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湖畔的礼物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16章 湖畔的礼物

第216章 湖畔的礼物 小屋边一声惊叫:“周宇,你回来了!”是莲心,她到这时候才醒来,也许应了一句老话:心中无事,睡到无梦!睡觉能睡到无梦的境界,自然会醒得迟! “事情都办好了!”周宇身形如行云流水,片刻间站在她面前:“莲心,我们可以上路了!” 莲心咯咯娇笑:“好!”看看另两个美女:“她们也一齐上路吗?” 周宇喃喃地说:“这么美丽的两个姑娘,我怎么邀请得动?还是我们两个人……” 身后有声音传来:“你好象说错了,我们长得只是那么回事,又哪及得上这位姑娘的绝世风华?”这是湖边话的原话,在这个场合也用得上,还比较贴切,当然,除了周宇,别人是不知道这话的含义的。 周宇回头,后面一双眼睛似笑非笑,正是艾丽,好啊,我不找你的麻烦,你倒自己找不自在!周宇正要反唇相讥,但洛素儿温柔的声音传来:“你又没邀请,怎么知道……请不动?” 幽幽的声音一出,周宇心头温柔浮现,不管怎么说,这个小丫头还是挺称心的,原谅她,再次原谅,岔开话题,周宇微笑:“来吃点早餐,反正送你们回去也不用太急!” 火升起,肉味飘香,洛素儿轻轻咬了一口肉,突然抬头:“周宇,你怎么能在湖边找到小姐?你又不认识她。”这个问题她想了好久,他的确见过小姐,但那次小姐穿的衣服、头发全都是粉红色的,与现在完全不同,而且那次小姐趴在马背上,脸根本没露出来,他没有理由能在湖边顺利地发现她,从而救她,她当时考虑的结果是:小姐绝世风姿,凭这一点猜测的,但这一点要如何做到如此精准? 周宇笑了:“你们狐族女子身上有一股独特的香味,与你相处久了,还能闻不到你家小姐的味道?隔着一面湖水都能闻到!” 洛素儿脸红了:“这么厉害的鼻子,比猎……还厉害!”至于是猎犬还是猎人或者其他某种嗅觉厉害的魔兽,暂且不知。 艾丽小嘴张开,天啊,有这么厉害吗?突然,她的脸红了,脸红如血,因为她突然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天晚上的场景,在黑夜之中,他的确不可能看到她是谁,但黑夜之中也是嗅觉最灵敏的时候,他如果真的能隔着一面湖水闻到她的味道,绝不可能在她进入他怀抱的时候不知道她是谁!但他依然是摸了乳房摸下体,摸得细致而认真,摸得她全身软如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根本就是有意的! 目光掠过周宇的脸,周宇正在看着她,眼睛里满是笑意!混蛋!这个眼神已经清楚地传递了一个信号,他就是有意的! 周宇打量着艾丽,转身对洛素儿说:“我现在发现,小姐的确就是小姐,你看你家小姐,就是与你有区别!” 洛素儿脸色微微发白,轻声说:“当然,小姐是全族最美丽的女人,洛素儿哪比得了?”她心中好委屈,她早告诉他小姐是最美丽的,还用得着当面说吗?你知不知道这种说法很伤人? 周宇摇头:“不是说这个,你看,她坐得规规矩矩,两腿并拢,这是不是你们族小姐的风范?” 艾丽脸上血红欲滴,她有个冲动,将手中的肉摔在这张脸上的冲动!两腿并拢、规规矩矩!她两腿不并拢行吗?里面没内裤呢!这是哪个贼子干的好事?还不是你这个恶贼?做就做了,也没人怪你,你还拿来说!猛地站起,艾丽跑了,远远跑开。 “真的呢!”洛素儿睁着大眼睛:“我就觉得小姐这两天好奇怪,以前她总爱跳舞的,可这样的好地方,她从来不跳……” “跳舞?”莲心鼓掌:“快来跳舞,我就爱看跳舞了!” 几丈外艾丽狠狠地回头,几张嘴一齐开口,艾丽要哭了! 周宇微笑着说:“洛素儿,我觉得你比你家小姐美多了!”声音压得真低。 洛素儿脸上一片嫣红,眼睛里光芒流转,这一刻或许是她一生最美丽的时候。 莲心在旁边翘起了小嘴,两个女人都美,自己呢?他怎么不说? 周宇轻轻一笑:“莲心,我觉得你比你二妹要美丽得多!” 莲心噗哧一声笑了,根本没想过她二妹是谁。 他们几个在说着悄悄话,偶尔还有笑声传来,艾丽突然有了一种孤独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好象被排斥在外,在他心目中,或许这个丫头都比自己重要得多。