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自相残杀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82章 自相残杀

第282章 自相残杀 玉倚丝目光转动,从酒壶转到他脸上,又从他脸上转到他目光偶尔扫过的地方,身边全都是人,有魔法师、剑师也有兽人,没有人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两个大对头正在悠闲地喝酒,如果知道他们刚刚杀掉了他们十万同胞,不知道这座酒楼会不会翻转来? 玉倚丝突然觉得很有趣!她也听到了身边人的谈话,酒喝多了,谈话的声音自然会大,何况本就是一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轻言细语的剑师。 “安塔将军战死,又要挑选大将军!”一名高个子剑师皱眉道:“南方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原说大陆魔神与剑神都死了,天下乱成一团!”另一名老者说:“看来情况并不是如此,否则,凭安塔将军十万大军本应该早就踏平南方大陆。” 玉倚丝目光一抬,对着周宇轻轻一笑,她好象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要来酒楼喝酒,周宇一线声音准确地流过来,印证了她的判断:“酒楼中是了解敌情最好的地方!” 了解知情?这一点她刚刚已经明白,但她唯一不明白的是:这个男人明明是在办正事,为什么要将这正事办得带着歪的色彩?别人是办坏事也想尽千方百计掩上一层掩饰的面纱,但他恰恰相反,稀奇! “大陆并不简单!”另一名魔法师应道:“听天下传言,杀死魔神与剑神的那个人叫周宇,他身兼魔法、剑术两家之长,也在守卫京城,而且天下魔法师、剑师闻风而从,京城此刻已是高手云集!” 高个子剑师摇头:“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在大军之中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我看失败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兽人!” 这话一说,顿时酒楼气氛怪异,几张桌子边的人全都停下了,不再吃饭,也没有了声音,但高个子剑师酒已到八成,根本没注意到周围的异常,继续口沫四溅:“都是这些兽人无能,还说什么一人可抵南方十名军士,现在可好,十多万人去了,只回来一千多人,对方……” 轰地一声大响,打断了他的声音,正中间一张桌子边一个人站起,巴掌下是四散的冰桌,怒吼有如兽吼:“我族人奋勇杀敌,死伤无数,你有何资格在这里议论?”这自然是一名兽人,兽人在战场上身着盔甲,看不出与平常人的区别,此时看得清楚,他们个子极高,身躯粗壮,脸上有黄毛,骂声一起,露出雪白的牙齿,似乎要择人而食,两眼一瞪,眼中也有野兽特有的凶光,他这一开口,身后几张桌子上的三四十名兽人一齐站立,顿时酒楼好象都有了震动。 凭心而论,高个子剑师这话的确说得不应该,因为他们是同盟军,盟友损失惨重,而他在这里冷嘲热讽,实在让人寒心,酒喝多了点是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也许是从大战失利中真的得出了一个“兽人靠不住”的结论,让剑师对兽人部队有了轻视。 哪怕有轻视,但酒楼中一站出来就是几十名如野兽一般的大汉,这阵势还是不容轻视的,黑衣魔法师老者起立,脸上有微笑,估计是准备打一打圆场,但对面兽人中又传来一声厉吼:“我们族人远征万里,你们剑师和魔法师却是连上都不敢上,到底谁无能?……你们才是一群懦夫!” 这句话一出,魔法师脸上的笑容凝结,变得阴沉,在兽人面前,魔法师与剑师自恃高他们一等,所以每次出征都是由魔法师与剑师作指挥,几曾听过如此痛骂?不光是魔法师脸色改变,他身边的五个人,还有后面桌子上的十多人也一齐站起。 唰地一声,剑光闪烁,却是高个子剑师长剑出鞘:“来吧,且看谁是懦夫!” “来就来!”对方哪甘示弱?一名兽人右臂一抬,放在他旁边的一个巨大的铁锤提在手心:“我们到外面比一场!谁败谁就是懦夫!” 