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夜空下的遗憾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26章 夜空下的遗憾

第226章 夜空下的遗憾 莲花脸通红:“胡说!谁说这一切是因为他……”没有继续下去,只因为她并不习惯说谎。 公爵好象根本没看到她的激动,自顾自地说下去:“此人来历不明,虽然魔法、武力惊人,但治理国家与冒险团完全不同,治理国家就当有法度,决不能因一人一事而废,此言是本人的忠告,如果冒犯陛下,请陛下下令杀了格鲁!” 莲花久久沉吟,终于轻轻挥手:“你出去吧,我不会杀你,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正直之人!也是一个心中装着大陆民众之人!” 格鲁深深一礼,缓缓而出,走出殿门,面向四周的金甲卫士,凄然道:“陛下,格鲁冒犯陛下,自知罪孽深重,以死谢罪!”手一挥,腰间长剑在手,一圈一绕到了颈边,没有人知道一个老态龙钟之人,居然有如此身手,这长剑一出,速度快如闪电。 金甲武士离得还远,这是对老公爵的尊重,莲花尚在房间中,也尚在激动与矛盾之中,自然想不到惨变将在大殿门口发生,眼看这把老公爵已有多年未用、装饰远大于实用的长剑就要体现长剑最后一次实用价值----割断主人的咽喉!突然,空气中急风响过,格鲁的手僵在半空,他的长剑在离咽喉只有最后一寸的时候也停在空中,剑身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他面前,凝视他的眼睛:“公爵大人,何苦如此?” 格鲁呆了,这个男人他早就注意到了,在准备自杀之前,他最后看的那个人也就是这个男人,在他拔出长剑之时,这个男人还在几十丈外,只能看清一个高大的身影,但长剑刚刚到达颈边,就被他握在手心,锋利的剑刃捏在他的空手中,他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只有沉重。 大门呼地一声打开,莲花飞跑而出,公爵最后一句话刚刚落入她的耳中,她就飞身而起,但等她冲出大门,局面已在周宇控制之中。 莲花一颗心缓缓放下,这个公爵虽然说话难听,但他死不得,他说得不错,自己女王之位只是刚刚登上,政局远远谈不上稳定,各地势力都在观望,这些势力有的是原任女王的追随者,有的是魔神剑神的铁杆,自己的亲信势力远未真正建成,要想培植自己的势力,她必须借助议会的力量,也只有借助议会的力量,如果这个老头死在宫中,议会一班人马就成了一盘散沙,要想重新聚拢决非一朝一夕之功,幸好周宇抓住了这个老头的剑,有他在,真是时时都能为她解围。 周宇手轻轻一抽,处于僵化状态的公爵不由自主地松手,长剑转送向身后的纳兰,周宇向莲花深深一鞠躬:“陛下,我向陛下求个情,如果这位让人敬重的公爵大人有得罪陛下之处,万望陛下海涵!” 陛下?他也称呼陛下?以前他总是叫她名字的,就算在公共场合,他不便于称呼姓名,也就干脆省略称呼,莲花微微一愣之下平静地说:“他没有得罪我!” 周宇轻松地说:“这样就好!”略微一顿:“陛下,我也该走了,就此向陛下辞行!” 莲花脸色变了:“你去哪里?” “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完!”周宇微微一笑:“我也该回到我的家乡!没有特殊的事情,我不会再出来,陛下多多保重!” 莲花心乱如麻,失声道:“不!”他要走了,一瞬间,她的心空荡荡的,只觉得有一样东西从悬崖顶上掉下,飞快地钻向云层之中,渐渐就要消失,任凭她伸长手臂,依然什么也抓不着! 周宇温和地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你已是女王,是天下万民之望,还望多多保重,纳兰,转告伙伴们,大家都保重吧!”身子一旋,已到围墙边。 莲花冲上两步,大叫:“等等!”她的脸色惨白:“你的家乡在什么地方?……朋友一场,这最后的要求你总该告诉我!” 周宇不见了,只留下一声叹息在空中回荡,莲花紧紧地抓住身边的大树,久久没有抬头,院子中的空气仿佛完全凝固,没有缠绵的言语,没有分手的誓言,但所有人全都感觉到了浓重的悲哀,晚风打着旋卷起树梢的枯黄,飞向远处的高楼,二楼走廊上一个人久久地看着天边,一行清泪在夕阳下泛起微微的光芒,莲心公主,她不知何时站在走廊上,这一刻,她的衣袂飘飞,整个人仿佛也将乘风而去,直飞向远方的天边,伴着她的思绪与梦想在天地间无助地流连。 