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飞虎奇兵、玉龙血笛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40章 飞虎奇兵、玉龙血笛

第240章 飞虎奇兵、玉龙血笛 轻扬飞洛轻轻叹息:“这片湖难怪被魔神列为禁区,原来是这个原因!”以他的经验与见识,本不应该不知道这湖水的秘密,但这里魔神列成了禁区,天下人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他的身份特殊,犯不着与魔神较劲,所以,轻扬家族没有人来过这湖边,湖水的秘密也成了天下的秘密! 三千人的兽人部队继续在缩小,人命在飞快地收割,伴随着守城部队惨重的伤亡,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声从包围圈中传出,这声音是如此的尖锐,在数万人大厮杀中仍然远远传出,直入天际,哨声一起,周宇手微微一收,抬头看着天边,他有一个感觉,天空正有一道阴云在飞速逼近! 不仅仅是感觉,事实上的确有阴云在逼近,开始只是如同大风雨之前的风暴,但很快就形成了一块巨大的黑幕,黑幕笼罩的方位正是京城,周宇心猛地一沉,魔鹰、飞虎大队!没有魔法师的迹象,但这些会飞的魔兽明显经过了训练,以闪电般的速度飞越战场,攻击城中!声东击西! 兽人并非不懂策略,他们的本能就是战斗,这或许就是这个兽人首领在生死存亡之中的求生智慧!以飞虎队攻击城中,必然能让京城大乱,京城一乱,他们的军队必乱,才能在此恶劣的情况下反败为胜!飞虎大队本是兽人的秘密武器,但此时已到最后关头,自然不需要再保留,一出就尽全力! 飞虎飞过,离城头还有几百米,但狂风扑面而来,城头在狂风中战栗,一头飞虎在大战之中微不足道,但这支大队却是上万头各种魔兽,自然也是兽人用速成的方式培育出来的。 城头莲花脸色已变,手中长剑微微颤抖,厉声喝道:“准备迎敌!” 呼地一声,一条人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飞抵城墙:“我来!”正是周宇,声音未尽,他的人一个转折,站在城墙最高点,手一横,玉笛在手! 笛声一起,风云变色,漫天的乌云仍然在飞速接近,但笛声猛地一加,所有人同时一震,空中的魔兽军团终于在离城墙数十丈的时候慢慢停下,周宇笛声转柔,似乎是循循善诱,突然一个转折拔高,天空的魔兽同时高飞,激起的狂风将他的长发高高飘起。 莲花眼睛亮了,她记忆中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浮现心头,但她的手也不知何时与另一双手紧紧相握,掌心全是汗水,她看到了他额头的汗水,也看到了白玉笛的奇观,他的白玉笛变了,原来是洁白如雪,但现在却变成了殷红如血!面对上万的魔兽,这些魔兽远非飞鹭可比,他的玉笛奇功还能凑效吗? 魔兽在天空盘旋,好象在犹豫不决,在这笛声中,开始的尖锐哨声早已了无声息,但主人的命令依然停留在魔兽的头脑之中…… 下面的战场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双方停下了手,呆呆地看着天空,城头也有了变化,娅丽怀中的姑娘睁开了眼睛,素修仿佛听到了他的召唤,在那段陪着他一路赴京城的日子里,也曾有过这样的笛声,空中远远地飞来一朵小彩云,直飞到他身前,在空中歪着脑袋看着他手中的玉笛,好象在奇怪这笛子怎么变了颜色,这自然是莺语儿,在客栈一听到这笛声之后,她就全都忘记了轻扬姐姐的忠告,不准出来!她出来了,又看到了她所熟悉的人,也听到了熟悉的笛声…… 笛声三转,空中的魔兽终于动了,回头! 笛声四转,高昂的声波猛地喷出,空气中仿佛有了巨大的震动,伴着这次巨震,天空的乌云突然射向地下,目标正是深沟另一边的兽人军团! 战争重新开始,比开始时更多了几分诡异,飞虎、魔鹰在攻击自己人,兽人也在战斗,但杀来杀去全都是自己人,座下的魔兽也多了几分暴躁,很快,魔兽也在行动----猎杀自己的主人! 战场全乱了!是一场真正的人兽大战! 