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且向长河问流水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18章 且向长河问流水

第218章 且向长河问流水 莲心在用早点,高雅而又斯文,昨夜的一切仿佛全都不在她记忆之中,周宇在逗着脚下的小火狐:“瞧这位姐姐对你多好,睡着了还想着你呢!” 小火狐嘴巴裂开,简直是在笑。 早点用完,喝了水,莲心手一伸:“给我抱!”果然体现了她对小火狐的喜爱,摸着它柔软的毛皮,莲心心中有愧,对小火狐的愧疚!昨晚她的确喊了路塔儿,但那个路塔儿并不是它,而是一只小火凤,作为童年时的第一只宠物,小火凤在她印象中记忆深刻,火凤尚且如此,人又如何?两个妹妹与她本是孪生姐妹,一起长大成人,一起享受童年到成年的快乐,现在二妹想必已经死在三妹手下,她又如何能快活得起来?不管二妹做了什么,不管她有多么不应该,但她想不了那么多,她心也不大,只能装下一样东西:亲情! 抱着小火狐,一颗大大的泪珠悄悄滴落,融入火狐浓密的毛皮之中,没有人知道,周宇都不知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莲心终于走出了妹妹之间的伤痛,这份伤痛她没有表现出来,面对周宇,她始终是一幅单纯而快乐的模样,这幅模样是她一生中很少有的,也是她久久不愿意走出来的,每天黄昏,她都会坐在船头,静静地看着夕阳,身边的男人也总会吹上一曲,吹得最多的那首曲子旋律是如此优美动人,又是如此的凄迷,她都记得那么清楚,晚上,她静静地躺在船舱中,身上盖的是他不知从何处弄来的毛皮,这毛皮上有他的味道,睡在毛皮中,莲心心思激荡,再也无复往日的梦境。 每一个清晨,莲心有向往,因为又是一个她和他单独面对的白天,但也有淡淡的悲哀,她知道行程越来越近了,再过几天,她们就到了,到了王宫,一切都将不存在,她将是帝国的大公主,而他将是江湖上的奇人,不管他将与妹妹演绎怎样的一曲戏,也不管这戏是如何缠绵悱恻、荡气回肠,都是他与妹妹的事情,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又是一个夕阳西下,河水依然不知疲倦地流过,周宇突然手指前方:“你看!” 莲心目光凝神前方,她的心沉下来了,这里她熟悉,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这条河居然就是那条河! 命运之神让她再一次陪着他在河中泛舟,给她留下的是什么? 周宇笑道:“原来就是这条河!莲心,你再想想,看看这周围的景色,你……” 他激动的声音突然停顿,因为莲心不见了,她钻进了船舱,居然不看! “你怎么了?”周宇站在船舱门口,里面的姑娘背对他,一言不发。 没有回答! 周宇轻轻走近,手拍在她肩头:“你出来瞧瞧,肯定会有印象!” 莲心回头了,脸上居然有了泪水,哽咽着说:“你……你为什么非得要我想起什么来?” 周宇愣住,莲心的哽咽依然在:“我记不得了……你杀了我算了……” 为什么有如此激动的表情?周宇不懂,但他也明白一件事,是啊,恢复记忆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他好象忽略了她的感受,她不愿意去回忆,自己又何必强迫她?每次回忆她都有痛苦,又何必再一次让她痛苦?周宇温柔地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总提这件事!” 莲心的激动慢慢平息,深深吸一口气,面向周宇,脸上的悲伤已经没有了,声音很平淡:“陪我看看夕阳!” 夕阳下,两条人影坐在船头,莲心久久地看着即将落下山的太阳,眼里有微光闪烁,今天将是她最后一次与他坐在一起看夕阳西下,可她却弄得这最后一次缠绵变得伤感,是她的错吗?是的,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她们姐妹,他没有错,要说有一点点,这一点点或许就是他根本不明白一个女孩子微妙的心! 夕阳慢慢消逝,莲心看着身边温柔得让他心醉神迷的眼睛,她有一个冲动,一头扑进这个男人怀抱好好地哭一场,再告诉他她的心,但妹妹的故事还隐藏在内心深处,让她不寒而栗,两个妹妹手足相残,是什么原因?是王位!为了王位,她们争斗了这么多年,最终是一个让她泪下的结局,现在,自己在做什么?这是妹妹的男人,如果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怀,与二妹又有何区别?只是争夺的对象不同罢了。 她的眼睛紧紧闭上,终于轻声说:“我累了!” 男人温和的声音传来:“你去船舱休息!别害怕,我就在外面!” 她进了船舱,周宇久久地看着舱门,心中也有复杂的感觉,她是怎么了,这些时候,她的反应好反常,是不是病情有了反复?