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追星族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05章 追星族

第205章 追星族 周宇想得比较周密,城中他贸然出手暴露自己没什么意思,但由别人先找上他就不同了,除掉一个本就该除的冒险团,顺便将自己的到来信息给塔野送过去,他相信这个信息会很快送到,象塔野这样的人,是有野心的,也是有势力的,有野心也有势力的人自然会将他山庄之下、近在咫尺的城市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小露身手,立刻换一家客栈,他相信城中没有多少人能知道他住在这湖边客栈,但他也相信塔野必定能够找到他。 找到他后就会有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人送上门来,这个女人是否真的动不得暂且不作考虑,但他的目的却是要救她,从敌人重重包围中救人固然威风八面,但让敌人主动将要救的人洗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漂漂亮亮地送到他面前更轻松惬意。 周宇都有了三分佩服,对自己的佩服! 如果他知道城中目前的热闹场面,他一定会更加佩服自己,因为城中不管以前是否平静,现在都不再平静,热闹的喧嚣全都因为他的到来,魔法公会有人出动、冒险公会也一样,出动的是什么人?是最厉害的杀手吗?不!是最机灵的探子! 原来本已完成任务、打算离开的冒险团重新住下了,一些独来独往的独行客也无法保持往日的清高与平静,他们在探寻这个人的下落,期望着能有一个机会与他偶然碰上,更期望这个人在遇上他们时心情不错,能顺便给他们一样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永远是一切的保证,而这个人又是实力的当然代表,虽然这里暂时没有“追星族”,但此刻所有人都有一种追星的狂热,而且比那个世界的追星族更加狂热,那个世界的追星族有年龄界限,而且“星”也太多,但这个世界上追星的队伍没有年龄界限,如果非得总结一个共同点的话,这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全都是社会的上层人士,代表社会的主流! 这个世界上值得一追的“星”也不太多,眼前最亮的一颗就在城市的某个角落,这个事实将城市的热闹与喧嚣完全点燃。 有探查就会有猜测,有猜测就会有讨论,有讨论也会有线索,何况周宇本就留下了线索,所以他的行踪并不象他所想象的那样隐秘,最先发现他行踪之人并不是塔野的探子,而是卓尔姑娘,最先将他的行踪泄露出去的,也不是卓尔姑娘,而是一名精明的伙计,这个伙计去城东办事,偶然听到旁人的议论,联想到今天新住进来的客人体貌特征(这种体貌特征的人并不太多),立刻就有了商机,信息的泄露是有代价的,每个要听到这消息的人都得付出代价,是什么?当然是金币! 一上午时间,这个精明的伙计富了,一下子拥有了几百金币,这些愿意花钱买消息之人原来以为自己是知道这消息的唯一一人,但赶到湖边客栈一看,这里早就人满为患,路上还有络绎不绝的人群前来。 没有人一来就直奔主题,都是清一色地住店,而且都有着千奇百怪的理由,这个人不喜欢别人打听他的消息,没有人敢惹人不快,但也没有人舍得离开,于是,湖边这座惨淡经营的酒楼生意立刻红火起来,连地下室都住上了人,而且住的大多是平时高高在上的剑师和魔法师。 客栈虽然人多极了,但秩序也好极了,没有人喧嚣,也没有人失礼,更没有争斗厮杀,所有人都将自己最礼貌的一面展示出来,这块天空也许就是这个世界魔法师与剑师最和谐的空间。 周宇坐在房间中,平静地看着窗外,外面人突然增多出乎他意料之外,他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的信息已经成为买卖的商品,更不知道这个商品被卖了若干次,转手再转手,转得不亦乐乎,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得到他指点或者某件小礼物的奢望,大多数人更现实,与其做白日梦,不如赚点钱花花,就象实力是根本一样,金币也是每个人都喜欢的。 他给这座城市带来的第一件礼物是地龙王血,第二件礼物是什么呢?是商业的繁荣! 