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召唤男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24章 召唤男人

第224章 召唤男人 “等等!”一声急切的叫声传来。 周宇停下,没有回头。 身后有声音轻轻地说:“你又将我认成她了吗?” “是的!”周宇苦笑:“你们姐妹真是太象了!” 莲心嫣然一笑:“我没有怪你!” “多谢大公主!” 莲心轻声说:“你刚才说……愿意伴奏一曲,可以吗?毕竟……音律是圣洁的!”后面一个注脚好象有点多余。 看着她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看着她酷似莲花的美丽脸庞,周宇有一千个理由要转身而去,但只需要一个理由就足以让他留下,这个理由或许正是她的注脚:毕竟音乐是圣洁的,陪一个喜欢音乐之人伴奏一曲犯不了法,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琴声重新响起,极低,周宇手一挥,一道风之壁将外面牢牢隔开,这次他是真的有理由将声音隔开,手一翻,玉笛在手,凑到唇边,低低的应和起。 春江花月夜美妙的音乐悄悄流淌在房间,在墙壁上轻轻回荡,又重新融入琴声与笛声之间,但与刚才明显有了不同,如果说一个人弹奏春江花月夜是思念的话,两个人同时弹奏就是两个人在思念,这中间或许隔着时空、或许隔着千山万水,或许有太多的阻隔,也或许有太多的心事,但在一弹一应之间,两个思念之人好象被拉近。 被船下的流水悄悄拉近,或许船上的人还根本没有感觉。 莲心真的没有感觉,她仿佛回到了小船之上,四面全是流水,流得静悄悄、轻柔得不愿意打扰她和他的流水,那段时间是她过得最甜蜜的日子,一张开眼就能看到他的笑脸,一闭上眼就能想到他的温柔,她眼中只有他,而他眼中也只有她…… 不知何时,两人目光相对,一相对就难以分开,莲心目光中温柔流转,脸上也娇艳无双,联系她们目光的是音乐,但融入他们目光的却是那段往事。 两个沉浸在音乐意境中的人没有想到,外面树丛中有一个姑娘在呆呆地凝神,她心中也乱如麻,莲花!这才是莲花! 心上人就在宫中,她处理事务的能力强了好几倍,对各位城主是快马斩乱麻,标准化的程序一过,立刻切入主题,很快送客,全部接见完毕,她一刻也呆不住,但等她赶到周宇房间的时候,才得知他去了后院,一路而来,刚好看到姐姐房间里这动人的一幕。 姐姐坐在椅中,膝上是她熟悉的古琴,周宇站在她前面,手中是她熟悉的玉笛,这些都是她熟悉的,但也有她不熟悉的,姐姐眼中的迷离神色是她不熟悉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姐姐这幅模样,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是恬淡的,恬淡得让她都有几分羡慕,她脸上也从来都没有过红晕,但现在,她有了!这一切都表明她与这个男人有过一段往事,这段往事当然是她治伤的这二十多天,这段时间内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一瞬间,一股强烈的酸楚浮现心头,姐姐爱上他了,这个男人用如此温柔的目光面对她,和她共同弹奏一支曲子,这样的场景连她自己都没有过,这个男人也喜欢她!两人弹奏的是什么她不知道,因为她听不到任何声音,这是风之壁,这个男人用风之壁为她制造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这个空间里不需要第三人,连她都是第三人之列! 在两人音乐渐入佳境的时候,莲花悄悄离开了,走时,脸上也有泪花。莲心是全身心地都进入了角色,周宇本来可以做到任何人都不可能偷窥的,但他使用了风之壁,风之壁一用,外面固然听不到里面的声音,里面同样听不到外面的动静,而且碰巧他刚刚掀开了窗帘,所以他与莲心的一曲伴奏并没有如他所料的一样,没有第三人知道。 莲心进入了另一个境界,意境中的船儿慢慢靠岸,他温柔的目光送她上岸,这一切是如此的温馨,却是缠绵与甜蜜的终点,一丝酸楚涌上心头,手指微微一颤,琴声戛然而止,一颗晶莹的泪珠清脆地落在琴上,溅得粉碎。 周宇玉笛微微一亮,无影无踪,最后一缕笛声还在空气中久久回荡,他柔声问:“你心乱了……为什么?”琴为心声,心乱则琴乱! 莲心低下的头缓缓抬起,眼中的泪已经被她悄悄擦掉,她轻松一笑:“没事,可能是我还没学好吧!” “慢慢来!”