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美女之赌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62章 美女之赌

第262章 美女之赌 京城之外,是宽广的空地,为了防备敌人耍什么诡计,在各位刚刚死里逃生的剑圣、魔导的建议下,京城之外的小树林被清扫一空,成为一个一望无余的平原地带,涉及到军心稳固的问题,没有人提起那次行程的诡异,但这些人心中自然明白敌人的可怕。 兽人虽然也可怕,但比起那些诡异的暗魔法来要容易对付得多,想起那次与满天的树叶和遍地的血雨拼杀两天两夜,他们的心头就会泛起寒意,这些树林、草木有时候也能充当对方的障碍物,没准哪天钻出一个怪物出来,又利用这些草木来攻击士兵,让士兵与这些杀不死的草木拼杀。 血雨奴、血影奴这两个可怕的对手已死在周宇手下,这是万幸,大叛徒塔野也身败名裂,死得惨不可言自然也是振奋人心的事情,但还有一个黑暗魔君,他能制造出如此可怕的人物,自身本事自不待言!哪怕已经经历过两场大战的胜利(京城守卫战歼敌近十万,山谷中杀敌高手三人,兽人两万有余),黑暗魔君这四个字依然象天空的阴云紧紧压在他们的心头。 幸好京城这边也实力大增,各地的军队陆续而来,已达三十万之众,近十万人守在城外,翠湖四周全都是军队,另有十万人防守西边,与翠湖遥相呼应,还有十万大军驻扎城南外,虽然眼前不会有战斗任务,但一样是后备力量。 看着城外一眼望不到边的战士,看着身边一长排剑圣、魔导和大剑圣、大魔导,莲花对京城的安危略有放松,但她的忧虑一松又现:“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没有说“他”指的是谁,也没有点名与谁说话,但她身边有回音,是玉倚丝的回答:“放心吧!他死不了!” 轻描淡写的语气。 莲花说:“虽然他到任何地方都能让人放心,但光明神毕竟……毕竟……”话没有说完,也不需要说完。 娅尼微笑:“莲花姐姐,他面对的神还少啊?剑神、魔神不都是神吗?” 莲花摇头:“你不明白的,剑神和魔神只是世俗的高手,但光明神与黑暗魔君是同一个层次的人物,都是真正的神,没有肉体,也无惧任何攻击,他的技能在这些灵体面前没有作用。” 娅尼脸上的笑容冻结,是啊,没有肉体的神无惧攻击,他的速度、天剑和魔法又如何施展得了? 轻扬舞插话:“你们就放心吧,对付没有肉体的魔鬼他一样在行,在余生岛上,他就对付过这样的恶魔,对方一样没有肉体,但在他手下一样是魂飞魄散,知道这戒指从何而来吗?就是他从余生岛带回来的!” 这话一说,顿时人人震惊,包括玉倚丝在内,论肉体的强横,世上数龙族之人为最,而龙族之中又以龙神珠的传人为最,提及肉体攻击,她可以笑傲天下,但遇到没有肉体的幽灵,她就束手无策,或许只能用龙神爆与对方硬拼,也未必有效,他能行?用什么办法? 而其他人的震惊乃是根本不知道他去过恶魔岛,莲花初登大宝,又在江湖中久久历练,对恶魔岛的恶名是早有耳闻,一听这话立刻有反应:“他去过恶魔岛?为什么?” 轻扬舞扫视四周,这个小圈子里只有她们几个,都是夫人级或者候补级的美女,轻轻一笑:“他去救人!” “救人?救谁?”莲花微微惊讶。 “救你!”她的目光看的是莲花。 莲花大惊:“我什么时候去过恶魔岛?那里我……我怎么敢去?” 众人一样不懂,娅丽说:“我听莲花姐姐说过,她从来没有去过南方,到底怎么回事?” 轻扬舞轻轻叹息:“你不在恶魔岛,这一点是他去后才知道的,但在去之前,他听到一个消息说你在那里,所以,他就不顾危险去了,没想到敌人的奸计无法留下他,反而让他将那个恶魔彻底铲除!这件事情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莲花额头有了汗水,居然曾经有人用她的性命来设计陷害他,幸好奸计没有得逞,否则……突然,她目光一抬:“我知道这奸计是魔神所设,他……” 轻扬舞在摇头,她一摇头,莲花立刻住口,所有人都将目光锁定轻扬舞,轻扬舞缓缓地说:“莲花姐姐,这奸计并非魔神所设,而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现在已没有必要说出来,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提防一二,不要辜负了他的万里救援和以身犯险!” 