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魔神?剑神?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7章 魔神?剑神?

当清晨的阳光再次透过丛林洒落的时候,是回家的时候,在妮丝儿的提议下,周宇抽出玉笛,在沙沙的脚步声中,象赶羊一样地吹了一曲轻松的牧歌,这次吹奏他不敢再使用能量,但一样足以让众人感叹不已,这样的冒险真是太舒服了,归程也舒适而惬意! 但轻松惬意不会太久,离森林边缘还有最后二百米,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群人,最前面的一位老者一句话就将周宇刻意营造的温馨与浪漫气氛破坏无遗:“你们就是那个能力不大、胆子不小的义气冒险团?” 周宇笛子回落,消失在袖子中,很是恼火,他喜欢看到妮丝儿的痴迷的眼睛!几个老家伙,还我美女痴迷的眼神来! 对面黑衣老者身边的另一名蓝衣老者大笑:“或许还可以再加一条:运气也不差!居然能够从魔兽森林回来!” 黑衣老者摇头:“尼采老弟错了,他们运气差极了,一出来就碰到我们!” 团长的脸色变了,盯着蓝衣老者:“尼采?火系大魔法师?” “好眼力!”尼采赞叹:“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头,就不用多费事了,将东西全都交出来吧!” 嗵地一声,若斯、汉斯和星斯肩头的东西全都丢在地上,长剑在手,纳兰左肩微动,一把黑不溜秋的长弓在手,右手则是两支利箭。 黑衣老者淡淡地说:“尼采老弟,你的名头真的有这么大威慑力吗?一听你的名头,他们立刻将东西全都丢下!可惜只是几块魔兽肉,还不足以让我们放过你们!”对他们的兵器居然全都视而不见。 尼采微微一躬身,陪笑道:“大哥,他们不知道你的名号,如果知道你也来了,估计下一步就是将手中的刀剑也全部送给大哥!” 团长冷笑:“这就请教老先生的名号!” 老者仰面看天,理都不理,尼采脸上笑容依然:“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风系魔导阳宇天!” 所有人都面如土色,团长身子一震:“你就是无天……冒险团的首领?” “哈哈……”笑声一起,顿时狂风大作,黑衣阳宇天在笑声中仿佛突然变了,变得气势非凡,笑声一收,大风立刻停止,两道阴森森的目光盯着团长:“不用顾虑,就称呼‘无天盗贼群’好了,无天,无法无天!连天都不在乎,还在乎一个盗贼之名吗?” 无法无天?自己都承认是无法无天?倒是一个真小人!魔导?自己的戏来了吗?这样的对手按说这个队伍无人能敌!一起上也一样不敌!突然,后面有人轻轻拉他,周宇回头,是妮丝儿,她的声音极轻:“你退后一点!”团长目光扫过来,清澈中带着一点凄凉,也有一分肯定,自然是让他退后。 周宇缓缓退后,耳边传来团长的声音:“原来是阳老先生,正如先生所说,我们只是一支不入流的冒险团,进魔兽森林只是不得已而为之,根本没有任何收获,就这点草狗肉,就送给老先生吧,不成敬意,还望老先生能网开一面。”龙肉已剥皮,从外表看根本分不清是什么肉,相信他们也不会对草狗肉感兴趣,这支队伍实力太强大,不但有两名他们根本不敌的魔法师,还有几十名武士,前面十几人步履凝重,眼有精光,最少也在一级剑师的修为,硬拼他们远远不敌,哪怕他们的实力大进,哪怕他们有龙甲,一样是鸡蛋与石头的对比。 队伍最后的周宇侧头:“这是一支什么队伍?” 妮丝儿声音好低:“是大陆最有名的一支盗贼,他们专门从其他冒险团手中抢东西,名声坏着呢……” “你还挺识相,但……很遗憾,你做错了两件事!”阳宇天轻轻叹息:“你们杀了魔獠和飞鹫,应该将肉与皮全部处理掉,否则,我也想不到你们得了魔獠和飞鹫的魔晶,这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团长心一跳,这些魔兽的尸体暴露了他们的收成,可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将这大批到手的魔晶交给他?但魔蛇王和几百颗魔蛇晶也都放在一起,又如何分开?他们见到这么多的魔晶,又怎么可能给他们留下哪怕一颗? 阳宇天的声音继续传来:“如果只是这一个错误,还无所谓,将这些魔晶全部交出,老夫也不至于与你这小辈多计较,但你居然问我的名号!” 团长眉毛在轻轻颤抖,糟了,无天盗贼群无法无天,不知抢过多少珍宝,也不知结下了多少生死之仇,从来不允许别人看到首领的真面目,今天他们全都看到了这幅面孔,他是要杀人灭口了! 纳兰目*光:“两位是要杀了我们,是吗?”这一声出口,气度沉稳非常,整个人也变得象一支利箭,充满杀气,也极冷静。 阳宇天哈哈大笑:“正是!” 