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愚蠢的隐身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77章 愚蠢的隐身

第177章 愚蠢的隐身 京城,王宫之中,雅娜看着对面直发呆:“莫非我真的高估了这个家伙?他死在余生岛?余生岛真有那么可怕?” 已经两个月了,没有任何有关他的消息,他好象再次人间蒸发,象他这样的人,属于一条池水中的巨龙,就算他不动,只要他还在池水中,这池水就会有异常,但两个月来,天下没有任何异常现象,这或许只有一个解释:他真的死在余生岛,或许被困在余生岛上回不来。 女王笑了:“他毕竟也不是神!” 雅娜摇头:“事情没那么简单!你把问题弄复杂了!” 女王愣住,是的,如果没有余生岛的事情,她反而可以更周密地布置,但有了这件事情,事情就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一切都是未知,反而更让人伤脑筋。 伤脑筋的事情可以略过不提,第二天就是出发时间,女王出行,威势无比,一大队金甲武士在前,后面是一大队魔法师,中间一骑风鹿,上面坐的就是女王,她身边当然是雅娜,后面还有四个老者,最后面又是一大队金甲武士,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直奔北方而去,一出深宫,女王变得更加沉默,以至于雅娜和她说话,她都是一言不发,仿佛心神不属,但神态平和,要说她是害怕,也不太象。 雅娜无数次侧目而视,始终猜不透她内心到底想些什么,女王就是女王,也许她正在构思某种妙计也未可知。 出京城,过翠湖,翻格里斯山,已是北方,北方的大地与南方有区别,丛林密布,落叶飘零,大队人马踩着厚厚的落叶一路前行,人数虽然多,但动静并不太大。 堪堪一个月的行程,女王到达天魔谷,天魔谷已经准备停当,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谷,并没有象它名字所说的“魔”气,而是一座很大气的山谷,两边山峰高耸入云,中间是宽达数里的巨大盆地,没有树木,两边的岩石全都是光秃秃的,虽然是光秃秃的,但一股气势却震撼人心。 也不完全是豪迈,豪迈之中也有温婉,温婉之处就在于山谷中间的一个小池,池方圆不过十里,但湖水清幽,薄雾缥缈,不知池水从何而来,也不知它会流向何处,没有流水注入,也看不出水外泄的迹象,水面刚好与平整的青石块相当,就象青石板中间人工镶嵌了一块绿色的碧玉。 绿色的碧玉上方是一座高台,台高十丈,这是一座天然的石台,从青色的崖壁间斜伸而出,覆盖半个池面,池水形成的薄雾袅袅升起,整个高台也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高台下方有石级,石级上每隔一丈就有两个金甲武士对面而立,神态肃穆,手中长剑当胸,剑未出鞘,但威势已露。 高台上有红色的幕布,遮盖住后面的青色石壁,高台上也有人,最中间的当然是女王,她的金冠在阳光下灿烂而又迷离,她的脸在薄雾中也若隐若现,美丽而又高贵,她前面是一名金衣老者,身边是雅娜和另一名金袍老者,后面则是另两名老者,这两名老者低眉顺眼,穿着也是普通的麻衣,但身居高台之上,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探视目光,他们面不改色,自然也不会是平常角色。 下面自然也有人,几乎整个山谷完全布满,最少也有五百余人,身上的衣服颜色各异,将整个山谷半点得五颜六色。 雅娜四处打量,那个人来了吗?或许就隐藏在人群之中,或许是在池水中,或许就在天空的某个地方,如果他来了,他有太多的地方可以隐身,但她看不到他。也许他真的没有来! 周宇真的没有来吗?他自然早就到了,这地方真的有太多的地方可以选择,虽然没有树林,但有天空,他可以在云层中欣赏这一曲好戏,也可以在池水中欣赏,但他没有这样选择,而是选择了另一种最简单的方法,杀一个人,换上他的衣服,用水魔法略略改变面孔,他就站在一个叫“吉斯冒险团”的队伍中,这个冒险团以团长之名为名,虽然是冒险团,但事实上是盗贼团,他所杀的那个人乃是这个盗贼团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四剑剑师,这样的盗贼团是没有多少人关注的,而他却可以仔细地打量来参加盛会的人员。 说是魔法盛会,事实上并不仅限于魔法师参加,剑师一样可以,因为他看到了许多剑师,其中还有许多熟面孔,厉斯格、格里,他们后面居然有两朵鲜花,正是娅尼和娅丽,她们也到了,在这种层次的盛会上,她们本没有资格参加的,是不是她们功力大进给了她们参加盛会的理由? 周宇目光掠过,厉斯格旁边的是另一队方阵,身着白衣,神态倨傲,最前面的一名老者瘦削而又修长,眼睛一转之际,如电光射过,划过厉斯格的脸,脸上也缺乏必要的敬意,谁有如此威势?是不是三大剑圣中的另一位:塔野? 两个方阵旁边,是一些小方阵,穿着打扮五花八门,有的还破破烂烂,估计是一些冒险团,也是魔法师与剑师掺杂,相比较他们的衣着而言,旁边一队人马则显得规范得多,清一色的黑色长袍,长袍上还用金线绣着一些长短不一的金边,最前面的是一名头发、胡子全都银白如雪的老头,雪白的毛发和黑色的长袍相映成趣,显出一幅老当益壮的模样,他身后则清一色全是年轻人,有男有女,男的大多英俊、女的大多漂亮,即使是普通的魔法长袍,穿在他们身上也仿佛经过了精心的打理,显得绝不普通,他们这一队人数最多,衣服最整齐,加上人最漂亮,是整个山谷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身边有人说话:“年年都是魔法学院的人大出风头,看来他们今年也做好了准备。” “是啊!”