莲花脸色变了,变得苍白,她并不笨,能够设下这条毒计之人如果不是魔神,只有可能是她的二姐,她的二姐如果能设下这条毒计,就绝非被人迷失心智的人,如果…… 她的脸色一变,周围之人面面相觑,娅尼心直口快:“莲花姐姐,到底是谁啊?” 莲花缓缓吁了口气:“不管她是谁,她都没有成功,而且也不可能再作恶,算了,不提了,只要他能安全地回来,就一切都好!” 玉倚丝轻轻笑道:“你们好象隐藏着一些秘密,幸好我对秘密向来没什么兴趣,不过对赌倒是兴趣颇足,各位姐妹们,有没有人愿意与我赌一赌,我赌他会在三天内回来,不但不会有事,而且还会带回来一个大美女!” “我赌!”是轻扬舞。 “我也赌!”是娅丽! “我……”莲花只说一个字,终于住口,好象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女王不太适合赌博,如果抛开这一层,她真的愿意赌,赌什么都行,而且她希望自己输,输得越快越好! 轻扬舞和娅丽脸上隐隐约约忧色也宣告她们的想法与自己的想法接近,愿赌、希望输,比起男人能够顺利回来而言,什么都不重要! “赌什么呢?”娅尼来了兴趣。 这是一个难题,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样宝物(至少有一样),这自然是她们的戒指,但这个女子能要她们的定情信物吗?要来的又有什么意思?而玉倚丝自己呢?两手空空,根本什么都没有,又能拿出什么宝物来赌一赌?她根本就是爱赌博,什么都没有一样热衷。 玉倚丝笑了:“就赌一个约定!” 约定?所有人都不懂,娅尼娇笑:“什么约定?玉倚丝姐姐,你说清楚。” 玉倚丝神秘地一笑:“如果我赢了,你们将来答应我一件事情,只要不缺德、不伤害别人的事情都得答应,反过来,如果你们赢了,我答应你们一件事情,条件也一样!” 众女叹服!谁说两手空空的人不能赌?她起码还有自己,这下好了,一个约定,根本不说明是什么,摆明了是将自己押上来了。 莲花笑了:“我也赌了!” 玉倚丝笑道:“陛下不怕我要你的王位?” “哎!”娅尼叫道:“这个要求缺德,不符合条件!” 众人皆笑,莲花笑道:“就算是这个,我也不在乎!” 玉倚丝轻轻摇头:“果然视王位如粪土,莲花,我不会要你的王位,这个约定就放在以后再说!你们呢?”手一指素修和卓尔。 素修脸红了:“我……我也赌!”这体现了他的女人的特权,赌博!趴在她怀里睡觉的莺语儿轻轻动了动,舔舔粉嫩的嘴唇,继续睡觉,只有她才睡得着。 而卓尔则是红着脸连连摇手:“我……我不在其中!”她没有说明是什么不在其中,但满脸的红晕分明宣告她知道一切。 玉倚丝笑了:“不管在不在其中,我和他的女人集体赌一把,你们就是代表!”莲花脸也红了,但没有反对,在这群人中,她好象没有反对的资格,因为她手上的东西已经暴光,而且刚刚被轻扬舞证实不是王宫遗物,而是他从恶魔岛带回来的。 别人当然更不会反对,有娇笑,是轻扬舞:“只怕玉倚丝姐姐是与他赌输了,想找我们翻本吧?” 玉倚丝恨恨地说:“就是!这家伙比较难赢!” “可惜这次你也未必能赢!”轻扬舞目光闪烁。 玉倚丝一声轻笑:“不,我赢定了!” “为什么?”莲花丝毫不以赌博为虑,她只想听到一个宽心的理由。 玉倚丝说:“因为我知道光明神并非是一个邪恶之人,只要周宇做得不是太出格,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而你们的那位多情男人,要带美女回来,想必也不至于做出格,说不定七绕八绕,还能将光明神也带回来,共同抗击强敌!”

下一篇   第263章 战斗搭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