纳兰斜退半步,手中弓起,突然,左边第一位的一个中年武士一步踏出,人未至,寒光一闪,一溜剑芒射至,直指纳兰前胸,弓弦也在这一剑之下,明显是要杀人并且割断弓弦,此人一直没有开口,看起来普普通通,但这一剑出手,立刻就非同一般,最少也是一级剑师的水准! 纳兰弓还来不及拉开,寒光已至,退!疾退!但对方寒芒突然一长,居然长达两尺有余!天啊,这不是一级剑师,而是大剑师!哧地一声,纳兰只觉左肋一凉一痛,虽然退得极快,但依然逃脱不了受伤的命运,一剑受伤,第二剑是否就是毙命?团长手一动,一溜寒光窜出,直指中年人左肋,间隔还有两尺多,中年人毫不理会,继续追击纳兰,甚至只是调戏! 突然,团长手中长剑也爆出剑芒,一爆立刻长达一尺,中年人万万想不到这个下九流的冒险团首领居然是一级剑师,猝不及防之下,差点与剑芒撞个正着,但大剑师的威名岂是幸至?身法的灵活也远非一级剑师可比,身子猛一侧,剑芒一圈,美丽无比的光圈突然罩向团长的颈部。 这美丽的光圈就象死神的镰刀,团长长剑在外围,还根本来不及收回,她的眼睛里露出了恐惧,百忙中手中剑回头,刺向中年人小腹,但这当然只是一种拼斗意识而已,他的剑离对方腹部最少还有五尺,加上剑芒也不可能刺中敌人,而对方的剑芒已到咽喉,两败俱伤也不可能,实力!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他的眼睛已闭起!脖子怎么还不疼?眼睛睁开,立刻睁大,对方站住了,脖子上鲜血泉涌,眼睛睁得比他还大得多,满是不信,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误打误撞居然刺中了他的咽喉吗?怎么可能?刺向对方腹部的剑居然刺中了对方咽喉,出鬼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大剑师居然被一级剑师所杀,而且杀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离奇,就在战斗毫无争议地要结束的时候,一切改变,结局完全改变! 妮丝儿也傻了,她的魔法虽然不行,但眼力还在,连她都知道团长这次在劫难逃,但她错了,所有人都错了,周宇右手在左臂的衣服上轻轻滑过,抚平刚刚被妮丝儿抓皱的衣袖。 哧地一声,尼采倒退了一步,他心头的惊惧难言,如果说这个小子能发出剑芒让他惊的话,能杀得了大剑师就让他惧了,这个大剑师与他的实力相当,这么快就死在对方剑下,自己盲目出头岂非不智? 声声怒吼,阳光下剑光耀眼,对面七个人居然同时发动,一步窜过,压力空前,身影乱转,眼花缭乱,两条黑线穿空,尖啸声传来,左边一人剑芒一展,将空中两箭一齐截断,但身边之人突然一声痛哼,他虽然功力超群,这一剑足以将纳兰的快箭斩断,但纳兰的箭威力无比,箭头部分依然准确地击中目标,深入肉中! 团长疾退,这七人个个都能剑吐寒芒,没一个功夫在他之下,其中有三个明显已达大剑师之境,如此格局,除非他是剑圣,否则,必死无疑! 但他退得快,六人追得更快,三人追击团长,三人的剑芒分别指向若斯、汉斯和星斯,那个受伤之人则是长剑穿空,直指纳兰,他对纳兰有刻骨之仇,一个一级剑师被弓箭手射中的机会并不太大。 以这些人的实力,团长和纳兰或许能够还击一招两招,但若斯三兄弟势必是一招就死,考虑到团长前面有三个大剑师,估计死得最快的依然是他! 妮丝儿在大叫,无奈地大叫!周宇目光中寒芒一闪,两手微微抬起,六指齐出,哧地一声急响,场中六人身形突慢,纳兰抓住时机,一箭破空,面前的这位高手反应好象已迟钝,根本举不起手中剑,被一箭射穿脑袋,团长那边已是千钧一发,三道剑芒已到他的咽喉,劲风下,他根本睁不开眼睛,但离奇的事情再次发生,对方的剑芒突然同时消失,团长手中的长剑一挥,一尺多长的剑芒扫过,三人同时倒地,分成六断! 哧地一声,长剑插入土中,他身子的重量压在剑上,差点也倒下!再一次出现奇迹,再一次出现不可能出现的转机! 看向场中,他几乎不敢相信,对方的另外七个人也都已倒下,除了一个额头插着纳兰的长箭之外,其余三人分别倒在若斯兄弟面前,其中一个面孔朝上的,咽喉处鲜血涔涔流出,这三兄弟正怔怔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再看着手中的长剑,一脸的不敢相信! 团长终于明白了,有高人暗中相助!他自己或许能误打误撞杀掉一位大剑师,但这三兄弟才刚刚晋级四级剑师,要杀掉一级剑师甚至大剑师,难度简直是让兔子战胜魔狼!是谁?谁能有这种神通?能够不露面而杀掉八名大剑师或者一级剑师?用什么手法杀的? 四处打量,没有人,森林里一无声息,妮丝儿和周宇手拉着手紧张地看着地上,妮丝儿小嘴还张得大大的,伙伴们个个惊讶莫名,纳兰的目光与团长一对,眼睛中也有了疑问。 怒吼声与拔剑声,剩下的二十多名武士一齐踏出一步,目光血红,地上死了八个同伴,死得离奇,也死得让人不敢相信,但这些人只相信实力,决不相信鬼神。 