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血笛迷魂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74章 血笛迷魂

第274章 血笛迷魂 “这些小虫子能够抵挡对方的大军?”玉倚丝在旁边泼凉水:“省省力气吧,还是给京城的守军留点事做。” 没有回答,笛声依然悠扬,没有任何霸气,仿佛只是将大地的生物从睡梦中唤醒,就象一个母亲唤醒自己贪睡的孩子,温柔而又坚定,一遍遍地呼唤,天地间的生物慢慢多了起来,开始是小虫子,后来有了蛇类,再后来有了各种小型魔兽,没有杀伤力的魔兽第一时间被唤醒,开始也只是这一片天地,但后来笛声在延伸,天上有了飞鸟的踪迹,远方森林肉眼可见之处,丛林乱飞,一片嘈杂。 前面的兽人大军已惊,因为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一片迷蒙,寂静的丛林突然一片嘈杂,草丛中群虫飞舞,都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但他们缺乏相应的危机意识,这温柔的笛声清晰入耳,传遍大军之中,没有人能从笛声中听出杀机,不过,他们很快就有了危机,因为他们座下的魔兽也开始变得异常,站在原地不动,任它背上的主人如何下令,都不动分毫。 调遣之令已下达,虫兽混合大军各就各位,突然,笛声一变,从温柔的呼唤转成威严的覆盖,虽然笛声低沉,但依然覆盖大军所在的方位,玉倚丝目光中有了惊讶,也有了兴奋,大风四起,吹不散乐曲,地域的宽广也驱散不了乐曲,这片乐曲如水如潮,笼罩了四方的空间,她只觉得心中充满战斗意识,也有一种面对族长恭听指令的肃穆,连她都如此,别人又如何? 兽人在低吼,魔兽在低吼,在低吼的同时,同肢抓地,腰躬背陷,疯狂就在一瞬间! 笛声再变,一缕尖锐的音调直入云中,在音调一出之际,他的白玉笛顶端如一缕鲜血喷出,刹那间染红了白玉笛,玉笛成为血笛,血色还在流动,如一条血龙在玉笛的几孔间往来穿梭,越来越快! 前面灰尘四起,杀声大作,就象一颗威力强劲的炸弹陡然爆炸,所有人、所有生物全都在一瞬间被搅入战场之中,魔兽在嘶,兽人在吼,天上的飞鸟穿空,以身体射向下方,根本不顾虑下面高高举起的长矛利剑,草丛中蛇类、小虫子从草丛中倾巢而出,根本不管前方是烈焰还是坚盾,也不顾自身与敌手的体积存在多少差距,天地已疯狂、万物都已疯狂,玉倚丝嘴巴张得大大的,她也有一种强烈的意识,直接投身于对方战场之中,杀他一万两万人! 但这是笛声的玄机!玉倚丝微微闭上双目,龙神斗气一运,澎湃的热血慢慢平息,等她重新张开双眼之是,大军已掩近,疯狂的杀戮就在眼前,一头飞虎身上全都是各种小虫子,基本上分不清是什么颜色,也许是笛声的威力,也许是这些小虫子叮咬让它发狂,飞扑而下,将自己背上的魔法师嗵地一声摔在地上,自己一爪将另一头飞虎背上的魔法师撕成两半,下面十几根长矛指出,飞虎全身穿孔,但好象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利爪挥下,又是三名兽人送命…… 玉倚丝终于变色,刚刚平息的杀戮又再次唤醒,身子一动,直冲而前,冲向前面正在疯狂拼杀的混乱之中,突然身前黑影一晃,一条高大的人影站在面前,挡住去路,没有声音,因为这黑影双手不闲,唇边血笛血雾大盛,宛若一条血龙在往来流窜,玉倚丝一愣之下,立刻明白,双手一挥,将最近的十余人切成两半,身影一晃,窜到周宇的后方,将后面的两头魔兽杀掉,以周宇为中心,她在维护,本来在大战之中,陷入敌人的重重围困之中,所有人应该都以这两个人为目标,但情况并不是这样,这只是一场没有目标的混战,虽然玉倚丝杀了几十人,但这些兽人与魔兽并没有迫近,反而与她离得更远,这时候,所有人思维全部混乱,没有敌我之分,只有生存意识,玉倚丝的身手远比魔兽厉害,杀她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所有人、魔兽都宁愿选择别的对手去杀开一条血路。 