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第209章 色与欲的表演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08章~第209章 色与欲的表演

第208章~第209章 色与欲的表演 周宇看的是玛尔尼,看得很有那么一点温情脉脉的意思,他的话也挺温柔:“你妹妹长得虽然也是那么回事,但哪比得了小姐的绝世风姿?” 艾丽的脸色终于改变了,虽然她努力想做出一幅不在乎的模样,但脸色还是不由自主地改变,脸上的嫣红固然退得一干二净,眼睛里也有火苗窜动,作为狐族第一美女,她没有别的资本,拥有的唯一资本、唯一骄傲在他眼中居然只是轻描淡写的“是那么回事!”是哪回事?这还是看在玛尔尼的脸上、比较客气的说法,她敢肯定,如果不是玛尔尼在他身边,他对她的评价还得再下三个台阶! 玛尔尼呆了,他属于比较固执的类型,一旦认准的事情还不太容易回头,一个女人能让男人经受身边绝世美女的考验,坚定不移地称呼她为绝世美女,这应该是幸福到了极点的事情,但玛尔尼的幸福只有那么一丁点,更多的是无奈! 周宇对她真的太温柔了:“小姐,能和你交个朋友吗?”旁若无人的那种,似乎根本没看见身边的另一个女士。 玛尔尼深深吸了口气,将内心乱七八糟的一切全部收起,她低头不语,好象有几分害羞,好象在考虑,但也许是在闪电般地理顺思路。 方案需要作根本性的调整!这个男人对女人的取向存在问题,计划本该一败涂地,但现在又有了转机,因为他对她在献殷勤,而且是大献特献!自己的目的是引他上钩,用艾丽固然可以,用自己又何尝不能,反正总是杀了他,由她亲自动手或许更好些,玛尔尼轻轻抬头:“你不觉得有些唐突吗?”虽然是拒绝,但拒绝得并不坚决,若即若离地勾引男人做起来好象并不太难。 “是有些唐突!”周宇深深地看着她:“但我也知道,要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女人有多难,有了天赐良机,我又如何能放弃,还望小姐不要将我看成无耻之徒。” “不!”玛尔尼的声音也变得温柔:“我没有……没有这样想……” “那就太好了!”一只大手伸过来:“你看,天边的夕阳是如此美丽,那边应该是看夕阳最好的地方!” 玛尔尼没有伸手,但也没有后退,手一紧,这只大手轻轻握住她,微微一带,玛尔尼身不由己地跟着他而去,脸上也有了一层薄晕,这个男人好急色,怎么办?自己今天出来没打算引人注意的,身边没有剑,一个剑师身边没有剑就不可能对他形成威胁,在丛林里不可能杀了他,如何才能杀他呢? 她脸上的红晕是因为害羞吗?只怕未必,更多的是兴奋与激动,这个超级大高手,神级的高手堕入她的计谋之中,的确令人兴奋,如果能够杀了他,这就是她所能达到的最高成就,也是这个世上最大的传奇! 一旦杀了他,他身上带的宝物不就也是她的吗?从城中听到他的传奇之后,她就知道他身上一定还有珍贵至极的宝物,象他这样的人,一般的宝物绝对不在话下,他身上有什么?这是她仅次于杀他的第二大兴趣所在! 为了达到目的,实现这个世上最大的传奇,也为了一个伟大的使命,她可以让他小小地占一点点便宜,只要不让他真正得手,相信一切都是值得的!她的夫婿也不会怪她,还会引以为豪! 两人缓步而去,好象全都忘了凉亭里还有一个呼呼出气的女郎,艾丽!艾丽今天遭到了最大的失败,这个男人让她避免了一场艰难的考验,而且错不在她,塔野也没有杀她族人的借口,本来她应该感觉轻松的,但现在,郁闷悄悄地将轻松冲淡,她可以接受一个屈辱的选择,因为这是无奈的选择、悲壮的选择,但她不能接受自己相貌不如人的现实!特别是刻意打扮,计划勾引人的时候! 看着天边的夕阳慢慢将两个人的人影笼罩,艾丽在呆呆出神,何去何从?这是她考虑最多的事情,自己的差事好象已经结束了----成功的用自己的“那么回事的相貌”来映衬“姐姐”的绝世风姿,成功地将那个男人勾引在身边,美人计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但剩下的一小半也艰难,这个计划是一环套一环的,前面的环节一变,后面的就会走样,这个绝世美貌的“姐姐”能够让这个男人对她一见钟情,但她有能力让他精尽人亡吗?达不到这个目的就一切白费! 这也是玛尔尼正在思考的问题,如果仅仅是将这个男人留在身边,或者是听他几句好话,她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但遗憾的是,这不是目的,而仅仅是一种手段,为后面的结局埋下伏笔的手段!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在湖面上慢慢消融,周宇嘴角露出了笑容,黑暗中无声的微笑,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这个狐族女子在凉亭呼呼出气他已经知道了,本来他可以第一时间将她送入无生戒,与她的丫头团聚,也让她摆脱困境,但他懒得这么做,原因很简单,他不满!对这个丫头他有不满! 艾丽今天的表演可以算得可圈可点,但她表演越精彩、越到位,他的不满就越多,你为了族人的命运可以接受别人的要胁,但毕竟是对自己的算计,你算计别人如此精心,唯恐他不上当,这还是受胁迫吗?是为虎作伥!既然答应了要将你救出去,他会救,但也得让你长点记性不是? 黑暗中,玛尔尼的呼吸很紧张,象极了一个初和男人相处的女孩,很好,都属于表演系毕业的女孩!