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坏得可爱的男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52章 坏得可爱的男人

第152章 坏得可爱的男人 一个大大的圈子形成,周宇围在正中间,已经好了的人有的是事做,不用人吩咐跑得飞快,跑向四面八方,很快人流汇聚,山谷中人不管在做什么,都在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活,从八方赶到,茅屋的主人烧水做饭,忙得不亦乐乎,一片欢声笑语中夹杂着声声惊叫,很快又融入了欢乐的海洋,弥朵儿脸色通红,手中拿着一面粉红的小手帕,站在周宇身边,毫不掩饰她的激动与快乐,偶尔用粉红的手帕为她的男人擦汗,根本不管他额头是否有汗水。 好大的工作量!数千人的队伍都需要救治,体内的能量已经消耗过半,所救治的人也勉强达到半数,一个老者挥手止住周围的人群,威严地下令:“今天到此结束,让恩人休息一下!” 人群鸦雀无声,众人纷纷点头:“恩人,先休息一下吧,来日方长!” 周宇看着四周,四周的人脸上都是何等地期盼?何等的激动?这激动中夹杂着隐隐的担忧,是啊,一个人治四五千人的伤,怎么能够为了自己而让恩人身体受损,但他们等待了几十年,耳听周围恢复视力之人在笑语连连,又如何忍得住? 周宇摇头:“来,我们继续!”左手一起,一大团白光罩住面前的数百人,右手一起,九转神功!这次九转神功不具有攻击性,能量也只是吞吐盘旋,与光魔法同时作用于数百人,这个姿势久久不动,他站在高坡之上,头发无风自动,太阳从身后射来,他的身体仿佛融入太阳之中,弥朵儿痴痴地看着这个高大的人影,心中满是骄傲,这是她的男人,她的男人这一刻简直象是神仙! 与她持相同想法的人太多太多,所有人都寂静无声,不知是否是族长带头,有好多人同时跪下,面向他所在的方位,周宇没有感觉,他在全力运转光魔法与九转神功,眼睛微微闭起,任由白光下的人群自由流动,恢复视力之人立刻就让位于其他人,在这白光笼罩下,所有人只要呆上片刻,立刻就会看见光明,也能看见他高大的身影,一恢复视力也立刻跪下,站着的人只有越来越少的瞎子,当然还有弥朵儿,她靠着一棵大树静静地看他,好象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场中跪下的人也未必个个都是心存敬畏,起码有好几十个年轻姑娘眼珠滴溜转,充满好奇,也充满兴趣,有一个还悄悄地起来了,从后面走到弥朵儿身边:“弥朵儿,你是弥朵儿吗?” “我是!”弥朵儿听出了她的声音:“你是丽雅?” 点头!丽雅轻轻地说:“真没想到我们还能看得到!” 弥朵儿笑了:“他……他来之前,我们谁能想得到呢?” “他是谁呀?”丽雅打趣:“是不是你……那个?”刚才她帮他擦汗的温柔动作在丽雅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弥朵儿满脸通红,低头不语,但眼珠子滴溜溜转,又兴奋又害羞,她恨不得说出来,他就是她的男人,是她真正的男人! 又有几个姑娘过来了,先自我介绍一番,记忆中的声音再加上全新的面孔,一个个对号入座,自幼交好的小姐妹从十多年只闻其声到今天彼此会面,这个转变是惊人的!自然是兴奋至极,兴奋中讨论的议题渐渐到了周宇与弥朵儿身上,可怜的小姑娘算是第一次感觉到能看到的坏处了,这个坏处就是:自己的脸红与尴尬没办法掩饰,只有逃跑! 终于没有人走入光圈,弥朵儿上了山坡,轻声说:“结束了!他们全都好了!” 周宇手一收,眼睛睁开,突然有了一种头昏目眩的感觉,十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勉强一笑:“让他们都起来吧,我先坐一会!” 一屁股坐倒,心神沉入体内,不禁微微吃惊,体内的能量几乎消耗一空,光魔法更是完全枯竭,莫非做好事还得付出巨大的代价不成?