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改变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15章 改变

第215章 改变 星光如水,玛尔尼仰躺在星空下,看着天上的星星,她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作为一个大剑圣的孙女,她是高贵的、作为一个具有几分男人气质的女性,她生命中从来没有与男人在星光下相会的历史记录,但短短的几天下来,她觉得一切都变了,她的高贵没了,随着她的身子一起失去,她的记录也有了一个填补,被填补得还比较满,前两天晚上,在这里她被男人抱入怀中,而且被他吻了,今天,她的身体是她和他共同的身体,这种感觉是新奇的,也是舒适的,不管这个男人是否是她的仇人,也不管他有多可恨。 星光下身边的男人闭上了眼睛,这双眼睛闭上,他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在这双眼睛下,他充满神秘色彩,但眼睛闭上,他就是一个单纯的年轻人,一个单纯而帅气的帅哥,他的胸膛是如此宽广而有力,又是如此温暖,肉体相连,她一点都不冷,湖边的风儿是那么温柔,脚边的小草儿在夜风中跳舞,发出的轻轻声音好象是无数精灵在吃吃地笑。 玛尔尼应该羞怒的,但奇怪的是她心中没有怒的感觉,羞也变得好淡,风儿吹过,她在男人赤裸的身体上趴下来,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慢慢的,自己的心跳也与他融为一体,她睡着了,睡得好香甜。 清晨下,她重新睁开眼睛时,这个男人的眼睛又已睁开,静静地看着她,这眼睛睁开,他不再单纯,因为眼睛里若有所思,与玛尔尼目光轻轻一对,周宇深邃的目光中突然有一丝笑容浮现:“也许我真的得离开了!” 又是离开!但奇怪的是玛尔尼没有激烈的反应,只是轻轻地问:“为什么?” “因为这时是离开……最合适的时候!” 他的话很奇怪,抱着女人柔软的肉体的时候,是不适宜谈论离别的,但他偏偏要谈,还说是最合适的时候。 玛尔尼美丽的大眼睛闭上,静静地抱着他的腰,良久幽幽的声音悄悄传来:“再留半天!今天下午,我想在湖边再见你一次!” 今天下午?一声叹息从心头流过,周宇黯然道:“也好!……我就再见你一次,你山庄中想必还有事情要办,我不陪你去了,下午见!”身子从狼皮中滑出,一滑出身子一旋,衣服全部穿好,轻轻一挥手,人笔直地滑入湖水中,在清晨的薄雾下,他的背影瞬间隐没,隐没在湖水深处。 玛尔尼呆呆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默默地穿着衣服,一切都收拾停当,薄雾已消散,阳光明媚,一颗露珠从青草中轻轻滴下,融入竹叶中不见,她离开了,走得好慢,仿佛生怕惊醒了竹叶下的土地。 无生戒中虽然不存在黑夜与白天,但两个姑娘依然在沉睡,这是她们体内的生物钟在起作用,早早醒来的只有一个人,艾丽!小屋外面的天已经大亮,她看着身边沉睡中的美女,自己仿佛还在与睡梦争夺大脑的控制权,进入这个神奇的地方已经一天了,在洛素儿和另一个陌生美女惊喜的诉说中,她知道了一切,那个男人是专门来救她的,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式来救她,但她知道,自己已以得救了! 得救总是愉快的,不应该去考虑救命的过程,但她无法不考虑,短短的几天,她平静的生活起了轩然大波,开始是亲眼目睹几名族人的惨死,接着自己被人抓住,作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再后来是被一个可恶的男人无视甚至鄙视,到了进入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刻,她受到了一个女人最大的刺激----被一双男人的魔手摸遍了全身上下,连最隐秘的地方都没有放过,如果在摸过之后立刻失身于人,这个过程可以省略,但偏偏没有,到现在她的处子之身还留着,但这还是处子之身吗?她的内裤都没了!最隐秘地方那热热的感觉隔了一整天还没有完全消散,到现在依然能让她身体发软,当然也能让她的脸发红。 想到这奇妙的细节问题,艾丽心神不属,耳边一个声音将她唤醒:“小姐,你的脸好红,是不是病了?”