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百鸟归巢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2章 百鸟归巢

突然,天空阴暗了!太阳看不见了! 众人大惊抬头,更惊,不知何时,天空出现了大片的乌云,要隐隐的大风吹来,山雨欲来风满楼,莫非要下雨了?片刻间,雨声大作,若斯大叫:“快躲起来,是飞鹫!” 周宇早就发觉不对,这不是乌云,而是鸟群!这掉下来的雨点也不是雨点,而是鸟粪!前面有一个石洞,不用人招呼,所有人全都跑向石洞,一进入,顿时洞内臭气熏天,因为每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了鸟粪,周宇除外,鸟粪在离他头顶几尺远的地方自动偏离,但他也处于臭气包围之中,这臭气他的护身术可没办法隔离。 妮丝儿一只手紧紧握住鼻子,圆溜溜的眼睛四处打量,落在周宇身上久久停留,这个人居然挺干净的,也许是队伍中唯一干净的人,团长依然冷淡如水,身上沾满了鸟粪就好象和身上撒满了鲜花无异,这一份禅定功夫好生了得! 若斯眉头皱起:“这鸟粪不寻常!火辣辣的生疼!”裸露在外面的手臂擦得发红,看来这地方曾中了鸟粪。 纳兰点头:“这鸟粪本就带有强烈的腐蚀性,难怪这地方寸草不生!” 好厉害!用粪便就可以打败敌人!周宇盯着洞外,外面依然有星星点点的鸟粪从天而降,落在地上立刻裹入泥沙之中,好象还有淡淡的轻烟,纳兰面有忧色:“希望飞鹫没发现我们!” 团长缓缓摇头:“这不可能!飞鹫的视力一向极佳,如果没有发现我们,它们早就应该飞走,不至于在此地久久停留!” 纳兰急道:“那怎么办?” 汉斯朝洞外看看:“还能怎么办?等!等到它们飞走,这么多的飞鹫,我们一出去必死无疑!” “可是,飞鹫的耐性也是非比寻常的!”纳兰眉头深深皱起:“它们为了食物有时可以等待十几天,我们哪里耗得起?” “幸好还有一个山洞!”团长淡淡地说:“否则,我们才真的惨了!” 周宇平静地说:“这飞鹫也是魔兽吗?” 纳兰有些惊讶地说:“你连飞鹫都不知道,这可是最可怕的魔兽之一,风系魔兽!单个的倒不难对付,但关键是这种鸟一出必定成群,一攻击就是不死不休,任是森林中的魔狼、烈虎都得惧它三分。” 周宇:“既然是魔兽,看来智慧非凡,它们想必已经在打定主意让我们成为它们的中餐!” “是的!”团长一步上前,挡在洞口:“注意,它们要攻击了!纳兰,你防住上方,若斯、汉斯和星斯,随我守住下方!周宇,你保护好妮丝儿,不得露面!” “是!”众人齐声答应,三柄剑出,宽大的洞口顿时堵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上方高达两丈的缺口。 狂风大作,无数的黑影飞射而至,剑光起,鲜血伴着劲风飘落,飕飕不绝,纳兰手中的箭如电飞,箭箭中的,但上面的缺口如此之大,他又如何防得住,转眼间他的箭袋已空了一大半,战斗才刚刚打响。 漫天的风声中,纳兰大叫:“团长,不行了,箭完了!” 团长猛地跃起,半个身子横在洞壁中间,左手拼命撑住洞壁,右手剑尖徒然长出一尺长的剑芒,剑芒到处,黑影纷纷而落,中间夹杂着团长粗重的喘息,看来战斗已进入白热化,当然只是这边的拼死战斗而已,飞鹫那边虽然死了上百只,但对于它们庞大的队伍而言根本是九牛一毛而已。 纳兰已弃弓用剑,一柄长剑出,站在刚才团长所在的位置,与若斯他们并肩战斗,眼前一时还不至有失,但时间一长,他们势必一败涂地,因为飞鹫的攻势更猛,而头顶的团长喘息更急,黑色的蒙面纱巾也紧紧贴在他的脸上,汗水湿透,他的作战方式实在太差,左手完全用于支撑身体,艰难无比,右手的功夫也难以全面发挥,但手又偏偏松不得。 突然,一声笛声起,笛声一起,顿时天上的乌云变得颤抖起来,笛声一转,鸟语空山,一派平和,前面的飞鹫不再攻击,而在天空盘旋,笛声再转,犹如百花齐放,小鸟低语,地上的飞鹫纷纷飞起,突然,一起射向东南,片刻间走得干干净净。 