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血雨奴、血影奴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49章 血雨奴、血影奴

第249章 血雨奴、血影奴 幽冥山谷,六谷相连,谷中深谷与陡崖同在,奇景与怪石并生,厉斯格早已深深后悔,后悔没有听从儿子查格的劝告,反而赞同塔野抄近路入谷的主张! 但他没有时间去后悔,因为他在对敌,两天了,他整整两天来不间断地在厮杀,杀得体力渐渐不支,精神都已崩溃,也杀得越来越心寒。 在江湖中闯荡四十余年,他不记得自己这柄剑下到底杀了多少人,只记得从这柄剑杀了第一个冒险者之后就一发而不可收,从西边杀到东边,从剑师杀到魔法师,无数次的生死历险,将他从一个无名小辈杀成了大陆上三大剑圣之一,也将他的信心杀到了顶峰,这其间,他遇到过高手、遇到过无数魔兽,有的甚至是他绝对无法战胜的人物,受伤不知有多少次,离死亡也总是一步之遥,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他的对手有两个,一个是空中飘飞的魔法师,另一个则是四面笼罩的红色水流! 在他血火斗气运转之下,红色水流无法入侵,他可以不管不顾,空中的魔法师明显并没有到达大魔导境界,甚至连风刃都没有,按说这样的魔法师应该在他剑下一剑就能解决,他也的确杀了他们无数次,但这个魔法师偏偏不死,身子切成两断居然成了两个,再切就成了四个,越切越多,总是不死,杀了两天,到现在的结果是空中全是魔法师,密密麻麻的魔法师,几乎挡住了日头。 杀不死的敌人、满山谷的血红一片如果意味着阴森恐怖的话,地上中了血红之水倒地不起的数十人、自己身后受血火剑气保护的九名剑圣的苦苦支持就让他心冷如冰。 如果没有对面石头后面塔野的冷嘲热讽,他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支持,但正是这个叛徒的冷笑,给了他继续支持下去的决心,几十年风雨沧桑,厉斯格的性格越老越犟,他有一个计划已经萌发了很久,也与身后的查格心意相通。 一拳击出,空中的两名魔法师飘然而退,这是厉斯格现在对付空中打击的办法,这些魔法师不能用剑砍,用拳头更有效,耗费的斗气少,但效果没有区别,还不至于让魔法师数量再增加,长剑剑芒一展,翻滚的血红水流受惊而退,与这一群人的距离拉开到十丈。 这些水流才是真正危险的,一旦沾身,立刻就会让人倒地不起,哪怕是剑圣都一样,他们一行人中有魔法师,有剑师,各系魔法的都有,本来要对付他们绝不容易,但敌人杀不死、用火魔法倒是可以烧掉,但很快又有人补充进来,红色水流驱不散,在他手下也只是驱退十几丈,片刻后又围上来,顽强而又可怕,偶尔还能从天空倒灌而下,正是这种可怕的红水,让他们一进入山谷就失去了坐骑(风鹿第一时间倒下),也正是这种离奇得让人无法相信的打法,让他们一行人九成崩溃,在永无休止的痛苦折磨(无数次地杀敌,无数次的失望给了战斗中最难熬的痛苦)中尽数倒在血水之中----与其说他们是被敌人打败的,不如说是他们自己的信心击败了他们! 塔野的声音响起:“厉斯格,累了吗?累了就来喝一杯,我给你准备了好酒!” 厉斯格长剑一圈,将血水再次逼退,没有回答。 “你可真够能坚持的,都两天两夜了,还不打算……”话音未落,突然,一条血红的影子穿过漫天的包围,一柄长剑带着出自融炉的炙热扑面而来,血红的剑气一展,方圆五丈之内魔法师高飞远走,地上的血水刹那间消失无踪,只有一个横眉怒目的老者挟着血火而来,长剑直指一块巨石后面的塔野,这就是厉斯格的计策,逼出来的计策----在漫天魔法师遮盖之下,找到塔野的准确位置,一举击杀之! 以自己的疲惫之躯击杀一名大剑圣,这虽然难度极大,但与根本杀不死的魔法师相比,他更愿意作一个了断! 在战斗中探清塔野的准确位置也是艰难的,但他知道塔野会在某一个时刻向自己讥讽几句,有他的声音作为指引,他就能找到这个叛徒,现在,这声音终于传来,他已不打算等待下去,一击必杀! 在他愤怒一击之下,在这个身经百战、功力已达大剑圣之境十多年的老者最后一击之下,天下间谁能避开?何况是一个断了一只手、根本不会有交手的准备、只打算喝庆功酒的老者? 