周宇悄悄地吸了口气,平息内心的心猿意马,说也奇怪,刚才的音乐将他同样拉入了一个迷离的境界之中:“以公主的聪明,肯定能弹得更好!”话未尽,人已不见,他忘了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你为何会弹这支曲子?”这个问题没有问,并不意味着没有答案,答案是:就算是失去意识之人,也是可以记住音乐的,记不住人不意味着记不住音乐,特别是一个喜欢音乐的女孩,她们的音乐细胞是藏在灵魂深处的,不经意间就能唤醒。 但他也有一个疑问,这个疑问是真的没有答案,他也拒绝去寻找答案,这个疑问就是:她的眼神、她的神色都很奇怪,为什么?她喜欢自己吗?有这么简单吗?虽然他自问还有几分魅力,但这个公主与一般人不一样,属于冷静而高雅的系列,很难动心的那种,如果是她失去记忆之后的纯真模样,倒是有可能,但当时她纯真得连自己都不认识,只对火狐有好感,又怎么能懂得“爱情”这种深奥的东西? 杂念入胸,徒然增乱,周宇摇摇头,驱散头脑中的杂念,身影重新浮现时,已在池边的长廊中,池水泛起微波,在夕阳下轻轻流淌,夕阳?周宇微微一惊,这一番琴笛合鸣花了这么久吗?为什么感觉只是短短一瞬间? 脚步略微加快,前面一个轻纱女子轻轻回头:“周宇,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周宇笑了:“能!但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什么?”莲花声音很平静,仿佛刚刚办完公事,从大殿中出来一样。 “让我看看你手臂上的印记!”周宇苦笑:“你们三姐妹长得一模一样,实在分不出来,我可不愿意陪着前任女王去她的房间!” 不愿意陪着前任女王去房间,倒愿意陪着大公主去房间?莲花对他的笑话只是轻轻一笑,很快优雅地收回笑容,温柔地说:“到了那里,我会让你验明正身!” 周宇笑嘻嘻地说:“真是让人期待啊,去哪呢?” “剑神谷!” 剑神谷?周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那里有事发生?”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忘记的地方,也是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地方,如果说那里有事发生,一定是大事! 莲花轻轻摇头,温柔的目光落在他脸上:“那里不是有事要发生,是那里曾经发生了一些事,这些事也许你会忘记,但我没有!” 周宇脸上的郑重散开,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你错了,那里我更不应该忘记,因为……在那里我们经历过死亡的考验!” 莲花轻声说:“那里还有一只火凤呢,现在该是将它也接来的时候了!”火凤见证过她和他的一段行程,也是她和他生死离别的见证。 提起火凤,周宇心头一片温馨,他仿佛感觉到头顶有一只巨大的火鸟,它轻轻飞过天际,留下灿烂的云霞,下面是盛开的鲜花,鲜花丛中,他拉着她的手,在欢快地奔跑。 莲花目光抬起,勇敢地迎接他的目光,她心头淡淡的酸楚在他的温柔中慢慢消逝,剩下的只有缠绵的往事,不知何时,她柱子上的手上覆盖了一只火热的大手,在视线的死角,两只手握得真紧。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莲花想了好多,姐姐与他有一段行程,这段行程是他们能够关起门在屋里缠绵的基础,自己呢?自己与他同样有一段行程,她要用这段行程来将他唤回来,在所有的行程中,剑神谷是最令她难忘的,不但有生死的考验,也有手拉手的快乐。 姐姐,对不起了,如果是别的东西,只要你喜欢我都可以给你,但这个男人不能! 耳边有他的声音:“我还记得,在那段行程中,我给你许下了一个诺言!” “是什么?”莲花脸红了:“你说了好多,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个!” “我说过,我会给你一个戒指!”周宇微笑:“现在我将它带来了,你要吗?”手伸出,掌心是一枚白玉戒,是如此晶莹剔透,又是如此美丽无瑕,上面一丝血色流转,宛若活物。

上一篇   第223章 深宫琴远

下一篇   第225章 冒死进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