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海上较技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59章 海上较技

第159章 海上较技 周宇身子一落,稳稳地落在白龙身上,轻拍它的后背以示赞许,战胜海魔蛇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么小的龙而言就相当了不起了,而且更让他眼界大开的是,这小家伙的对敌方式与父母完全不同,父母亲是强悍的存在,它们对敌不需要太灵活,也不需要作战方式,看准敌人所在的方位,张口喷出冰与火就成。 但这小家伙对敌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活,它的魔法只是对敌的辅助,最大的利器是它的爪,从魔法攻击转变成肉体攻击,就象人类的魔法师与剑师的区别。 如果龙之家族中有魔武双修的说法的话,这小家伙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龙! 得到主人的赞许,小白龙兴奋得直摆尾巴,周宇苦笑,这个习惯可不好,有损龙威嘛,幸好它也只是对他和莺语儿这样。 披波而去,前行五十里只在一瞬间,这场战斗对小白龙颇有好处,它的速度快了许多,而且游动得更自然,以它如此高速度飞驰,应该在身后留下一串白色的气泡的,但没有,身后的海水甚至极平静,水对它仿佛没有任何阻力。 周宇意气风发,两腿一并,从坐姿变为站姿,手一横,玉笛在手,十面埋伏雄壮的旋律响起,声闻十里外,如果身边有人,一定会热血沸腾,遗憾的是,身边没有人,只有一条龙,这条龙好象也能听懂这旋律,伴着音乐的节奏在浪尖飞掠,跳跃性地飞驰,周宇心神沉入乐曲之中,根本没注意到小白龙跳跃的距离越来越远,四只脚开始在海水中跳跃,到后来简直是在浪尖上飞跃。 十里外,玉倚丝眼睛里有了激动,穿越海面的乐曲声给了她最好的指引方向,这乐曲所在的方向有她熟悉的感觉,体内的龙神能量越转越快,好象遇到亲友一般在欢呼雀跃,但突然,乐曲声停止,最后的余音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体内的能量也恢复平静,一惊抬头,前面百丈外有一块巨大的浮冰,浮冰上站着一个年轻男人,一双眼睛好象在看着她。 周宇有惊讶,这里距离大陆最少也有数百里,海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她站在海面,看不出脚步的移动,但人明显是在朝他而来,仙女?还是海神?小白龙第一时间收入无生戒,玉笛也消失,他就用一种最正统的魔法师身份来与她相见。 玉倚丝快速靠近,锐利的目光扫视四方,这一块天空只有他一人,奇怪的感觉消除、笛声也消失,她没有办法证实刚才让她热血沸腾的人是否就是他,不过她可以问:“刚才可是你在唱歌?”声音清脆,但穿透力极强,隔着几十丈,清晰入耳。 唱歌?周宇没有看她殷红的小嘴,看的是她的耳朵,这耳朵好象没有毛病,但能将笛声听成歌声的人,耳朵的毛病应该是内在的!眼睛下移,睁大了,这不是仙子,因为她并不是凌空而来,而是站在一条龙的背上,是一条正宗的大水龙! 眼睛再上移,雪白的肌肤暴露的真多,连肚脐都在阳光下自由舒展出一道迷人的圆弧,上面的乳房没有露,不过薄薄的衣服下,轮廓还是可以看清楚的,再朝上面看比较艰难,幸好周宇自制力还是有点的,眼睛还是残忍地从这轮廓中解脱出来,落在她的脸上,这脸好……高贵,好美丽,白如玉,头发高高盘起,耳朵全部在头发掩盖之外,光洁的额头下,眉毛微微皱起,眼睛亮如秋水,这秋水真凉快,或者叫“冷”! “你是聋子?”四个字也挺凉快。 打扰本人欣赏美女?周宇自然没什么好口气:“你才是聋子!” 玉倚丝有气,在龙族之中,她是公主,而且是所有四族公主中最特殊的一位,因为她得到了龙神珠,是整个盘龙岛的特例,一般的龙族之人在她眼中如瓦砾,而在一般龙族人眼中,普通人类自然也是瓦砾,但眼前这个魔法师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 对瓦砾中的瓦砾她不能生气,因为这样会很失身份,玉倚丝口气居然平和了许多:“我问你,刚才可是你在唱歌?” 美女口气平和了,自己自然也得保持风度,周宇微笑:“如果姑娘一定要将吹笛当作唱歌的话,就算是吧!” 吹笛?什么古怪的东西?