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搭档之选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70章 搭档之选

第270章 搭档之选 莲花深深叹息:“共计三万有余!” 三万多人!这在大战之中不是一个特别惊人的数目,但周宇依然有一种沉重的感觉,黯然道:“这是我的错,我回来晚了!”如果早点回来,可以在第一时间将对方魔法师拿下,结合翠湖的夺命之水,就能在第一时间将敌人大批消灭,也就不会有后面持久的激战。 莲花摇头:“这不怪你,你能回来本身就是京城的大幸!” “是啊!”老头抬头:“至尊,如果没有你,京城说不定早已失去,那时死的又何止是区区三万之众?” 玉倚丝缓缓地说:“大战之中,伤亡不可避免,能够歼敌近二十万,自身伤亡控制在三万左右,这已经是战争中的奇迹了!” 周宇深深点头:“是啊,相对于战争而言,这个伤亡数目可以接受,但……但几天时间之内,死伤如此之众,我心中不安!” 这又有谁能心安?没有人再说话,天空浮云乱卷,老头心中也有激动翻滚,虽然他的儿子阵亡,但他心中一样有欣喜,因为这个神人关注天下的百姓,对于普通人的伤亡他一样关注! 良久,周宇的目光从遥远的北方天空收回,沉声说:“是到了终结这场战争的时候了!” 众人目光同时落在他脸上,莲花急道:“有什么办法来终结战争?”作为一国之王,她是最有理由终结战争的,平常战士或许只为自己一次次死里逃生而庆幸,但女王不一样,她最希望这场战争终结,甚至希望这场战争从来都不存在。 周宇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十个字缓缓而出,众人目光中都有兴奋神色,虽然这话没有人听说过,但这意思无人不懂,擒贼先擒王,意思自然是杀对方首脑,这个计策已经实行过一次,但那次失败了,不过这次是由他提出,他提出的建议不会失败! 玉倚丝眼睛里兴奋的神色明显:“你的意思是直接去北方,杀掉对方首脑冰原王?” 周宇点头:“塔野虽然居心叵测,但他曾说过的一句话还是对的,兽人头脑简单,本身并不是可怕的敌人,可怕的是他的幕后指挥者,只要这个指挥者一死,兽人不攻自破!”这句话当然是正确的,要想引人中计,首先就得打动人,他当时就是这么虚虚实实地一说,才让莲花作出错误的决断,他的理由是正确的,正确的理由才会让众多的高手上当! 玉倚丝笑了:“这次执行斩首行动的当然是你!” 周宇微笑:“既然提出这个方案,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很好!”玉倚丝淡然一笑:“我赞成,而且也参与!” 周宇目光上下打量:“说说你的理由!” “我的理由简单!”玉倚丝平静地说:“对方的首脑有两个,你如果选择冰原王作为目标,我只有选择黑暗魔君!” 她的话很平淡,但如此平淡的话,豪气却扑面而来,以一个女子之身,坦言自己将以对方的神作为目标,这话只有她说得出来,别人说出来全都是笑谈! 有她前几次的战绩摆在那里,她作为他的搭档没有人能表示异议,除了她,别人也没有这个资格,虽然他的女人都应该随他前往,但这次是去执行刺杀任务的,不是谈情说爱。 轻扬舞、娅尼、娅丽、素修、莲花都无话可说,虽然她们的实力在江湖中都是一个传奇,但也都够不上成为他的搭档,就算是莲花,以大剑圣的实力可以纵横天下,但她忘不了当年在剑神洞府之中的事情,当时她是被他送出洞,根本不要她参战,事实证明,这个做法是保全她性命的最佳办法,这次要面对的人是比剑神更可怕的人物,不仅剑术超越剑神,魔法超越魔神,而且还有无数忠实的军队,在那样的场合,她只能是他的累赘,除了这个龙族女子,别人全都是累赘! 她没有表示反对,但有人反对,妮丝儿,她面向周宇:“周宇,在光明神殿外,你答应我和我一起战斗的,对吗?” 周宇点头:“我答应过!” “很好!”妮丝儿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我赞成刺杀,而且我也参与!