九转神功在体内慢慢运转,一运转立刻就有能量注入,来自四面八方,这是他原有的仙修能量,这些能量只是在众人身上充当催化剂流动了一遍,并没有消散,此时重新回到他体内,好象有了一些变化,变得充满生机,也变得纯净得多,微微闭上眼睛,体会着能量进入的快感…… 周宇有一个奇怪的感觉,他体内成了一个小小的世界,这世界里有许多居民,这些居民个个喜笑颜开,相互手拉手,围成一个大圈子,在体内欢快地奔驰,这世界里还不仅仅是有能量在跑动,还有风在吹、花儿在开放、鸟儿在鸣唱,一切都那么酷似大自然,具有大自然的一切要素,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宇眼睛睁开,体内的能量完全恢复,奇妙之处远胜从前,如果说他的仙修能量以前是一颗王冠上的宝石,只能藏于暗室之中,但现在,这颗宝石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睁开眼睛,面前一个美丽的姑娘,手中的红手帕在阳光下一片嫣红,轻轻落在他的额头,耳边有她的低语:“你真的是弥朵儿最好最好的男人!” 声音好轻,周宇笑了:“能陪我到湖边走走吗?” 弥朵儿脸红了:“我愿意陪你走到天边!” 两人并肩下山,弥朵儿低头不敢看众人,但依然能感受到来自人群炽热的眼光,族长的声音传来:“恩人,能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周宇!”周宇微微一笑:“我叫周宇,但我不太喜欢恩人这个称呼,如果你们一定要称呼的话,我更愿意是‘朋友’两个字!” 朋友!普通而又不普通的字眼!族长郑重地说:“你会是这山谷数千人永远的朋友!饭菜准备好了,请用饭!” 周宇摇头:“不必,我更愿意去湖边坐坐,各位再见了!”拉起弥朵儿的手飘然而去,弥朵儿脸红如血,跟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身后有小姐妹的笑声,小姑娘越走越快,到后来简直是跑! 族长脸上有了笑意,盯着弥朵儿的哥哥:“亚瑟,他走了,只有你来代替,来啊,将他抬起来,不让他喝醉不许离开!” 众人哄堂大笑,纷纷而前,亚瑟因为妹妹的原因而得到了平生最大的荣幸,也因为妹妹的原因而经历苦难,他今天真的得横着回家了。 夕阳下的湖边美丽得醉人,周宇手一伸,弥朵儿躺在他怀中,嘴唇落入他的口中,她美丽的大眼睛大大地睁着,又羞又喜,周宇深深一吻:“小姑娘,亲嘴儿时应该闭上眼睛的!” 弥朵儿眼睛羞涩地闭上,她早就想闭上了,但男人曾说过一句话:“你睁开眼睛时更漂亮!”她愿意用最美丽的一面来面对他,而且她也想看他,不管看了多久,她都喜欢看下去。 久久缠绵,亲热而又甜蜜,弥朵儿如在梦中,突然象想到了什么,轻轻说:“这里没有人偷看吧?”山谷中众人恢复了视力有了第一个弊端:他们的亲热或许会落在别人眼中! 周宇轻轻一笑:“的确有几个,但没有人看得见!” 弥朵儿从他肩头悄悄探头,呆了,后面的树林不见了,只有一层绿色的墙,墙上还有鲜花开放,她就如同身在一个后花园:“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有一道墙了?” “魔法!”周宇实事求是:“包括治病的方式全都是魔法!” “魔法真奇妙!”弥朵儿重新偎紧:“你为什么会这些神奇的法术啊?” 周宇笑了:“因为我是魔法师!”弥朵儿满足地笑,魔法师,这是一个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名词,但有理由相信,从这一刻起,这三个字在山谷中是神圣的,或许可以和神仙直接划等号,与这座山谷一山之隔的外面世界如果有人知道这一点,只怕会吃惊,在那个世界,魔法师在普通人心目中基本上可以与魔鬼划等号的(他们可能会害怕、可能会敬畏,但绝对不会喜欢),在这里居然变了,变成了另一个极端,这一切都只因为一个人,一个基本上可以与神仙划等号的人! 夜色渐浓,狼皮铺开,弥朵儿的普通衣服不要了,躺在狼皮上,看着围成半圆的墙,她宛若还在梦中,挽住男人的颈:“我爱你!” 