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审美观出错也是要命的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07章 审美观出错也是要命的

第207章 审美观出错也是要命的 在与这两女对阵中,周宇有一个先天的优势,他知道这计谋的全部,而对方并不知道他已完全了解这个计谋,有这一个优势在,他就可以戏弄对方于股掌之间,这样的戏弄他一天来一次也不会嫌多! 已是午后,周宇的窗户突然从里面关上了,好象打算睡觉,但没有人知道,在房间窗户关上的一刹那,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一丝微风吹过,墙跟下好象有一道树荫流过,微风吹过湖面,湖水泛起的涟漪很快消失在水波之中,周宇已经到达湖对面,湖对面是一片紫竹林,竹林轻幽无边,竹叶飘落平坦的地面,地上也厚如席梦思,简直是天然的谈情说爱的地方! 塔野大剑圣对他真的不错,不但为他准备好了要破身的女人,还给他准备了一个做的地方,在这里做,女人的大声呻吟都不可能传出去,可以更尽兴地做,做得死去活来、精尽人亡的那种! 从这里可以听到两个女子的谈话,但两个女子绝对听不到他的动静,亲耳听一听她们的计谋,估计也是比较愉快的一件事,她们或许在谈论床上功夫吧,如何让男人一泄千里的秘诀有破解的可能,周宇的确听到了她们的谈话,甚至看到了她们的眼神,她们在说什么呢?在评论湖水!还有夕阳!包括所有她们今天看到的美景! 她们眼神中有什么?玛尔尼眼神比较复杂,但那个狐族美女眼睛里一片单纯!周宇暗暗叹息,对手实在不简单,她们最大的成功之处就是没有轻视他,尽管听不到他的脚步,也不可能感应到他的存在,但她们一样视他就在身后,这是一个好习惯,特别是计划对他用计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好习惯! 他有理由相信,从知道他出现在城中时起,塔野手下之人就没有讨论过与这计策任何有关的话题,因为没有人能确定他是否就在他们身边。 悄悄离开十多丈,周宇重新踏上竹叶之时,虽然依然无声无息,但还是有细微的声音传出,在丛林中穿过,五十丈,两人没有任何异常,三十丈,还是没有,十丈,玛尔尼轻轻颤抖了一下,指着湖水说:“艾丽,你看,这夕阳映照着湖水,好美吧,在山庄中可看不到这样的景色。” “嗯!”狐族美女说:“山庄中整天面对山,看不到水,好闷!”声音娇柔无比,好闷两个字一出,仿佛在幽幽叹息。 身后有声音传来:“两位小姐好雅兴!” 声音极平和,如春风一般,但这春风在耳边久久回荡。 玛尔尼唰地跳起:“什么人在那里?”回头之时,脸上有惊讶,也有薄怒。一个男人落入她的视线之中,身材高大,脚步潇洒,帅气的脸上是平静的微笑,眉毛黑如墨,头发也是乌黑发亮,他的青色长袍左袖有一块破损,这一切都让她的心悄悄跳起来,来了,终于来了! 狐族美女艾丽也回头,但她回头要慢得多,幽雅之极,随着她的回头,长长的金发轻轻旋转,满天的夕阳仿佛全都在她这一旋之中。 周宇好象看呆了:“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我走遍天下从来没有见到过!” 很好,这么快就进入主题,有了这个评价,自己的计划可以圆满完成,这是玛尔尼的第一感觉,但她也很奇怪,这个男人说这话时居然是盯着她自己,难道他在猜测自己的身份?还是发现了什么?微微一惊之下玛尔尼侧身回避,或许还在构思如何暂时消失,给这个色鬼一个难得的机会与他口中“走遍天下都没见过的美女”度过一段销魂的时间。幸好耳边有声音为她解围:“公子见笑了!小女子不敢……”是她乖巧的妹妹! 但“妹妹”娇柔得让人心醉神迷的话突然被打断:“很抱歉,我说的不是你,而是这位小姐!” 玛尔尼茫然侧身,一张温柔的脸居然正看着她:“美丽的小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热气几乎传到她的脸上,这个男人在向她说话!用粗暴的语气打断“妹妹”,然后用如此温柔的声音来询问她的名字! 玛尔尼心猛地一跳:“你问我?” “是的!”周宇温柔地说:“自然是你,这可能有些无礼,但姑娘的美貌实在是本人平生仅见,以至于唐突佳人,还望小姐莫怪才好!” 玛尔尼呆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居然对“妹妹”这令人窒息的美貌视若无睹,偏偏对自己大献殷勤,哪个环节出了毛病?