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恶魔岛,九死余生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54章 恶魔岛,九死余生

第154章 恶魔岛,九死余生 世上有一种人,这种人不管做什么都是自然的,同样的事情,别人做起来会让人感觉不舒服,但他做起来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这种人是什么人?就是能够融入自然之人,周宇无疑就是这种人,以至于他缓缓走近轻扬舞,那个丫头看着他的眼神只有痴迷,而没有惊讶。 周宇看着她微微一笑,小丫头也笑了,傻傻的那种! 站在小丫头身边,小丫头低头了,但眼珠子乱转,明显在关注他,也明显不敢出声,好半天才恢复常态,眼神里露出怀疑,周宇指指坐着的姑娘,悄悄做了个手势。 轻扬舞缓缓睁开眼睛,耳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我每次看到你,你好象都在做梦,能告诉我梦中有什么吗?” 轻扬舞身子轻颤,唰地一声回头,看着眼前的帅哥,脸色剧烈改变,有片刻的梦幻、梦幻转化成惊、惊又转化成喜、最后成了又惊又喜又羞,小嘴儿微微张开,怔怔的看着他。 周宇笑了:“可以和轻扬小姐单独谈谈吗?” 轻扬舞轻轻咳嗽:“你……你先回去,我和他……嗯,有点事要谈!”面向的是小丫头。 小丫头脸上的怀疑慢慢变成淡红,轻声一鞠躬:“是的,小姐!”轻盈地转身,走向后面的小树林。 轻扬舞脸上红晕弥漫,眼中流光溢彩,声音温柔而缠绵:“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周宇微笑:“好久不见了,我想你了!” 轻扬舞脸上神采飞扬:“好甜的话儿……想我什么呢?” “这话可是明知故问了!”周宇放肆地目光在她身上转悠:“你知道是什么的!” 这火热的眼神象烈酒,轻扬舞在他目光下全身发软,身子一滑,象流水一般滑向礁石下面,这礁石很大,她这一滑下,自然就将她的身影隐藏,在小丫头的视线中消失。 周宇身子也滑下,刚好滑到她身边,手轻轻分开,面向轻扬舞。 轻扬舞呻吟一声:“坏男人!”投入他的怀中,轻轻抱住。 在她耳边一吻,周宇悄悄地说:“想我吗?” “不想!”轻扬舞扭动身子:“你不是好人,我不想你,一点也不想!” 缠绵的“不想”,引人遐思的“不想”!周宇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轻扬舞脸红如霞,身子一轻,两人滑入大海之中,脚踏碧波,如行云流水一般直滑向海湾的转折处,轻扬舞身子整个在男人怀抱之中,眼睛紧张地睁开,看的是岸上,她知道这个男人想做什么,这个“知道”让她全身发热,也让她羞涩紧张,小丫头想必还在岸上,会不会看见? 这是一个美丽的海滩,周宇属于还是有点浪漫情调的男人,选择的地方真是好地方,他也是一个有点本事的男人,想选择什么样的地方都很容易,这是一个寂静的沙滩,三面是小树林,郁郁葱葱,一面是大海,波涛起伏,周宇没有看四周,看的依然是怀中的姑娘,但身影突然停下,轻柔无声,深深一吻,轻扬舞眼睛闭上,宛转相接。 后面的绿色小树林慢慢在发生改变,变成了一道半圆形的围墙,围墙还是绿色的,土魔法!周宇的土魔法与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土魔法一出,黄土一片、烟尘满天,但他的土魔法改变的是土地的形状,地表部分完全不破坏,原生态的土魔法! 轻扬舞是什么人?她是大魔法师,自然对魔法敏感,但她不懂这魔法是如何形成的,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四周:“你做了什么?” “我吻你了!”周宇笑嘻嘻地说:“你没感觉出来吗?” “坏蛋!”轻扬舞手在他后腰轻轻扭动:“谁问这个了?我问的是你用了什么魔法?” “我创造了一个美丽的仙境!”周宇笑了:“来与我的小宝贝共度良宵!” 轻扬舞仰起脸:“可是,好象还没到夜晚!” 周宇微微一笑:“有一句话说得真好,销魂的事情不管什么时候做,都是良宵!”手一动,轻轻一拉,轻扬舞衣衫渐解,眼神迷离:“我明知道你不是好人的,可我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无法抗拒?” 轻扬舞身子缓缓倒下,倒在虚空之中,在她倒下的瞬间,地上多了一张狼皮,狼皮自然翻卷,两人倒在狼皮上。 轻轻进入,轻扬舞一声轻呤,好浪漫的情怀,虽然她意识中还没有“浪漫”这个字眼,但她一样有这种感受,仰面朝天,天上白云轻轻飘动,耳畔海水温柔地抚摸沙滩,身上的男人温柔地抚爱,一波一波的幸福感觉涌上心头,她觉得自己成了海水的一部分,与浪花中与心爱的男人共度良宵。 