另一人接口:“魔法学院是皇家学院,院长布尔斯魔法高超无比,直逼大魔导境界,各系魔导应有尽有,教出来的学生自然差不了!” 开始的人说:“这还不算,听说他们每年都会有比赛,最优秀的学员能得到魔神的一次指点,为了这次指点,他们每个人都很努力,而且一旦得到魔神指点,他们的魔法更会突飞猛进,现在的风系魔导师约瑟三年前也只是一名成绩优秀的学生,现在成了整个帝国都有名的魔导……”口气中充满羡慕。 周宇微微一愣,还有魔法学院?也对,瞧这些人的模样,活脱脱就是现代大学生的模样,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也有风华正茂的意气。这个学校办学宗旨不知为何,但办学方式却是极好的,有了好的师资力量、加上一个“魔神指点”的诱导,学生还能不努力?这个诱导可比现代的奖学金强出太多,有了魔神指导,魔法自然会突飞猛进,而在这个世界上,魔法水平一高,什么东西都来了,金钱、美女、地位,全都不在话下,得到魔神的指点,就是“神之门生”,比天子门生还高! 魔法学院旁边又是一大堆形形色色的魔法公会,前面的老头佩戴的小权杖就是他们身份的证明,最左边靠近高台下是另一群人,最前面的老者双目微闭,脸上平静如水,他的脸虽然暴露在阳光下,但仿佛隐藏于水雾之中,正是轻扬飞洛,他后面是五个老者,这五个人有三个是他的儿子,两个是轻扬家族中最了不起的魔导,虽然只有六个人,也许是最小的方阵,但投向他们的目光偏偏最多,敬佩与神往! 天下皆知,三大魔导中两个大魔导已经不在人世,这就是唯一的大魔导! 周宇没有发现莲花的踪迹,但有一小队人马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一小队人马远离高台,隔着池水正对厉斯格这边,只有七个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全部都作男子打扮,但其中有两个身材婀娜多姿,小的一个酷似妮丝儿,稍高一点那个酷似莲花,他的心猛地一跳,是她们吗?仔细一看,他分不清!这两人全都是长发披散,整个面孔隐藏于长发之下,手上也戴着皮手套,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后面的人呢?周宇目光一扫,他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若斯!他看到了若斯兄弟,还有洛森,他们四个人绝对不会错,是他们!但另一个腰挂长弓的人却不象纳兰,虽然他长得和纳兰很象,脸上脏极了,根本分不清本来面目,但他的眼睛不象纳兰,这双眼睛里有惊慌失措,而纳兰无论在什么时候,他的眼睛里都会充满斗志,这就是区别!如果他真的不幸就是纳兰的话,只有一种解释,纳兰变了,他走了之后,他们肯定经受过许多考验,在这艰难的考验中,纳兰的意志已经消沉。 他的心热了,伙伴们,这就是他的伙伴们,曾经远隔天涯,现在近在咫尺!一切都会过去,等到一切过去,他们就会重逢!重逢之日,天下间再也没有人能阻拦这支队伍! 他们果然想行刺女王,在这么多人包围之下,他们的行刺未必能成功,但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来了,这是义气吗?也许是,但周宇在叹息!他想告诉莲花,你的胆识我倒是佩服,作为一个团长,能让伙伴们死心塌地地跟着送死,这份领导能力也不差,但有一样东西差了点,她明显不是一个妙计的设计者,如果由他来设计,方案会周详一百倍,起码不至于如此暴露! 这一个小方阵在众多的冒险团中并不显眼,但他们的人数、他们的男女比例无一不在宣告他们的身份,如果女王对义气团有一个深入的了解的话,很快就能知道这个小方阵意味着什么,他们自以为隐藏得很成功,主要人物面孔全都不露,但有了一丝怀疑,就足以让女王产生警觉,他们的行刺不会成功! 斜望高台,他甚至可以看到台上的老者目光闪烁,掠过这个小方阵之时,眼睛里有一丝冷酷的笑容。够了,一切都显示,阴谋已经败露!好愚蠢的莲花!或者是另一个愚蠢之人,谁出这个馊主意,见面了不管是谁,都得先打一顿屁股再说! 轻扬飞洛眼睛缓缓睁开,因为后面有声音传来:“家主,这两个人想必就是神使!” “是!”轻扬飞洛声音流水般地传入后面老者的耳中:“真没想到他们今天也会来,事情不寻常!” “是的!”老者的声音也流水般地流过:“他们往日都会陪伴魔神老人家闭关,今天突然现身,只能说明一点,魔神老人家今年没有闭关!” “他或许就在这山谷之中!”另一名老者说:“那个人……那个人不来则已,如果来了,只怕……只怕……” “只怕什么?”轻扬飞洛缓缓地说:“有魔神老人家在,他出现才更好,正好一举杀之!” “是!”老者躬身不敢言,心中却有一丝疑问,将那个人杀了,你孙女立刻成为寡妇,你就愿意看到这个结局?但轻扬飞洛眼光略略一转,神态严肃至极,老者立刻明白,连忙低头,心头呯呯乱跳,魔神都有可能出现,他的手段没有人能明白,或许他此刻正在旁边监视他们,万一知道那个人与轻扬家族有关系,他们这六个人只怕今天休想活着出这天魔谷! 魔神,这两个字就象是天边的乌云,在他们心头悄悄弥漫。

上一篇   第176章 魔法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