玉倚丝懒得细研究,证实了,是他,但为什么隔那么远能感觉到熟悉的召唤,但到了他面前,反而没有了任何感觉?奇怪! 看来这召唤并不是他发出的,玉倚丝丧失了兴趣,她只对体内龙神能量的异常波动感兴趣,对歌声与笛声缺乏必要的兴趣,转身而去。 身后有声音传来:“姑娘是什么人?” 没有回答,但玉倚丝的头明显昂得更高,洁白的玉颈一升高,体现的除了“高贵”之外还有一种感觉,叫“高傲”! 在这种感觉之下,十个男人中有九个半会产生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从而低头不语,但周宇好象是这半个之列,脚下的浮冰无声无息地靠近玉倚丝:“姑娘不但美若天仙,而且一身本事非凡,居然能将龙当作座骑,敢问是否是天上的仙女?” 这话很顺耳(特别是与开始那句话相比较之后,更显得顺耳),也很正常,玉倚丝眼睛里的寒冰在融化,虽然没有回答,但座骑的速度也慢了许多。 “平生最想看一看真正的仙子是什么样的,一直没机会看到,现在才算是看到了!”周宇感叹:“能在大海中看到一个仙女……” 声音被打断:“我不是仙女!”打断他的话虽然很无情,但口气还正常,不冷,或者“比较暖和”。 “不是?”周宇吃惊地说:“那么你是什么东西?” 玉倚丝觉得他这话好象说不出的别扭,但好象就问话而言也不能算错,不太耐烦的说:“多问什么?” “好!”周宇知错能改:“不问!……能提一个要求吗?” “不能!”回答得真快。 “你连什么要求都不听,就一口拒绝?” “无论是什么都一样!”玉倚丝喝道:“走!”也不知是朝周宇说的还是朝座下的黛丽说的。 黛丽比较买账,速度一加,驰向大海北方,是去海岸的方向。周宇也买账,也在走,他是在冰面上走,按说他行走的速度应该远远落后于黛丽,但奇怪的是几步踏出,他居然与玉倚丝并行。 玉倚丝心中有了惊讶,水魔法!大陆的水魔法原来如此神奇,在大海中结冰这没什么了不起,但能让冰块变成树胶,牢牢地粘在她后面就有些困难了,身子半转:“你很烦!” “大海中寂寞,能有个伴结伴而行岂不是好?”周宇微笑着回答,他对这个女子多少有些兴趣,兴趣已经发生质的转移,开始是被她白花花的一片暂时迷糊了一阵,现在头脑清醒了,对她的身世和座下的龙有了兴趣,龙这种可怕的生物居然是她的座骑,她是什么人?身后有些什么势力?不管是什么势力,这势力都大得可怕,一个小女孩不可怕,但能让水龙作为小女孩的坐骑的家族无疑是可怕的,甚至比魔神都可怕得多。他的见识一向浅薄,对龙族这个种族明显缺乏了解,所以轻扬舞能在一眼间认出这是龙族之人,而他作了无数假设还不能确定。 整个大陆他自以为已经了解,但现在他发现还有他认识之外的人物,自然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本来他计划用迷魂米汤大法的,但这个大法好象有些不灵验,只有采用另一种大法:死皮赖脸大法。 “结伴同行有什么好?”玉倚丝淡淡地发问。 如此心平气和地说话,周宇受宠若惊:“当然有好处,我们可以一起说话,一起吹笛唱歌,这漫长的旅途中,岂不快活似神仙?” 玉倚丝说:“你不知道这很吵吗?” 周宇愣住了,自己的笛声也有被人唾弃的一天,将美女们勾得神魂颠倒的笛声也可以被一张小嘴冠一个“吵”的形容词,玉龙笛啊玉龙笛,或许你的归宿应该是在这大海深处。 音乐喜欢与否凭的是一个感觉,没有人能强迫别人喜欢某种声音,遇到她,周宇算是彻底没辙了,双手一拱:“姑娘高见!这就请上路!” 两人距离拉开了好几丈,本来应该从此无话可说,但玉倚丝突然停下了:“你是魔法师?水系的?”声音轻飘飘的,但准确地送入周宇耳中。 “是!”周宇懒洋洋地在冰面上躺下,也懒得去看她。 “你的魔法不错,谁教你的?”就象是一个老教师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的某位学生:“你这道题做得不错,谁教你的?” 这句话周宇没有听见,他好象睡着了。 突然,玉倚丝脚尖一点,点在水面上,看起来只是轻微的一脚点下去,但海水产生了一种奇异的震动,周宇睡觉的冰块突然成了粉沫。 玉倚丝得意洋洋地准备看戏,自然是看落水狗系列,但很快,她的笑容不见了,换成了惊讶,这成了粉沫的冰重新组合,又成了坚冰,刚才成粉沫的一幕好象只是一时的视觉误差。 这还不信邪了,自己的龙神能量会打不破魔法冰?玉倚丝脚尖再点,这次更邪门,能量一发,水面上震动都没有,没有任何反应,不,有反应,她座下的水龙在打转,在旋转中下沉,片刻间她的腰部以下全在水中,这怎么可能?水龙黛丽是她的座骑,从来没有不听话的情况,但现在它居然想让它的主人洗澡! 