好久,轻扬舞的呻吟声终于停下,紧紧抱着身上的男人,小嘴儿微开,在喘息,喘息稍定,她有话说:“抱抱我,我……我想你了!”终于承认她想他了! 周宇抱起她,一翻身,将她放在自己赤裸的前胸:“我问你一件事情!” “嗯!”轻扬舞在他怀里抬头:“什么?” 周宇说:“有一个地方,我不知道在哪里,你知道……余生岛在哪里吗?” “余生岛?”轻扬舞脸色变了,从缠绵入骨突然变得震惊,失声叫道:“你为什么问这里?” 她明明是知道!周宇心头一喜:“我有一件事情要办,必须在四天内赶到余生岛,这件事情很重要!” 轻扬舞突然趴下,紧紧地抱住他:“不!……你不能去!求求你,别去!别去好吗?”她的声音急促,呼吸也急促,已经完全失常。 周宇愣住,久久沉吟:“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这样说?” 轻扬舞盯着他的眼睛:“这个地方太可怕,真的太可怕,虽然你……你与任何人都不一样,但你一样会有危险,巨大的危险!” 巨大的危险?周宇暗暗吃惊,她已经知道自己是神一般的人物,依然说有巨大的危险,这个岛是如何了得? 轻扬舞继续说:“以你的本事,天下尽可去得,但……但恶魔岛却是一个例外,这个地方不适合任何人去,哪怕是你也一样!”她头脑中浮现一幕场景,那个秋日的清晨,那个年轻人在海边踏上小船,最后的眼神是坚毅,但十多天后,他仰躺在沙滩上,脸上只有平静,一枚黄叶飘在他的脸上,不知这黄叶来自何方,是沙滩边的绿叶失去了生机,还是他从恶魔岛带回来的唯一礼物,从那以后,她心中有一个禁区,这个禁区就是恶魔岛! 周宇微微吃惊:“你说的是恶魔岛!不是余生岛!” 轻扬舞缓缓地说:“魔法师不会称呼恶魔两字,但在所有人心目中,去了恶魔岛,就是九死余生!九死余生,不是恶魔又是什么?” 原来恶魔岛就是余生岛!要是问渔民恶魔岛,估计会有人知道,但余生岛就未必,周宇笑了:“九死余生,还有一个解释!……就是希望!” 两人目光相对,眼神中都有凝重,良久,轻扬舞轻轻叹息:“我好象改变不了你的决定!” “是的!”周宇郑重地说:“这个决定没有人能改变,但我会记住你的提醒。” 轻扬舞沉默好久,才说:“为什么?你为什么必须要去?” 周宇仰面看着天边飘过的白云:“因为有几个朋友需要我的帮助!” “你有朋友?”轻扬舞微微惊讶:“是谁?”在她印象中,象他这样高高在上的神是不应该有朋友的。 周宇笑道:“无论是谁都会有朋友的,我这人有两样东西舍不得放弃,一样是我的女人,一样是我的朋友!” 轻扬舞痴痴地看着他:“那么,你能告诉我吗?莲花公主是你的……女人还是你的朋友?” 周宇愣住:“你知道是她?” 轻扬舞轻轻一笑:“天下间不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只怕很少!”是的,周宇帮助莲花公主的事情没有人不知道,如果说他还有朋友,第一选择应该就是她和义气团的成员,义气团,讲的就是一个义气,但有莲花公主这个大美人夹在其中,周宇的义气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被传说得五花八门,有的点头赞许,有的付之一笑,比较暧昧的那种! 周宇苦笑:“既然你猜到了,我好象只有承认,是的,她在余生岛,眼前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除了我,天下间没有第二人可以帮助她!” “你的消息准确吗?”轻扬舞沉吟良久:“谁告诉你她在恶魔岛?会不会是有人利用你的义气,同时利用你的……怜香惜玉,有意骗你上岛?让你送死?” 周宇一惊,这一点他没有想到,会不会真有这个可能呢?女王是奸诈之人,如果是她亲口告诉他,他绝对会不信,但她是在密室之中与部下密谈,可能是假的吗?她又如何知道他在窗外偷听?不可能! “看来,你也不敢确定!”轻扬舞苦笑:“难道真的是被她迷昏了头?”她属于旁观者清的类型,一听到这个不太寻常的说法,立刻就想到了计策。 周宇缓缓地说:“是的,我现在也不太肯定……但有一点需要说明,如果这个消息真的是计策的话,无疑是一个高明的计策,因为我还是非去不可!”他打听莲花与义气团的消息已有很久,突然听到这个说法,自然不能放过,哪怕明知其中存在疑问,他一样会去,只要他没有亲眼在别的地方看到莲花,他就不会放过这条线索,只要心中还存在一线疑惑,他就会去探究一番,这与聪明与愚蠢没有关系。 “应该提醒你的我提醒你了,应该告诉你的我也会告诉你!”轻扬舞缓缓地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带着我,我们一起去!” 周宇摇头:“不!