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圣尊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03章 圣尊

第203章 圣尊 “不准动!”大胡子手心有了汗水,怒喝道:“再动立刻……杀了你!”最后三个字突然拔高,或许就是他们的战斗指令,声音一出,那个可怜的女人猛地被推倒,乳房半露,刚才抚摸她乳房的男人无情地推开了她,站起,手中弓上弦,直指周宇。 风光旖旎的场面有被战斗场面取代的趋势。 面对长剑、利箭,周宇脸色变了,变得惊恐吗?不,由冰冷恢复平静,环视四周,淡淡地说:“安第冒险团如此作为,比盗贼团更为卑鄙无耻,本人下手除之,想必也不会有人有意见!” 嘈杂的场面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这个在别人剑下、生死不知在何时的年轻人居然一开口就要除掉北方威名卓著的冒险团,他什么意思? 卓尔手猛地垂下,她本已摸到了腰中的剑,也不知是什么想法,但他这句话一说,她身子猛地一震,手轻轻滑下,小嘴儿已张开。 狂笑声起,是大胡子,虽然在狂笑,但他眼睛中没有丝毫笑意,随时关注着年轻人的动静,确保只要他一有异动,立刻杀之,这也是他的战斗招牌。 笑声中,周宇没有任何异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对面的弓箭手冷笑:“你只是一个魔法师,别忘了你的咽喉在我的箭下!” “是的!”周宇淡淡地说:“但……魔法师也可以杀人!” “杀人?怎么杀?”阴森森的声音一传来,“哧”地一声急响紧随其后,一支长箭划破空气,射向周宇的咽喉,速度如闪电,这样的狭小空间本不适合弓箭手发挥特长,但这个弓箭手箭法了得,长箭一出,腰一扭,又是一枝箭上弦,自然而然,娴熟无比。 空间狭小自然也有狭小的好处,就是箭一出就到,基本上没什么时间间隔,也没什么悬念,弓箭手对付魔法师是占尽天时、地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失手,他就可以直接卷铺盖滚回老家去了! 他没有失手,这枝箭既稳且狠,目标直指周宇的咽喉,箭身没有一丝的颤抖,眼看这枝箭就在到达周宇的咽喉,卓尔的眼睛中有了惊慌和不忍之意时,这咽喉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根手指,就象凭空出现的一般,手指一出现,这枝长箭突然在他咽喉前五寸处化成粉沫,崩地一声轻响,弓箭手手中的长弓弓弦断,他仰面而倒,倒下之时,咽喉处鲜血泉涌。 他听到的最后声音是:“这是风刃!”非常平淡的介绍。 左边大胡子一声怒喝,充满不信,也充满震惊,随着大喝,酒楼中仿佛打了个炸雷,炸雷过后或许就是闪电,也的确有闪电起,剑芒如厉电,划向近在咫尺的咽喉,这时候什么火狐、美女全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将这个人斩杀,他时时刻刻在防备对方的风魔法,但根本没看到他念咒,风刃已出,刚刚杀掉了他的一名兄弟! 但剑芒刚刚刺亮众人的眼睛,一道青色的火焰划过,大胡子突然化作一缕青烟,连同他的剑芒甚至是长剑全都成灰!他没机会听到介绍,但酒楼上的众人听得很清楚,依然有介绍:“这是火魔法,也可以杀人!” 唰地一声,十多人一齐扑上,周宇右手一挥,一团淡淡的雾气飞出,准确地将十多人一齐罩入其中,他的声音平静地响过:“这是暗系消融,我比魔神稍微差点,但幸好你们并不是魔神!” 话音刚落,这十多人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酒楼已大哗,所有人一齐站起,一枝冰箭从周宇手中射出,在空中击碎一枚正朝他飞来的冰锥,哧地一声,准确插入墙角一名魔法师的咽喉,他依然有话说:“论水魔法,我不差于你!” 反手一探,领头的大胡子手中的剑芒消失无踪,他的咽喉已在对方掌握之下,周宇盯着他死鱼般的眼睛:“这是什么魔法,你可以自己猜猜!”