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天魔之体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79章 天魔之体

第279章 天魔之体 夜色之中,一间小屋里一个中年人缓缓睁开眼睛,顿时,小屋中好象有一道妖艳的光芒闪过,光芒一闪之下,四面的墙壁也反射出幽幽的绿光,这些墙壁居然是冰做的! 幽光微微一闪,小屋中突然多了一名幽灵般的人影,这人看不出是年轻还是年老,甚至看不出是胖是瘦,是高是矮,因为他的面孔、身材随时都在改变,不过,不改变的只有一样,他的神态肃穆,面对靠墙而坐的中年人躬身而立,就象是一头忠实的猎犬的灵魂,就算是死了也对主人充满敬意。 “那个姑娘终于出现了!”黑影恭恭敬敬地说:“主人要见她吗?” 中年人妖艳的双目突然爆出厉芒,哈哈大笑:“太好了!见!” 小屋的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一个姑娘站在门边,圆溜溜的大眼睛紧盯着屋内,充满怀疑也充满惊讶,中年人也无声地盯着她,妖艳的双目如同两盏明灯,在她全身上下探索,突然淡淡一笑:“雅娜!我知道你!” 姑娘微微一震,没有说话,她居然就是劫后余生的娜雅、魔神的小弟子----那个天才魔法师! 中年人温和地说:“你师傅每年都会向我禀报一次,他向我提起了你!” 姑娘神态中有了激动,但依然没有言语。 中年人手微微挥出,外面的天空突然黑色一片,屋内反而大见光明,光明之中中年人额头突然裂开了一道小缝隙,好可怕的景象,但没有人表示惊讶,连娜雅都没有,她只有激动,这裂缝一开,从中冒出一股黑色的烟雾,烟雾慢慢成形,成了一个老者,虽然在缥缈之中,又仿佛是真实存在,身上的一切都在变幻,但一双眼睛宛若实质。 嗵地一声,娜雅突然跪下了:“祖师!真的是你!”声音颤抖,显得十二分的激动。 哧地一声,烟雾猛地收回中年人额头之中,闭着眼睛的中年人双眼重新睁开,有满意之色。 “祖师!”娜雅颤声叫道:“我一直在寻找祖师,师傅……师傅他……他死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一段时间中,娜雅告别了无忧无虑的单纯年代,而陷入了一种莫名的迷惘之中,师傅死在那个手下,自己应该怎么办?杀了他?她没有这个能力,连师傅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更不会是,而不杀他报仇雪恨,师傅待自己视若父女,这口气她咽不下去,在江湖之中,她见到了熟悉的东西(她师傅告诉她的东西:幽灵),也知道了血雨奴、血影奴的传说,有了这几样,她几乎可以肯定,师傅告诉自己的那个人出来了!这个人就是她的祖师,只要他出来,自己的困惑才能解决,将师傅的死讯告诉他,自己也摆脱了无穷无尽的困扰。 “我知道!”中年人缓缓地说:“你师傅与师叔全都死在那个人手中,我不会饶了他!一切都由我作主,你就不需过问!” “是!”娜雅心中一丝复杂的情感流过,她想到了那次湖边赌博,就是那个人,当时她并不知道他就是杀害她师叔的罪魁祸首,更不会想到师傅也会死在他的手中,但那次赌博的趣味性却深深留在她的心中,周宇,这个人在那一刻或许充当了她童年的一个玩伴,记忆深刻的玩伴,现在虽然她度过了单纯时期,但这一份童真还在记忆深处挥之不去,现在祖师爷要找他的麻烦,他死定了,怎么办呢? 原本以为将师傅的死讯报告祖师爷,她的心就会平静下来,但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还是无法真正平静,依然会有莫名的烦恼,也许人不再单纯与天真之后就会有莫名的烦恼吧? “你先在府中住下,非常时期,没有特殊事情,你还是别离开府中!”中年人淡淡地说:“七天后我要见到你!” “是!”娜雅恭恭敬敬地一躬身:“遵祖师法令!” 躬身而退,房门无声无息地关上,中年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笑容是如此高深莫测。 娜雅一离开,原本就在房间的黑影好象是散开的空气重新凝聚,一凝聚依然是一幅躬身听令的模样:“主人,为何要留下这个女子?” 中年人阴阴一笑:“天助我大成!” 黑影微微一震:“属下不明白!” 