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记忆中的无奈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17章 记忆中的无奈

第217章 记忆中的无奈 嫣红的树林,夕阳下如梦如幻,四人面对面而立,脸上都有光彩流转,几枚红叶飘落,落在他们的肩头,是如此的轻柔,仿佛舍不得惊醒这片美丽的宁静。 “这是你们族的地方!”周宇微笑:“告辞!”他没有说再见,因为他知道,还未必能再见。 小船已在河边,莲心抱着小宠物已上船,周宇的背影离船也越来越近,身后突然有声音叫道:“你等等……” 叫声很迟疑,但依然清晰,周宇回头,温和地看着洛素儿。 洛素儿脸上是嫣红一片,轻轻地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你忘了吗?”她对他是有过承诺的,但都快分别了,他根本不句一提,他不提本是宽容,但洛素儿却好象很愚蠢,还在提醒他。 “是的!”周宇笑了:“我忘了,顺便说一句,我这人记性很差,走出这片丛林,这几天的事情就会全部忘记。”他会忘记她的承诺,因为这承诺只是对他的回报,这回报他是否承受得了暂且不论,他也根本不需要;他也会忘记艾丽,这个姑娘毕竟是可悲的,忘记了她的勾引,也给让她走出尴尬的心境。 小船儿顺流而下,终于渐远渐无形,洛素儿手无力地放下,忘性大,他可以忘得了她的承诺,可以不向她索取一切东西,但她却忘不了他,一句本不适合女孩子向男人的承诺真的只是付出吗?未必,在女孩子心中,这是一道大门,大门里面或许有着美丽的风景,遗憾的是,这道门却没有打开,钥匙他忘记了! 艾丽痴痴地看着河面上泛起的微波,心中的波澜也悄悄起伏,他会忘记一切事情,自己也可以淡忘,忘记她的计策,忘记一切尴尬的场面,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可以放下心中的包袱,从容面对他! 船儿转了道弯,嫣红的丛林仿佛是夕阳下的彩虹,慢慢落到山那边,现在周围没有了红叶,只有普通的青绿色,这几天的事情只是归途中的一些小故事,自己现在的任务是将这位美女送入王宫,送到她亲人的身边! 目光落在莲心脸上,他突然微微一惊,她坐在船头,脸上的神色是平静的,夕阳下清风吹过,她秀发飘扬,这美丽的景致是何其相似?与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如此相似,只不过那次她膝盖上是一把琴,而今天她膝盖上是一只小魔兽。 神态相似,周围的场景也相似,也是这样的河流,对面也有两棵大树交叉,在河流上方形成一道似连似不连的桥梁,右边也是一座高坡,高坡下是一片绿色的草丛,草丛间偶尔有鲜花点点开放,在记忆中,他正坐在草地上,嘴里忘了是否有一根草根,正睁大眼睛看着顺流而下的船! 记忆!记忆是需要启发的,也需要偶然的场景映衬,周宇突然动了,无声无息地从船尾消失,下一刻站在草地上,手一横,玉笛在手,悠扬的乐曲传来,正是那天吹奏的《春江花月夜》。 悠扬的乐曲一传来,莲心抬头,惊讶地看着周宇,他明明刚才还在船上的,什么时候去了岸边?但惊讶只有一瞬间,乐曲一入耳,她突然觉得好熟悉,仿佛记忆深处有这样熟悉的旋律在回应,是什么呢?她的心乱了,眼神也充满迷惘,心灵深处的乐曲在盘旋、耳边的乐曲也在盘旋,仿佛都争着向她诉说一个故事,但她为什么不懂? 船儿看似在河面悄悄向下而去,但事实上船儿没有动,周宇看到了她的迷惘,也看到了她眼神里有痛苦的挣扎,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在思索,说明这着引人入景法有了应有的效果,他继续在吹笛,春江花月夜,在笛声中久久徘徊,太阳完全下去了,笛声没有停;河面上一片金黄色慢慢缩小,笛声依然没有停;这抹金黄终于在河水的震荡中完全消失,笛声依然没有停,周宇的耐心并不好,这么久了她依然在挣扎,而且痛苦的神色已经很明显,但她还在看着他,在看着他他就不停,他并不知道,在最后一遍吹笛中,一股仙修能量融入笛声中,伴随着乐曲悄悄而过,在莲心的头部久久徘徊…… 已经是黑夜了,莲心不知何时站起,手中的火狐也不知何时进了船舱,根本不敢出来,莲心额头全是细密的汗水,突然在夜色中缓缓倒向河中! 