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黑暗魔君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19章 黑暗魔君

第219章 黑暗魔君 同样是星光下,同样是寂静的湖水,湖边也有人,同样是痴痴地看着湖水,弥朵儿不知道自己为何总要在星光下来到湖边,已经连续来了这么多次,每天黄昏后,她依然会出现在湖边,仿佛这湖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湖中没有人,湖面上的落花在无声地旋转,青色的草地上他的气息早已消逝,但在弥朵儿的心中,他好象还在,在温柔地抚摸她、在亲她。 看着湖面,她一声轻轻的呼唤终于出口:“周宇……周宇,我的男人,你为什么不回来?你知不知道,你的弥朵儿想你了!” 没有人回应,只有满天的星光灿烂,在星空下,弥朵儿终于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终于找到了她的男人吗?为什么嘴角有温柔的笑意? 她并不知道,在她进入梦乡之后,湖水突然有了动荡,是一种来自湖底的动荡,有一股暗流悄悄盘旋,湖底的污泥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推开,湖水片刻间变得污浊不堪,在一片污浊的湖水中,湖面的落花在上下翻飞,突然,一条黑影浮现在湖面,淡淡的星光下,这黑影看不清任何面目,因为他本就没有面目,甚至没有形体,只是一团雾气,这团雾气从湖面而起,顺着水面而过,直达遥远的湖彼岸,在对面慢慢凝聚成人形,突然人形变成了一支利箭,冲天而起,飞向北方,水面上有诡异的暗流一直在旋转,旋转了好久都没有停下,当然,这种无声的旋转没有惊动任何人,也远离湖边的弥朵儿。 黑影消失在北方的天际,湖边莫名其妙地恢复了平静,诡异的旋风没有了,混沌的湖水恢复了平静,从湖底又升起来无数的落花,湖面又成了花与落叶的天堂,清晨到了,一只小鸟从树梢落下,吱地一声轻鸣,弥朵儿在阳光下睁开美丽的大眼睛,手伸出,小鸟儿落在她的掌心,嫩黄的小嘴在她掌心轻轻亲吻。 又是一个缠绵之夜,她自己制造的缠绵夜,在梦中与心爱的男人缠绵,真希望下一次的缠绵夜是他与她真实地上演! 此时的北方正是深秋时节,枯黄的树林飘飘而下,随着秋风横卷天际,一个中年人在两棵大树间飞跃而过,一丈余长的剑芒横扫,空中的落叶纷纷在剑芒下粉碎,又有更多的落叶被他的剑风激起,重新在他剑芒下粉碎,他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这种毁灭虽然不是毁灭人命,但一样能给他带来快感。 两轮横扫之后,他唰地落下,人一落下,方圆三丈之内的落叶同时震起,中年人长剑一圈,落叶全都在一片剑幕中化作灰尘而下,一道阴影也在灰尘中而下,虽然被剑芒割成了碎片,但这些碎片依然顽固地顺长剑而上,他的狂笑声震动天地,突然,狂笑猛地停顿,就象正在打鸣的雄鸡被人一刀斩下了脑袋。 灰尘散尽,中年人呆呆而立,慢慢动了,动得好慢,手抬起,掌中长剑发出迷蒙的光,他的眼睛也睁开,惊讶地看着手中的剑,突然他又笑了,笑得好诡异:“很好,已经是剑圣的境界,很容易就能达到剑神标准,这个身体不错,找一幅好的身体也不太容易!” 看看四周的落叶,中年人的目光变得妖异,仰天而呼:“三百年了,可还有人记得黑暗魔君吗?龙神,龙神,你能想到我还能回来吗?” 呼喝声中,满林树叶飘飘而下,包括还是青色的树叶,刚刚离开树梢的树叶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树枝都停止了摆动,好象连风都已静止,树林中一片死寂,飞进丛林的几只小鸟也在进入这个空间的第一时间消失,这片丛林就象是生命的禁区。 外面有马蹄声传来,中年人眉头一皱,空中的树枝重新开始摆动,几匹马飞驰而来,马上骑者翻身而落:“格里剑圣,主人有请!” “主人?”