房门被轻轻敲响,周宇皱起了眉头,这是他今天第八次皱眉,前七次都是有人走错了房间,先向他礼貌地表示对不起,然后就热情地邀请他去喝一杯,有的干脆将各自随身携带的小礼物送给他,表示对敲错门的歉意,这次莫非又是如此?这些魔法师和剑师如果真的这么粗心,还在江湖上混个屁? 周宇知道自己终于吃了名气的亏,他的行踪也被人发现,这些人中谁是塔野的探子他懒得过问,也懒得去拆穿某些人的小把戏,他很客气,送东西不收,请喝酒回绝,然后就淡淡地看着对方,直到这些人不敢说话直接出门,这次且看是谁! 走近房门,一股幽香飘入,周宇心微微一跳,正主儿到了,这么快!轻轻打开房门,他微微愣住,面前的确有一位姑娘,但这个姑娘并不是他等待的人,而是一个剑师! 卓尔!卓尔好象微微一愣:“我……” 声音被温柔地打断:“姑娘好象是走错了房间,对吗?” 卓尔脸色微红,她的确是想这么说的,为什么他好象知道她要说什么?难道这个奇人还能洞察别人的心理?他知不知道自己心里还有些什么想法?如果知道,他会不会瞧不起自己?一瞬间,卓尔有一种被人剥光衣服研究的感觉,羞愧感觉浮上心头,轻轻转身,一句“对不起”出口,人走出好远,几乎是跑出去的。 她这一跑,周宇反而有了兴趣,温和的声音准确地送入她的耳朵:“姑娘,敲错门也是缘分,能一起喝一杯吗?”这个姑娘他突然想起来了,是在那个酒楼见过的那个姑娘,虽然他的目光从来没有在她脸上凝聚过,但酒楼中所有人的动静全都在他掌握之中,在大胡子长剑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这个姑娘手也搭在剑柄上,当时他有一个解释,这个姑娘也是他们的帮手,但后来他改变了主意,这个小丫头要出手相助的意思,因为她眼神中有关切! 虽然他不需要任何人相助,但对任何打算帮他的人他都有好感。 卓尔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脚步猛地停下,霍然回头,手指指着自己:“你在和……我说话?” “这里好象只有我们两个人!”周宇微微一笑:“邀请有些冒昧,如果姑娘不肯的话,就算了!” 这如何能不肯?这如何算得了?卓尔脸上有了红晕,心中仿佛有一只小兔子在拼命地折腾,直到走入他的房间,她还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一碗水递给她,面前的男人笑道:“这酒并不好,还是喝点水吧!” 大大的碗捧起,卓尔眼角的余光悄悄地打量他,但刚刚一碰到他的眼睛,这双眼睛就捕捉到了她的眼神,卓尔手微微一抖,水洒在衣襟上,水一洒,她更慌,大碗放下,轻轻擦拭,对方明亮的眼睛紧盯着她,仿佛一直看到她心里去,卓尔想逃跑了,这一刻,她真的想放弃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从他洞察一切的目光中逃跑,逃得越远越好! 她本想借喝水的机会平息自己的心跳,但水才喝几口,她的心更乱,在他面前她好象没有半点秘密,这种感觉真不是一个女孩子受得了的!何况还是一个自尊心极强、脸皮儿极薄的姑娘? “谢谢你!”对面有温柔的声音传来。 温柔的声音一出,卓尔心中的慌张莫名其妙地平息,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不懂!大大的眼睛睁开:“你说什么?” “谢谢你!”一模一样的重复,连语气都一样! “为什么?”依然不懂! “相信姑娘应该明白!”周宇轻轻一笑:“在酒楼中,你打算出手相助的,虽然最终不需要出手,但我还是得感谢你!” 卓尔没有了声音,嘴巴微微张开,心中的喜悦也象一朵小花儿开放,天啊,他知道自己当时的想法!虽然他根本没有看她,但他始终注意着她,知道了她当时有出手的打算,这个奇人果然是有洞察人内心的本领,这个本领开始让她无地自容,但现在看来,好象也不太坏! “你知道我是谁!”周宇微笑:“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卓尔!”卓尔低头说:“我叫卓尔,是北方冒险团的成员……见到你……很高兴!”她没有否认知道他是谁,也无需否认。 “北方冒险团?”周宇笑了:“来,给我说说……你们冒险团的事情!”也许是“北方”两个字触发了他的某根神经,整个大陆他还是陌生的,北方有大事将要发生,这一点他绝不怀疑,大事往往都是有大势力的人操纵的,相信这个北方冒险团的成员能告诉他,北方有些什么大势力,直奔主题会引起警觉,还是陪她聊聊轻松的话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