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殊杀千人是小赌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72章 殊杀千人是小赌

第272章 殊杀千人是小赌 大队人马飞驰而来,卷起一片烟尘,大草原上本没有太多的烟尘,绿化还是搞得不错的,但这群人马飞驰而过,分明带着淡淡的雾气,这是魔法吗?不!这是身经百战的象征,这雾气是雾气吗?不,是杀气!这是他们从遥远的北方带来的杀气! 绿草伏低,蹄声如雷,柔弱的小草在狂风中战栗,就如同是一个娇柔的少女而对脱得精光的十八条大汉,带着几分惶恐,也带着几分无助,突然,前面两条人影凭空出现,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潇洒、身着柔顺的长袍,女的身材如魔鬼,丰满而性感的身材直截了当地暴露,但一张面孔有若仙子,他们两人就象是从柔弱的小草丛中突然站起,面对挟劲风而来的千军万马,两人神态冷静,甚至有几分淡然,静静地站立原地,男人手中甚至还有一朵残花,在他手里轻轻地转动。 战马不停,飞奔而至,眼看就要将这两人踩在泥土之中,最前面的一排战马突然同时停下,马儿前蹄高高扬起,带起的狂风将两人头发扬起,衣袂飘飞中,两人居然面不改色! “何人挡道?”四个字沉声而出,是正中间的一名中年大汉,一身黑甲暗黑无光,粗糙的大手中是一把同样粗糙的大剑,大剑也同样没有光华,但粗糙的剑身之中隐隐有血光射出,这不是装饰用的长剑,而是杀人的剑! 四个字一出,如春雷滚过大地,随着春雷而来的就是暴风雨吗?或许只是春风!周宇笑如春风:“各位匆匆忙忙去哪里?” 他的声音平和,玉倚丝都没有理由动手,她觉得与他在一起时,自己有些习惯好象不改不太合适,太粗鲁的不太好,显得不上档次,唯一的正确做法是将开局交给他,到需要出手问话的时候再问话。 中年人眉头一皱:“你是何人?”他显然不是习惯回答问题的人,最擅长的本事是问话,别人还不得不说的那种! 周宇太斯文,还来不及回答,中年汉子身边有人抢先:“将军,不用问了,这必是南方的奸细,拿下再问话!”他一双眼睛看周宇的时候充满厌恶,但看玉倚丝的时候却如一匹饿狼,说到拿下,他肥厚的嘴唇还用一条巨大的舌头舔一舔! “是的!”周宇微笑:“我们正是南方的军士,你们可是要去攻打京城?” “原来真的是!”中年将军哈哈狂笑:“很好!很好!本将军正是攻打京城而去,你们莫非是想阻拦?” 所有人全都笑了,军人的笑声本应该豪迈,但他们的笑容中有一种不太和谐的意思,或许是玉倚丝的原因,因为她的存在,对这两人的处置想必已经有了一个共识,中年人一句话印证了这个说法:“将这男人杀了,女的留下!” 周宇手扬起,正要前行的军队突然停下,剑师的长剑在手,但他们猜错了,这个男人并没有出手的意思,而是抓头,转向身边的美女笑了----他居然还笑得出来:“玉倚丝,我就不服了,他们居然看得出来你是女的!” 玉倚丝怒火中烧:“你想改变主意吗?我们先打一场再说?”曾几何时,她对这话极度不满意! 周宇摇头:“和你打没什么意思,还是赌一赌为好,你喜欢赌博,我陪你赌一场!” 玉倚丝怒火全没了:“赌什么?” “我赌只需要片刻的时间,他们就不会将你看作美女!” 玉倚丝不怒了,淡淡地说:“这不用赌!他们只需要片刻就全得死,死人看谁都不象美女!”呼地一声,她的人影突然不见,挟着狂风而过,面前的十余匹马突然一齐翻倒,第一声惨叫传来之时,后面的队伍已经大乱,玉倚丝早就不知道杀向了哪一个角落。 中年将军身经百战,本是一名大剑师身份,手中一把大剑不知要了多少人性命,也不知斩杀过多少魔兽,平生历险是家常便饭,见的奇人异事也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但这一刻,他完全呆了,这个美女身子只一动,就从视线中消失,而自己的一千大军居然乱成一团,他自己的马也翻倒,但大剑师自然不同凡响,在空中一翻身,马儿还没有落地,他的人已在空中大转身,稳稳站定,刚刚站定,耳边有一个声音传来:“我和你也赌一场……” 赌?