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生存的智慧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0章 生存的智慧

四级冒险团的任务明显不同,可供选择的余地也多了许多,经过紧张的讨论与辩论,目标初步敲定:火焰草的采集任务。选择这个任务的原因很简单,这是一项具有挑战性但危险性相对较小的任务,火焰草只有一个地方有:火焰岛,这个岛上魔兽相对较少,是一个闭塞的地方,冒险团成员要面对的是恶劣的环境,而不是面对魔兽与敌人,面对大自然与面对敌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是死的,能征服就征服,不能征服就撤退,危险性可以把握,而后者则是纯粹的冒险,要么敌人死、要么自己死,危险性无法掌控,周宇坚决拥护火焰岛! 队伍整装而发,比上次多了一个人:洛森!这是一个全身上下一片浑圆的小伙子,圆圆的脸上也有孩子般的笑容,如果是孩子,他无疑是可爱的小宝贝,但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只能用可亲来形容,这或许也是妮丝儿小姑娘总是把他当玩具玩的原因。 出城,穿峡道,翻龙山,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大海他曾去过,也躲开人在云层中飞过大海,又是熟悉的景致,又是满怀的豪情,周宇觉得实在有意思,现在他已经看到过两个世界的大海,家乡的大海是温柔而又宽广的,这里的大海能给他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印象就是热闹!人们形容大海一般都会选择充满诗意的形容词,很难与热闹粘边,但现在周宇的感觉偏偏就是热闹,天空很热闹,无数的水鸟穿空,听伙伴们介绍,这是一种魔兽,不伤人,专以海洋生物为食,飞得高,俯冲迅猛,所以极不好捉,偏偏等级也极低,魔晶也不值钱,正因为这两点,没有人对这种魔兽有兴趣,才导致这种海鸟维持一个极大的群体数量,也恰恰因为这种鸟儿极多,才让大海里众多的鱼类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数量,大自然在这里有一个微妙的平衡。 周宇颇有几分感慨,中国古代奉行一个奇怪的宗旨:女子无才是德,男人无能就是福,恐怕这就是一种生存的智慧,才、德出众招人忌,红颜多薄命,为什么?只因为人性的贪欲,对名声与美色的贪欲!这些海鸟也有生存的智慧,自身没有什么价值,又有一定的生存能力,才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它们自己,在贪欲横流的世界,这种本能就是最好的保护,悲哀而无奈的保护措施! 大海里也热闹,鱼儿逐浪,海兽翻腾,在船边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场景,单调而又热闹的场景,虽然无声,但一样让周宇看得兴致勃勃,这就是大自然生动的一面,各种生物都凭自己的本能在生存,也在生存之中锻炼自己的技巧,优胜劣汰,想到这个,周宇心中一动,他想到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就是:这个世界虽然让人厌恶,但也只能用生存本能也解释,与大自然的规则也未必不合,从某个意义上来说,这里的人与动物基本一致,还只停留在本能之上! 他没想改变这个世界,但不妨碍他对这个世界的思索!有这种想法的人,目前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人,只有站在相当的理论高度,亲自领略过规范的人才能想到这个看似简单、其实复杂的问题。 大海上波浪永远无止无休,幸好没有太大的浪,是一种单调的重复,船儿第一天没有事,以后也不会有事,周宇担心船毁的事情没有发生,这艘破旧的小船虽然每时每刻都在呻吟,但呻吟了三天三夜依然没有散架,与一个长年患病的老“药罐子”有得一拼。 第四天黎明,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纳兰指着前方:“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火焰岛!”他能看见岛的轮廓,周宇就能看到岛的全貌,这是一个绿色的小岛,中间偏偏是一个高高的秃顶,整个造型与“地中海式”的脑袋神似,分外有趣,但他有疑问:“这岛为什么叫火焰岛?莫非这中间的秃顶是一座火山?” 妮丝儿点头:“是的!”她在整个行程中变得极安静,也极温柔,整个人仿佛完全改变,但在她目光有意无意落在周宇身上的时候,娇嫩的小脸上分明有红晕存留,这也许就是那天晚上约会给她留下的表面特征。 纳兰却笑了:“虽然你猜得完全正确,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你这个呤游诗人根本什么都不懂!”连火焰岛的来历都不明白,还要靠猜测,当然足以说明这个呤游诗人不太称职! 汉斯笑嘻嘻地说:“周宇的呤游恐怕是在某一个地方面对某个小姑娘呤游吧?” “或许是吧,我这个人天生比较迟钝,不太关注各方面的信息。”周宇一无异常,妮丝儿脸色却腾地红了,朝着船边看大海,跳出圈子外,不在讨论中!开别人的玩笑能让她脸红,奇事! 团长的目光掠过她的脸,仿佛带着一种别样的情绪,他脸上戴着面巾,手上带着手套,露出来的只有一双眼睛,虽然这眼睛很奇妙,但毕竟无法替代全部的肢体语言,周宇这个现代过来的、看肢体语言而洞察别人心意的“相对高手”也无法猜测他在想什么,只隐隐有一些不安,他难道是喜欢上妮丝儿了,看妮丝儿对自己有些不同,心中不快?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有了一个印证,那天晚上,他作为一个团长,居然站在黑暗中等待他们回来,这本身有些不正常,颇有几分现代人恋爱过程中患得患失的意味,几次让人摸不透的眼神也加深了这方面的猜测,领导起了歪心,妮丝儿的处境好象不太妙! 小岛在视线中越来越近,并不小,相反极大,大得一眼望不到边,白色的岸已近在咫尺,船上的众人全都站起,充满欣喜地看着海岸,对于在海上漂泊了几天几夜的人来说,陆地就是最大的诱惑,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则! 弃舟登陆,小船被若斯兄弟用蛮力拉进两块礁石之间,既避风浪也避免被别人发现,实在是好办法,也让周宇感慨了一把,这三人的力量还是极大的,属于四肢发达的类型。 站在沙滩,前面是波浪翻滚,天上是海鸟高飞,海风吹过,凉爽宜人,实在很难与环境恶劣挂上钩,但刚刚站稳,大岛就以它独有的方式欢迎贵客。 陆地在颤抖,海浪在翻滚,岸边的海水与烧开的水无异,震动中还有丝丝的气泡,众人略有几分惊恐地看着岛中心,那里不知何时有了红光,燃透半边天的红光!隔得还远,但一股热浪袭击而来,众人如同是蒸笼旁边的包子,身上也有了热气。 面对这天地之威,周宇也略有几分紧张,他的功力可以面对一般敌人而无畏,但面对大自然依然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哪怕这天地之威也未必能奈何于他,但他一样会有畏,或许是骨子中的一种敬畏! 妮丝儿虽然一直没有表示自己对他的关注,但总能及时地看出他的异样,悄悄地告诉他:“放心,这里不大可能有别的冒险团!” 一句话勾起了周宇的兴趣:“为什么?这里并不太偏僻!” 妮丝儿轻轻一笑:“但这里没什么魔兽,等级也不会太高,没有魔兽的地方,就意味着不会有太大的收获,没有收获的事情有哪个高等级的冒险团愿意来?” 明白!还是同样的道理,生存的智慧!这小岛也有智慧,不愿意让人来过多地打扰它的宁静,选择不与高等级的魔兽为伍,轻松淡出众人的视线之外!佩服!

上一篇   第19章 深夜笛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