中年人双目突然爆出厉光:“谁敢在魔君面前称主人?” 地上的骑士大惊:“格里,你居然敢……”他的声音陡然停止,因为面前的剑圣格里已经不象是熟悉的那个骑士队长,而是一个陌生人的妖魔,他的面容或许没有变,但他的眼睛变了,眼睛里是一种绿色的光,在这种绿色的光芒之下,他整个人就成了一个妖魔! 格里手轻轻一挥,地上的三人外加三匹马同时消失,一举手之间就将三人三马消融,但他脸上没有任何喜色,相反有沉吟…… 乌云遮盖了天际,大风吹过,暴雨倾盆,在北方,这样的大雨可是少见,如同苍天的哭泣,在冰冷的雨水中,北方大地死气沉沉,在大雨的肆虐中战栗。 京城,依然是晴空万里,两人并排而行,穿过长街,前面是巨大的广场,与前些时候没有任何两样,但周宇知道,王宫里已经换了主人,因为王宫易主的消息现在已经传遍天下,在京城中更是街头巷尾尽知,不用上酒楼坐,就知道一切都是真实的。 王宫之前,周宇面向两名金甲卫士,平静地开口:“我们要面见女王陛下!” 两名卫士齐声道:“说出姓名与来历,给你通报!” “通报吧!”莲心面纱一掀,露出一张高贵而美丽的脸! 两名卫士唰地跪下了:“大公主!”这张脸就是最好的通行令牌,虽然他们分不清这张面孔与女王陛下有何区别,但女王陛下此刻尚在宫中,在外面要求进入的只有可能是大公主! “大公主请进!”卫士恭恭敬敬地说:“敢问这位大人,是否是公主的侍卫?” 莲心微微点头,里面有人沉声喝道:“门外何人?”周宇抬头,里面一位金甲卫士大步而出,气度威严,他笑了:“若斯!”此人正是若斯,现在一身金甲,气度威严,与当日那个三流冒险团的三流成员有质的不同! 若斯目光一抬,落在他脸上,嘴巴突然张大,大叫一声:“周宇,你回来了?” “是!”周宇微笑:“莲花何在?”话刚一出口,急忙改变:“错了,应该是陛下何在?” 若斯一步而出,张开双臂紧紧一抱,哈哈大笑道:“陛下早就在等待你们回来,你们终于回来了,看来大公主也病情恢复,她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 众卫士目瞪口呆,这就是周宇?就是那个一手改变帝国的归属,挥手杀剑神、魔神的神?唰地一声,十余人同时跪下,前面两人战战兢兢地说:“属下不知是你老人家,多有冒犯……” 没有回音,三人已穿门而过,周宇微笑:“现在得改口叫她陛下,还别说,真的不太习惯!” 若斯大笑:“我们私下倒也是称呼她‘团长’,至于兄弟你……我觉得你不改口她会更喜欢……” 周宇哈哈大笑:“如此特权,倒是愧不敢当!” 前面有人接口:“当得,当得,天下如果还有一个人敢当,无疑就是周兄弟!”一名黑衣人在殿下轻轻回头,脸上尽是笑容,自然就是纳兰,他肩头依然有弓,这弓不再是黑色树胶涂黑,而是涂上了一层金色,一样是对龙弓的伪装,但这伪装却高贵得多。 又是一次拥抱,又有人过来,星斯、汉斯,五人分别拥抱后,周宇感慨道:“你们看来过得不错!洛森呢?” 纳兰笑道:“这小子运气更好,进入了皇家魔法学院,正在修习高层土系魔法,待会儿我去把他叫回来。” 若斯微笑:“纳兰还不是魔法学院的学生?而且是最特殊的学生,可以自己选择导师,也可以自己选择是否上课!” 周宇笑了:“看来你这个学生好象不太象是学生,大白天的不上课,怎么了?自认为了不起了?” 纳兰尴尬地低头:“我在等着你回来,如果你愿意做一做老师,我会是一个最用功的学生!”魔法学院的导师虽多、虽然一个个都有一手绝活,但有了周宇这个朋友,他对这些导师有了一些瞧不起,只要他能教他一两手,岂不比在魔法学院刻苦学习有用得多? 若斯笑了:“这话倒是一个大实话,我们也一样,周兄弟……”作为剑师,周宇一样有理由成为他们的老师。 周宇微笑打断他的话:“我觉得‘周兄弟’比老师这个称呼好听得多,各位还是别换了吧!” 众人黯然,这虽然也在意料之中,但亲耳听到他拒绝,这些伙伴们还是颇有黯然之色。

下一篇   第220章 姐妹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