大剑师长剑霍然一回,长长的剑芒划过身边,到地下去赌吧! 但长剑划过,划在虚空之中,耳边的声音依然响起:“我赌你们一千人过不了我们这一关!而且你输定了!” 大剑师长剑剑芒闪烁,但根本没有下手的目标,因为面前的年轻男人也不见了,而自己带来的部队就象杂草一般地被割下! “散开!”中年将军大喝道:“分开拒敌!”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队伍挤得密密麻麻,杀来杀去全都是自己人,又如何逃避如此快速的攻击? 散开!部队在忠实地执行他的指令,但遗憾的是执行命令略有偏差,他们大多是身体散开,而且方式要么是两只眼睛以眉心作为中心线散开、要么是上下身以腰部作为中心线散开,一瞬间的时间,草原中惨叫连连,被斩成两截的人发出的喊叫简直不是人听的,虽然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但听到如此惨不可闻的叫声,也一样心底收缩,眼皮发抖,这是两个什么人?为什么如此厉害?大剑师身手高,眼神也敏锐,但他没办法看到两个人中任何一个的身影,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最少是剑圣级别!不,剑圣在单独行动中可以达到让他看不清的速度,但在杀敌之时绝不可能,大剑圣!最少也是大剑圣! 天啊,情报完全错了,大陆有两名年轻的大剑圣!这怎么可能? 惊讶只持续片刻,接着是恐惧!因为稍微一惊讶,中年人突然发现自己的部队少了一半!眼睛一花,前面并排的十余人同时倒下,都是头先落地,很好,又多了一样“散开”的方式,以颈部为中心线,头与肩膀分开!相比较腰斩而言,这是比较人性化的操作! “合围!合围!”中年人嘶声狂叫,队伍在合围,这时乱成一团,唯声是从,他们根本看不清敌人的身影,合围只是执行命令,也是保命的方式,自然谈不上杀敌,一合围,战场中心没有人,但外围的兄弟又开始倒下,中年人额头冷汗如雨:“杀敌!杀敌!” 所有人持剑茫然不知所措,杀敌?将军的指令好奇怪,有敌人吗?根本看不见!眼前青色的火焰一闪而过,数百人就象是烈火中的洋葱,片刻间外皮变成灰烬,外皮一去,里面的中皮成外皮,只一瞬间时间,伴随着一声长笑,眼前火光大盛,慢慢消失,场中只站着三个人,周宇、玉倚丝和那个将军! 将军长剑在手,剑芒吞吐,直指周宇,但剑尖光芒闪烁,就象河水中的灯光:“你……你是什么人?”他的声音也颤抖而嘶哑,不到一盏茶时间,一千大军灰飞烟灭,这简直如同是一个梦,一个最残酷、最可怕的恶梦! 面对对方随时都可能刺出的剑芒,周宇悠然道:“能告诉我吗?黑暗魔君是否在冰城之中?” “魔君?魔君?”中年人喃喃自语,突然抬头:“你是……周宇!”这声音好大,简直是呐喊!充满惊恐也充满不信,这就是挫败几次攻城的那个人?自己居然能遇到这个神人,是幸运吗?不,是最大的不幸!莫非是昨天晚上强奸并杀害一个小女孩让上天愤怒了,才遇上他? 周宇笑了:“猜对了!”一指玉倚丝:“如果你能猜到这个美女是谁,我真的服了你!” “美女?”中年人狂笑:“她是魔鬼!恶魔!”他好象听到了最好笑的话,眼泪都笑出来了,流了满脸! 玉倚丝脸上有得意的笑容,魔鬼的称呼本来就是对敌手最高的评价! 周宇也笑了:“很好!我赌赢了,我说了她不是美女的……只是你的评价错了,她是美丽的仙女!” 听到前面半句,玉倚丝柳眉倒竖,但周宇后半句一出,玉倚丝怒气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眼,狠狠地瞪他! “不管你们是谁,敢去冰城就是送死!”中年人长吸一口气:“魔君会杀了你们……让你们死得比我们更痛苦一万倍!”手一抬,突然按在胸前,他的身体猛地一震,居然就此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