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败露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61章 败露

第161章 败露 戒指戴上,白玉般的纤纤玉指上戴上白玉戒指,戒指与玉指之间的连接处,界限无比模糊,初一看,只觉得她的手指上多了一朵小花。 周宇眼睛里满是欣赏,光凭这根手指就足以打动他,他从来没有想到装饰品会如此契合,轻扬舞眼睛里也放光:“好看吗?”这个世界上的人很少有佩带装饰品的习惯,在她们的世界里,实力才是关键,一颗能增长魔法力的魔晶远比一身黄金饰品更能体现生存规则,但身陷情网中的女孩子不一样,她们一样会追求美丽,情与美丽并行,这也是一个相通的规则! 其实这个答案轨扬舞早就知道,但她依然喜欢男人告诉她! 她能想象男人的回答,但事实上男人的回答出乎她意料之外,周宇微笑着告诉她:“你心神沉入这戒指,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心神沉入戒指?怎么沉?轻扬舞对男人的神秘有了相应的免疫力,听话地闭上眼睛,集中精神,突然,她脸上的温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震惊迅速转变,变成了惊喜交集,猛地睁开眼睛:“周宇……储……储物戒指!天啊,是储物戒指!……我……我简直不敢相信!”储物戒指是有的,有一些高等级的魔法师都有,她爷爷也有一枚,随身携带,从不给任何人,连她都一样,她也是偶尔试过一次,那次她感觉有一个小小的空间,也就几尺方圆,虽然好小,但她一样激动万分,为这个神奇的空间而激动,但现在,这枚男人送给她的礼物完全不一样,不但漂亮无比,里面的空间也大得出奇,简直象是一栋房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空间?只有一个解释,这枚储物戒指比她爷爷片刻不离身的宝贝层次还要高得多! 想到这些,她脸蛋通红,激动得身子颤抖。 颤抖的身子被男人温柔地抱住,耳边有温柔的声音:“是的,是储物戒指,你要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不妨都装进来,别人看不见,也抢不走!” 轻扬舞手一翻,勾住他的脖子,眼波流转:“我最喜欢的东西只有一样……你!我要将你装进戒指里,随身带着玩!” 服了!周宇目瞪口呆:“不会吧?我们的想法为什么如此接近?我都想将你放入戒指中!” 面前的小红唇伸过来:“给你装!你要是将我弄丢了,我让爷爷打你一顿!” 当然这只是情人间的低语,当不得真的!夕阳西下,海边的呻吟声响起,也许早就应该这样了,意外的礼物让两人多了许多话题,也让轻扬舞多了几许激动,以至于在做之时,她更快地到达高潮。 星星满天之时,已是下半夜,周宇突然说:“你看来应该回去了!” “不!”轻扬舞手勾在他脖子上:“不回去!” 周宇笑了:“你的家人来接你,你也不回去吗?” 轻扬舞大惊:“爷爷来了吗?快走……” 周宇无声无息地钻出狼皮,衣服瞬间穿好,手一伸,轻扬舞连同狼皮一起进入他的怀抱,身子一动,融入黑暗之中,刚刚进入黑暗之中,海边的丛林中钻出几个人,周宇错了,这些人不是轻扬舞的家人,或者应该算是她未来的、不确定的亲人! 最前面的一人是一名年轻的男子,手中的长剑在星光下闪烁着寒光,目光中也寒光闪烁,脸色阴沉无比。 “托雷斯少爷!”身边的一名中年人躬身道:“是不是那个小丫头乱说话?我们找遍了海边,都没有轻扬小姐的影子。” “不!”托雷斯说:“这个小丫头绝不会骗我!轻扬舞绝对有……另外的男人!”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中有无穷的恨意,那个小丫头早已被他征服,时刻想着帮他,绝不会骗他,她的感觉也会很灵敏,但此刻,托雷斯真的希望这个小丫头感觉是错误的,与轻扬家族联姻不仅仅是得到一个美丽女人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能够让他家势力大增,政治婚姻在哪个世界都是存在的,特别是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有了一个实力强劲的家族势力帮助,与自己的实力得已大幅度提升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不管他心中有多少怀疑,他对轻扬舞都不敢轻易开口,但如果直接抓住了她的把柄就不一样了,轻扬飞洛是何等样人,答应的话不可能轻易更改,一旦有了把柄,他可以堂而皇之地要求立刻举行婚礼,不管她是否失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目的达到。 