周宇笛子一收,人一掠而过,准确地接住了她缓缓倒下的身子,莲心在他怀抱中微微闭着眼睛,眉头微皱,睡得并不安然。 一整夜,周宇坐在船头坐了一整夜,火狐蜷着身子也在他脚下守了一整夜,莲心一直没有睡安稳,不停地挣扎,有时大声呼吸,有时痛苦地扭曲,从她的反应看,象极了一个病人,她的梦或许也是恶梦,周宇细心地擦掉她额头的汗水,她额头不烧,身体反应都正常,只是她的睡眠绝不正常。 莲心睡得的确不好,在梦中她看到了太多的东西,见到了她妹妹,见到了她母亲,也见到了一只小火凤,这是在她生日的那天,一个魔法师送给她的礼物,小火凤在头顶盘旋…… 突然,小火凤化作一道红光猛地射向她眼前,莲心一声大叫:“路塔儿!” 身子狂震,猛地醒来,一醒来满眼嫣红,却是清晨的阳光,一个男人抱着她坐在船头,他深邃的目光里有一丝关切浮现,柔声说:“做恶梦了吗?” 莲心猛地挣脱,背对周宇不看他,但后颈一点微红清晰在目,小火狐象一道红光掠过,优雅地一转,转到她对面,大眼睛滴溜溜转,好象在问她:“你叫我做什么?” 她是叫这只小火狐吗?不!虽然名字相同,但她叫的是一只小火凤,这只火凤早死了,死时她才十三岁!母亲、妹妹、帝王家,清风、星夜、迷情笛…… 她回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这个梦好长,长得仿佛有好多年,但这个梦好清晰,清晰在目,光明神殿之后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但嫣红的丛林,美丽的幻境,两个狐族姑娘、他刚才的眼睛全都是那么清晰,幻境也象是真实的梦境,哪是梦?哪是真?美丽的清晨象梦,那自己呢?自己也是梦的一部分吗? 他也是梦吗?一伸手就能拉到的梦?周宇!这个名字她知道,是整个大陆最神奇的人,为什么在自己身边? 耳边有声音打断她的遐思,也打断了她理顺一切的过程:“吃点早餐吧,再喝点水,一切都会过去!” 莲心轻轻回头,面前正是他,帅气而俊逸的面孔,清澈而明亮的眼神,他手中是香喷喷的肉,还有一杯水,这冰杯也是如此漂亮,就象一朵莲花!莲花?她的手颤抖起来,失声叫道:“妹妹!” 周宇愣住,坏了,睡了一觉脑子出毛病了,居然叫他“妹妹”,叫哥哥还有点象,心念刚刚一转,一丝惊喜浮现,莲花杯失手落下,他的手紧紧抓住莲心的右手:“你想起来了吗?” 想起来了吗?莲心好象没感觉到他有力的握手,轻轻摇头:“我头脑中很乱,好象想起了许多东西,又好象什么都抓不住,你告诉我所有的事情,快告诉我……” 周宇大喜:“你是帝国公主莲心,你有两个妹妹……”随着他清楚的表述,莲心眼睛悄悄闭起,莲花,莲花,你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二妹,你也终于付出了代价,母亲,你可以安息了,虽然一切都已过去,但为什么她眼角有泪水残留? “现在你仔细想想,看能不能想起来!”结束并不长的介绍,周宇看着莲心,多少有几分急切。 不用想了,什么都清楚了,他带她走的场面她也记起来了,后面的事情不用他介绍,他是妹妹的保镖,可他所做的明显超出了保镖的范畴,那天在河边的时候,他张开双臂让她投入他的怀中就足以说明:他是妹妹的情人!可是,现在他将自己的手抓得这么紧,她醒来时,他明明抱着她睡了一夜,在那丛林里,也是他,抱着她走了那么远,他的怀抱是如此温暖,他的手是如此有力,他的眼睛是如此充满关切,想起来,想起来有什么好?只是一个安慰而已,知道妹妹成功了,但她也知道,从她什么都想起的一刻起,这个男人就不再适宜抱她,他对她的一切柔情都将化作船下的流水…… “别哭了!”周宇急了:“要是不愿意想,你还是什么都别想!” “嗯!”莲心悄悄地擦掉泪水:“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弄点水来,我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