身后传来一声大喝:“停下!” 众人一齐停步,阳宇天手缓缓举起,仿佛有千斤重,声音一字一字传出,也仿佛直传入众人心底:“精彩!本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彩的剑术!” 团长抬头:“你今天讨不了好,还是回去吧!”知道背后有高人相助,他的信心又回来了!声音也变得平静,甚至有几分神秘。 阳宇天冷笑:“老夫还想领教你们的……魔法!” 嘴唇微动,突然狂风起,好快的咒语!狂风一起,顿时落叶飘飘,林中顿时全都笼罩在一大片落叶中,什么也看不清,阳宇天狂笑声中,一个大得离奇的风刃飞出,就象是一个旋转着的超级飞轮,飞轮周边全是锋利的刀片,只要划过,这片小树林将完全毁灭,当然对面这些目不视物的人更不可能逃脱,考虑到这些人的厉害,一个风刃发出,立刻又是两个风刃连续发出,“三环套月,日月无光”!这是他的绝招!一个风系魔导师的绝招,虽然无法与大魔导师的禁招相比,但也具有同样的主旨:毁灭! 没有惨叫,三个风刃消失在空气中,阳宇天还来不及惊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滚!” 腰部猛一痛,整个人贴地滚出,落叶倒卷,将这群人完全笼罩! 这一滚出,魔法全消,落叶飘飘而下,阳宇天坐在落叶中,脸上全是惊恐,对面的七人安然无恙,甚至站立的位置都没有改变,他的风刃完全没有取到作用,是什么人能在他施展绝招的时候护住这群人,并且以风魔法对风魔法,将落叶倒卷,而且悄无声息地趋近他的身边,将他一脚踢出?只有一个人!魔神!他几十年没有出现了,居然就在这里! 团长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可以猜测得到,这个阳宇天吃了一个亏,在他施展魔法的时候吃了亏! 二十多名武士完全搞不清状况,首领让他们站住,自己上,为什么要坐在地上?其中一名武士躬身道:“主人,我们兄弟去杀了他们!” 阳宇天反手一个大耳光,武士本来可以轻易避开,但根本不敢避,“啪”地一声,半边脸红肿,阳宇天缓缓站起,突然向树林深深一礼:“晚辈不知道您老人家在这里,多有冒犯!这就告退!” 众人皆惊!包括周宇在内,老人家?是谁?他当然知道这里不会有什么老人家,但他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口中的“老人家”是何许人也。 众武士更惊:“主人,是谁?” 阳宇天不答,缓缓而出,众武士对视一眼,也纷纷跟上,尼采向树林扫了一眼,也快步跟上,转眼间走得老远,连地上的八具尸体都不敢带走,直走出一里多地,尼采才有机会开口:“大哥,究竟是谁在林子里?” 阳宇天缓缓地说:“魔神!” “什么?”尼采跳了起来。 “只有魔神才能硬生生接住我的三环套月,也只有他才能突破我的风之壁障趋近我身边而让我一无所觉,也只有他才有能力连杀六名大剑师、二名一级剑师而不露身形!” 尼采缓缓点头:“我也觉得八个兄弟死得奇怪,想不到是……他在帮这群人!是的,如果是他,一切都能解释,要做到这一切,对于他来说,易如反掌,而别人则绝不能够,哪怕剑神都未必能!” “不是未必能,而是根本就不能!”阳宇天抬头:“因为我没有看到剑光!” “光是这一点不足为凭!”尼采摇头:“剑神的无形之剑或许已经练成。” 阳宇天沉思良久,终于点头:“反正是他们两人,要么是剑神、要么是魔神,这两人都没有人惹得起!” 尼采皱起眉头:“不管是那个,我都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保护这几个人!” 一句话引发了新的思索,良久,阳宇天突然抬头:“他们能从魔兽森林出来,本身就不寻常,能够杀得了魔獠和飞鹫更不可能,除非在丛林中就有人相助,而且这些人的实力和传说中也大不相同,进境极大,这一切似乎有一个解释,他们与……他有某种联系,或许是他要他们帮助做一件什么事情,所以才不允许我们动他们!” 尼采眼睛里发光:“很有可能,能是什么事呢?” 阳宇天眼睛里也有光:“与这两人有关的事情岂是小事?而且,对于魔神和剑神而言,魔兽森林只是花园,里面的魔兽就如同他们的家禽家畜,让这几个小家伙帮忙做事,岂有不给点好处的?” 尼采微笑:“大哥的意见是这几个人身上必定有宝物!” 深深点头:“而且不是一般的宝贝!” 尼采笑容变得黯淡:“可惜……可惜没有人敢动他们!” 阳宇天笑了:“以这两个老家伙的神通,天下间有什么事需要别人帮忙的?除非他们根本不愿意出森林!” “对!”尼采连连点头:“只要离开大森林,这几个小家伙还不是我们的盘中餐?”

下一篇   第18章 新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