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梦之深处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11章 梦之深处

第211章 梦之深处 莲心咯咯娇笑:“周宇,你不觉得这小屋好美吗?” 在她天真的笑容中,周宇的脸不由自主地变得温柔,也不由自主地有了笑容:“早就知道是你!” “就是!”莲心横他一眼:“我们两个姑娘家,还让我们睡野外呀?洛素儿说了,说不定有……有野兽的!” 服了!现在怪他安排不周了,是不是送她们进来还得给她们预定旅馆啊?周宇无言。 素洛儿小心地说:“周……周宇,是不是这花儿不能乱动啊?我把门口的……移回去!”就要开跑! 周宇一把拉住:“算了,没事,只是……只是这鲜花作地板,实在是太奢侈了些!” 他这一表态,两女立刻更放松,莲心将火狐送到他面前:“给你抱抱!”小宠物给别人抱,这是她讨好的方式吗?周宇脸上的做作瞬间全都消于无形,一朵大花送到他鼻尖,素洛儿娇声道:“闻闻,香不香?” 周宇苦笑:“好了,好了,不用这样了!你们尽管改造,不过,我提醒你们一下,好歹将这花儿留下几棵……”跑出特制房间,里面有咯咯的娇笑声,两女闹成一团。 还别说,这嫣谷中有了这栋小屋,居然变得充满生气,周宇仰躺在草丛中,这里的草丛是最干净的草丛,没有虫子,也没有灰尘,这些自然界的东西他暂时还没有制造,也制造不出来,这无生戒有些奇怪,大地、大海、山谷、树林都能制得很逼真,但动物却制造不出来,这是一个未知的原因。 在无生戒中睡觉,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自己到底算是在什么地方?在魔法世界吗?不,魔法世界的那张大床上没有人,那么自己算是在哪里呢?这是一个深奥的问题,带着这个问题,他进入了梦乡。 他做梦了,也许好久以来,他都没有做梦,这个梦很奇怪,他居然看到了师傅,也看到了大学,还有宽阔的马路,奔驰的车辆和急匆匆上下班的行人,有一个中年人突然从路边跑来:“孩子,你是我的儿子!” 周宇茫然地看着这个中年人,父亲?这是他的父亲?另一个中年女人也穿过马路,一路奔跑:“儿啊,我是你妈妈!” 父亲、母亲?这两个词有多久没有出现在脑海中了?周宇茫然地看着这两个人,母亲在流泪,他很奇怪,她为什么要哭呢?突然,一辆车从后面驰过来,越来越近,直驰向中年夫妇的背后,周宇想推开这辆车,但他突然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啊地一声大叫,中年妇人被撞得冲天而起,周宇刹那间有了一种流汗的感觉,猛地冲天而起,但他这一冲而起,从梦中醒来,也从草地上唰地坐起,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前面正在烤肉的两个女子,莲心的一块肉烤焦了,那一声大叫正是出自她的口中! 他这猛地坐起,两女全都住了口,莲心纯净的眼睛看着他:“周宇,怎么了,你额头好多汗!” 汗?周宇手一抬,手按在额头久久没有拿下来,是的,额头有汗,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已有很久都忘记了自己也能出汗的,一个梦居然让他流下了汗水,这是为何?梦中出现了那个世界的事情,难道自己还挂念着那个世界吗?这或许有可能,这个世界不管闯荡多久,他总忘记不了那个世界,连那个骗子师傅都那么亲切,还有一个陌生的字眼,父母!他还有父母吗?在他只有两岁的时候,父母就抛弃了他,他们还算是自己的父母吗? 脸上有轻柔的感觉传来,周宇从沉思中醒来,面前是一张精致而又美丽的脸,脸上有几分关切,也有几分不懂,是洛素儿,她手中一个小小的粉红手帕,不,不象手帕,倒象是衣服的一部分,在他脸上轻轻擦拭。 “谢谢!”周宇看着洛素儿:“我没事!” “你肯定累了!”洛素儿轻声说:“为我的事情让你受累,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两目相对,周宇心中微微有温馨的感觉,狐族小姐让他改变了观念,将狐族打入了另一个阶层,但这个丫头将他拉回来了,让她有了温馨,丫头,丫头,你可比你家小姐可爱得多了! 