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笛为心语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22章 笛为心语

第222章 笛为心语 里面有一扇窗户打开,莲心静静地站在窗前,外面的热闹她全都看在眼中,本来她是喜欢清静的,但此刻,她觉得这种热闹好动人,好让人沉迷,这就是江湖人的生活吗?简单,洒脱,但在这简单之中,分明有一股火热的情怀在流动,他们吃下去的或许不是肉,而是生死之间的战友情,他们喝下去的或许不是酒,而是火! 在她二十年的生涯中,她还从来没有想到过:简单的吃喝场面就能打动她! 江湖生活是什么样的?她也过了一段时间的江湖生活,那段生活与他们表现的不同,如果说这种生活是豪放的,那段生活则是离奇而温婉的,虽然不同,但一样在她心中久久流连,仿佛象这夜风吹过前面的小池,她的心也随风泛起涟漪,无复往日的平静。 他就在这个圈子中,他是这个圈子的核心,莲心的目光也始终在他身上打转,几十天的朝夕相处,无数个温柔的画面,她可以选择忘记这一切,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他:我忘记了一切!但她无法说服自己的心。 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偏离,很偏很偏,偏得让她恐惧,但也毫无办法,这是他们的圈子,他们的过往经历是他们之间联系的纽带,她无法走入这个圈子中,妹妹偶尔目光掠过,是如此开心、如此快乐而幸福,她也不能走入,不能走入这个圈子,更不能走入她与这个男人之间,王宫,王宫,是如此热闹而又富贵,是如此令世人羡慕,但身处其中真的会满足吗?自己为什么只感觉寂寞与酸楚?悄悄离开窗户,莲心在黑暗中轻轻叹息。 用酒来灌醉周宇难度比较大,但这份战友之情却比酒更浓,虽然与他们并没有太多一齐动手的机会,也没有什么生死拼杀的场面,但有时候战友间的情就在一言一行之中,他也微有醉意,这份情与女人的情不同,但一样是一个男人一生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别的伙计酒量也不差,转眼间大大的酒袋空了一半,莲花脸有红晕,也不知是醉了还是心头的热血沸腾,开口道:“周宇,吹一曲吧!” 这个要求一出,所有人赞同,洛森反应最激烈:“早就听伙伴们说过,周兄弟是凭一曲笛声才进入义气团的,我还一直没有听过!” 周宇苦笑:“真服了你了,吃了我的龙肉,酒的主意没打上,又打到陪酒曲上了,我说莲花,你就不能叫几个美女来跳舞唱歌什么的,偏要听什么笛子?一个大男人吹小曲陪酒,象话吗?”美女歌舞应该是后宫最常见的陪酒方式。 莲花狠狠地白他一眼:“就不叫!冲着你这家伙就不叫!谁不知道你呀,向来……” “得了!”周宇举手投降:“吹还不成吗?想听什么曲子?”手一横,白玉笛在手,用这支笛子将他的“不良形象”暂且隐藏。 莲花噗哧一笑,不再追究,也许这白玉笛一出来,她就失去了追究的心情,只有温馨与甜蜜。 洛森叫道:“十面埋伏!”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但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你那天晚上吹的曲子!”是莲花,她一个人独持反对意见,至于是什么曲子,她不知道,但她知道旋律,这旋律是如此优美,如此让她缠绵,这自然就是春江花月夜! 周宇笑了:“意见不统一啊!团长,对不住了,按义气团的规矩,少数服从多数!” 笛声起,雄壮的旋律缓缓升起,洛森酒已到嘴边,久久停下不动,笛声并不高,但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得好远,夜色中,街上的行人个个停止了脚步,目视王宫所在的方向,也在沉迷之中…… 莲心本已离开窗户,但乐曲一起,她又回来了,在雄壮的乐曲中,她呆呆而立,这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与前几次听的曲子完全不同,但她一样感觉这音符是如此具有穿透力,直接穿过她的大脑,在内心深处久久徘徊,或许还唤醒了她内心封存的一段记忆,将那缠绵的乐曲也唤醒,夜空不见了,只剩下夕阳下的河面,周围的人不见了,只剩下他手持白玉笛站在船头,没有别人,只有他和她,他在为她吹一段荡气回肠的乐曲,为她一个人! 