清晨,弥朵儿刚刚睁开眼睛,一只小鸟儿在她耳边轻轻鸣叫,小姑娘啊地一声缩入男人怀抱,脸羞得通红,这是她的宠物小鸟儿,虽然离开了她的手,但还是回来了,回来看她的笑话! 周宇手一伸,轻轻捏住小鸟,放在弥朵儿的手心,捧着小鸟,赤裸着身子偎在男人怀抱中,弥朵儿将小鸟儿凑到周宇胸前,让它用娇嫩的小脚在他健壮的胸肌上印梅花,玩得不亦乐乎,而周宇手指在她胸前嫣红两点上也在玩,同样玩得不亦乐乎。 早餐吃的是龙肉,吃罢早餐,弥朵儿一刻也不离开他的怀抱:“周宇,我们是不是应该搬家?远离这可怕的湖水?”她终于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山谷中人是因为吃湖水而瞎眼的,眼前是治好了,但以后万一有人再碰到湖水,岂不是又会瞎眼? 周宇摇头:“这湖水应该已经干净了,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再试试!” 弥朵儿不再害怕:“好!……怎么试呀?” “好办!”周宇打量着她半露的娇嫩前胸:“我们去湖中洗个澡怎么样?” 弥朵儿脸红如火:“你得拉着我……我怕……”她怕万一瞎眼了,再也看不到这个可爱的男人! “何止是拉着你?”周宇笑道:“我抱着你!”手一动,弥朵儿轻声叫唤,她的衣服在男人手下完全剥离,娇嫩的身体完全暴露在阳光下,跟着身子一沉,温柔的湖水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她能看见,能看见男人温柔而帅气的脸,也能看到他火热的目光,这目光看的是她胸前两点羞人的地方,弥朵儿全身无力,推开他,一捧水泼向他的脸:“不准看!坏男人!” 周宇叹息:“昨晚还是最好的男人的,现在就变了吗?” “就是!”弥朵儿咯咯娇笑:“你本来就是坏男人,不过……不过坏得好可爱!” 湖水没有任何异样,温柔的湖水中偶尔有一些鱼游来游去,时时撞上两人身子,周宇丝毫不以为异,这些鱼当然还是瞎子,虽然湖水中暗黑元素消除,但它们视力不可能恢复,周宇也没有为它们医治的打算,反正在湖中,也没什么天敌,有没有眼睛对它们没有任何区别,一样是自由自在地生活。 他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些鱼没有眼睛,但它们自由自在,日子过得悠闲而又舒适,但外面那个世界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有眼睛,但这双眼睛只盯着实力的进步、只盯着魔晶与财富、更是盯着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虚名与利益,虽然有眼睛,但个个生活得无比压抑,也未必有这湖中的鱼儿快乐。 鱼儿快乐,弥朵儿更快乐,与最爱的男人脱光了衣服在湖中洗澡,真是一件销魂到了极致的事,这些调皮的鱼儿在身上乱撞,也引发了她更多的乐趣,娇笑声始终不断,惊叫也一样不断,岸上的小鸟儿也在凑趣,跳上跳下的直叫唤,偶尔还飞到两人头顶,弥朵儿手中经常性地捧起水,要么是泼向周宇,要么是欺负她的小宠物,看着她如此快乐的模样,周宇有一句话舍不得出口,这句话就是:我应该走了! 走入这个山谷是一个偶然,也进入好几天了,在外面世界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办,绝不适宜从此在这里隐居,如果说偶然进入这个山谷是带着一个特殊使命的话,这个使命已经完成,如果说是为了成全他的话,他也成功地得到了成全! 获得黑暗元素是其一,体内的能量改变是其二,能量的改变对他而言没什么,因为他原有的能量就足够应付一切,但黑暗元素的吸收却是一件大事,如果不进入这里,他绝不知道在哪里能获得黑暗元素,他所见到的黑暗魔法师一个个都那么邪恶,他也未必愿意想办法吸收,只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偶尔吸入,充分体会这黑暗魔法的妙用之后,他才改变了对黑暗魔法的看法----没有邪恶的魔法,只有邪恶的人! 