遗憾的是,周宇偷情的手段非他所能想象,在托雷斯一行离海边还有百丈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丛林中的动静,如果是别人只怕得想办法跳海避难,但他不一样,轻松至极地与轻扬舞达成共识,再施展暗夜之王的身法远离,如果他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设一个屏障,让这伙人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但他心中多少有些愧意,不太愿意做得如此不近人情,选择远离! 身影一展,轻扬舞轻轻叫唤:“小心点!”好紧张!她才是真正的紧张。也不知为什么,一看到他,羞耻感、一个女孩子的矜持全都作为次要问题而被忽略,倒是一个难以启齿的欲望顽强地浮上心头,倒进他的怀抱,接受他的抚爱,这不是一个未婚女孩应该做的事情,但她没办法拒绝,也许这个男人真的是魔鬼! 融入黑暗中只有片刻的时间,下一刻,周宇出现在她的房间,刚刚出现,他轻松的脸上有了强烈的尴尬,好象想离开,终于还是将她放在床上,轻扬舞勾住他的脖子:“别走,这里不会有人!” 周宇轻轻推开她的手,苦笑:“你这句话只怕错了,你爷爷……会说你小瞧了他!” 轻扬舞心都快飞了,颤抖着一句话说不出来,黑暗中传来流水一般的声音:“小子,我是否应该杀了你?”流水或许是深秋的流水,带着一股寒意,随着流水的流过,房间里有一条黑影慢慢浮现,正是水系至尊轻扬飞洛。 周宇老脸终于红了,不过幸好是在黑暗之中,脸红倒也不明显,缓缓地说:“也许真的应该!”这个老头居然会隐藏在黑暗之中,这一点绝对出乎他意料之外,而且他的功力也非比寻常,如果是别人隐藏在房间中,他在十丈开外就能感应出来,但面对水系至尊的水隐之法,他也只是进入房间之后才发觉,发觉之后他再逃跑就不是他的风格了,而且将这尴尬的场面完全交给轻扬舞也非他所愿。 轻扬舞脸色发白,失声叫道:“爷爷……”叫声中充满恳求,也充满羞愧,自己终于到了面对爷爷的时候,这个时候真的不好,或者说坏得了极点,她躺在狼皮中,身上衣服都没穿好,根本无可辩驳,虽然爷爷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落在床上,但他自然一切了然如胸。 轻扬飞洛打断她的话,面向周宇说:“如果你当初在湖边杀了我,我不会对你有任何意见,但……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种报复方式并不光明!”声音中有浓重的悲哀。 报复?两个人同时愣住,轻扬舞心猛地一跳,他真的是为了报复她吗?报复她当初对他的行动,也报复爷爷与他的交手?这种想法很正常,自己处于复杂的心事和甜蜜的感觉中,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内心世界,而爷爷旁观者清,或许真的看得明白。 这无穷的恩爱与缠绵都是因为他的报复吗?如果真的是,那就太可怕了,一瞬间时间,她全身冰冷,只要他点头认可,就足以杀了她,以无形之剑杀了她,情,有时候就是最可怕的武器。 周宇也愣住:“报复?老爷子何出此言?” 房间里很寂静,轻扬舞屏住呼吸,羞愧不知何时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恐惧,最大的恐惧!轻扬飞洛目光在黑暗中闪着光,仿佛要穿透周宇的内心,而周宇坦然面对,尴尬也消失,他体现出来的是一种坦荡,偷情能偷得如此坦荡,也算是难得之极! “跟我来!”轻扬飞洛转身而出,留下这三个字。 周宇静静地看着轻扬舞,轻扬舞也在看着他,颤抖着说:“你告诉我……爷爷说的话不是真的,你告诉我!”颤抖的声音中夹杂着轻微的哽咽。 “我告诉你!”周宇郑重地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报复,我和你……结交只因为一点:我喜欢你!你相信吗?”这时已是关键时刻,他不能开玩笑,因为每一句话都可以在她心中留下阴影,每句话都有可能形成致命的伤痕!不管伤痕能否愈合,他都不忍心去伤害任何一颗爱他的心!

下一篇   第162章 海边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