对付黑暗魔君我比玉倚丝姑娘理由充足,因为我是光明魔法修习者!” 这的确是一个理由,光明与黑暗本就是对头,这个理由应该无人可以辩驳吧?但玉倚丝摇头:“我的理由还有一个:黑暗魔君本就是龙神一族的三百年仇敌,他身上至少有上千条我族人的性命,所以,对付他不仅仅是一个理由的问题,而是作为龙神传人的责任!” 上千条性命,延续三百年的责任,这个筹码是沉重的,妮丝儿脸上也有了犹豫,周宇轻轻一握妮丝儿的手:“妮丝儿,我答应过你共同战斗,但……但分工合作也是战斗的一种,我远去北方,京城不能没有光明魔法师!” 莲花也握住妮丝儿的手:“妮丝儿,他说得对,以他的光明魔法造诣,不需要光明魔法师的协助,但京城之中,面对对方层出不穷的黑暗魔法,却真的需要你!” 妮丝儿无语,是的,战斗配合有战斗配合的规则,用人所长,相互配合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他的光明魔法直追光明神,造诣远在她之上,光魔法不需要任何人配合,但实际作战并非都是面对黑暗魔法,玉倚丝实战能力出众,在敌人大军之中游刃有余,是他的最佳搭档,而京城之中,大剑圣、剑圣一抓一大把,虽然单个而论,无人能及玉倚丝,但整体配合起来,却可以取代玉倚丝的位置,就守城而言,她比玉倚丝更重要,所谓术业有专攻而已。 战斗搭档敲定,众女慢慢围成了一个圈子,虽然没有什么言语,但神色中有明显的关怀,玉倚丝耳边有一丝流水般的声音悄悄传来:“我在城外等你!” 呼地一声风响,周宇直上高空,在空中微微一折,不见踪影,在众女微微惊讶中,玉倚丝化成一条白色的虚影,驰向长街尽头,突然一个大翻身,从城墙翻过,消失于众女视线之外。 “怎么回事?”娅尼睁大眼睛:“他们分头出发的,怎么会合?” 轻扬舞咯咯娇笑:“你还担心这个?我敢保证他们是一起上路的,玩这种小花招……” 城外树林中,大树下的周宇回头,悠然道:“玉倚丝,给你一个选择,愿意进入我的幻境中直到北方,还是进入我的怀抱直到北方?” 玉倚丝脸红了:“拜托将话说清楚!去北方需要一匹快马的,应该是你愿意担负起快马的责任吗?” 周宇哈哈大笑:“看来你已经作好了选择!来吧!”手一伸,抱向玉倚丝的腰,玉倚丝身子一转,避开,眼波流转:“能不能……换一个方式……” “什么方式?”周宇不懂。 玉倚丝略带几分尴尬地说:“你在空中飞行,我……我站在你背上!” 周宇苦笑:“你觉得这合适吗?亏你想得出来!” 玉倚丝支支吾吾地说:“可是……那样也不合适!”她还从来没有被人抱过,被人抱着飞行千里之遥,怎么说都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虽然不合适!”周宇略微一顿,话锋已转:“但还比较舒适!”手一伸,伴随着一声惊叫,玉倚丝已在他的怀中,飞身而起之时,长长的惊叫还回荡在空中,但转瞬既逝,直向北方。 扑面的狂风终于停止,周宇的风魔法罩已成形,玉倚丝无奈地接受了一个事实,这个男人并没有采纳她的建议,而是直接用这个暧昧的方式将她抱上了天空,脚下白云翻滚,四下无人,甚至看不到任何生物,天地间只有他和她两人,在用一种超越人类的方式赶路。 玉倚丝闭上了眼睛,现在真的得给自己一个解释了,这个解释还比较容易找,就是:目前是大战之时,在战争时代,需要一些非常举措,她只是用一种非常方式赶路而已,不说明什么问题。 “玉倚丝!”周宇低头,嘴唇差点碰到了她的额头,他的声音很温柔:“现在的你才真的象是一个女人!”她的身子是第一次抱入怀中,温暖而柔软,与想象中完全不同,虽然她是真正的刀枪不入,但抱着却是如此的柔软。 玉倚丝心中乱极了,这时候不能乱说话的,但他偏偏要说,还凑得这么近地说!他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他的双臂是如此有力,在空中飞行是如此浪漫,这一切都让她心乱了,心一乱,她的脸也红了,不知为何,一句话脱口而出:“为什么?”声音居然温柔而又略带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