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安乐窝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83章 安乐窝

第283章 安乐窝 大街之上全都乱了,乱如麻,玉倚丝笑容满面,简直恨不得也参与进去,她属于那种一见到别人动手就手痒的类型,但这只发痒的小手突然一紧,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玉倚丝猛力一挣扯脱,刚准备动手,身边的人现出了笑嘻嘻的面孔,是他,周宇! “我们是看戏的!”周宇悠然道:“要是成了演戏的,看戏的就是别人了!” 玉倚丝手抬起,轻轻掠过额头的长发:“这里好象不是看戏的地方!”身处乱军之中,又哪有看戏的闲心? “说得对!”周宇微笑:“跟我来!” 这是一个相对安静的小屋,坐在屋内就能看到外面的喧嚣场面,周宇是一个相对比较懒的人----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的那种类型!他此刻的确在躺着,躺在小屋中唯一的一张床上,这床明显并不太干净,但他头枕后脑,悠然自得,如同躺在某位公主的粉床上,等待公主洗澡出来。 玉倚丝在四处打量,连连赞叹:“好本事,居然就有了自己的房子了,房子虽然赃了点,好歹也是房子不是?”她自然不会躺下来,甚至不会坐下来,她与某人还是有区别的,属于不到晚上不坐下来的类型。 “房子是别人的!”周宇微笑:“但看这房间里的灰尘,这家主人锁门外出已有相当时日,就作为我们在冰城之中的安乐窝如何?” “我们在冰城的安乐窝?”玉倚丝很惊讶:“你和我?” 周宇连头都懒得点,这当然是明知故问。 “你不觉得不合适?”这间小屋不过一丈见方,两个人在一间屋里呆着,估计有一个词是很恰当的----耳鬓厮磨,属于不磨也得磨的类型!几天时间磨下来,他想做什么估计都会有机会,何况这间小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切都很明显,某人是计划杀敌与泡妞两不误。 周宇这次总算点头了:“是不太合适!”这话还算一句人话,但他还有后文:“主要是太赃了,我们来将我们的新房清理一下!” 玉倚丝这次连争辩都免了,专心看外面的厮杀,耳边呼呼风声、哗哗水声、还有淡淡的红光隐没,他一个人居然折腾得不亦乐乎,玉倚丝终于回头,刚好看到一条床单从空而落,准确地铺在床上,房间里居然干净而又整洁,风魔法、水魔法、火魔法他联合出击,做家务居然是第一流的! 周宇微微一躬身:“姑娘,床铺整理好了,你可以躺上来找找感觉!” “如果你是一名侍女,估计会是第一流的侍女!”玉倚丝叹息:“但你为什么偏偏是男人呢?” 周宇轻轻一笑:“我的姑娘,能不能在工作之中暂时忘记我们彼此的性别?这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几天的时间后,我们的任务就能完成。” 战争!任务!是的,玉倚丝并不是不懂大局之人,比较通情达理,大步而来,一屁股坐在床沿,终于进入了角色:“很好,我可以忘记你的性别,也能忘记你的好色与无耻,但你能确定自己也可以忘记吗?” 周宇连连点头:“确定!只要你不时时提醒,我肯定以工作为重!” “那好!”玉倚丝说:“外面的战争估计会持续到天黑,也不用看了,说说下一步如何做!”她好象得承认一件她不愿意承认的事情:在冰城之中,他是主导!因为她根本了无头绪,而他已经开始了他的计谋,而且针对性极强,效率也是惊人的,这个男人除了身手、魔法神奇之外,一肚子的花花肠子用到使坏上,天下无敌!在敌人的大本营,本就应该坏的,越坏越好! 周宇居然主动离开床铺,向外面扫了一眼:“你说的并不确切,他们的战斗快结束了!” “为什么?”玉倚丝身子好象根本没有动,但随着一阵风吹过,她站在窗边,一站在窗边,她的问题就有了回答,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一个骑着风鹿、头着白色玉冠的老者,虽然只是一个人踏着残冰远远而来,但激战的双方突然住手,分向两边,老者脸寒如冰,一步步跨入战场。 “冰王!”玉倚丝轻声呼叫,声音充满兴奋,这下好了,她的目标出现了! “是的!”