格鲁公爵沉重地趴下,苍白的头颅伏在地上,没有任何言语,纳兰目光中也有淡淡的悲哀,踏上一步,轻声说:“陛下,回去吧!” 莲花缓缓抬头,慢慢离开,两边的武士躬身相送,进入房间之中,房门轻轻地关上,天边最后一抹残阳也在此时消失,天地间一片迷蒙,院子中只有趴在地上的公爵,还有他身边的纳兰,纳兰手中捧着他的长剑。 “公爵大人!”纳兰缓缓地说:“陛下已经原谅了大人,大人可以离开了。” 格鲁慢慢抬头,看着纳兰说:“告诉我,他是否听到了大殿中的对话!”他的神态、他几句话全都清楚地表明,他听到了他与女王的对话。 纳兰说:“大人与陛下的对话我是一句都听不清,但他……谁也不知道他有哪些本事,至于是否听到大殿中的对话,大人想必自有判断!” 格鲁喃喃地说:“他不应该救我!他没有理由救我!” 纳兰摇头:“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会有理由!如果他不愿意走,天下间没有人能逼他离开,但他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离开陛下,我知道他很痛苦,但我也知道,他为的是陛下和天下大局!公爵大人,有些事情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吧!” 长剑朝他手上一放,纳兰转身走入黑暗之中,不再回头,公爵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背影,内心也充满了迷惘,他错了吗? 夜色弥漫,翠湖之侧多了一条黑影,仿佛从空气中突然浮现,是周宇,他的脸在星光下平静非常,刚刚的离别好象没有在他心中留下任何阴影,这并不是好现象,好象也愧对纳兰对他的评价,哧地一声钻入湖水之中,周宇张开双臂,眼睛缓缓闭上,湖水激起微波,一个大大的水波以他的手为中心在水中无声地发散,满湖水皆被带动,但这种带动是温和的,四周寂静依然,没有惊动哪怕是岸边的落叶…… 深宫之中,幽幽的琴声响起,带着无法诉说的缠绵,莲心指尖都有了血痕,但她依然在弹琴,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夜风吹开了窗户上的厚窗帘,她没有感觉,房门打开,有人静静地站在门边,她依然没有发觉,那个人走到她后面,一只手压上了她的肩头,莲心手轻轻一颤,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琴弦之中,轻轻回头,灯光下一个少女眼有泪花,静静地站在她身后。 “妹妹!”也许太久没有说话、也许有太多的压抑,莲心的叫声略微嘶哑。 莲花轻声说:“姐姐!陪我坐坐好吗?” 没有言语,但彼此的心事两人皆知,没有笑容,因为她们的心都那么沉重,也没有相互对视,因为对方的眼睛里都有不愿意暴露的悲凉,她们看的是天空,天上有星星闪烁。 莲花的声音幽幽飘来,轻得仿佛是昨夜的梦境:“有人说过,天空应该有月亮的,月亮与星星相伴相随才是最灿烂的夜空!” 月亮与星星相伴相随?这是何等浪漫的情怀,也是何等的美丽?但此刻,莲心却只有凄凉!她轻声侧身:“妹妹,对不起,管理大陆应该是我们家族的责任,但这个沉重的责任全都压在你的肩头!”正因为妹妹的责任,她才不得不与心上人分开,忍受这凄凉的离别,自己与他只是短短几十天无波无浪的同行,就已深深感受到情之苦,妹妹与他关系岂是自己可比?这份伤痛自然要重得多,面对天上的星星、面对迷离的夜空,莲心悄悄叹息。 莲花没有再说话,但她心中也有深深的悔意,姐姐喜欢这个男人,她不是女王,用不着遵守一系列的古训,家族的责任有自己一人来背就够了,她应该去追求自己幸福的,是自己的存在才让她将这份爱深藏在心中,一个人躲在房间悄悄向着琴弦倾诉,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那个人已经离开,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出现。 姐姐,我如何才能让你弥补这份遗憾?

上一篇   第225章 冒死进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