或许一切都错了,这个男人好色是不假,但他眼光与世俗之人完全一致,只喜欢浓妆艳抹的女子!路丝,路丝,你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女人,你害死人了!今天的装扮大计本就是山庄中最懂男人的路丝告诉她的,当时她也认为这个老女人言之有理,但现在,一切都错了,计策的第一环节出了大问题,下面的戏不好演了! 艾丽也睁大眼睛,她也不懂这是怎么了,作为狐族女子,她是懂得男人的,这个男人一出现,翩翩风度一露,她就知道自己是他喜欢的类型,但为什么偏偏不是这么回事?他心目中美丽无双的形象就是身边这个狠毒女子的形象?不知是失望还是放松,艾丽心中也轻轻颤抖了一下。 为了族人的性命,她不得不答应这个耻辱的交易,至于大剑圣的对头是谁,她不太在乎,不管是谁,都是一个耻辱,知道是一个年轻人,她的耻辱没有减少,但增加了一点点好奇,她想不通,为什么有一个年轻人能让大剑圣如此头疼,今天出来后她知道了,这个人是一个神奇的人,有着大神通,但她一样没什么感觉,这个人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事关全族族人的性命,这个无关紧要的男人自然应该是牺牲品,既然答应了完成任务,一切都只能按计划来执行,尽量圆满地执行!身后有着无数族人无助的双眼,她觉得耻辱已经很淡,甚至有一种神圣的色彩! 本来已经准备进入角色了,但到最后关头,这个人居然看都不看她,如果仅仅是不看她,她可以怀疑这个人根本不好色,但他偏偏对这个打扮俗气的“姐姐”大献殷勤,分明是好色,而且还是一般的好色! 这个男人已经顶过她一回,现在她也没什么办法解围,暂时无语。 玛尔尼心思电转,片刻间脸上有了怒容:“滚开!”态度恶劣,形象粗鲁的那种!一个女人想维持自己的美好形象不太容易,但存心想毁自己的形象却太简单了,玛尔尼现在所做的就是一般女子绝对想都没想过的事情:毁自己的淑女形象,从而改变这个混账男人对自己的错误看法,从而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去。 两个字一出,身后有娇柔的声音应道:“姐姐,别这样!”转向周宇:“公子,我姐姐脾气不太好,你别见怪……”声音温柔得象要滴出水来。 这又是一次反差,优雅风度的反差!但这温柔的声音一出,周宇依然是毫不客气地打断:“拜托能不能不开口?” 这话一出,温柔的声音戛然而止,艾丽脸上泛起红潮,她有了一种在执行任务时绝不应该有的情绪:怒!作为狐族第一美女,每个人都拿她当公主,从来没有人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今天她如此温柔地向他说话,但他居然用这种语气回应,显得极不耐烦,这是一个巨大的挫伤,哪怕是在她演戏之时,这种挫伤感觉依然强烈。 周宇转向玛尔尼,则是艾丽对他神态的翻版,温柔至极:“真的想不到,如此美貌的姑娘,居然还如此有性格,真是……能在这里见到姑娘这样的美人,实在是不枉此生!” 玛尔尼终于有了反应,冷笑:“你是瞎子?” 周宇微微一愣:“不是!” “既然不是!”玛尔尼道:“你难道看不出我妹妹比我美丽十倍?在她面前不停地称赞我,是不是有意讥讽?”这或许是她刚才发怒的依据:讥讽! 周宇惊讶地侧身,好象到现在才认真地打量艾丽,艾丽心中的愤怒强行忍住,没有回应男人的目光,眼波微微一转,风情万种地一笑:“姐姐,我觉得你好美呢……”温柔、宽容、而且大度,这种素质是难得的,也属于女人打动男人基本素质之一。 周宇在摇头! 这摇头让玛尔尼略微放心,很好,终于开始有了正确的反应,否认艾丽的话自然是否认开始时关于“她美丽”的判断,事情有望回到正轨,但不知为何,他摇头也让她不太痛快,他真的认为自己不美了吗? 一开始时,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她突然被上升到世间“第一美人”的高度让她惊讶,现在摇头这么一否决又让她有了一种不应该有的失落感,这是一种不应该有的感觉,针对任务性;但也是每个女人都会有的感觉,针对女人的天然特征! 都是这个该死的男人,一来就将她的计划打乱了,单就“谁更美”这个浅而易见的问题上就折腾这么久,到现在才有正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