一块肉,一张嘴就开吃,基本上属于只吃肉、不管事、所有问题吃过再谈的架势。 吃过肉,喝过水,周宇说了除吃喝之外的第一句话:“我迷路了,要是一个人在大森林里乱闯,估计肯定出不了大森林,能和你们在一起吗?” 众人叹服,此人一开口除了要东西吃,剩下的就是要求保护,有这两样技能,他这个呤游诗人游历四方是吃不了亏的!团长淡淡地说:“和我们一起可是很艰难的,你能做什么?” 周宇摇头:“我只有一样本领,吹笛!” 吹笛?妮丝儿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满是不懂:“这是什么技能?能号令魔兽吗?” “不能!”周宇认真地说:“但能让你们在紧张的冒险之余有一个高雅的休闲方式,听听笛,唱唱歌,其乐无穷!” 众人轰然大笑,这世上能保命就不错了,休闲?还高雅?妮丝儿笑得甜蜜无比:“太好了,现在正是休闲时间,你吹一曲听听!” 周宇盯着团长:“既然是冒险队的一员,我还是一切行动听团长指挥,团长,有队员提出要听曲子,你允许吗?” 团长平静地说:“我好象还没答应你加盟吧?这样也好,你吹一曲听听,吹得好的话,我就同意你加盟!” 周宇轻轻摇头:“原来还有面试这一关,我可得表现表现!吹什么呢?就来一曲……十面埋伏吧!” 笛子一横,清越激昂的笛声起,笛声一起,顿时山风失色,整座森林充满一股豪迈之气,说来也奇怪,他笛子不是第一次吹,但这次有些不一样,十面埋伏雄壮的旋律一起他突然有一个奇妙的感觉,自己站在万山之巅,俯视群峰,浮云过耳,阅尽世事沧桑,山脚战马长嘶、金铁交鸣,整个战场局势全都在他掌握之中…… 众人全都呆了,一瞬间的音乐入耳,他们就觉得自己的热血已经点燃,身边全是敌人,而自己就是战场的大将军,实力不如人家的沮丧、名声不如人家的悲哀全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有一种坚定的信念,他们必将成功!曲声二转,所有的人手全都压在一起,掌心的热力奔流,目光相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信心! 曲声三转,越拔越高,高入云端,树叶飘飘而下,就象漫天的鹅毛大雪,周宇只觉得全身能量也在高速运转,直欲离体而出,大惊之下,嘴唇离开笛子,声音在最高处戛然而止,随着最后一声高音,一根树枝居然凭空而断,飘然而落! 周宇呆呆出神,这笛声很古怪!难道是这玉龙笛本身的威力?以前他从来没用过这笛子,师傅他老人家将它当宝,瞧都不给他瞧!众人一个个满脸通红,眼有异光,但没有人知道,在周宇笛声一高之际,方圆二十公里之内的魔兽全都伏地不敢动,乐曲一停,个个如逢大赦,跑得无影无踪。 众人纷纷鼓掌叫好,唯有团长怔怔不动,他被深深震撼,刚才一曲拔高之际,这个年轻人突然变了,变得不平凡!变得就象大地苍生的主宰,充满无边的气势,这是乐曲本身的气势还是乐曲掀开了年轻人的面纱,露出他真实的一面? 团长出身非同一般,见识也是非同一般,他见过太多威势,也听过太多曲子,但从来没有哪一首乐曲能够达到如此震撼的效果,良久,他终于叹息:“好曲子!叫什么?” “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好名字!好气势!……你留下吧,哪怕没有任何本事,只需要这一个本事就足够!”有了这一支乐曲,他的队伍就会永远充满战斗意志,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 一首乐曲锁定了一个队伍,周宇满意地将笛子塞入衣袖,其实当然是进入无生戒,今天这曲子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也出乎他自己意料之外,现在他想起来了,吹笛之时融入了自己的能量,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能量的威力何等巨大,连几丈高的树枝都能震断,要是一般的笛子早就粉碎,但这笛子却没有任何变化,吹出如此气势来他的能量是关键,笛子次之,乐曲本身倒并不重要,这笛子在别人手中或许只是一件世俗的珍品,但在他手中完全不一样,或许还能真的开发一门神妙无比的功夫。 既然已经是队伍的一员,周宇当然就能知道这支队伍的真正目的,目的真的是救人,救队伍中的另一名队员洛森,此人是队里的一名魔法师,土系初级魔法师,在上次执行任务时不幸被魔蛇咬中,中了魔蛇之毒,此毒非魔蛇之晶不解,他们这次冒险进入大森林就是寻找魔蛇之晶。 