很关切的声音,当然是洛素儿。 艾丽脸突然更红,红得娇艳无比,侧身不敢看这个丫头:“没有!” “没有就好!”洛素儿起身:“我出去看看……他怎么还不回来?” 他?艾丽身子轻轻颤抖,他也会来!这个想法让她不安,在山庄、在湖边,她可以坦然面对他,因为她在执行一个神圣的任务,但在这里、在任务已经解除的时候再见到他,她不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目的是救她,他的一些可恶的言语可以原谅,因为那不符合事实的言语现在只能说明是假话,是策略! 他对她的轻薄也不能怪他,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是她,唯一让她想不通的是他到底计划采取什么样的救援方式,为什么不在湖边救她,虽然没什么经验,但她也知道,湖边救她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但他偏偏要去勾引那个狠毒的女人,还真的上山庄去,山庄有好多人,他真的没事吗?想到他有可能有危险,艾丽心中的杂念慢慢消除,取而代之的是关心,脚步不由自主地移动,出了小屋,外面是幽静的山谷,只有洛素儿痴痴地看着大海。 几天不见,这个小丫头好象长大了许多,阳光下,她脸上柔软的粉红长发轻轻摇曳,也别有一番美丽。 “小姐!”洛素儿轻声问:“你说,他真的没事吧?” “不会有事的!”艾丽走上几步:“按你说的,他肯定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洛素儿回头:“可是……可是小姐都解救出来了,他为什么还不来?”她眼睛里有深深的关切,甚至有雾气在弥漫。 艾丽心里猛地一惊,这丫头怎么了?还没等她想个所以缘来,礁石那边有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两位美女,我来了!” 洛素儿回头,啊地一声大叫,跑出五步,直到他的面前:“你回来了,太好了!小姐……” 后面没有回音,她家小姐跑了,跑得好快,从后面看,她颈上一片嫣红。 洛素儿大叫:“小姐,别怕,就是他!他是救你的人,你跑什么跑?”小姐为什么跑得这么快?真的是经受了一次危险成惊弓之鸟了?看什么男人都害怕? 艾丽站住,没有回头,但身子微微颤抖,刚才只是下意识地逃跑,类似于条件反射,但这逃跑很没道理,这个男人不可能知道她有害他之心,否则他也不应该救她,既然不知道,她就应该坦然面对。 后面有男人温和的声音:“小姐逃出囚笼,可喜可贺!” 都问到自己头上了,再不回答好象有些说不过去,艾丽优雅地回头:“多谢你……相救!” 一接触到他的眼神,她心中片刻间重新乱如麻,夜晚的迷乱又在双颊浮现。 看着她美丽到了极致的脸和脸上的动人到了极致的神态,周宇沉迷了,心中的念头也悄悄打消,不用责怪她了,毕竟她也是为了自己的族人,想害自己也没有害成,还是放她一马吧,冲着如此美丽动人的姑娘,他的心也需要软一软,反正在面对她略带几分歉意眼神的时候,他的心说什么也硬不起来。 洛素儿看着面对面而立的两个人,看着他们脸上复杂的神色,她心中也乱如麻,这个人喜欢小姐吗?也是,象小姐这样的美丽女子,没有男人能看到了不动心的,他也不例外,但他们眼神如此复杂,莫非有些什么东西是她不知道的?她的确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小姐出来后自然相关的东西全都省略,她对周宇的刻意勾引自然一句话都不提,在莲心和洛素儿掌握的情况中,她只是非常简单地被救,没有计划、也没有复杂的心理活动。 “好了!”周宇目光从她脸上撤离:“我送你们回去,顺便说一句,塔野家的人并不知道小姐被救,他们也不会再对狐族不利!” 艾丽心头一喜:“太好了……你为狐族做了这么多,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洛素儿也说:“是啊,我们……我们会感谢你……” “算了!”周宇苦笑:“我可受不了你们的感谢!” 一句话出口,洛素儿脸红如霞,受不了感谢?谁告诉他感谢方式就是那个啊?坏男人,想歪了嘛!真的歪了吗?也许自己开始的承诺本来就不太正。 而艾丽则心跳加速,什么意思?他已经知道了吗?否则,又哪来的受得了,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