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治理天下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28章 治理天下

第228章 治理天下 莲花脸上一片嫣红,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不管他与她有过多少亲密无间的时刻,不管她和他有多么心照不宣,但这都是他第一次向她表白!她等待这一刻有多久了?好象是一生一世! 莲花闭上眼睛,轻轻地说:“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再说一遍好吗?” 嘴唇一热,两片嘴唇压上来,深深一吻,耳边有男人温和的重复:“莲花,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莲花眼睛睁开,里面有花朵儿开放,她抱住男人的腰,在他耳边低语:“你要我放弃女王之位吗?如果你说要……我真的会放弃!” 周宇轻轻摇头:“我不要你放弃女王位,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我知道你也希望能做出一番成绩,给你母亲一个交待!” “你真的什么都明白!”莲花说:“可你也应该知道……女王是必须与诺顿家族结婚的!” 与诺顿家族结婚,这是王国的传统,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女王不属于她自己,也不属于任何一个人,而是属于这片大陆,周宇仰面朝天,久久不动。 莲花轻轻叹息:“我一个人无力打破这个传统,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我们一起来对抗!” 周宇低头,他的眼睛里有光芒闪烁:“莲花,需要我给你一个方案吗?” 莲花轻轻一笑:“很久以前,你也给过我方案!现在,我也真的需要方案!” 周宇微笑着说:“其实事情有时候并不象想象中那么复杂,无非就是急与缓的区别而已!” 莲花不懂:“什么急与缓?急是怎样的,缓又是如何?” “急有急的办法!”周宇一本正经地说:“你现在就做我的女人,明天在大殿上公开宣布,任他天下大乱,有意见的到……厕所去提,有反抗的革职,武力反击的杀之!至于那个什么诺顿家族,或许我可以去他们那里,将成年男性一古脑儿杀了个干净,看还有谁有福气娶这个千娇百媚的女王陛下……” “停!停!”莲花打断他得意洋洋的遐思:“这是什么办法?整个一个馊主意!你分明是……分明是唯恐天下不乱!” 周宇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选择这个办法,所以我还帮你准备了另一个方案,而且这个方案已经开始实行了!” 莲花眼睛一亮:“你仔细说说!” 周宇手一紧,将她牢牢抱住:“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地方坐坐,坐下来慢慢谈?” 飞身而过,掠过这片地狱般的天堂,落在一片花丛之间,这里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火凤的地方,虽然没看见火凤,但四面鲜花怒放,依然是昨日模样。 在草丛中坐下之时,他们屁股下面垫的是狼皮,莲花舒舒服服地靠在他的胸前,手儿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安静地听他说他的方案。 “第二套方案就是缓!”周宇缓缓地说:“眼前你初登王位,政局不稳,也的确不宜有太多的大动作,就先平稳过渡一段时间,等你稳定政局之后,要改变规矩还不是最终取决于你的意见?” 莲花眼睛里有光芒闪烁:“你的意思是让我先尊重他们的意见,等自己势力建成之后再强硬起来?”眼前她有几道难题全都摆在面前,收拾乱摊子够她忙的,如果这时掺杂个人一些突破规矩的事务就相当艰难,起码她得面对一个更加复杂的局面:自己有求于人而又难以驾驭的局面!但一个“缓”字就足够改变这一切,她可以将自己从这个复杂的局面中解脱出来,先静下心来解决眼前的事务,不带个人观点、也不会有任何把柄握在别人手中,行事自然就能更洒脱,将乱七八糟的局面整顿之后,再一步步改变一些规矩,这是一个方向的问题,也是一个策略性的问题,有了这个“缓”字,她觉得自己的心结已经解开。 “是!”周宇笑了:“只是有一个问题比较急,你早就到了嫁人的年纪,如果迟迟不嫁人,是否会撑不住?” 莲花在他手上轻轻掐了一把:“说什么呢?你当我象你一样,整天就想着那些?……我是女王,想迟几年再嫁人,总不至于有人敢逼我吧?” “女人虽然大多会想嫁人,但偶尔也有一两个不是那么急的……陛下如果国事繁重,想忍他个一段时间再生儿子,相信也真的没有人敢过于逼迫。” 