魔蛇是虽然只是中等魔兽,但它会土系魔法,只要有土地,它就能随时随地出没,是真正的来无影、去无踪,要杀之难度极大,只有在需要喝水的时候才露头,更要命的是它们只喝一种水,就是有五色花的池水,而这种池水在魔兽森林也只有在靠近五彩林的地方才有一个,五彩林恰恰又是整个魔兽森林最可怕的禁区,里面不但有形形色色的高等魔兽,而且还有龙,整个帝国没有人敢进入五彩林,甚至离这片林子还有几十公里的地方都没有多少人敢进入,因为魔兽多年来被人类所猎杀,它们对人类一样有一种刻骨仇恨,一旦发现人类进入,它们就会主动攻击,哪怕没有对它们形成威胁也一样。 以这样的队伍实力进入魔兽森林本属不智,进入森林的禁区更是愚蠢,但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整个队伍只有两个魔法师,如果损失一个,这支队伍就会成为全帝国实力最差的冒险队,甚至有被冒险公会除名的危险。 让周宇惊讶的是:这个妮丝儿居然也是魔法师,当然也是初级魔法师,她的魔法是光明魔法,属于没有什么进攻性,只能恢复伤势的那种,以她的实力而论,当然是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死,治个感冒发烧还凑和的那种! 整个队伍小心翼翼地前进,在前进途中,周宇知道了队员的名字和技能,三名武士分别叫若斯、星斯和汉斯,是一个村落出来的汉子,因为团长救了他们一回,就死心踏地跟着他冒险,那个灰衣英俊青年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一名精灵族与人类杂交的汉子,叫纳兰,精灵族的人天生都会魔法,结合魔法因素,他的弓箭之技神乎其神,而团长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自己也不说,让大家叫他“团长”就够,甚至相貌如何也从来没有暴露过,是一个比较厉害的角色,剑术最少达到了二级剑师的境界。 受他一曲笛声影响,前面十多公里之内没有任何魔兽,周宇也懒得去提醒他们什么,跟着他们一起慢慢走,沿途单纯地欣赏风景,整个队伍只有他最轻松,以他现在的功力,地面魔兽靠近他几百米他就能有感应,地下魔兽在地下三至五米也逃不过他的听觉。 时近中午,左前方三百米开外有东西,在向这边而来,速度极快,周宇目光转向左前方,是一片茂密的丛林,若斯走在最前面,突然,前面树枝乱晃,众人一齐后退半步。 一头绿色的魔兽钻出丛林,周宇看得清楚,这是一只绿色的象兔子一样的动物,耳朵又尖又长,一看就机灵无比,绿色的大眼睛一看到一大群人严阵以待,慌忙转向,果然速度快极,纳兰大叫:“是绿狼!” 飕地一箭射出,速度快极,正好射中绿狼的后腿,绿狼朝树林里一钻,后腿擦树丛而过,箭落,又是一箭飞出,再中,但绿狼好象根本就没感觉,继续开跑,匹练穿空,却是团长出手了,唰地一声,正好将绿狼钻入丛林的身子对穿而过。 剑没有抽出,几名队员飞跑而过,将这只绿狼拎着尖耳朵捉了出来,它居然还在挣扎,团长长剑一抽,鲜血射出,刚刚射出立刻停止,周宇仔细一看,差点惊叫出声,这小东西身上的伤口居然不再流血,开始中箭的地方倒象是已经生好了! 神奇! 几名队员哈哈大笑:“妮丝儿,给你捉了一样好东西!” 妮丝儿微微有些为难:“怎么装啊?” 团长手一挥,利箭挥出,绿狼头切开,一颗绿色的珠子滚出,淡淡地说:“有这魔晶足够!” 妮丝儿微微有些不忍:“要是能活着带回去就好了,它的血也是上好的治伤药呢!” 纳兰摇头:“没办法活着带回去的,有这魔晶,以后队友一般的受伤都没问题了!” 原来这魔晶最大的作用就是治伤,也是,看这小东西如此神奇,一受伤立刻就好,将来肯定能派上用场。 妮丝儿将地上的绿珠子拾起,小心地擦了擦,喜孜孜地塞进怀中。 虽然这是一只不起眼的魔兽,但周宇深深感叹大自然造物之奇,魔兽看来都有神奇之处。 接下来继续上路,又陆续杀了几只魔兽,分别是一只风兔、三只草狗,风兔是风属性的魔兽,属于最差等级的魔兽,草狗则是中级土系魔兽,善于钻地,连石头缝隙都能钻进去,这些人虽然实力一般,但眼光和战机的把握却是一流的,配合之默契更让周宇叹为观止,往往是先由纳兰射箭,三名武士包抄左右,再由团长一剑杀之,善于钻地的草狗倒有两次是一剑正中屁眼,在它已半截入土的那一瞬间,看来这个神秘的团长最喜欢用的招数就是刺人屁眼,这一招虽然阴毒而又恶心,但效果如神,他也一用再用,用个不亦乐乎。 渐入森林深处,虽然收获颇丰,但队友们的紧张程度却在加剧,因为他们知道,森林里越朝里面走,魔兽的等级越高,战斗的难度也会越大,危险程度当然也会越高,他们杀一千只魔兽也只是增加一千颗魔晶,但一旦遇到一只魔兽将他们打败,所有的胜利果实就会全部化为乌有,他们自己也会成为魔兽口中之食,这就是森林里不会有人选择一条路走到黑、而宁愿中途带着现有战利品回去的原因。 因为在魔兽森林中,所有的人都只能有所收获,而不可能收获所有!如果成功,收获的是宝物,如果失败,输掉的是性命,没有人输得起。

上一篇   第9章 义气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