天空风云变色,大地在呻吟,草丛用柔嫩的身躯迎接从天而降的热血,兽人、魔兽都用自己的身躯迎接不知来自何方的攻击,倒下的身躯又成了小魔兽、虫子的攻击目标和食物,偌大的草原之上全都是混乱一片,最安静的一小块当数周宇与玉倚丝所在的方位,这一方位方圆十丈内没有魔兽、虫子和兽人,他的功力已完全发挥,对魔兽已形成深度催眠,对兽人也一样,没有人敢靠近他半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格局,明明是无数敌人围困,但没有人对这个制造事端的人出手,反而都在自相残杀,不光是人兽大战,到后来,人与人、兽与兽都展开了一场混战,身边的全都是敌人,都是杀戮的对象…… 太阳慢慢西下,草原上的斜阳露出了血红的恐怖面目,晚风吹过,入鼻全是血腥,地上到处都是尸体,没有完整的,四肢分离的还算是形象比较好的,多数只剩下一具骷髅,草丛中的各种虫子的威力也显露出来了,分解尸体的方式与速度让玉倚丝一阵阵恶心,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她都没想过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 站立的人越来越少,十万大军有七万多人参与了这场混战,参与了的没有人能完整无缺,另外三万人没有转过山脚,努力压制自己的魔兽,也与偶尔进入的魔兽激烈厮杀,伤亡一样惨重,足有近万人受伤,数千人死亡,没有人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但也没有人敢再进入这块区域半步,魔鬼!这片区域里有恶魔出现,足以让任何踏上这片土地的人变得疯狂! 不知何时,这两万余人悄悄后退,终于脱离了笛声的控制区,个个大汗淋漓,全身虚脱。 星光满天,周宇笛声一收,目光在星光下充满疲倦,向身边之人只说了四个字:“带我离开!” 玉倚丝手一伸,抱住他的腰,身形一展,如一缕轻烟,穿过依然没有恢复神智的混乱人群,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两人离开十几分钟之后,这一片天空才恢复平静,小虫子的尸体铺满草丛,剩下的重新钻进草丛,蛇类飞速逃离,魔兽艰难站立,兽人茫然不知所措,可怜七万大军,到现在只剩下一万不到,更可怜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魔鬼!这一样是他们的感觉,刚才还在生死相拼的近万人携手而回,艰难地退回山后,与大部队会合,嘈杂重起,自然是在讨论刚才的离奇伤亡,但声音低沉,唯恐将恶魔重新唤醒…… 周宇满意地闭上眼睛,体会这极难得的待遇,既然抱这个女子她有意见,让这个女子自己来抱他不会有问题吧?经过上次在京城笛声制敌,他的控制力已大幅度提升,今天虽然范围广,但时间较短,并没有突破极限,九转神功稍一运转,功力恢复如初,虽然功力已复,但他并不反对在美女怀抱中多“无力”一会! 龙族女子功力的确不是盖的,她抱着自己这一米八的身躯,居然轻松无比,脚步都看不出有任何的震动,唯一有震动的东西是她前胸的两个宝贝,颤巍巍的,看得周宇好不心动,简直忍不住要咬上一口,当然,他没忘记自己是一个无力、虚脱的人,只能将脑袋尽量靠近这两个小宝贝,还得是一种有意无意的方式! 靠近了,好香!好温暖,除了处子的香气之外,好象还有一种独特的气息,或者是一种感觉:与他的仙修能量极亲近的感觉,靠近她的身子,他觉得自己体内的仙修能量在欢呼雀跃,好象遇到一个故人一般,这是怎么回事? 玉倚丝在星光下大步赶往丛林,她没想太多,或许只有微微的心疼,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心疼!他累了,上次在京城守卫战中,他也是一模一样的施展绝世身手,用奇特而奇妙的笛声制服了上万飞虎、魔鹰,那次他也累倒了,当时他是在众女的包围中慢慢苏醒,但今天不一样,今天只有她一个人在他身边,陪着他慢慢恢复,这种感觉也是第一次,第一次与一个陌生男人深夜安静地独处,第一次等待一个男人从睡梦中醒来,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平静而安逸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