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深宫夜话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55章 深宫夜话

第155章 深宫夜话 一离开轻扬舞和小丫头的视线,周宇冲天而起,直飞东南方,笔直地云层中飞行,飞了三个时辰,他就有了疑惑,好象有了一个印证,这真的是一个阴谋,因为他没有看到任何船只,如果真的有强敌临近小岛,如果这个方向不错的话,他应该已经追上他们,在空中飞行与船只在海洋中航行绝对是两个概念,船儿再快也及不上他飞行速度的一半,他的速度没有拿出来,因为他得关注下面的大海,虽然他视力非凡,但大海中的船只并不显眼。 但这只是如果,还有另外两个“如果”!如果他的方向差了一点点,就足以让他错过海面上的船只,如果这群敌人比他预想的到达时间有偏差,不管是迟了还是早了,他都会错过,还是那句话,不管如何,他得找到余生岛,而且得在岛上认真搜查,确定她在余生岛或者确定她不在,这一切才算是尘埃落定。 速度变得更慢,在空中飞驰而过,依然是直指东南方。 京城,王宫之内,女王依然在深夜会客,她今天会的客人是一个美女:“雅娜,我知道你会来!” 对面坐的姑娘当然是雅娜! 她满脸的不懂:“师傅他老人家居然闭关了,他以前总是在十月十日才闭关的。” 女王微笑:“也许今年的十月十日他有事情要做。” 雅娜轻轻点头:“他真的会在这一天参加魔法大会吗?” “我不知道!”女王摇头:“他的行动,别人怎么能知道?” “那么,那个人也会来吗?”雅娜说:“如果他来,以他的魔法水平,绝对会是一颗耀眼的明珠!” “如果你知道他是谁!”女王缓缓地说:“你就不会有这个怀疑!” 雅娜睁大眼睛:“他是谁?我问过他,但这个家伙可恨,居然不说!” “如果我们没弄错的话,他名叫……周宇!”说到这个名字,女王向四周扫了一眼,好象心存畏惧。 “周宇?”雅娜惊叫:“他就是……就是杀死剑神师叔的那个人?不是说已经死了吗?” “这又是一个让人无法解答的问题!”女王恨恨地说:“但我相信你师傅的判断,这个人并没有死,而且近来还挺嚣张!”杀了一个大剑圣,杀了两个大魔导,还无耻地摸了她的乳房,岂止是嚣张而已,根本就是……目中无人! “有点象!”雅娜沉思:“和传说中的一样,速度快得异乎寻常,魔法让人看不懂,嬉皮笑脸的一幅无耻的模样……”突然轻轻一笑:“莲洛姐姐,他还说了一句话,要我告诉你吗?” 她居然直呼其名,显得极是亲近,女王丝毫不以为意:“什么话?” 雅娜笑嘻嘻地说:“他说……他说你是他的情人,还生了一个儿子,儿子想妈妈了,才叫他来接你的……” “停!”女王又羞又恼:“这个贼子,敢这么乱说!” 雅娜睁大眼睛:“我一听就知道他是瞎说的,但他说得认真极了,还连连叹气,要是传出去,只怕别人真的会误会!” 女王呼呼喘气:“这个贼子,我……我非杀了他不可!”新仇旧恨啊,摸她的乳房在先,诽谤她的名声在后,非杀不可!但怎么杀却是一个大问题,这人太厉害,幸好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想到某个妙计,她脸色稍和。 雅娜尽管阅历非常之浅薄,但看人的本能还是有的,看她神态有变,立刻开口:“你想说什么?难道……难道他说的并不完全假?” “你说什么?”女王赶忙说:“我怎么可能和……和这个无耻之徒有关系?我想说的是,他虽然厉害,这次也得栽上一个大跟头!” 雅娜不懂:“你能让他怎么栽跟头?” 女王悄悄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去了一个地方,去了那个地方,就算他真的是神,也得死半截,就算不死,也未必能赶在十月十日前回来,就算能回来,也必定是精疲力竭,不说你师傅出手,你也能轻松将他干掉!” 