中年人淡淡地说:“你也见过她,可看出有何不同?” 黑影微微沉吟,突然抬头:“天魔之体!”目光中也有惊讶与惊喜之色。 “正是!”中年人笑道:“此女乃是千年难遇的天魔之体,索尔斯别的事全都办得一团糟,唯独这件事情办得不错!为我找到了这个天魔女,有了她,我就能真正破蚕重生,从此天下无人能制!” 黑影陪笑道:“是的,主人破茧而生,天下尽归主人之手,什么光明神、龙神全都不在话下,周宇更是提都不用提!” 中年人摇头:“周宇其人千万不可轻视,以我眼前之功力尚未必能胜,好在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谨慎!” 黑影不懂:“谨慎是缺点吗?” 中年人哈哈大笑:“谨慎自然不是缺点,但良机稍纵即逝,我的追魂匕给了他一个错觉,他半路回头,等到他重新来到冰城之时,我已是天魔之身,他的光明魔法再厉害又岂能奈何于我?” 黑影恍然大悟:“主人,何不加快进度,今晚就与那个小姑娘合体,岂不七日后就能大功告成,又何必再等七天?” 中年人摇头:“七日后九星连环,是天道吉日,这一天合体方能大成,那个小姑娘给我好生看护,这七天时间内我要闭关,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打扰,也不得发生任何变故,否则,你就回到地狱给我再呆三百年!” “是!”黑影身上的烟尘震动,显得惧怕已极,哧哧之色不绝于耳,无数黑线从中年人七窍而出,覆盖在他的全身,片刻之间,他已成为一个巨大的木乃伊,这诡异的木乃伊还能活动,双手缓缓抬起,整个房间全都笼罩在黑色之中,逐渐延伸到半个庄园,黑色变成白色,与周围的冰雪混为一体,半个山庄居然成了一座浑圆的小山包,再也无复房间的格局。 同样是夜色下,周宇和玉倚丝在睡觉,大战之前、刚刚见识过黑夜中的幽灵之后,也只有他们才能睡得着,清晨,刺目的阳光射过丛林,调皮的小鸟儿开始歌唱,周宇睁开眼睛,玉倚丝也睁开眼睛,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但懒腰很快被终止,双手放下,警惕地扫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这个男人太好色,这伸懒腰的动作好象给了他某种兴奋的元素,他眼睛都亮了不少! 周宇精神不错:“我们上路如何?” 上路?玉倚丝皱起眉头:“用什么方式?” 上路一般是用脚的方式,但这个男人有脚不太习惯走路,而是习惯飞行,这一点她可以接受,但当问到她的时候,往往还带着一种可意会也可言传的意思:她怎么办?是抱着飞、还是装在戒指中飞行?(玉倚丝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所谓幻境不过是他的戒指,比较神奇的戒指) 周宇微笑:“你可以选择,是抱着……” 玉倚丝已经在摇头了! “你喜欢呆在我的戒指里?” 还是摇头! “各走各的?”周宇试探性地问:“到冰城某个地方留下一个暗记,我们再找个隐秘的地方接头?” 玉倚丝抬头看着天空:“或许你可以召唤一只飞虎下来,如果你做不到,我肯定会怀疑你别有用心!” 涉及到名声问题,周宇轻慢不得,召飞虎很容易,不是一只,而是两只! 飞虎应她的要求召唤来了,但周宇依然有气:“我昨天好象听人说过,愿意陪着好色之人上路的!只要他不是懦夫……事实上已经证明我不是懦夫,莫非我连好色之徒都不如?” 玉倚丝身形飘逸,飞身上飞虎,在空中轻悄地转身:“岂敢!岂敢!你是比较标准的……好色之徒……我也正在陪你上路!” 周宇无语,小丫头还有话说:“但我有一个原则的,陪着这类人上路之前,一般是先将他的眼睛弄瞎了,如果实在不太方便的话,最低限度也应该是离他两丈开外!” 周宇在飞虎背上一躬身:“谢谢姑娘手下留情!……如果是别的女人这么说我,我肯定会……” 飞虎双翅一展,穿空而起,大风扑面之时,将他的后面几句话淹没,玉倚丝大叫:“说什么呢?” 周宇淡淡地说:“我是说,我看来是有些毛病,说不定陪姑娘走这么一程,回去后居然成了一个正人君子了,如果是,那才真的是意外的惊喜!”陪着她一起远行,碰不得,看不得,或许还真的能将他变成一个君子----憋出来的! 玉倚丝咯咯娇笑:“太好了,如果是这样,我回去让那些姐妹们请我吃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