玉倚丝原本看得兴趣大增,要是这两个同盟军突然打起来,就好玩了,但现在兴趣降低,只是比试而已,争夺一个懦夫的称号而已,没什么看头!在人群分成两堆,准备外出之时,玉倚丝突然觉得耳边有热气传来:“想看他们自相残杀吗?” 玉倚丝微微侧身,那个叫周宇的坏男人不知何时坐在她的身边,脸上带着一种贼笑,将头略微离开他的嘴唇,玉倚丝轻声说:“怎么做?” “就这样!”周宇手微微一抬,一个小小的风刃如闪电般射出,一名刚刚迈步的兽人突然仰面而倒,额头鲜血如泉,这一倒下,如同一堆火药中撒下了一个火种,兽人怒吼连声,谁杀了他们的同胞?不会有别人,只能是对方那些卑鄙无耻的魔法师! 最前面的一排兽人一齐踏步,将四五个魔法师同时围在核心:“谁杀了他?是谁?”酒楼之中人本就太多,又是激动之时,自然无人能注意到周宇与玉倚丝,因为所有人中,只要他们两个是相对斯文而不危险的人。 四五名魔法师大惊失色,面面相觑,其中一名老者颤抖着说:“不是我!不是我!”他的手颤抖,但在颤抖之时,他对面的一名兽人突然惨叫一声,仰面而倒! 一名年轻兽人怒吼一声,巨大的铁锤直击而下,嗵地一声,这名可怜的老者顿时被砸成一堆肉泥,不是他?所有的魔法师中只有他的手在动! 这一锤下去,血腥的场面将剑师与魔法师的战火点燃,一名剑师手一挥,一尺多长的剑芒横扫而过,这名杀人的兽人一颗头飞起一丈多高,很快场面变得火爆,谁也没注意到,在激烈打斗之中,两条人影无声无息地从场中消失,静静地站在街道边。 打杀声越来越响,有大队人马从街道另一边过来,是兽人,也有剑师与魔法师云集,从城市的各个角落云集而至,鲜血顺着酒楼流下,血腥的场面下,两边人马如临大敌,彼此敌视,新的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玉倚丝侧身而笑:“你这个坏蛋!”她自然知道得很清楚,这一切都是他在暗中捣鬼,兽人与剑师的争执本来可以通过一种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就是比武,虽然是动手,但按他们的约定想必是一种君子式的,是他在乱中杀人,引发一场真正的自相残杀,这难道就是他的计策?让对方几大势力相互敌视,甚至自相残杀,从而达到削弱对方实力的目的? 如果是,这无疑是好计策,因为敌人实在太多,剑师与魔法师数万人,而兽人数十万人,绝非他们两人所能杀得完的,让他们自相残杀,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而南方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周宇笑了:“我这人比较懒,能省力为何不省?这一场大战打下来,相信两边兵马不可能再合作无间!”他没有将这些人一网打尽的打算,而是只想制造一个裂痕,有了这个裂痕,就如同河面上的冰缝一样,只会越来越大,从而形成对立。 玉倚丝目光半转,突然悄悄地说:“恐怕你还得再加点料,依我看,和平解决的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又有人过来了,手中高高举起一面白色的令牌:“冰王有令,所有人一律离开现场,不得参与争斗!” “兽王有令!”一匹飞虎从天而降,飞虎未稳,虎背上也有一名兽人大呼:“所有兽人部落全部回营,听候兽王之令!” 蠢蠢欲动的人群顿时止步,双方的首脑都有命令下达,谁又能违背?且看他还有什么办法,玉倚丝微微侧身,不由得一惊,身边的人不见了! 目光四处搜寻,还是不见,突然,一道白光飞过,快如闪电,玉倚丝差点惊呼出声,她看得清楚明白,这白光正是刚才拿在冰王使者手中的冰王令,它飞向的目标是兽王使者,她的眼力何等敏锐,也只能看到这令牌在空中微微一闪,哧地一声没入兽王使者的额头,可怜兽王使者还来不及呼叫一声,仰面倒在大街之上。 场面有片刻的冷场,但轰地一声,又一下子从极静到极动! “杀!”兽人的怒吼! “不!”是冰王使者的无力呼叫,剑师与魔法师这边有片刻的迟疑,但这片刻的迟疑足以让兽人冲过几丈的距离,到达他们的身边,这片刻的迟疑也足以让上百名剑师送掉性命,上百名剑师一死,冰王使者在后退,但他后退的速度显然不及兽人部队的追赶速度,很快陷入重围,“杀!”这是冰王使者最后的呼叫。

下一篇   第283章 安乐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