周宇突然伸出手,抱住她! 玛尔尼正在就最后一个问题探索,突然一只手抱住她,而且抱的还是她的腰,陡然之下,她吓了一跳,猛地挣脱:“不可以!” 手没有再伸过来,却有轻轻的叹息传来:“原来姑娘并不喜欢我!” “不!”玛尔尼急忙否认:“你……”略微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轻柔:“一个女孩这么晚了还陪你……你以为是什么?” 手重新伸出,顽固地抱上了她的腰,周宇轻轻一笑:“这就好!” 玛尔尼腰肢僵硬了,轻轻说:“我……怕!” “别怕!”周宇轻声说:“这里没有别人!” 玛尔尼腰肢重新变得柔软,这只手在慢慢延伸,终于两只手在她腰间合围,玛尔尼得接受一个事实,她此时被一个男人温柔地抱在怀里,她在心里悄悄地倾诉:“托尔斯,原谅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大业,我只能这样!” 周宇悄悄凑到她的耳边,热气在她敏感的耳垂上盘旋,他的声音也好轻:“可以亲你吗?” “不!”玛尔尼大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托尔斯知道,他也会责怪她的,就算能原谅她,也会不高兴,她可不愿意看到他不高兴。 周宇轻轻叹息:“我马上就要走了,只想在临走前亲亲你,既然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的!”真是一个体谅的好男人! 不亲了?玛尔尼心头略微放松,但他话中的另一重意思让她更紧张:“你要走?”她什么都没准备好,计划的调整还只处于调试阶段,他如果一走了之,还怎么进行下面的计划? “是的!”周宇温柔地说:“不过,我还会回来,只要你愿意见到我,我肯定会回来!” 玛尔尼轻声问:“什么时候回来?”也许需要放长线,钓大鱼,大鱼一般也需要这样钓,过几天,正好给了她充足的准备时间,也不引起他的怀疑,两得之举! 周宇抬头:“我要去南方一趟,时间嘛,最多不超过半年!” 半年?玛尔尼大惊:“怎么这么久?”半年时间该发生多少事啊?还得去南方,去南方他自然会先回京城,这一趟下来,什么菜都凉了! “半年很快就过去的!”周宇轻轻一笑:“怎么?想我早点回吗?” “嗯!”玛尔尼双手抱住他的颈,腻声缠绵:“我不要你走!”她都没想到自己也会用这种语气说话,比较肉麻的那种! 周宇满足地抱住她:“现在我总算知道了,你是真的喜欢我了!” 玛尔尼怒了,很有分寸地“娇嗔”:“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怀疑我呀?” “很好!来,亲一个!”玛尔尼想表示反对,但两片热乎乎的唇准确地落在她的唇上,一亲上,玛尔尼呆了,天啊,自己被他亲了嘴唇,这算怎么回事?托尔斯,我要杀了他,现在就杀!手中无剑,但剑师的手也能够扭断魔法师的脖子的,自己能扭断他的脖子吗?只怕有些冒险,玛尔尼轻轻颤抖,手到了他的颈边,但硬是没勇气掐下去,因为这掐下去会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要么是计划提前完成,要么是一败涂地,永远没有翻牌的机会,这赌注太大,她不敢赌! 终于,她的手由合围变成了抚摸,赌注太大,太冒险,对她完全没有必要,她已经胜利在望,不用这么冒险的! 这手上的变化,周宇知道得太清楚,连她心中所想的一切他都能猜一个八九不离十,这是一种刺激的感觉!刺激一起,怀中女孩对他的吸引力大增,手一滑,准确地钻入了她的衣服,这是第三层境界的突破,手刚刚进入,怀中女孩好象是一条蛇钻进衣服的反应,几乎从他怀里跳起来,右手猛地一收,准确地握住他的手:“不,不能!” 呼呼喘气之余,补了一句,用害羞的语气补了一句:“我怕!……还从来没有男人这样……这样对我……”这是真话,的确没有男人这样对她过,包括她的未婚夫托尔斯在内,两人根本连手都没拉,在北方人眼中,只有剑与剑的交流,哪有男人与女人用手来交流之回事?用手与女人交流的男人在他们眼中不是男人! 真男人是能吃下十斤生肉、喝下十碗酒,一晚上用身体的某一部位与十个女人交流,起来后还能杀十个男人的人! 这个男人完全不同,没有人怀疑他能杀十个百个男人,但剩下的部分全都与众不同! 周宇有一个良好的素质,对怀中女人永远都比较温柔,他轻声说:“我们不需要太快!”手从她衣服里面抽出来了,这让玛尔尼额头的冷汗慢慢风干,但他接下来的话又让她心乱如麻:“我该走了!半年后……你在这湖边等我,好吗?” 走!走!该死的走!玛尔尼紧紧抱住他:“不!” 她有权利对他的“走”说“no”!而且她有理由:“你这样对人家,人家不放你走!”好娇柔的语气:“你别走,啊?”还有点撒娇的成分! 戏到高潮部分了,周宇身子慢慢发热,轻轻地吻住她的唇,这次她没有回避,反正已经亲过了,再亲也是数量上的重复,允许!舌头吸进来了,比较香甜,玛尔尼脸开始红了,黑暗中谁也看不到,她有一个新的计划,如果他将舌头塞进她的口中,她是否可以直接咬下来?人要是没了舌头,会不会死?她没有把握,没有把握的事情还是做不得,而且用牙齿将男人的舌头咬断,这她也做不出来,不但恶心而且残忍,残忍她可以做到,但恶心却很难克服…… 在她徘徊之中,心中念头周转之余,她的舌头算是被他玩了个底朝天!而且在亲吻之余,男人的手还在蠢蠢欲动,急色之态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