水龙黛丽估计也在暗暗叫屈,她突然感觉这水成了空气,没有了任何浮力,甚至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海底传来,将它朝海底拉,如果是别的生物,自然是毫无争议地沉下海底,但水龙是何等魔兽,在水中它是王,岂能如此容易?反抗,反抗有效,下沉的速度在减慢,但反抗也无效,因为它还在下沉。 玉倚丝突然升起,水面一朵浪花之上,她站得四平八稳,浪花在脚下翻涌,连她白嫩的小腿都掩没不了,目光紧盯周宇:“你在捣鬼?”海面情况异常,她有了感觉,如果说有人捣鬼的话,必定就是这个魔法师。 周宇鼓掌:“好魔法!”这句话明显并没有否认!手轻轻一拍,黛丽如逢大赦,从水下几尺深重新浮起。 要的就是不否认,玉倚丝身子突然窜起,几丈的空间转眼间就到,一掌拍出:“很好,我们较量一下!” 这一掌拍出,周宇的身影不见,玉倚丝抬头,他居然就在前方几丈外,他脸上有惊讶,这一掌不是魔法,而是正宗的能量,而且力量奇异而强横,她的速度也快得异乎寻常,远非风魔法所能及,而站在浪尖上的身法却明显是魔法,魔武双修! 只微微一愣间,海面上一道暗流一晃而至,脚下的冰块再次破裂,这是刚才一掌的余波,按说这么强横的掌力应该激起十丈高的水花才对,但奇怪之处就在于,这一掌下去,海面无声无息,就象春风吹过海面。 周宇两脚一收,破裂的冰面重新合拢,后面一声大叫:“好!” 一条人影飞到,人未到,压力已到,海面好象也在微微下沉,周宇一声长笑:“好功夫!”手一挥而过,空中的人影仿佛是狂风中的柳絮,飘然而去,在空中连翻三个跟头,落在海面,怔怔地看着他,周宇轻轻挥手:“再见!” 脚下的冰块看不出移动,但他的人瞬间已在数十丈外,长发飘起,他就象是飞向天边的神仙。 玉倚丝大叫:“慢!”落在水龙背上,水龙冲破浪花,直追而去。对于魔法师,玉倚丝从来没有瞧得起过,他们的魔法对她没有作用,魔法对于龙族之人的作用本来就小,有了龙神能量后,更是非魔法所能入侵,单以武力而论,她更是无惧任何人,连巨龙都能被她赤手空拳制服,还有什么人能抵挡她一击? 但眼前这个人大大地超出了她的想象,不但水龙黛丽的水魔法输给了他,而且自己的龙神能量居然无法击碎他的魔法冰,或者是击碎了,但击碎与没击碎没有任何区别,更让她难以想象的是,她一击之下,居然被他轻飘飘一掌击飞,对方这一掌力量看起来并不强横,但根本无可抵御,这是什么人?这一掌是魔法还是武术?她全都不知,正因为不知与震惊,她才要追,唐蓝大陆的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可怕?难道盘龙岛上的人全都错了? 虽然她在大叫慢,但刚才那么听话的人好象变得不太听话了,对方身影越来越小,任是水龙使出吃奶的劲都休想拉近一步距离,风中传来他平和的声音:“姑娘想聊聊吗?” “是的!”玉倚丝大叫:“我们结伴同行!” “你倒是同意了!”周宇的声音远远传来:“可惜我的兴致已尽……告辞!”最后两个字清晰入耳,他的人影完全消失。 玉倚丝停止了追击,呼呼喘气,脸上也第一次有了红晕,是恼怒!平生第一次真正恼怒,她能向一个魔法师说出:“我们结伴同行”的话已是破天荒,是最大的恩惠,但对方居然不领情,这让她难以接受,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对方身影明明还在数十丈外,但说告辞后,立刻就不见,在陆地上施展身法她自己也能达到一个让别人眼花的境界,但能让自己感觉眼花的人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甚至连想都没想到过。 这到底是什么人?是人是鬼?或者是海神!玉倚丝也产生了类似于周宇初见到她时的想法,虽然惊,但她并不惧,反而激起了斗志,唐蓝大陆,我来了,且看这个神奇的大陆到底有多少神奇的人,在陆地上,也让你见识一番我真正的本事。 周宇改变主意不搭理她,主要原因恐怕还是自尊心在作怪,对她开始高傲的回应,当然也有一个原因,他试出她的能量极纯正,有一种浩然正气,与他的能量颇有几分近似,给让他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至于她是什么来历,他虽然兴趣依然有,但要探明她的身世方式多的是,象她这样的姑娘一进入大陆,坐在茶楼中都能知道她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