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暗系消融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85章 暗系消融

第185章 暗系消融 “来不及了!”周宇手一抬,九转神功发出,这是冒险,真正的冒险之举,最后的关头,他只能选择用自身的六芒星来困住这团怪雾,这是暗魔法,如果他成功的话,他体内的暗魔法将有一个长足的进步,如果他失败,他相信自己的仙修能量会保护自己不至于受到致命伤,大不了将所有魔法元素全部消融,不大可能将他的能量消融,只有能量在,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相比较伙伴们和他女人性命而言,这是最佳的选择。 九转神功一出,这支急箭哧地一声钻入他的手心,与刚才不一样的是,这次是直接钻入他的体内。 周宇微微闭上眼睛,感受这股怪雾所带来的变化,没有变化,这怪雾一进入体内,立刻化作熟悉的清凉,直逼六芒星,六芒星在加速旋转,在旋转中这团雾气进入暗魔法所在的那个角落,没有了任何动静,能量还在,魔法元素也还在,原来还是可以吸收的,魔法元素不管是什么功能,进入他的体内都是能量,正如火魔法不会烧坏他的六芒星、水魔法不会冻坏他的经脉一样,周宇眼睛睁开,看到九双充满激动的眼睛,他笑了:“没事了!” 无生戒外面的声音他能听见,魔神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你还在,出来吧!”知道他还在,魔神就不会离开,没必要太急,他可以适当调整一下。 他这轻轻一笑,如同春风吹过大地,所有人全都笑了! “这是在哪里?”妮丝儿靠近他,这小姑娘现在又开始变得会红脸了,小脸儿始终是红通通的,可爱极了。 周宇看了她一眼:“眼前没时间谈这个,介绍一下我们的新伙伴吧!”目光落在两张陌生而激动的面孔上,与莲花身材差不多,伪装莲花的那个姑娘也是一个漂亮的美女,她盯着他眼睛都不眨,突然听到这话,脸上泛起红色:“我叫克里蒂,这是我哥哥……克尔。” 克尔一条胳膊断了,但脸上一样有激动:“能够见到你,真的是最大的福气!” 周宇手伸出:“欢迎新伙伴!” 莲花手也伸出,拦住他的手,微微一笑:“他们是请来演戏的!” 周宇微微一愣:“不是伙伴?” 莲花正要开口,克尔抢着说:“如果团长愿意的话,我们兄妹俩愿意将一百金币退还,从此成为义气团真正的伙伴!” 他们的确是请来的,花了一百金币的高价,这个价格相比较他的一条手臂而言也算是值得的,但现在,他愿意成为真正的伙伴,原因很简单,也许只因为这个团队是一个神奇的团队,任何人一旦进入就不会出来。 莲花脸望周宇,自然是要他拿主意,但周宇笑了:“招收队员的事情你说了算,我还有事情要办!” 所有人脸色全都变得凝重,莲花缓缓地说:“魔神!他还在吗?” “是的!”周宇笑道:“这老头挺嚣张,还在外面叫呢,我先让他不叫了,咱们再说话!”身影凭空消失。 他轻松的语气一出,所有人莫名其妙地同时松了口气,莲花手伸出:“欢迎新伙伴!” 九只手压在一起,在这新奇的世界中,九个人心头都有热血翻滚,有了他,这个世界是何等的奇妙,在强敌对峙中,他们能安逸地海边晒太阳,面对魔神,他轻松地说:“我让他不叫,咱们再说话!” 简直是调戏加玩弄嘛! 外面的娅尼与娅丽眼中的泪水还没有干,心跳当然远远没有平息,但一条人影突然出现在空中:“魔神,我们的较量还没有完!” 短短几个字出口,场中的一切都已改变,娅尼娅丽的泪水未干,但笑容已露,厉斯格和轻扬飞洛彼此对视一眼,眼睛里也有笑意,虽然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但好象彼此了解对方的心意,场中人虽然多,但级别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又有共同想法的,只怕只有他们两人。 “很好!”魔神心中惊疑不定,但语气依然平和:“我们可以继续!”这个人明明已将消融雾吸入体内,他也脸色大变过,证明这消融雾对他还是起作用的,但他突然又出现了,没有任何异样地出现在面前,这表示消融魔法对他根本没有起作用,连消融魔法和精心准备的一次进攻都伤害不了他,还有什么魔法能对付他?难道这个世界注定需要两个支点?剑神死了,他就取而代之? 当然,魔神也不相信他能杀得了自己,没有人能杀得了自己! 周宇笑道:“你的消融雾还有没有?如果有,不妨再来!”这话不是调侃,而是真话,他的六芒星能够容纳这种消融雾,自然就是多多益善。 魔神冷笑:“你如此嚣张……不知又有什么办法对付我?”他的魔法算是全都尝试过了,无法对对方形成有效攻击,但他一样不能攻击自己,虚空之剑虽然了得,但在他空间魔法之下,根本伤不了他,他的速度虽然快,但也未必及得上自己的无影无形! 周宇淡淡一笑:“这空间的魔法元素都是你的伙伴,你认为它们不会攻击你,对吗?” “是的!”魔神傲然道:“天下间的魔法元素靠近我就是我的武器,我自己的武器会伤害我自己吗?” 周宇手缓缓抬起:“你真的挺自信,幸好这世间并不只有魔法元素才是攻击的武器,而且……要隔开你与魔法元素的联系也是容易的事!” 隔开魔法元素的联系?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包括魔神,他眼睛大睁:“如果言语能够决定胜败的话,你肯定赢了!遗憾的是,言语决定不了胜败,我还是想看看你的手段……” 周宇打断他的话:“我的手段已经施展了,你没感觉出来吗?” 魔神脸色变了,因为在一刹那间,他感觉身边有异,在一个小圈子中,他身边的魔法元素是他的武器,但只是一个小圈子,小圈子外的魔法元素没有一点感应,这怎么可能? 周宇的声音悠然而至:“你是魔法之神,魔法元素估计也真听你的话,但我的能量却不是魔法元素所能穿越的,如果要我告诉你真话的话,你现在已经是笼中之鸟!”在刚才说话的过程中,他的九转神功悄悄发出,这次发出与以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没有急风,而是柔和的风,柔和的风一过,将魔神所在的区域包成一个大圈子,有了这层能量层,外面的魔法元素与魔神就隔离开来,这个魔法之神任何魔法元素都不可能伤害他,要击败他不能用魔法,但魔法元素与他隔离,这个老头就是一只鸟----被关在无形笼子中的鸟儿! 魔神脸色如土,心跳也加速,双手一扬,各种魔法飞出,但这些魔法施展,对面的周宇仿佛根本没感觉,也的确没有感觉,能量圈已形成,外面的魔法元素不可能进入,里面的魔法也一样出不来,他最多也只能在这个方圆几丈的大圈子中折腾,折腾得一片乌烟瘴气。 魔神突然消失了,再次消失,但周宇脸上没有任何改变,虽然在圈子中看不到魔神,但他一样出不了这个圈子,能量一加,几丈方圆的圈子突然缩小成几尺,能量的挤压之下,一声惨叫传来,圈子中出现了一名老者,满脸鲜血,阴森恐怖之极,他的空间魔法已破,周宇淡淡一笑:“去死吧!”能量圈一绞一切,老者分为两半,飘落池水之中。 魔神死!在他师弟剑神死了五个月后,他也步其后尘,死得一样是极不甘心。 周宇身子飘然而起,直上高台,在空中一个转折,背向众人站在高台之上,虽然没有回头,但下面的魔法师、特别是参与围攻莲花他们的魔法师全都在后退,有的甚至已经钻入了石头缝,而他对面的那群金甲武士在他淡淡的目光下如同狂风下的花朵,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周宇淡淡的声音传来:“本人无意破坏魔法盛会,更无意破坏大陆规则,但有一事需要在此说明!” 没有人出声,所有人都在听,他要说话,没有人敢不听! 