团长身子几乎垂直下落,一落下手一撑地,艰难站住,回头,目光中满是惊讶:“是你!” 周宇玉笛一横,微笑:“这一曲叫百鸟归巢,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奇效!”百鸟归巢只是激发鸟儿的回归意愿,但对魔兽这类灵鸟自然不灵便,不过,用他的仙修之力一吹,效果大不相同,不是劝它们回去,而且带着一种人类所无法理解的命令,它们正因为是灵鸟,自然明白这种仙力是何等巨大,明知不敌,转眼间走了个干净,周宇初次用乐曲制敌,还无法熟练掌握乐曲的技巧,否则,他完全可以将这群飞鹫收为己用,命令它们执行他的任何指令。 众人一齐睁大了眼睛,用笛声可以驱散飞鹫,这种做法简直匪夷所思,但效果如神,如果今天不是周宇一曲百鸟归巢,他们六人全部都得归巢,当然是阴曹地府的“曹”! 纳兰缓缓摇头:“虽然我们从不知道这种方法,但得承认带着周兄弟实在是最明智的选择!” 周宇笑了:“看来你对团长的英明决策私下有过怀疑!” 纳兰大笑:“我承认!但我现在认错,团长英明!”突然笑声一收:“团长,你怎么了?” 周宇侧身,身边的团长身子在摇晃,周宇手伸出,扶住他,关心地问:“用力过度了,是吗?” “让我坐一会!”团长缓缓坐下,声音很虚弱,他的功力只达到二级剑师的标准,但刚才最后拼斗却是用的一级剑师的招数,剑尖透出剑芒非一级剑师不能用,否则必伤自身,他一用良久,能够撑到现在不倒下也算是毅力惊人了。 周宇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他的后背,一股能量在掌心发散,团长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快速恢复,身上的皮肤也由灰白转白再转红,由于周宇的能量是发散式的,他也根本不知道这一掌的妙用。 很快,周宇感觉手下的人停止了颤抖,呼吸通畅,手收回,平静地看着外面:“这些飞鹫没有魔晶吗?” “有!”纳兰微笑:“这怕不有几百颗魔晶,我们发财了!”他刚才只是担心团长的伤势,不好在他伤未好之前,就动手取魔晶,这时看他的神色慢慢恢复正常,方始放心! 团长淡淡一笑:“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你们先取魔晶!” 四人一齐出洞,尖刀舞处血飞溅,一颗颗的黑色珠子丢在草丛中,妮丝儿负责擦干净,周宇负责装袋,这袋子也有些奇怪,明明不太大,但这么多珠子塞进去依然不满,看来就是轻扬舞所说的“魔法袋”,这当然比不了他的无生戒,但也够神奇的! 团长终于站起来,一站起来加入取晶的行列,所有人喜笑颜开,这表示他的伤势不碍事了,伤好了,收获又是空前的,所有人的喜悦在飞扬,这真是奇迹,在飞鹫围攻之下居然会发财,这种飞鹫魔晶虽然不是最好的晶,却是极难得的,也可能是因为它的主人善飞,如果有三十颗以上,就能让一个大魔法师施展风羽术(这种功夫本来只有风系大魔导师才能用的技能),在空中漂浮起来,在身法方面等于连升两个等级,所以这种魔晶对于风系魔法师实是至宝,在宝物专卖店里能卖到10金币一颗,这次一次性收获200多颗,合计最少也是2000多金币,比他们前几次收获的总和还要多得多。 一切收拾好,团长眼睛里满是笑意:“我们先到前面去洗一下,这身上真是臭死了!”心情好了,他的声音也变得柔和,看来嗅觉器官也初步恢复了功能,能够闻到自己身上的臭味,还真的挺难得。 前面果然有涔涔的流水声,一弯清亮的溪水从高坡之上飞泻而下,如同碎玉飞溅,若斯、星斯、汉斯以及纳兰一声呐喊,一头扑向溪水边,顿时流下的水中出现了一丝丝黑色,衣服、头发鞋子全都在水中,点点银珠飞处,他们的笑声豪迈而又张扬。 团长悄悄地走向上游,看来团长毕竟是团长,等级还是在那里的。 