他的看法是正确的,但有一个想法他错了,黑暗魔法的进入固然难得,他体内能量的改变却更难得,修仙之人功力难有进步,往往数百年苦修都在原地徘徊,最大的一个问题所在就是:他们讲求心静如水,心一静,欲望会少,但他们的心也会变得冷漠,只追求功力的进步而不会顾及天下苍生,对他们而言,天下苍生就是蝼蚁,而周宇不一样,他虽然功力接近仙之境界,但他的一颗心还是人心,会笑、会哭会感动,还会冲动! 为了一群素不相识、一万年以前都不是一家人的普通人,他耗尽能量,这样的冲动在所有修行者中绝不会有第二人,但正是他的冲动,让他得到了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能量的生机!能量在众人身上转了一个大循环,带着所有人重获新生的感慨和欢喜回归体内,也带着山谷的鸟语花香回归体内,这能量就不仅仅是仙修能量,而是生机!有了生机的能量才是真正生生不息的能量,才能自然演化,从而成就一个修仙者真正的传奇,他的修行已经进行了十三年,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修行才刚刚开始,因为在此刻,他才算真正踏入了天道! 抱起弥朵儿,飞身上岸,弥朵儿闭上了眼睛,两手紧抱住男人的颈,连声催促:“帮我穿衣服!” 衣服穿好,周宇轻轻抱着她,在她耳边终于说出了那一句话,这一句话一说,弥朵儿脸上的喜悦消失了,手抬起,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抱得好紧! “你还会回来,对吗?” “是的!”周宇说:“我会回来,因为这里有美丽的山谷、美丽的湖水、还有比这一切都美丽的弥朵儿!” “我等你!”弥朵儿睁开美丽的大眼睛,眼睛里满是泪水:“亲亲我!” 缠绵一吻,弥朵儿宛转相接,一吻之后,男人手一紧:“好好保重自己!” 弥朵儿点头,泪如雨下,抬起头时,男人已不在身边,面前是碧绿的湖水,在微风下荡漾,回头,树林边几个脑袋伸过来,娇笑声大作:“他呢?你不是和他在一起吗?” 弥朵儿脸红了,泪水悄悄擦去,四面一看,他不见了,身后的绿色围墙也不见了,一切又恢复成了原样,不,不是原样,山谷中已经大变样,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她也变了,从少女变成了少妇,从黑暗中走向了光明,也从无惊无喜的时代过渡到充满希望与等待的时代,他会回来的,因为他说了:她比这湖水和花朵还美丽,也因为她是他的女人! 周宇身子一起,飞掠而出,美丽的山谷依然宁静,花儿依然美丽,树林间开始有了行人,就象是到一个陌生地方观光的游客,有身为山谷居民的骄傲,也有陌生旅行者的新奇,对于山谷中人而言,山谷是他们熟悉的,但也是陌生的,这个陌生的地方他们需要时间去了解,这了解的过程也是他们充分感悟光明的过程,要不了多久,这山谷中的阴云就会彻底散尽,留下的是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 周宇在丛林中一转而过,没有惊动哪怕是树顶的小鸟,前行十多里,高大的石壁立于半空,阻断归途,这石壁是如此高大,如此突兀,哪怕山谷中人恢复视力,他们也不可能翻越,这里与外界依然会是两个完全隔绝的世界,周宇天眼一开,从上方飞掠而过,从山谷中看去,他是笔直地钻入石壁之中,如果有人看到,肯定会真的将他当作神仙。 没有人看到,外面也没有人,依然是平静如镜的湖水,干净而又妖异的湖水,死湖!这才是真正的死亡之湖! 看着这静静的湖水,周宇想了许多,这面湖中绝对有黑暗元素,而且是消融一切的元素,功力的进步是他愿意看到的,但他并没有立刻投身湖中,因为这种黑暗元素是他所不了解的,万一将他体内原有的能量全部消融,就是真正的笑话,也是愚蠢的笑话,冒险是他的兴趣所在,但盲目地冒险却是愚蠢的,他没有功力非进步不可的理由,也就没有冒险的理由。

上一篇   第151章 光明使者

下一篇   第153章 深宫惊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