如果周宇此时在窗外,他会感慨,真实目的出来了,果然是一个圈套,目的自然是对他不利,他去了恶魔岛,就是中计,女王并没有轻视他,打算他能回来,但她的真实意图也明显,没有人能毫发无伤地出入恶魔岛,就算他回来,他也必定元气大伤,只要实现了这一个目标,她的目的就能达到,要的就是削弱他的实力,只要他的实力削弱,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他与莲花的同时死亡! 但她好象也轻视了他,她还不知道周宇会飞,如果知道这一点,她最少有一句话需要修改:只要他不死,他是一定来得及在十月十日前赶回来的,恶魔岛在最南边,而天魔谷在最北边,从恶魔岛到天魔谷五千里之遥,这个距离她经过了精确计算,最快的马也得三个多月才能到达,现在离十月十日也就三个月,三个月时间,在家里闲坐会很长,但相对于五千里路程和神秘莫测的大海、以及无数的危机变故而言则显得太短。 时间是没有人能用魔法改变的,但周宇的时间向来出乎别人意料之外,五千里路程对最快的马而言是一个漫长的距离,但遗憾的是他并不是马,对他而言也就是几天几夜的不休息而已。 在雅娜的极度关心中,女王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听到余生岛这个名字,雅娜没有任何反应,听到五千里路程的时候,雅娜笑了:“莲洛姐姐,你错了,你还是轻视了他!” 女王脸上得意的笑容凝固:“为什么?” 雅娜神秘地一笑:“我和你赌一场,我打赌他能在十月十日前回来,而且还会再来看你!” 女王惊叫:“为什么?” “不为什么!”雅娜笑道:“因为如果是我,我也能在十月十日前赶回来,别问我是用什么方法,而他……他有些魔法连我都不明白的,别的不提,单说他的飞行速度,我不知道是否超过了师傅,起码超过了我!那天在湖边,我和他也赌过一场,不瞒姐姐说,我输了!” “飞行魔法?”女王呆呆出神:“他的风魔法有这么厉害?” “如果是风魔法就好了!”雅娜苦笑:“没有人能用风魔法飞行五千里,一百里都不能,但正因为我看不穿他的魔法是否是风魔法,才会担心!……而且象他这样的人,要解决问题永远都能想到办法,而你绝对想不到他会有哪些办法。”这段时间,她也想了许多,想得最多的就是他的风魔法和暗魔法,尽管她不愿意相信,但她有一个猜测,他的风魔法与暗魔法并不是正宗的魔法,因为这魔法超出了自己理解的范畴,也超出了师傅所能达到的境界,能够超越她师傅的境界,自然就不正常!至于她师傅是谁,自然已经明显至极,正是魔神! 女王脸色微微发白,她无言以对!是的,这个人太神奇,面对他,没有人有把握,就算他很愚蠢、很容易上当,但有了绝对的实力,依然没有人能玩弄他。 雅娜微笑:“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他能回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他已经放过你一回,按道理讲,他不会对你下毒手!” 女王脸色稍和,是的,她要的就是这句话,虽然这话没有任何承诺、无从考证、也缺乏保证,但她一样喜欢听,有一个问题需要重申:“好妹妹,我这些时候在宫中陪着我……” 雅娜笑了:“我倒想也去余生岛瞧瞧!师傅闭关了,我正好有时间去!” “不!”女王连连摇头:“你不能去!要是去了,你师傅会责怪我的!” 雅娜眼神闪烁,明显动心了,但女王一句话还是打消了她的积极性:“更重要的是,他是昨天听到的消息,如果他真的对莲花不错的话,应该早就启程了,你找不到他的。” 也是!雅娜放弃了这一冒险的诱人想法:“我不明白的是,他是如何听到你的计策的,按道理上讲,他如果要靠近你的身边,你应该不会发觉,你凭什么肯定他来过,也听到了你的妙计?” 女王缓缓地说:“其实我隐瞒了一点,你师傅……你师傅前几天来过一次,设下了一个封印,只要他靠近,我就能知道!” 雅娜无语,师傅好多事情都瞒着她,这是为什么呢?真的当她还是一个孩子吗?这个想法不太舒服,摇头驱散,雅娜轻松一笑:“你的生命不会有危险,但我依然担忧,知道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