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捉蛇大赛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66章 捉蛇大赛

第166章 捉蛇大赛 静夜的丛林是寂静的,也是阴暗的,这个世界上的丛林都有一个潜在的规则,晚上不入,除非有特殊的情况或者有特殊的手段,这两人没事比武根本是吃饱了撑的,自然算不得有特殊情况,晚上进入丛林只有一个解释:他们有特殊的手段! 进入外面的丛林,玉倚丝眼睛睁得老大,脚尖轻轻点地,随时都有出手的可能,倒霉的自然是有晚上不睡觉到处乱跑的蛇,但周宇一句话改变了丛林蛇类的命运:“这外面的都是普通的蛇类,我们去捉好象有些体现不出比赛的宗旨。” 当初也是这句话将他与轻扬舞送入了魔兽山谷,原因在于轻扬舞的自尊,现在对玉倚丝说这话,会形成什么后果?后果自然相同,玉倚丝不论哪一方面都远在轻扬舞之上,身手不提了,她的骄傲与自信甚至在任何人之上!她回答:“或许我们应该改变比赛的规则,谁能最快地捕捉一头龙谁就胜!” 捉龙比赛?这话也只有她才敢说,周宇笑了:“如果这丛林里有龙,我倒是不反对你的提法!” 丛林里连魔兽都没有,自然不会有龙,玉倚丝淡淡一笑:“很好,总有一天我们可以进行这个比赛,今天还是捉蛇!” 穿过丛林,两人根本是目不斜视,前面就是魔兽山谷,在淡淡的星光下如同一只巨兽张开大口,在等待着猎物进入它的腹中,周宇大步而入,身边风声一动,伴着幽幽的香气流过,玉倚丝已走在他前面一丈外,这个姑娘的确好胜心强,进入险地也毫不示弱地走在前面。 走出十多步,突然草丛中有异动,玉倚丝陡然站住,在她站住的一瞬间,三条黑影同时从深草中窜出,星光下看得明白,是三头巨大的魔兽,类似于猪,但比一般的猪多了两排獠牙,飞掠之时,两只前爪伸出,爪尖闪着森寒的幽光,两只扑向前面的玉倚丝,一只扑向后面的周宇。 玉倚丝右手轻轻一挥,扑向她的两只魔兽突然在空中一折,好象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牵引,同时扑向周宇,周宇淡淡一笑,手轻轻一动,三只同时扑向他的魔兽突然飞起,在空中一个盘旋,两只原物奉还,从空中扑向玉倚丝,另外一只则是扑向她的左肋,比魔兽自身攻击时的原有速度更快! 玉倚丝娇喝一声:“好!”双手一分,空中的两只魔兽再次转向,右脚一抬,嗵地一声大响,飞向她左肋的魔兽象一发巨大的炮弹射向身后,双手一牵一引,空中两只也射向周宇,速度又有增加! 三只凶猛的魔兽居然成了他们手中的玩具,周宇暗暗好笑,原地不动,三只魔兽飞掠而过,一到他身前一丈外,象碰到了一层无形的墙壁,立刻绕过他的身子,远远地落在丛林之中,嗵嗵三声大响,丛林中群鸟惊飞,树叶飞舞中三只摔得七荤八素的魔兽如逢大赦,跑得无影无踪。 “好玩、好玩!”玉倚丝咯咯娇笑:“蛇呢?……”到处找蛇,如果找到了,估计是继续她好玩的游戏,将这些蛇类当作箭射向身后之人。 周宇手一指:“它们正在跳舞欢迎我们,你没有看见吗?” 顺着他指的方向,玉倚丝脸色变了,她身后三丈外的草丛和树枝上不知何时多了许多柔软的藤条,开始根本就不动,现在就象接到了什么指令,同时身子扭曲,真的在跳舞,非常恶心地跳舞!草丛中的蛇是以尾巴作为支柱在跳摇摆舞、而树上的则是露出红色的肚皮在跳肚皮舞。 任何女孩在深夜遇到这样恐怖的情况,唯一正常的选择应该是后退,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尖叫,然后一头扎入男人的怀抱,将耳朵也蒙起来,但玉倚丝只是脸色微微改变而已,而且她脸色的改变不是变白,而是变得微红! “螭蛇!”