……除了这个要求,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轻扬舞无言,是的,虽然她是一个大魔法师,有了他的水龙之晶,她可以施展出魔导师的魔法,但她与他相比,一样是太弱太弱,与他一起去是她的决心,但如果真的和他一起去,绝对会成为他的累赘,在一个危险的地方,盲目地与他同行,绝不明智。良久才说:“那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一回来就来看我,我要亲眼看到你出现在我面前,如果你不想我……永远睡不着觉的话,你就应该回到我面前。” 短短的几句话,周宇心中柔情弥漫,他可以面对强敌而不动容,但几句温情脉脉的话却让他动容,轻轻抱住她:“我答应你!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出现在你面前,哪怕这大海的海水干枯,太阳不再升起,我一样会回来!” 轻扬舞无言,紧紧地抱紧他,他是那么的豪情万丈,她无法再多说一句话,只能说上一句:“恶魔岛就在东南方七百里外,外形很奇怪,就象是一个恶魔张开大口,岛上烟雾弥漫,方圆数十里内鸟兽绝迹,相信你能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她爷爷告诉她的,作为水系魔法师,大海是她家的后花园,但这个地方不一样,是一个禁区。 顺着她的手指看出,远方的大海好象真的烟雾弥漫,周宇头脑中浮现出一座神秘的岛屿,三面是烟尘弥漫,面向大海的一边是恶魔的大口,他轻松地笑了:“按你形容的,说是恶魔的巨口也象,但还有另一种形容,就是一个人张开双臂,欢迎客人!” 轻扬舞苦笑:“你总能让我感觉安慰,从现在起,我不再称呼这岛为恶魔岛,我称呼它为余生岛,九死尚且能余生,天下间没有人能留下你!” 好一个聪明的女孩,既然无法留下情人的脚步,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信心! 周宇在她唇上轻轻一吻:“不,你错了,有人能留下我,我的女人!不管我走到哪里,只要我的女人还在牵挂我,我就一定会回来,回来留在她的身边!” 如此多情、如此豪情的男人,叫我怎么能不喜欢?轻扬舞偎在他怀中,久久缠绵,任由他的手抚摸过她柔嫩的肌肤,在她身上久久流连…… 夕阳西下,两人坐在礁石上,轻扬舞当然是偎在他怀中,久久地看着太阳沉入大海,这是他和她第九次看夕阳西下,以前的每次她都充满矛盾,但现在,她没有任何矛盾,只有一个虔诚的祝愿:老天保佑,让他平安回到她的身边,让这样温情脉脉的看夕阳持续一生一世! 周宇站起:“我送你回去!” 轻扬舞也站起,双手勾住他的脖子,送上甜蜜的吻:“你告诉过我,这叫吻别的,对吗?” “是的!”周宇深深地吻着她:“有分别自然会有重逢,就象这太阳今天沉入大海,明天依然会从大海中升起,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太阳的升起,也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我们的重逢!” 两人滑入大海之中,在滑入的瞬间,后面的绿色围墙无声无息地下降,归于平静,礁石上有一个小丫头正在翘首以待,一看到两人如神仙一般从海面而来,顿时眼睛睁得老大,充满疑惑也充满痴迷,天啊,是小姐的情人,而且这个情人潇洒得一塌糊涂,两人的温馨浪漫也将她心中搅得一塌糊涂。 周宇放开轻扬舞,轻扬舞早已脸红红地转身,耳边有情人的温柔:“小丫头,再见!”声音如流水一般流过,他的身影一落,滑入大海之中,在水面潇洒转身,挥手打个招呼,身影越来越小,太阳的金光象一片金色的幕布,他滑在金色的幕布上,就象追着太阳而去,小丫头侧目而视,她的小姐眼睛里同样是一片痴迷。 “小姐,他是谁呀?”小丫头的声音飘来。 轻扬舞从痴迷状态清醒,脸红红地说:“别告诉我爷爷他们!”避而不答。 “嗯!”小丫头真乖巧:“我谁也不说……小姐,他魔法好神奇,是什么魔法?”这又象是风魔法、又象是水魔法,的确是神奇的。 轻扬舞轻声说:“我也不知道!”她情人的魔法她是真的不太明白,好象只是几样普通的魔法练到极致,又好象是几种魔法的组合,不管是什么魔法,都是神奇的。 小丫头眼睛久久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小姐,他……” 话被打断,轻扬舞说:“能不提他吗?我们回去!” 小丫头无辜地说:“是!……小姐,我觉得你应该告诉家主,要不然,那个人总不死心,几天来一次,要是家主心一软,小姐不是要嫁给那个人吗?” 轻扬舞愣住,是啊,那个托雷斯近来好象是有了担忧,抓住爷爷和父亲开始答应的话不放,天天上门,要是爷爷一横心应承,事情可就麻烦了。

上一篇   第153章 深宫惊闻

下一篇   第155章 深宫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