周宇微笑:“这个冰王实力不弱,估计也是魔武双修的高手!” 玉倚丝淡淡一笑:“高手才有意思,现在就动手吗?”以她的身手,不是高手的对手的确是没什么意思的,她有资格笑傲天下高手! 周宇摇头:“今天放过他!” 玉倚丝不懂:“你难道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 “看不出来!” 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看不出来?玉倚丝耐心解释:“冰王一到,双方交战停止,你的计划即将破产!你看出来了吗?” 周宇摇头:“今天之战本就是引,我还没打算让他们一鼓作气厮杀下去,他们也不可能就这样盲目地厮杀下去,如果能如此容易,冰王也就不是南方的大敌!” 玉倚丝道:“如果这时出手杀掉冰王,双方的矛盾马上就会升级,只怕立刻就能上升到两边力量的全面对抗,一旦大战展开,最开始的争端就会变得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结果,要么是魔法师、剑师队伍这边全线崩溃,要么是兽人全部歼灭,无论是哪一种,我们的目标都得以实现!” 周宇赞赏道:“聪明!大战一展开,原来的起因就不会重要,这话我喜欢!但我想问你,你有多大把握能不露身形就杀掉冰王?” 玉倚丝愣住,她有把握杀冰王,但绝没把握不露身形,看此人的神态,结合天下传闻,冰王的剑术超越大剑圣,魔法也接近大魔导----北方苦寒之地,本就适合于剑师与魔法师的进步,只不过他从不在江湖中走动,所以大陆之人只将他当作一个北方的传说,并没有纳入天下高手的范畴,她没把握不露身形杀冰王,她也想不到有谁能做到,但她不服:“为什么不露身形?露出又如何?” “问得好!”周宇道:“正面狙杀冰王,就会形成一个结局:大摊牌的结局!一旦这么做,我们必是所有兽人与魔法师的公敌,今天的戏也会有一个明确的解释,两方势力不但不会分化,反而会空前团结起来,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我和你!” 玉倚丝手慢慢松开,是的,如果这时出手杀冰王,且不说能否成功,就算成功,那些魔法师、剑师、兽人肯定能想到今天的事情事出有因,是他们挑拨离间,有共同的敌人就会团结起来。 周宇缓缓地说:“冰王乃是我们计划的实际执行者,最终要由他着手与兽人大分裂,而且你别忘了我们的另一个目标----那个人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如果我们身形一露,黑暗魔君就会站在暗处,而我们就会站在明处,他想对付我们随时可以设计,但我们要想制服他难上加难!” 这么复杂?如此精细?玉倚丝头脑算得上转速惊人的,但也转了好大一个弯才明白他的想法,明白了想法,但还有细节问题不懂:“冰王一到,两边停战,他想必也会有相关的制约手段,不准部下再开战,我们又如何做?” 周宇目光中有光芒闪烁,悠然道:“今天的戏落幕了,双方心中有了一道裂痕,冰王心中也有了猜疑,有这一点足够,这就是一个引,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悄悄凑到玉倚丝的耳边,声音陡降八度,这是说秘密的惯用方式! 玉倚丝虽然对他的悄悄话一向持反对态度,但这次不太一样,因为她对他的计谋有兴趣,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好象多少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允许他靠近耳边,她根本没想过,以这个男人神奇的功法,如果只是想不让别人听到他们谈话的话,最少有三五种方法可以采用,凑近她的耳边无非是一个原因:老毛病在作怪! 悄悄话说了好久,说话的过程中,一股热气直朝玉倚丝耳朵里钻,钻得她心烦意乱,好不容易将他一大堆废话中整理出一些关键词时,她笑了:“好!好!我发现你这个人实在很适合做坏事!” 实在很适合作坏事?这话在哪里听到过?挺耳熟的!周宇笑得很开心:“我们先睡一觉,到了晚上再出发!”

上一篇   第282章 自相残杀

下一篇   第284章 夜半惊城