玉倚丝狠狠回头:“你……你知不知道你很无耻?”她绝不是笨蛋,一看到螭蛇,立刻就识破了某人的不怀好意,与女孩比赛捉这天下最淫的蛇,只要女孩一次失手,他什么机会全都来了,果然是一个无耻之徒! 周宇睁大眼睛:“螭蛇?这就是螭蛇吗?我眼睛不太好,看不清!”努力睁大眼睛,好象想看清楚一点。 丛林中的确很阴暗,他离得还远,也的确有理由看不清,但这丛林他明显来过,又岂能不知道丛林中的蛇类品种?玉倚丝看着他,好象在看他拙劣的表演。 周宇下了结论:“如此淫荡的蛇类,不适合我们比赛用,还是换一种方式算了……”这一刻,他是正人君子。 “为什么要换?”玉倚丝反驳:“就是它们!” 周宇大惊:“这可怎么成?要是万一姑娘被咬中了,岂不……” 玉倚丝再次打断他的话:“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遗憾的是……你的如意算盘只怕要落空了,还是关心你自己吧!”以她的龙神体质,蛇类根本咬不进去,再淫的蛇咬不到她全都白搭,倒是这个男人,如果被这淫蛇咬中了,估计真的挺好玩,小姑娘愿意免费看一场戏。 周宇迟疑着点头:“这就开始吗?”好象真的有点怕,根本不上前。 “开始!”玉倚丝讥讽地说:“你为什么不上来?” 周宇轻轻一笑:“我们本没有深仇大恨对吧?” 玉倚丝轻轻点头:“是的!你想认输吗?”看他的架势是不敢比了。 周宇摇头:“比还是要比的,只是有一句话先想问一问!” “你说!” 周宇认真地说:“如果我不小心被……螭蛇咬了一口,不知道姑娘肯不肯救我一命!” 这是什么问题?玉倚丝脸上终于有了红晕,救命?救命不就是陪他那个吗?拜托,有这么下流的问题吗?如果她回答“是”!她有九成把握这个家伙会“不小心”被螭蛇咬一口!瞪他一眼,玉倚丝深吸一口气,淡淡地说:“你可以赌一赌,赌我会救你!” 不用赌了!用这种语气说出来的话绝对不用赌,周宇叹息:“这场比赛并不公平,如果你有危险,我肯定会救你的,而我如果有危险,你不会救我!” 玉倚丝目瞪口呆,不公平吗?这不公平是针对他的吗?只要两个人存有一个救命的想法,不管是救谁,不公平的都只是自己而已,冷笑:“不管公平不公平,都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开始吧!”她并不喜欢就这个无限暧昧的问题多讨论,讨论本身对她也不公平! 左手一抖,一个袋子在手,也不知从何而来,一阵风刮过,她的人影不见了,居然直入螭蛇群中,右手一伸,准确地抓住一条蛇的蛇头,一抓一收,蛇塞入左手的袋中,宣告一条战利品到手,跟着又是一条,她这一行动,满林的螭蛇同时动了,就象接近干涸的池塘中的小鱼,在挣扎、在跳跃…… 而她呢?就象江南的巧手媳妇,在春日里用她一双巧手在摘茶叶,螭蛇涌向她的全身,她根本理都不理,最多只是手的频率加快而已。 在蛇群几乎淹没她的时候,周宇心微微一跳,难道她真的有那方面的意思?自愿让螭蛇咬一口?反正有他在,可以随时为她解毒…… 无限憧憬片刻间被打破,这些螭蛇在她身上拼命咬,但她白晰的双臂依然白晰,裸露的双腿也看不到半点红印,而这些成功咬中她的蛇纷纷被弹落,在地上痛苦地扭动,奇怪了,她的皮肤居然是真正的刀枪不入!与轻扬飞洛对阵之时,他还以为她是用了某种护身魔法,现在看来,这或许是她本身的体质在保护她,与这样一位怪物比捉蛇或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不管谁胜谁负,他的“不怀好意”都会落空! 