妮丝儿看来羡慕万分,但她身份特殊,一个女孩子自然不能和男人在溪水中打闹,上面偏偏还有团长在,可怜她一个女孩子不但没有优先权,反而处处在最后,周宇笑了:“别急,等会儿团长洗过了,你就可以去洗!” “你不知道,团长洗澡最慢了……”妮丝儿突然睁大眼睛:“你怎么身上不太脏?” 周宇抓头:“不好意思,战斗都是他们的,我身上自然干净得多!” “你不洗?” “洗还是要洗的,等会儿吧!” 妮丝儿突然一笑:“反正总是等,我们说说话吧!” “说什么?” “说什么呢?”妮丝儿想了一会:“说说你的歌曲吧,真好听,我见过许多呤游诗人,他们都不会吹曲子,就算会,吹的也难听极了,没你吹的好听,真的,不骗你!” 周宇抬头,她的眼睛一片纯真,脸上虽然象一只小花猫,但唇红齿白的动人极了,他笑了:“这些曲子都是我喜欢的曲子,因为喜欢,所以才学着吹,只是一种消遣而已。”这是实话,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他对中国的古典乐曲情有独钟,喜欢的乐曲有许多,《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空山鸟语》、《百鸟归巢》等等都是,这些乐曲有的是琵琶曲、有的是古铮、有的是二胡、有的也是笛子,这里没有其他乐器,除了笛子、二胡之外,他也不会其他任何乐器,对乐器他并不擅长。 在那个世界,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将笛子吹得这么好,有了仙修之力,他对音乐的敏感度大大增加,而且任何演奏技巧对他也不是挑战,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吹出任何一首乐曲而无需换气,也可以直接用高音将舞台上的麦克风震裂,但没有玉龙笛一切都白搭,这笛子给师傅是浪费,他拿来才是正理! 妮丝儿悄悄地说:“哪天你将你知道的乐曲一首首吹给我听,好不好?” 这么喜欢音乐?周宇微微侧身,她脸上有一层淡淡的红晕。 两人没油没盐的话说了不少,团长才终于从转角处下来,没有看河中的四条汉子,看着妮丝儿:“那上面有一个大水池,你可以去洗一下!” 妮丝儿跑得飞快,娇小的身影一转过,河中有笑声传来:“走了好!简直受不了了,脱衣服,洗个痛快!” 河中哗啦啦的水响传来,团长转身走向旁边的丛林:“我去那边看看!”大步而去,周宇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风中隐隐有一股香味传来,正午的阳光下,山边一片嫣红,他正走入山花深处,这个人挺神秘的,最大的神秘处就是蒙面,他为什么要蒙面,为什么要建立一个冒险团队?真的只是为了出名与发财吗? 如果是,他选择的无疑是一条艰险的路,但周宇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他不太熟悉这个世界的武功,但他知道,凭他刚才使用的那一招,绝对是一种不太差的武功,拥有这种功夫的人应该不会对金钱太有兴趣,更不会为了金钱而玩命,他如果想要钱完全可以加入别的冒险团队,想必地位也不会太低,而且省事得多,风险也小得多,但他没有,他选择一个人承担大部分压力,他的目的是什么? 带着思索,周宇走入河水中,脱掉衣服,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回澡,水从上游流下,带着大山的清冷,也带着一种神秘,旋转的水流中有一点嫣红在漂流,是花瓣,来自上游的花瓣,花瓣呈五彩之色,是一种梦幻般的五彩,在河水中悄悄飘过,片刻间掠过周宇胸前,手伸出,花瓣静静地贴在他的掌心,他抬起头,目光中有了喜悦。

下一篇   第13章 弹指杀魔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