莲心一块肉递过来:“饿了吧,给你!” 周宇接过,莲心脸上满是喜悦,这个丫头与莲花长得太象了!两个温柔的美女,一间房门外栽着生息之花的小屋,一个幽静的山谷,前面是茫茫的大海,这个地方原本是子虚乌有的地方,但周宇偏偏有了一种完全没有过的感觉:家的感觉! 也许是刚刚的梦让他悄悄改变!这个世界是无生戒,无中生有,能生出什么来?自己能进入魔法世界本就难以让人相信,现在又进入了另一个更让人难以相信的世界,一个是无意中进入的世界,一个是他自己开创的世界,他生命中还有没有第三个世界?有!这个世界就是他原来那个世界,那个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一切都那么真实,自己能不能回去看看?真想回去看看! 父母亲,他们到底是谁?自己好象有一个童年的印象,但这印象太久远,也被他刻意淡忘,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 天边隐隐发亮,周宇知道外面的天快亮了,站起身:“你们在这里再玩几天,我得出去办事了!” 两女一齐点头,怀中的小火狐也在点头,或许是在舔莲心的手背。 转向洛素儿,周宇轻轻一笑:“今天我就可以将你家小姐带回来,你安心玩!” 洛素儿脸上嫣红一片,低头说:“我知道你能做到的……”他能做到的,她也希望他能做到,他做到了,她就有理由兑现自己的诺言,什么都答应他,但是有一点很奇怪,她不怕害了他吗?害他精尽人亡? 一开始她只有一个想法,为救回小姐,她答应他一切,至于他受不受得了她的答应,不在她考虑之中,这本就是一个一头驴子前面的一束青草,至于这束青草驴子吃下去后会不会拉肚子,没有人考虑,但现在,她的想法有了改变,现在,她觉得他一点都不象族中传说的魔法师那样,阴险而又狠毒,无耻而又可怕,他就象她的族人,对她温存体贴,还能容忍她的顽皮。 这样的男人她不会想害,绝对不想,如果周宇真的实现了他的诺言,将小姐平安地带回来,然后要她兑现诺言,她怎么办?这或许是一个难题! 她注定得失信于他吗? 两女的身影消失在花丛之中,前面的花瓣飘飘,她们倒是真能折腾,很快钻出生息之花的花丛,又进入了另一片山谷,是仿照生息谷建造的山谷,只是其中没有女精,两女的尖叫声声不绝,想必是发现了若干出乎她们意料之外的美景,这个地方真的适合旅游,好玩、新奇而且绝不会野兽出没,如果到了那个世界,或许还可以作为一个旅游胜地,光靠门票就足够养活他……为什么又想起那个世界来了?周宇轻轻摇头,驱散头脑中一些离奇想法,在无生戒中消失,下一刻他好好地躺在床上,东方一线亮光穿透窗棂,如梦如幻。 周宇重新睡着,是被敲门声惊醒,周宇有些好笑,这么早如果有人再说敲错了门,只怕有些说不过去,且看今天是谁最先请他喝酒,走向门边,他笑了,是一个人,只能是一个人,这个人自然就是那个女孩卓尔,比较傻的那个,拒绝他礼物的那个,别人还没有她这么香! 门打开,站在房门外的正是她,卓尔穿着盔甲,手握长剑,还背着一个大包袱:“我要离开了,想来想去,还是来和你告个别!” 周宇温和地说:“去哪里?” “回去!” 就这样入宝山而空手回?周宇微笑:“需要我临别之时送你一点纪念品吗?” “不!”卓尔也笑了:“你给过我了,我知道那是真正贵重的礼物!”他给她的只有一句话:珍惜自己!在这乱世江湖中,人命贱如草,在江湖中漂泊久了,人也真的成了草,但他这句话让她有了全新的体会。 “我不向你说再见了!”卓尔笑道:“因为再见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但我希望能再听到你的传说!” 转身而去,走向楼梯口,后面有声音温和地响起:“等一下!” 卓尔回头,轻松地说:“怎么,你还是要送我礼物?”面对这个奇人,她能如此轻松,或许只因为四个字:无欲则刚,没有欲望之人可以坦然面对任何人。 “不!”周宇笑道:“我只想和你握手告别,在我们那里,这是一种礼节!” 手轻轻一握,慢慢握紧,时间还不太短,他的手真有力,真温暖,一股热流从他手上传来,顿时半边身子发热!这么热情,简直是朋友嘛! “再见!”随着两个字出口,房门轻轻关上,卓尔久久地注视着这扇门,终于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