而这个丫头满脸迷情,明显进入了一种状态…… 午后,玛尔尼在房间了转了第八圈,那柄黑色的尖刀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时间好紧,马上就是作决定的时间,但这个决定好难,黑夜都杀不了他,白天怎么动手?但再不动手一切都晚了,他是真的要离开了,怎么办? 外面窗户下有声音传来:“小姐,家主让小姐带个话回去!”这是刚刚到达的山庄卫士,等着她将好消息传回山庄。 两边都急呀,玛尔尼久久地看着手中的刀,黑色的刀身有幽幽的光芒闪过,就象黑夜的星空,迷离的黑夜、迷离的星空、迷离的心境,终于,她手轻轻一合,黑色尖刀藏入袖子之中,只有这一次机会了,爷爷,我会做完这件事! 房门打开,玛尔尼平静地说:“我要去湖边,你们任何人都不得跟随!”那个人精明至极,如果知道有人包围,肯定会引起警觉。 踏着竹叶而过,路程应该是不短的,但迷茫之中的玛尔尼觉得片刻间就到达,微微抬头,前面的湖水就在面前,凉亭中站着一条高大的人影,他看的是湖面,平和的声音随风而至:“今天,我不希望你来,但你还是来了!” 玛尔尼心微微一跳:“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来?” 周宇没有回头,轻轻叹息:“对于男女情人而言,离别是伤感的!” 玛尔尼黯然:“是的!虽然伤感……但我还是要来,因为我做不到!” 周宇霍然回头,目光落在她的右边衣袖,突然展颜一笑:“你是要在临别时送我一件礼物吗?或者叫定情信物?” 他的声音一片平和,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但玛尔尼如同赤身裸体被送入巨大的冰阵之中,全身凉透,他的目光正好落在她隐藏尖刀的地方,只能说明他知道了一切! “江湖之中风险比比皆是!”周宇温柔地说:“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但……” 玛尔尼手伸出,掌心是一把黑色的尖刀,她脸上满是眷恋:“我知道你本事不错,但一个女人总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够平安,这把刀就送给你,不管你用不用得着,都是我的一番心意!” 尖刀离周宇的胸膛只要一尺多,但没有继续向前,就停在空中,周宇看着这柄刀,眼神中的复杂一扫而空,温柔一笑:“我收下你这份心意,遗憾的是……我没有礼物可以送给你!” 手摊开,这把尖刀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一个姑娘慢慢偎入他的怀里,轻柔的声音传来:“再抱抱我……这就是送给我的礼物!” 轻轻一抱,玛尔尼眼睛紧紧闭起,爷爷,别怪我,我不能下手,因为他已经有了防备,有了防备的情况下,只能将担当重要使命的尖刀作为礼物送给他,才能解除这个即将暴露的危局,这是能拿到桌面上的理由,但为何当她偎入他怀中的时候,她心中一片平静与安然? “世间事变幻无常!”耳边有男人的声音:“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就是情!” 玛尔尼在听,没有回答。 周宇的声音在继续:“情之发生,有时是出人意料的,但幸好有情总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你希望我回来,我依然会回来!” “我……”玛尔尼抬头,但只说一个字就说不下去,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她可以继续演戏,将一个离别的戏演得充满缠绵与眷恋,但面对他清澈的双眼,她说不下去。 周宇微微一笑:“你什么都不用说,再见吧!” 双臂一松,他的人已在三丈外,轻轻一挥手,滑入湖中,湖水刚刚泛起涟漪,他的人已经不见,如同融入湖水之中。 玛尔尼呆呆地看着湖水泛起的涟漪,她明白了,一切他早就知道,包括那天晚上的尖刀下床也是他做的,昨天将她抱到湖边一样是有意的,今天他给了她一个台阶,为什么?他明明识破了她的计策,为何要留下她的性命?真的是情吗?他和她之间还能有情吗?这怎么可能? 计策彻底失败,为何自己心中没有半点伤心与失落?反而有一丝淡淡的喜悦浮现?这是什么原因?莫非这也是情?自己怎么可能对他动情?玛尔尼有茫然,也有一丝恐惧,这恐惧来自何处,只怕她自己都不知道……

上一篇   第215章 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