他的身子已逼近大石头,手中长剑剑芒盘旋,如正要飞天的飞龙,但剑芒下的塔野突然笑了,独臂一起,一道长长的剑芒后发先至,直刺厉斯格的咽喉,厉斯格的长剑还没有找准位置,对方长剑的剑芒已到咽喉,好个厉斯格,怒吼一声,不挡不避,手中长剑剑芒一展,也划向塔野的咽喉,同归于尽! 按这个打法,他的咽喉势必是在对方剑下穿孔,但塔野的一颗头至少得飞起十丈高! 但情况并非如此,塔野一个大仰身,居然全身都隐藏在石头之后,手中的剑芒自然也是一发而收,丝毫没有碰到厉斯格,大石头在血火剑气之下哧地一声分成两半,但石头后面已没有人,塔野的声音从对面山壁上传来:“厉斯格,你还真以为我是请你喝酒的?” “老夫是要你性命的!”厉斯格一声怒吼,须眉皆动,身子穿空,直指塔野,但塔野身法轻灵之极,略微一转,又避到了右边山壁,一条血红长龙紧紧追赶,厉斯格后面也一样有一条血红长龙,空中还有一片乌云都在追赶----是魔法师队伍。 塔野长剑一挥,一道蓝汪汪的剑气宛若实质,从空而落,厉斯格血火剑气反绕而上,轰地一声大震,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震退,而塔野也飘向山壁,重重地撞在山石之上,山石滚滚而落,嗵嗵不绝。 塔野脸色变了,他绝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拼杀了两天之余,还有如此体力,这简直颠覆了常规,手一扬:“厉斯格,我们要分出胜负绝非片刻之间,你难道就不顾虑你儿子的性命?” 厉斯格心一蹬,猛地回头,顿时心冷如冰,就在他追击塔野的片刻时间内,他身后的九名剑圣全部倒地,身上还有血水围绕,宛若血蛇----活着的血蛇! 对面有塔野的狂笑:“厉斯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计策?想突然杀掉我!我正好将计就计,先干掉你的九个手下!” “你有意暴露自己的声音,让我来杀你?”厉斯格声音嘶哑,充满愤怒与无奈。 “是的!”塔野冷笑道:“否则,在你保护之下,血雨奴无法冲破你的血火斗气!” “血雨奴?”厉斯格浓眉掀动:“何在?”一声大喝震动山谷,也将满地的血水震动。 震动的血水中突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我就是……” 哧地一声,一道血红剑气闪电般划过,将刚才发出声音的地表一斩而开,血水四溅,但这个阴恻恻的声音却来自四面八方:“我就是血雨奴,是杀不死的!” 空中也有笑声传来,一样充满阴森恐怖:“我是血影奴,至于能不能杀死,你肯定有了结论!”这声音居然是天空的魔法师传来的,所有的魔法师一齐张口,但说出来的话只是一个人的声音,清晰至极。 塔野淡淡一笑:“谷外还有两万兽人军队包围,厉斯格,你败了!……谈谈如何?” 这话一说,空中的魔法师突然静止,以一种奇特的姿势悬浮空中,地上的血水也突然退却,在离他数丈外隐隐泛起血光,如同假死的血蛇。 厉斯格长剑上的剑芒缓缓熄灭,是的,他败了,就算他能杀掉眼前三人,他一样冲不破两万兽人的包围,何况眼前这三人他没一个有把握能杀。 “很好!”塔野微微一笑:“你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只要你答应归顺冰原之王,你不会有任何问题,你儿子还有地上的近百人都不会有生命之危,一样都会是冰原王的座上嘉宾!” 厉斯格缓缓抬头:“塔野,好计谋!你一举将大陆身手与魔法最高的百人收归冰原王旗下,大陆与冰原之王势力对比立刻逆转,如此妙计……冰原王给了你什么好处?” 塔野好象根本听不出他言语中的讥讽,平和一笑:“也不怕你知道,我与冰原王本是亲家!本是一家人,还谈什么好处?” “亲家?”厉斯格哈哈大笑:“莫非你将孙女送给了冰原王?塔野,塔野,你不觉得很无耻?” “强强联手,独霸天下,何耻之有?”塔野根本不生气:“我孙女玛尔尼要嫁的是冰原王的孙子,两个年轻人正是天作之合,将来也必定是大陆最有名的神仙伴侣!”如果北方吞并南方大陆,作为帝王的后代,自然是最风光的年轻人,说不定是未来帝国的国王与王后!

下一篇   第250章 一波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