片刻间玉倚丝左手的袋子已高高鼓起,看这鼓起的幅度,她这袋子最少也有上百斤重,但她一只手提着,依然在丛林中纵跃如飞,轻若无物。 周宇张大嘴巴呆呆站立之时,前面的玉倚丝身子一抖,满身的蛇纷纷飞起,回头冷笑:“你认输了吗?” 周宇哈哈大笑:“认输?我平生还不知道如何叫认输……”手轻轻一引,树上的蛇突然飞起,开始是一条接一条,后来是纠缠成团,他的人已不在原地,长笑声还在丛林中弥漫,空中一条长长的蛇网紧随其后,就象被一双无形之手牵引着,魔法!这是风之魔法还是水之魔法?玉倚丝不知道,但她知道一点,如果任由他将这蛇就这样牵走,她输定了,因为她的袋子虽然神奇,毕竟太小,心念一起,右手也起,右手一出,龙神能量发出,空中的蛇网被斩断,无数的蛇从空中纷纷而落,她的人也已不见,在树梢上而过,紧追前面受牵引的蛇,她的速度也的确快极,每一次飞跃,总能及时地打掉一部分的蛇,前面的蛇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开阳,已到海边,周宇身子一落,稳稳地站在礁石上,他手中一条蛇都没有,甚至身边两丈内都没有蛇,但沙滩上有一个小蛇堆,估计最少也有上千条,这些蛇被他风之魔法围住,拼命扭动,却怎么也逃不出来。 沙滩上人影一闪,玉倚丝站在蛇堆旁,手中是一个大袋子,袋子重重地落在沙滩上,她输了,不管是数量还是速度,她都落后! “你输了!”周宇笑嘻嘻地说:“不过我依然得承认你实在是天生的捉蛇好手!”象她这样刀枪不入的人当然是对付那些有毒之物的好手----天生的好手! 玉倚丝手一扬,手中的袋子远远飞向丛林,就象丢掉一个大枕头,盯着周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说的是捉蛇,而不是驱蛇!” 是的,她是老老实实地在捉蛇,但这个男人却是用魔法驱蛇,一字之别,方法大相径庭,效果自然也不会一样。 “只是一个消遣而已!”周宇微笑:“胜负本不重要,不是吗?”手一挥,风魔法解开,地上的螭蛇四散而逃。 “是的!”玉倚丝盯着他:“虽然你赢了,但你看来很失望……是不是我没被螭蛇咬,你很不快活?” 周宇笑了:“不,你没有被螭蛇咬,我很高兴!也很放松!”这个女人实在不太象是一个女人,如果真的需要用那种方式来为她解毒,他怀疑自己能否过得了关,不说别的,单就她刀枪不入的体质而言,自己都不知道能否能“入关”纵马驰骋!有一句话他没有说,但不妨碍他心底的意淫:如果她的处子膜也象她的皮肤一样根本破不了,实在是天下第一等的可怕事情! 玉倚丝不满意他的回答,因为他话里有话,弦外之意好象……好象居然是还瞧不上她,这太可恶了,怒目而视:“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周宇淡淡地说:“我要走了,告辞!” “等等!”身前人影一晃,玉倚丝脸有潮红,狠狠地盯着他:“话都不说清楚,算什么……男人?” 周宇笑了:“我算不算男人姑且不论,只是你真的……真的不太象是一个女人!” 女人就应该是弱者吗?有本事的人都不象女人吗?这是什么狗屁道理?玉倚丝大怒:“或许我还需要与你拼一场,只为你这句话!”这世上有一个奇怪的事情,女子最不喜欢别人说她不象女人,而男人也不喜欢别人说他不象男人,特别是她真的有点不太象的时候,这个说法就成了插入痛处的一根针! 这是一个通用的规律!

上一篇   第165章 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