莲花再掐:“拜托,说正事的时候能不能……严肃点?”提起生儿子,她脸红了。 周宇点头:“好!”面对着她,好一幅正经模样,但这幅模样怎么看都怎么做作,莲花都不太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人有这么多张面孔,有时就象是一个智者,一句话就能解决大问题、有时偏偏象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但无论是哪幅模样,都让她心醉神迷,也让她从心底里感觉放松。 “你想必听到了公爵在大殿里的谈话!”她绝不怀疑这一点,不管他离得多远,他的反应与刚才说的话全都指向这个方向。 “是的!”还是比较严肃。 莲花轻声说:“公爵的话诚然有些道理,但他也弄错了一点,他不明白你的名字在天下意味着什么!他说如果我和你走得太近,会让天下剑术界、魔法界都反对,事实上我有不同看法,我认为如果……如果我们走得近,这些人才真的不敢反抗!” 剑神死,魔神死,周宇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如果他与她在一起,天下间又有谁能反抗?又有谁敢于反抗?恰恰相反,如果他公开宣布离开她,不再重出江湖,天下才有可能真的大乱! 周宇摇头:“你错了!莲花,在这个问题上是你错了!” 莲花惊讶地说:“为什么?我觉得自从魔神死了之后,魔法师对你的敌意已经消除,因为与魔神有直接关系的人并不太多,所有魔法师尊重魔神只因为一点:他是魔法最高之人,现在魔法最高之人已改变姓名,他们没有理由与你过不去!” “是的!”周宇说:“我已经真切地感觉到了这种改变,天下未必有多少人想为这两个人报仇雪恨,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一个女王治理天下,决不能将威信建立在天下人的惧怕之上,如果是这样,就叫暴政!你更不能让你的统治带上我的烙印,将威信依赖于一个人的魔法与身手,对一个帝国而言也是极度危险的!” 说这番话,周宇的神色是真正严肃的,他宣布离开女王,说这番话的意思很明白,他希望接下来的局面是由她亲手创造,不依赖任何人,包括他在内,这是对她的锻炼,也是用心良苦的,他的震慑只属于他自己,不属于她,哪怕她是他的女人,他也希望她是独立的,因为她本来就可以独立,他不希望因为他的存在而让她失去一份最难得的天性而成为他的附属。 莲花久久沉吟,遥望远方,这肉眼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她的王国,包括肉眼看不到的地方也都是,这一片天空属于她,她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去改造,她流浪江湖两年多,亲手创造义气团,一步步地将义气团这个名字做到家喻户晓,那时她还没有遇到他,遇到他后,她已经习惯将他视为一切,但现在,他希望自己做回自己,他是对是错姑且不论,但她知道他是为了她好! 如果她能打开这个局面,一切问题也将迎刃而解,她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女王,她能做到吗?莲花目光回落,落在周宇脸上,深深点头:“你放心,我能做好!” 只需要这句话足够! 莲花有补充:“你说了一个新鲜词语:暴政!将威信建立在别人恐惧上是暴政,但治理天下应该怎么治理,不依靠别人的惧怕,又依靠什么?” 周宇很简单地回答了两个字:“法度!” 法度?这是公爵的原话! 周宇缓缓地说:“这两个字是平和的,但也是威严的,治理天下要的是民众对法度的敬畏,而非对某一个人敬畏!”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治”与“法治”的争论,虽然莲花已经有过“法治”的最初萌芽,但那只是她的一个设想,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制定章程的程度,此刻,她心中已经有东西在流动,就是无数的规定,有的需要改变、有的需要调整、有的也需要遵循…… 耳边有男人温柔的笑语:“今天本是陪你出来散心的,倒弄得你心事重重,好了,治理天下的事情你可以交给手下人去讨论,我们还是聊点别的!” 莲花笑靥如花:“好极了,明天我就将这个问题整理一下,交给议会去讨论,这群老家伙整天没事做,都开始管起别人的婚嫁来了!”她到底还是对公爵有意见,傍晚进宫,第一件事就是帮诺顿家族当说客,张罗着将自己嫁过去,自己嫁人的事情还用得着他操心?

下一篇   第229章 星月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