亚森颤抖的手将哨子塞入口中,但声音连他自己都很难听清,一柄长枪从斜刺里刺来,亚森看着从右肋下突然冒出来的枪尖,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轰然而倒,最后的三千人全部死亡,而他另一边的数万大军正在与他自己的魔兽生死拼杀,杀得惨烈无比! 战斗在深谷另一边上演,一直演得夜幕低垂,终于杀声渐渐远去,那边谷地上鲜血汇成长河,流入湖水之中,干净的湖水有半边都已染红。 周宇的笛声缓缓停止,最后一丝余音尚在空中飘荡,他的笛子随着他的手缓缓而垂,笛子尖端有水流下,是他的汗水! “周宇!”四声娇呼同时传出,伴随着四条人影,莲花速度最快,一个闪身就扶住了他,身边香风阵阵,三双关注的目光同时落在他脸上。 周宇轻松一笑:“我先休息一下!” 在高台之上坐下,闭上了眼睛,莲花接过他手中的玉笛,眼中已有泪水,他终于累了,象他这样的人一生中都不会有精疲力竭的时刻,但这一刻他是真的精疲力竭了,只因为他要保护这座城,他也做到了! “姐姐……”是娅尼的声音,略带哭腔。 娅丽温柔地拉住她:“妹妹,他累了,让他好好休息,别说话!” 没有人说话!凉亭风声微响,多了几个人,是纳兰及义气团的成员,又多了几个人,是玉倚丝和轻扬飞洛,还有轻扬舞,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脸上,没有一丝声音。 莲花悄悄做了个手势,城头的人轻轻悄悄地离开十丈开外,敬重的目光投向这边,这个人一身武力、魔法骇人听闻,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象看着天上的神仙,但这一刻,眼神有所改变,不再是看着神仙,而是看着自己的亲人,以他的身手不管走到何方都是轻松惬意的,但他偏偏选择突破自己的极限,这世上没有人能伤害到他,但他对京城人的关怀却能伤害到他,最起码他累倒了! 城外的战场在无声地打扫,在轻扬飞洛指挥之下,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尸体抛入湖中,魔兽取出魔晶后也抛入湖中,这么多人一起劳动,没有铁器碰撞的声音,相比较战争的残酷而言,一个人的休息无关紧要,但所有人都在用这个微不足道的方式来感激这个保护城墙、保护他们生命的人! 周宇这次是真的累了,极限,他超越了极限!用玉龙笛控制飞鸟他现在可以做得轻松,但控制魔兽还差一点火候,控制上万魔兽绝对非他能力所及,但面对上万魔兽的空中打击,他非突破不可!以他的本事,如果只是上百头,他能保证这些魔兽攻击展开之前,用天剑将其尽数格杀,但上万头就只有一个办法:笛声!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愚蠢的,但明知是愚蠢的,他也非做不可!这里不是他的家园,但这里是他朋友和女人的家园,也给了他家一般的感受。 玉龙笛的笛声不是魔法,而是能量,支撑他将这一曲笛声吹奏三个小时的也只能是他的能量,仙修能量全力运转三个小时,早就远远超越了极限,幸好他有过一次能量耗尽的经历,所以他并不急,九转神功一转之下,丝丝能量从战场中重新回收,带着一些莫名的感受,能量二转,体内的点点滴滴能量凝结成条,细条汇成细流,细流形成大河,终于他的眼睛睁开,在黑暗中亮如秋水:“好了!” 周围女子们一齐围上,反正是在黑暗之中,也没有多少人顾得了脸红不脸红,娅尼甚至悄悄地将自己送入他的怀抱里抱了一下,赶快跑开。纳兰与其他伙伴站在十丈外的第二阶层,脸上都有了笑意。 莲花比较矜持,在离他几尺远的地方站住:“敌人大军除了有一万余人负伤而逃之外,其余的全部灭亡,周宇,这真的是一个奇迹!” 周宇笑道:“好啊!只剩下一万多人,空中力量想必也遭受巨创,京城之围已解!” 莲花终于笑了:“今晚皇宫晚宴,你可以好好喝一餐!” 周宇大笑:“这么多美女陪着,酒不醉人人自醉,还喝什么酒?”众女脸皆红,这家伙老实不到片刻,立刻就风流作风延续。 娅尼娇笑:“我们去那边树林烤肉吃好不好?” 周宇点头:“还是娅尼深知人心,说句实话……我是真的饿了,有没有想吃肉的,想吃就一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