不知何时,莲心泪水奔流,无声地滑过脸颊、无声地飘落夜空,记忆,记忆!她在心底痛苦地呻吟:你为何要唤醒我的记忆?如果没有唤醒,你是否会为我再续一次缠绵?只要一次……一次…… 曲终人散,纳兰等五人全都有了醉意,起身之后就出了后院,一出后院就有人来扶,后院中他们是江湖人,但一出后院他们就是陛下的贵宾,在所有侍卫中地位超然,周宇没有离开,他看的是地上的莲花,莲花也看着他,目光中有浓浓的情意,已与刚才的战友情完全不同。 “你没有灌醉我!”周宇微微一笑:“但我还是想在王宫睡一觉。” “灌醉你真的不太容易!”莲花吃吃地笑:“我好象把自己灌醉了!”她脸色通红,的确象是喝醉了。 “看来你是喝醉了,要我……抱你进去吗?” 莲花眼睛里有了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娇媚,还在笑:“不要你……抱,我能行……”挣扎着起来,但脚一软,整个人重新倒下去。 周宇脚步一错,稳稳接住,在她耳边轻声说:“没办法了,谁叫我们是战友呢?是战友就应该相互帮助对吗?包括将喝醉了的人扶进房间……” 莲花软软地趴在他怀中,已经说不出话来,醉得真厉害! 她房间里没有人,侍女什么的全都属于胆大包天系列,居然一个不在,房门关上,里面是一张大床,周宇将怀中轻若无物的女孩送上的床的时候,女孩身子突然颤抖起来,极轻微,但周宇已察觉:“莲花!” 没有回应!周宇轻轻摇头:“真是一个好机会啊,一个如此美丽的女王喝醉了,说不定可以占点便宜,我想想啊,占什么便宜呢……” 怀中的姑娘突然一翻身,一翻身就在一丈外,红着脸瞪着他:“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存心试试你,真给试出来了!坏家伙,胆大包天!” 周宇轻轻一笑:“胆大包天也得有一个环境吧?这房间里没有侍女,莫非是你……” 莲花睁大眼睛四处搜寻:“是呀,这侍女也胆大包天,不知跑哪去了,明天看我怎么收拾她!” 这话那个可怜的侍女听不见,如果听到了估计会有一种类似于“伴君如伴虎”的感慨,明明是陛下下了严令,不准她进房间,现在一切都是她的不是了,还落一个“胆大包天”的罪名和一个“收拾”的处理决定。 周宇微笑:“也别说,你侍女挺识趣,知道我们在房间里不适宜观看,有意消失……聪明!这样聪明的侍女你还要收拾?” 莲花睁大眼睛:“我们在房间里怎么了?为什么不适宜观看?你还敢……还敢打什么主意不成?” “本来我不想这么做的!”周宇身影一闪,到了莲花面前,手一伸,抱住她的腰:“但涉及到胆量问题,你说我敢不敢?” 莲花在挣扎,但挣扎得并不激烈,终于无力地放弃,偎在他怀里叹息:“我是不是不象个女王?”声音很轻。 周宇点头:“是的!但幸好这样的形象才是我熟悉的莲花!” “做一个你熟悉的莲花需要付出很大代价。”莲花幽幽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做得到?” 周宇温柔地说:“我不强迫你去做,莲花,一切都看你自己!” 莲花沉默了,是的,一切都看她,这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做女王就得遵照这个国家的一切规则,女王的夫婿必须是具有高贵血统的王族----诺顿家族,这样才能保证她的后代继续统治这个大陆,眼前这个男人身手与魔法是够了,但他的来历不明,而他也从来不说,如何取信于天下人? 何况他还有一个女人,妮丝儿,如果娶了她,他得斩断与妮丝儿的联系!这也许是另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 “我想问你!”莲花轻声说:“你能忘记妮丝儿吗?” 妮丝儿?周宇微微一震:“你要我忘记她?” “你能吗?”莲花抬头:“我也不强迫你,只想听一听你的真实想法。” 周宇静静地看着窗外:“这个想法你应该知道的!” 她应该知道,是的,从他回来时的第一句话她就应该知道,他忘不了她!莲花心底一声叹息流过,化作一句全不相干的话:“吹一曲我听听吧,我想听一听那天晚上的曲子,因为只要这支曲子能让我平静下来。” 深宫之中,女王的房间之内适合传来男人的笛声吗?周宇微微皱眉:“你确定?” 莲花轻声说:“我知道你有办法能让这乐曲成为我们两个人的乐曲!”

上一篇   第221章 王宫晚宴

下一篇   第223章 深宫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