周宇说:“莲花公主本是先王指定的继承者,在登基之前三天,她向魔神表明了治理天下的想法,这个想法有一个中心,就是:天下人皆有生存的权利,她会制定办法约束一切残杀无辜的行为,各位认为这个想法正确吗?” 霍然回头,紧盯着台下众人:“你们说,这个说法正确吗?” 制止残杀无辜?这个想法真是太好了,特别是现在!现在这个神一般、鬼一般的人就站在高台,高大的影子伴着刚刚沉下去的夕阳,就象巨大的阴影投入众人心中,他下一步会做什么?这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隐忧,如果他要杀了他们,没有人能抗拒得了,但他居然说出制止残杀无辜这种话,这话一说,就是提醒! 有一个声音颤抖着说:“我……我们是受神使所令……是无辜的!” 这是一个老者,也是围攻莲花他们的领头人物,他在提醒这个人注意,他也是无辜的!这是求饶,比较高明、不着痕迹的那种! 轻扬飞洛眼睛里有了笑容,轻轻摇头。 周宇淡淡地说:“我只问你们,这种说法作为一个帝王而言,是否是正确的!” 一个雄壮的声音响起:“当权者如果能有这番心意,天下何至于如此纷争不休?”这是一个老头,如雄狮一般的老者,大剑圣厉斯格,他环视四周:“老夫闯荡天下四十六年,手下亡魂不计其数,但均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女王陛下能够制定法规,禁止残杀无辜,实在是天下的福音!……轻扬大魔导,不知你的看法如何?” 他已知周宇的心意,他是在为莲花登基打基础,而他要做的,也就是响应! 轻扬飞洛缓缓转身,声音如流水般而起:“老夫正因为看不惯天下乱成一团,才隐居南方大海之滨,如果莲花公主真的有这个想法,自然是继承女王之位最合适的人选,不知为何突起变故?” 这下好了,又有了一个有力的声援者! 周宇缓缓地说:“只因为魔神不愿意听到这话,在他心目中,天下人只是他的奴隶,他又岂能允许一个女王来限制自己的行为?所以,他转向支持与他性格相近、为了权力无所不用其极的二公主……也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女王继位!” 有声音传来:“女王陛下宽容仁厚,众人尽知!……你……你不得……” 周宇眼光一转,正是大剑圣塔野,被他冰冷的目光一扫,塔野后面半截话低了许多“……妖言惑众!”这四个字理论上只有他身边的人听到。 周宇哈哈大笑:“妖言惑众?你可知道这个仁厚的陛下做了些什么?我来让莲花公主亲口告诉你们!”手一挥,高台上站着九个人,正是莲花公主一行,看到下面的人群,看着脸色平和的周宇,九个人如在梦中。 周宇平静地说:“公主殿下,魔神已死,你不用顾虑什么,就将女王的残暴不仁说一遍吧!” 九个人全都震惊,莲花轻轻咳嗽:“也好!这本是我的家事,不宜在公开场合诉说,但我也得让各位了解一下我这位手段高明的二姐做了些什么!” 众人目光凝注,莲花双目平视,缓缓地说:“为了女王之位,她要杀我,我可以不在乎,但她却因为我母亲----前任女王一句为我辩解之言而杀了她,还派出大队人马杀掉了我师傅----大剑圣托尔巴,需知托尔巴师傅虽然因为她的性格没有传授技艺于她,但对她一样是半师半父,如此杀父杀母之人,岂是良善之主?又岂能指望她能善待天下人?……” 她在台上侃侃而谈,下面的人全都震惊,她所说的与他们知道的完全不同,众人只是听说莲花公主谋反,又哪知这女王之位原本就是她的,而这个处处标榜自己的女王却是如此蛇蝎心肠,杀敌人没什么说的,但杀父母的人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遭人唾弃的。

上一篇   第184章 空间魔法

下一篇   第186章 李代桃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