临近王宫了,她的病还没好,这倒没什么,如果还是几天前的那个莲心,他会比较轻松,但现在她好象变了,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一个失去记忆的人突然变得爱哭,这个现象比较严重,但自己能做什么?哪怕他是一个绝世强者,但面对女孩子的眼泪与复杂的眼神,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船舱中的莲心平静地躺着,眼睛也闭上了,好久没有动,但她睡着了吗?没有!这最后一晚上单独相处,她有太多的希望,这些希望就在舱门外,只在咫尺之间,却又与现实远隔天涯,这个世界上男人不论有多少女人都正常,她也想过,如果姐妹能够和平共处,一切都将圆满,她的梦也将真正圆满,但妹妹又岂是一般的女人,她是大陆的女王,怎么可能与别人共享自己最珍爱的东西? 还是放弃算了!放弃他,自己重新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大公主,在这湖光山色之间消磨自己的后半生,这是她早就在过、而且一切都过得自然而然的生活,但现在,她才发现这生活是如此的艰难,要放弃一生中从来没有拥有过、但实实在在感觉到的幸福,她觉得好难好难,想到缠绵处,泪水奔流,毛皮在泪水中慢慢湿润,她的一颗心也在湿润…… 后半夜,船儿停下了,周宇没有动,静静地听着船舱里的呼吸声,就如同河面上一个永恒的画面,明天,就要告别这别致的行程,这个姑娘就要走入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这是他愿意看到的,但数十天的相处,他心中也有一个影子在重合,那个莲心如月的姑娘和眼前这个美丽单纯的姑娘在慢慢重合,到底哪一幅形象才是她的形象?到底他喜欢哪一幅形象?两幅形象都是那么美丽…… 清晨,周宇微微一惊,怎么就她的问题想了这大半夜?她与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难道自己与她一路行来,已经有了一种欲语还休的情怀吗?不能,她是莲花的姐姐,只是自己的任务,如果有了私心杂念,他会被人瞧不起! 被谁瞧不起呢?义气团还是莲花?不管是谁,他都会感觉不太舒服,这会玷污他心中唯一的圣洁:义气! 船舱里有一声惊叫:“啊!” 周宇唰地一声出现在船舱内,关切地伸手:“怎么了?又做恶梦了吗?” 船舱里的姑娘连连后退:“我在哪里?你是谁……别过来!” 周宇呆了! 莲心久久地看着他,突然说:“你是妹妹的那个保镖!我们见过面!” 周宇的嘴巴张大。 “你为什么不在妹妹身边?她需要你!”声音已经颇为严厉! 周宇苦笑:“公主殿下,你回来了,欢迎回归!”她回来了,在临近王宫的最后一天,她恢复了意识,太好了,任务终于完成,最后一刻将这任务变得圆满!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莲心紧锁双眉:“我怎么了?好象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周宇喃喃地说:“看来我又得讲故事了,这故事我讲了三遍,希望这是最后一遍……” 随着他的声音,莲心眉头越锁越紧,突然插话:“你说我失去记忆了?你和我……单独在一起有几十天?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得?” 周宇再次发愣,大愣而特愣,这是怎么了?开始是忘记了自己是谁,现在倒好,刚刚过去的几十天又忘了,微微叹息:“没关系,忘记我们这一段行程真的没关系!但……” “不用但是了!”莲心高雅地说:“我相信是你救了我,到了王宫,我会感谢你的!” 周宇无言,这句话一说,宣告他们只是陌路之人!他不能对她有怨言,因为她不是本性无情,而是魔法使她这样! 看着他眼睛里的柔情慢慢消逝,莲心心猛地一酸,转身,眼泪也慢慢流下。 “你不高兴?”耳边有声音传来。 莲心看着遥远的天边,幽幽地说:“三妹,你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姐姐……姐姐为你高兴!”她要告诉他的是:她的眼泪是为妹妹而流的,是因为高兴而流,与他没有关系! “现在你妹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听到你叫她一声‘妹妹’!”周宇温和地说:“公主殿下,走吧,下船就可以去见你妹妹了,相信她已等了好久!” 莲心优雅地下船,回首河中,一丝叹息无声地流过,莲心啊莲心,你的心究竟在哪里反侧?芳心缥缈谁能测,且向长河问流水!

下一篇   第219章 黑暗魔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