话音刚落,大胡子脸色如土,身上的皮肤也如土,不是如土,而是就是土,黄土纷纷而下,他整个人片刻间化作一堆黄土,或者是土状的粉沫,连鲜血都没有,也没有话说出来,但众目睽睽之下,这个一级剑师片刻间就成了一堆黄土,诡异的变化! “土魔法!”这是一个魔法师老者嘶哑叫喊,也是对他的回答。 周宇目光落在他脸上:“正确!土魔法并不止是能操纵土元素,练到极致一样可以直接杀人!”轻轻一转身,空气中的灰尘飘飘而散,他看着窗外,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周宇!……你是周宇!”一个声音迟疑着响起,声音一起,酒楼沸腾了,是的,只能是他!只有他才能在这么多人围攻下片刻间尽杀十多名高手,也只要他才会六系魔法,而且他刚才还说了句:“这是暗系消融,我比魔神略微差点!”暗系消融魔神是老祖宗,任何暗系魔法师都比他差,不是差一点,而是天上地下,这个人很谦虚地承认比魔神差点,就只能是他! 天啊,这个比神还厉害的超级高手就在眼前,和他们一个酒楼喝酒?这个冒险团居然将麻烦找到他头上,自然是瞎了眼睛!一双妙目死死地盯在周宇脸上,眼睛里又激动又震惊,她小嘴儿已经完全合不拢,这自然是卓尔,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真的是他吗?这可能吗?自己在做梦吗? 周宇缓缓回头,目光所至,自然是刚才叫出他名字的老者,也是那个回答他问题“土魔法”的老者!他在苦笑:“看来各位对我还挺熟悉!” 他一回头,酒楼里鸦雀无声,他话音一落,酒类再次沸腾,有的人在后退,有的人在前进,后退的或许是那些平时作恶或者与魔神一系有关联之人,而前进的则是他庞大粉丝团中的成员,包括卓尔! 他承认了!真的就是这个人!所有人全都有一种片刻的昏眩,包括那名老者在内,他也有了多年没有过的感觉,激动!这个传说中的神离他如此之间,还和他说话了…… 周宇轻松一笑:“各位现在总应该相信,我不会对他们的火狐有兴趣,对吧?” 他轻松的语气一出,所有人莫名其妙地全都松了口气,轰然大笑,大笑声中夹杂着叫喊:“别说是火狐,就算是火龙,你老人家一样不会有兴趣!”这是对他原来话的重复,原来他说这话时没有人当真,但现在没有一个人怀疑,象他这样的人,火龙的确不在话下,山野之中的龙类对他而言就是宠物,什么时候有兴趣了,随时可以杀那么一只两只玩玩! “安第冒险团本就是盗贼团,你老人家为北方除此大害,我们齐感大德!”这是拍马屁、还是表明态度暂不可知,但应者如云,一时之间,安第冒险团算是彻底定性为盗贼团。 那名老者缓缓说:“安第冒险团不管是什么团,居然想谋取你的宝物,算是瞎了狗眼!”他的声音虽然不响亮,但声波滚滚而出,带着大地的回音,顿时将所有人的声音全部覆盖。 周宇盯着他:“土系魔法师?” 老者深深一躬身:“是!”声音好激动,土系魔法师在这个世上算得上没什么地位的,因为大陆一直没有出过土系大魔导,与其他几系相比,土系算得上没什么出息的魔法行业,也象是没有靠山、没有根的魔法浪子,老者虽然达到大魔法师之境,但也曾一度失去了信心,但现在,他的信心悄悄抬头,因为他亲眼看到了这个人手中的土魔法的妙用,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妙用! 而且这个至尊现在在向他说话,声音还挺亲切! “你是否达到魔导境界?”周宇问得轻描淡写,但听者无不惊讶,动不动就魔导?土系魔导是这么容易碰到的吗? 老者脸微红:“承蒙圣尊下问,老朽无能,才达到……大魔法师境界!” 居然称呼他为圣尊,而且语气之恭敬,绝对是面对最敬重的老师时才有。 周宇笑了:“土系难练,大魔法师也挺难得!……好了,我要去休息了,各位请让路吧!”唰地一声,两边人整齐地分开,但每个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周宇大步而去,走出酒楼,身后有声音叫道:“圣尊……要不要将这些不长眼的尸体处理一下?”依然是那个老者,他真的挺为他着想,酒楼上的尸体依然在,虽然只有三四具,但放在酒楼也不是个事,但他拿不准周宇的意思,所以先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